第一文学城

【严厉的班主任母亲不为人知的一面】

第一文学城 2021-02-15 06:06 出处:网络 作者:daokee
作者:daokee 2020/12/26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7,089 字   「我回来了」

作者:daokee
2020/12/26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7,089 字

  「我回来了」

  晚上6点左右,蒋从刚刚到家。

  「你还知道回家,现在几点了?」

  蒋从的妈妈双手插在胸前,已经站在玄关等着他,妈妈习惯性的推了推金丝
眼镜,表情异常严肃。

  「怎么了妈妈」

  「我问你现在几点了?」

  「六。。。六点,妈妈你别生气」

  「五点放学,六点才到家,中间一个小时你干嘛去了?」

  「那个。。。我。。。」

  「你说呀,干嘛去了?打游戏?还是打球?」

  「妈妈你别生气。。。刚才放学我跟同学上后山去捉甲虫了。。。我下次不
敢了」

  「你多大年纪了还玩这些?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放学马上回家!我就今天没课
下班早,你就让我逮个正着」

  「妈妈我错了,我下回不敢了,我下回一定按时回家」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放学到家第一件事是什么?」

  「背单词。。」

  「你上回英语考了多少分不记得了?考成这个分数还有心情去山里捉虫子?
上回考了多少你说」

  「八十。。。八十九分」

  「下回英语你要是还考成这样你就别在我班级上课了,让别人知道我们是母
子我丢不起那个人」

  「我知道了妈妈。。。妈妈你别生气了。。。我现在就去背单词」

  「马上滚回你自己房间去,明天要还是6点到家你就别进家门了」

  蒋从灰溜溜的背着书包去了自己房间,妈妈仍旧在他身后一脸严肃的不停训
斥他。

  蒋从是本市一名普高高一的学生,蒋从的妈妈今年42岁,是蒋从学校的数学
老师,同时也是蒋从的班主任,为了避嫌蒋丛和妈妈的母子关系并没有在学校公
开。

  实事求是讲,蒋从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的,可是妈妈对他的要求实在是太过
严苛,动则训斥怒骂,用词极尽尖酸刻薄的语言,考试成绩低于90分在妈妈看来
就是不及格,低于80分那简直就是无可救药的饭桶,本身妈妈在学校就是以严厉
著称,外号「灭绝师太」「黑山老妖」是全校有名的魔鬼班主任,一天到晚板着
个脸,几乎没见妈妈笑过。

  妈妈不但对学生严厉至极,身为办公室主任的她对同个办公室的同事也是神
情严肃,不苟言笑。

  妈妈平时的穿着也跟她的人一样严整规范,毫无情趣,秋冬每天的穿着就是
一件灰色的高领毛衣,外面再加一个同样是灰色的毛衣披肩,顶多几天换个颜色,
下身配上个棕色的长裤,再配上一双工装作标配的灰色丝袜和一双几乎平底的中
跟皮鞋,蒋从长这么大,没见过妈妈穿过裙子,常年的首饰也就是一条珍珠项链
和手上的一枚结婚戒指,脸上那副永远不变的金丝眼镜,这样的装扮即便是已经
42岁的妈妈穿上也貌似太过老气。

  妈妈169的身高,金丝眼镜再加上这样一张严肃的脸,再搭配上这样的一身
穿着,结合她常年当班主任练就的尖酸刻薄的怼人技术,班上的同学几乎没有人
敢顶撞她,一旦妈妈生起气来,说出的话会把你的自尊心当做垃圾一样践踏。

  爸爸常年在国外出差,蒋从常年跟妈妈两个人生活,在这样的严母的高压调
教下蒋从的性格自然是唯唯诺诺,逆来顺受,对妈妈不敢有半点顶撞,上回英语
考了个89分就被妈妈骂了个狗血淋头,并且规定每天放学马上回家利用吃饭前的
半个多小时背英语单词。

  像平常的每个早晨一样,今天蒋从吃完妈妈做的三明治和牛奶背上书包准备
去上学,妈妈也已经梳妆打扮完毕,今天穿的依旧是那身蓝色毛衣和裙子。

  「我先走了,你别跟着妈妈,咱们的关系让同学们知道影响不好」妈妈一边
把穿着灰色丝袜的脚套进皮鞋里一边拉长个脸对蒋从说。

  「哦,知道了妈妈」

  说完妈妈就开着她那辆小汽车去学校了,蒋从则在后面慢慢悠悠的骑着他那
辆自行车。

  今天第3节课是妈妈的数学课,这种家庭母子的关系突然切换到课堂里的师
生关系让蒋从感觉有点尴尬,课堂上蒋从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不敢跟妈妈有眼
神对视。

  「7的三次方。。。张泉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妈妈快步的走到那个叫张泉
的同学跟前,一把掀开他手上立起来的数学课本。

  张泉是全校有名的刺儿头学生,一贯不服从纪律,成天在学校横行霸道欺负
同学,学习成绩更是差的一塌糊涂,是所有老师的眼中钉肉中刺,学校里他唯一
不敢顶撞的一个人就是妈妈,在别的老师课上玩手机是家常便饭,可妈妈的课上
却是绝对不容许的,上回有一个学生在妈妈的课上当众玩手机,被妈妈一把夺过
来没收了,直到叫了他家长过来才还给他,今天张泉是吃了豹子胆,居然敢在妈
妈的课上偷偷的玩手机。

  「听说你在课堂上玩手机不是一次两次了,在我的课上你也敢玩手机,你这
手机是不想要了?」妈妈一把夺过张泉手中的手机。

  「赵老师,我家里有事儿找我,给我发了个短信,我。。。」

  「什么事比上课还重要?大家都没事偏你家里有事,你怎么这么多事?数学
考了个65分,你这样的人是怎么混进高中的?拿钱买进来的?」

  「我爸他。。。」

  「你爸他怎么了?你爸找你有事儿是吗?那正好明天叫你爸爸过来一趟,我
倒要问问他是什么事儿,非得让你在课堂上看的手机」

  「我爸他人不舒服,让我回去路上给他带药,老师咱也得讲道理吧」张泉一
句听描淡写的讲道理,在妈妈听来是前天大的悖逆和顶撞。

  「讲道理?你这样的人也配讲道理?你懂什么道理?数学考个65分还在课上
玩手机,你意思出来见人的?怎么不找个洞钻进去?我班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学
生」

  「那我不说了老师,手机能先还给我吗」胆大的张泉居然敢伸手去拽妈妈手
上的手机。

  「你这一天到晚干嘛来的,对得起你父母吗」

  「老师,我爸真的人不舒服,让我给他买药」

  「行行,这手机我也不没收你的了,明天叫你爸来一趟」

  说完妈妈踩着皮鞋踢嗒踢嗒的走上讲台,啪的一声把教科书砸在讲台桌上,
大声对所有同学训斥道

  「我们上高中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考大学,天天课堂上不好好听讲的人就是
饭桶,就是个消化器」听到妈妈说到饭桶和消化器,课堂上传来阵阵轻微的嬉笑


  「像张泉这样的人就是饭桶,就是个消化器,一天到晚在课堂上发呆,老师
说话左耳进右耳出,不是消化器是什么」

  「哈哈哈。。。」同学们纷纷转过头来看着张泉一阵哄笑。

  「你们笑什么笑,有什么的好笑的,继续上课」

  下课后蒋从看着妈妈拿着教科书往办公室走,张泉想跟上去跟妈妈解释几句
求得妈妈原谅,明天不用叫家长,妈妈在前面快步的走着,张泉在后面小步的追
上去,妈妈一拐弯却进了女厕所,张泉不好跟着进去,就在男厕所的门口等着,
一直等到上课铃响也不见妈妈出来。

  「张泉上课了,在厕所门口站着干嘛呀,喜欢这味道?」蒋从从厕所出来跟
张泉打了个招呼。

  「肚子不舒服,里面坑都蹲满了」

  接下来是语文课,张泉一直没来上课,这倒也不奇怪,除了妈妈的课他不敢
逃,其他老师的课他想来就来,不想来便消失不见。

  下午班长把张泉语文课逃课的事报告了妈妈,妈妈暴跳如雷,更是坚决明天
要叫张泉的家长过来。

  第2天一大早张泉的父亲就来了,唯唯诺诺的跟在妈妈身后。

  「赵老师,我儿子他是怎么了」

  「你去问问他自己,他上回数学只考了65分你知道吗?昨天上课的时候还玩
手机」妈妈高傲的推了推脸上的金丝眼镜。

  「赵老师您别生气,昨天确实是我让他帮我带点药,我心脏不舒服」

  「不舒服去医院呀,哪有上课时候跟儿子聊手机的」

  「是是。。。」张泉的父亲卑微地点连连着头。

  「你这个儿子估计大学是肯定考不上了,我劝你呀,趁早带他去学门手艺,
以后好有个饭吃,看他也不是读书的料」

  「赵老师,这就请你多关照着点儿了,您多多监督他」

  「我监督?我管得过来吗?我班上几十个学生,哪有功夫一天到晚盯着张泉?」

  「嗯。。。您说的是」

  「张泉的家长签字多少天没交了?你都不知道吗」

  「赵老师您多担待,家长签字我以后一定注意,前些日子我下班了得去医院
照顾张泉他奶奶,回来孩子都睡了,我以后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张泉的父亲在门口卑微的让妈妈训斥了一个多小时才灰溜溜的回家,临走前
还把张泉叫到走廊上大骂了一顿。

  张泉父亲走后,张泉垂头丧气的坐回到位置上,这节课依旧是数学课。

  「你这祸闯的可够大的,估计回家也够呛吧,早说过赵老师课上别玩手机」
蒋从转头对张泉搭了句话。

  「蒋从,上课看黑板,你在那跟他说什么呢」

  「没。。。没有」蒋从被妈妈这么一骂吓了一跳,顿时不敢作声

  「没有什么?上课的时候不许交头接耳!趁老师没注意你老鼠尾巴又露出来
了是不是」

  「那些还想好好学习的同学注意,别被某些不认真学习的同学勾引了」妈妈
推了推眼镜,一只手拿起教鞭,另一只手用黑板擦擦着黑板。

  「赵老师。。。我没说话」张泉看着妈妈委屈的说道。

  「你现在不就说话了吗?你怎么就这么多事情呢?刚刚被你爸骂了现在这么
快就忘了?也真不知道你爸妈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儿子」

  妈妈皱着眉头喘着粗气被黑色毛衣包裹的胸膛一股一股的,一边拿着不锈钢
的教鞭在黑板上嗒嗒嗒的敲了几下,示意所有人安静正式开始上课。

  蒋从庆幸自己虽然也经常被骂,但和张泉不同的是自己至少不会被叫家长,
因为自己的家长就是正站在讲台上正骂着自己的那位。

  每天放学后都是妈妈先开车回家,蒋从再慢慢悠悠的骑自行车回家,蒋从时
常想着妈妈自己每天开车上下班,好歹也接送一下我这个儿子啊,天底下哪有心
肠这么硬的母亲。

  蒋从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在做饭,所有精力都投入到教育事业的妈妈并不精
通厨艺,做的饭也并不好吃,只一味的追求营养,从不用心于口味好坏,比如今
天这条鱼,没放豆豉酱油没放酒,就这么蒸熟了撒点盐就端上桌来,说是酒精会
影响大脑同时为了保留营养。

  「妈妈我不喜欢吃,这鱼太腥了」蒋从低着头拨弄着碗里的饭菜。

  「别挑三拣四的,你现在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吃鱼聪明,帮助提高思维能
力,把这条鱼全吃了」妈妈拉长个脸,瞪大着眼睛看着蒋从。

  「妈妈我饱了,真的吃不下了」

  妈妈听蒋从这么说,啪哒一声把筷子用力往桌上一放,双手插在胸前盯着蒋
红说「这条鱼你不吃完就不许离开桌子」

  妈妈交叉着双手,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明晃晃的,跟妈妈瞪着的双眼相映成辉,
一起展示着作为妈妈和班主任的无上权威。

  蒋从只能低着头,忍着腥气一点一点的把整条鱼吃完,吃的心里直犯恶心。

  「妈妈吃完了,我可以去写作业了吧」

  「等等,我问你,这回数学小考你考了多少分?」

  「96分呀,怎么了妈妈」

  「你以为考96分就很好了?那道选择题你怎么做错的?那道题目我在课上讲
过多少回了,你都没注意听?这些没必要错的地方怎么会错?送分题还会错」

  「对不起妈妈,我一时没注意填选项的时候填错了,我下回一定注意」

  「还有,以后在班级里别跟那个张泉说话,像他那种孩子就是社会垃圾,以
后注定是社会底层,你别跟他瞎混」

  「知道了妈妈,我没跟他瞎混,就是离得比较近,偶尔说几句话」

  「那种人你一句话都不要跟他说,看都不要看他」

  「喔。。。」

  「行了,去写作业吧」

  蒋从被妈妈骂了一顿后,垂头丧气的回房间做功课了,坐了一会儿又出来想
倒杯水喝,一开门,妈妈正在换衣服,妈妈脱下身上的棕色西装裤,露出腿上包
裹着的连裤袜,是那种空姐或者动车服务员穿的灰色丝袜,妈妈觉得现在的服装
面料不干净,不能直接接触皮肤,所以每次都会在裤子里面穿一双丝袜,俗称库
里丝,蒋从心想穿裤子还要在里面穿丝袜,和这么严谨,吹毛求疵的女人生活在
一起压力真的好大,怪不得爸爸宁愿在国外待着也不愿回家。

  今天又是跟往常一样的一天,妈妈穿着那身灰色毛衣下身换了条黑色的西装
裤,里面依旧是那双标准的灰色丝袜,开着他的白色小汽车就去学校了,蒋从依
旧踩着那辆破自行车哼哧哼哧的跟在后面。

  上了一天的课,今天最后一节是数学课,上完课以后妈妈依旧拿着教科书和
教鞭往办公室走,走到半道,被一个同学叫住

  「赵老师,我有道题目不懂,想问你一下」妈妈回头一看居然是张泉,想不
到张泉这样的学生也会有课后提问。

  「张泉?你也要提问?什么问题?」

  「问题在这儿呢老师,咱们到那边去说吧」

  妈妈跟着张泉走到教室边的角落,张泉拿出书本对着妈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在一旁的蒋从看在眼里也有些纳闷,像张泉这样的学生,平时不是逃课就是睡觉,
今天怎么也想到问问题。

  蒋从放学回到家,今天妈妈没有做饭,只是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脸色煞白,
皱着眉头喘着粗气,胸口的珍珠项链随着呼吸不断起伏。

  「妈妈你怎么了?今天没做饭吗」

  「今天我人不舒服,不想做饭了,一会儿你自己弄点泡面吃吧,我有事先出
去一趟」

  「什么事这么着急?妈妈你哪里不舒服啊?看你脸都白了」

  「不用你管!什么时候轮到你管我了!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给我回屋里去」

  蒋从听到妈妈这么说话,心里拔凉拔凉的,自己好意关心,想不到却还闹了
一顿臭骂,只好灰溜溜的背着书包往房间里走、

  「那个。。。妈妈是去医院,有点头晕,晚上你自己吃饭吧」妈妈仿佛意识
到自己刚才语气有些过分,她缓和了一下语气,仿佛也有些歉意。

  说完妈妈就起身背起包,匆匆忙忙的出门了。

  妈妈出门已经三个来小时了,还是没有回来,按道理去医院应该用不了这么
长时间呀,蒋从焦急的等着妈妈回家,生怕妈妈身体上检查出什么毛病,到了晚
上10点多,蒋从正准备上床睡觉,妈妈突然给蒋从打了一个电话

  「蒋从。。。嗯哼。。。你现在在干嘛?」

  「妈妈,我正准备睡觉呢,你去医院怎么还没回来呀?医生怎么说呀」

  「你现在这个状态你怎么睡得着的?英语89分。。。嗯哼。。。数学96分,
你还自我感觉挺好的?你还觉得自己考得怪不错的?妈妈对你非常失望你知道吗。。
。嗯。。。你根本没有到达妈妈希望的样子。。。啊。。。你根本没做到。。。
嗯哼。。。你还要加倍努力。。。用力。。。知道吗。。。你绝对不能有一丝一
毫的懈怠。。。啊。。。嗯哼。。。下次英语考试。。。你要是再低于95分。。。
就别在我班级上课了。。。也别跟别人说我是你妈妈。。。嗯哼。。。我没有你
这样的儿子。。。你就是个废物。。。饭桶。。。消化器」

  「妈妈你怎么突然想到打电话说这些?这些事之前不是都说过了吗?我知道
了,我以后会努力的,我听你说话直喘,是不是人很不舒服?都是我的错,妈妈
你别生气了」

  「说过了就不能再说吗?我突然想到了再跟你说一次。。。嗯哼。。。怕你
记不住。。。这会儿医生在给我治。。。嗯哼。。。治病呢。。。我晚点再回来。。
。你记住妈妈的话。。。不要。。。不要忘了」

  蒋从被妈妈说的一脑子懵逼,大晚上的不好好看病还特地打过电话来骂自己,
妈妈是不是发烧脑子烧糊涂了,真是太莫名其妙了,自己招谁惹谁了。

  等到妈妈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2点了,只见妈妈神态疲倦至极,皱着眉头
铁青着脸,那脸色铁青的就像他脚上那双灰色丝袜一样泛着瘆人的青灰色,嘴上
的口红已经全部褪色,双唇煞白,眼影仿佛也有点打湿化开,微微的流出眼角,
脖子上的珍珠项链也消失不见了。

  「妈妈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是去医院了吗你怎么了?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你怎么还没睡觉?跟你说过多少回了,晚上11点前要睡觉,我去了医院又
去了趟小姨家,这些不用你管,你马上给我回去睡觉」

  「妈妈。。。。你刚刚电话里不是还说我怎么睡得着的吗?我马上睡,我是
起来倒杯水喝,妈妈你脖子上的项链怎么也不见了」

  蒋从心想,妈妈果然是生病发烧烧糊涂了,自己刚刚说的话都忘了,前言不
搭后语,刚才电话里还质问我怎么睡得着,现在又要我早点睡。

  「项链在包里呢,跟你说过,你不用操心这些杂七杂八的事儿,英语单词背
完了没有?昨天给你划重点的那40个单词背完了吗」

  「背完了,我这就睡觉了妈妈」

  妈妈这时的语气仿佛比平时还要没好气,怼的蒋从都不想再跟她说话了,她
去厨房喝了口水,就晃晃悠悠的回房间睡觉。

  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蒋从看到妈妈在换衣服,妈妈脱下腿上的黑色西装裤
露出里面的灰色丝袜,看着妈妈匀称的大腿蒋从心想妈妈的身材其实也挺好的,
长得也还不错,这么优良的外表为什么不好好打扮一下自己呢?每天穿着这么老
土的毛衣和裤子

  等等,妈妈的丝袜上怎么有这么多破洞啊?一个接一个的,屁股的位置上尤
其明显,破了一个碗口大的洞。

  「妈妈,你的袜子怎么破成这样啊」

  「被裤子的毛刺勾坏的,你一个大男人盯着我的袜子看干嘛?没见过你这么
啰嗦的孩子,你还要熬到什么时候?赶快回屋去睡觉,都几点了,明天要是迟到
了我就不让你进教室的门」

  蒋从被妈妈怼的不敢再作声乖乖的回房间睡觉,心里还想着这裤子的毛刺会
这么厉害,能把丝袜刮出这么一个个破洞吗?算了,不管了,妈妈每天都是同一
身打扮,估计也是自己没注意,袜子穿坏了都不知道。

  第2天头一节课就是妈妈的课,妈妈左手拿着教科书右手拿着教鞭,皮鞋踢
嗒踢嗒的走上讲台开始讲课,妈妈今天的表情格外的严肃,比平常还要严肃拉,
长个脸着实像极了他的外号「灭绝师太」,仿佛随时手里的倚天剑就要出鞘。

  不同的是妈妈今天居然破天荒的穿上了一件裙子,虽然说也是普通的长裙,
长度稍稍超过膝盖,但是对于从来只穿裤子不穿裙子的妈妈来说,也算是破天荒
了,腿上依旧还是一双灰色的丝袜,只是原本平底的皮鞋换成了一双鞋跟稍长的
黑色高跟鞋,脖子上也没戴珍珠项链。

  「这里要用到基本初等函数。。。。看这条抛物线。。。中轴。。。嗯。。。
啊」

  原本好好的讲着课的妈妈,突然嘴里轻轻的哼了一声,身体震了一下,她一
只手支撑在讲台桌上,另一只手拿着教鞭继续的讲着,双腿仿佛稍稍的蹲下了一
点。

  「蒋从你在那边交头接耳说什么呢?你是来上课还是来聊天的?」

  「妈。。。老师我没说话呀,我刚才一直在听课呀」蒋从被妈妈这么一通训
斥,感到莫名其妙,自己明明是在认真的听讲。

  「你还狡辩。。。我明明看到你嘴巴在动。。。还不承认,你以为你的学习
成绩很好了?上回那么简单的选择题都做错,上课还不认真听讲,跟你说过多少
次来学校不认真上课就是个饭桶,消化器」妈妈一边大声呵斥,蒋从一边身体微
微的发抖,双腿微微下沉,穿着丝袜的大腿稍稍有些并拢做着轻微的摩擦,虽然
不易察觉,但是对于朝夕相处的儿子蒋从,妈妈的异样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蒋从被妈妈骂的有些发懵,满脑子莫名其妙黑人问号,自己好端端的妈妈为
什么要这么骂我一顿。

  「别以为考了96分就能自鸣得意,那道选择题傻子都知道要选B,这都选错,
你说你不是傻子是什么?还有脸在上课的时候说话聊天」

  妈妈一边骂着一边身体才稍稍恢复正常不再抖动,妈妈站直了身体不再训斥,
继续拿着教鞭分析着黑板上的题目。

  又上了大概15分钟的课,妈妈的身体再次轻微的颤抖起来,妈妈稍稍的弯下
身子,一只手扶在大腿上,另一只手拿着教鞭指着黑板上的题目

  「蒋从,这就是往年的期末附加题。。。这道题目你来回答,你说说答案是
什么」蒋从看着妈妈铁青着脸指着自己说要自己来解答这道题目,这明明是今天
刚学的新内容,这道题目还是往期试卷上的附加题,难度非常大,妈妈让我当场
回答,这不是明摆着找茬吗

  「老师。。。这题目有点难。。。我得演算一下。。。可能没这么快」

  「你是干什么吃的!这样的题目都答不出来!你一天到晚这干嘛来的!马上给
我回答!答不出来你放学就别回家了,真不明白我班级里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学生」

  妈妈再一次大声训斥蒋从,全班所有同学看到妈妈这个样子全都懵逼了,每
个人都感觉莫名其妙,赵老师今天是怎么了?这样难的题目有谁能当场答出来呀

  骂完蒋从后,妈妈再次挺直了身子继续讲课,没等到下课妈妈就说要出去一
下,同学们自己看书,然后匆匆忙忙就跑出教室了

  一直到下课蒋从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挨了这么两顿骂,明明全神贯注的在听
妈妈讲课,妈妈今天真是太莫名其妙了,估计是昨天生病脑子给烧坏了。

  妈妈说到做到,放学以后果然让蒋从留堂了,妈妈让蒋从一个人在教室做完
上课时那道题目再回家,自己则开着小汽车回家去了。

  蒋从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他做完那道题目呆呆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想着
妈妈今天究竟是怎么了,自己有什么事情做错了惹得妈妈不高兴了吗?自己明明
也是尽到最大的努力去学习了,数学考了96分全班第2名,全段第3名,这样的成
绩妈妈究竟还有哪里不满意呢?妈妈还要我怎样去做呢。

  蒋从不想这么早回家,到了家也是看妈妈那张臭脸,说不定还得挨骂,蒋从
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无聊的翻着微信,这手机是他瞒着妈妈自己偷偷攒钱买的,突
然蒋从发现有一个陌生人要加他好友,蒋从看了一下这个陌生人,网名叫「人母骑士」
,他按了一下添加好友,加了这个名叫「人母骑士」的人。

  「你好,请问您是」蒋从给对方发了一条惯例的问候

  对方什么话也没有回复,过了大概几秒钟这个叫人母骑士的人,突然发来一张
图片。

  将从点开图片下载到高清,映入自己眼帘的居然是一张黄色图片。

  一个上半身赤裸下半身穿了一条灰色丝袜的女人正对着镜头,双腿张开,摆
成M字型,女人丝袜的裆部被撕开一个大洞,粉嫩无毛的嫩穴暴露在空气中,小
穴已经湿润淫水泛滥,女人的脖子上还带了一串珍珠项链,脸上被打了马赛克,
看不清五官。

  蒋从看得脸红心跳,他还是第1次看到这么暴露的黄色图片,平常在百度上
倒是有看一些泳装照丝袜照之类的,但是如此暴露大尺度淫穴清晰可见的照片,
他还是第1次见到。

  蒋从又仔细看了看女人的生殖器,原来女人的阴部长的这个模样,图片里的
女人毛发非常稀疏,逼穴非常的粉嫩洁白,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女的平常很
少做爱。

  「哇塞,这女的是谁呀?你是哪位?为什么发这些图片给我」

  对方依旧没有回复任何文字,过了一会儿,对方又发来第2张图片,蒋从打
开图片,第2张图片里,刚才那个女人对着镜头高高的翘起屁股,一个男人在她
的身后腹部顶住她穿着灰色丝袜的大腿,男人一只手拽着女人脖子上的珍珠项链
另一只手狠狠的抓住女人的头发两边借力,生猛的将肉棒插入女人毛发稀疏的小
穴里。

  「你是谁?说句话可以吗」

  接着对方发来的第3张照片,第3张照片里,女人还是高高的撅起屁股正对着
镜头,女人脖子上的珍珠项链居然被被解下塞进了女人的屁眼里,硕大圆润的珍
珠项链一大半都被塞进了女人的肛门,只有一小截留在外面耷拉着,那个男生一
只手两根手指插进女人的嫩穴手指外面沾满了淫水,另一只手臂紧紧抱住女人的
屁股,然后手指比出一个耶字,看着男生的身材皮肤应该很年轻,脸上同样被打
了马赛克看不清表情,但是隐约可以看出男生应该是在淫邪的笑着。

  蒋从看的血脉奔张两眼通红,他又发了一条短信给人母骑士。

  「兄弟还有吗?图片倒是挺精彩的,你也回句话呀」

  对方没有任何回复,蒋从又接连发了几条,对方还是没有回复,蒋从心想这
个人可能是哪个色情网站的大外宣吧,来做广告的,没关系,反正这图片看着挺
爽的,求之不得,自己也没吃亏,于是蒋丞并没有删除这个叫人母骑士的人,而是
收藏了图片把手机放进书包里小心收好,骑上他那辆破自行车回家了。

  「让你在教室把那道题做完,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这都几点了,一道题你做
了多久?」妈妈又站在玄关,插着双手,严厉的训斥着蒋从脸色还是像腿上那双
灰色衣丝袜一样铁青。

  「妈妈那道题目实在太难了,我想了好一会儿才做出来我给你检查吧,应该
是做对的」蒋从顺水推舟,用题目难来搪塞自己躲在教室看黄色图片的事实,然
后颤颤巍巍的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本交给妈妈。

  「做倒是做对了,你也别得意,看你这次期末考能考多少分,饭做好了你去
吃吧,我先出去看一下医生,最近上课的时候老是头晕站不稳」妈妈把作业本还
给蒋从,一边说着一边脱掉脚上的拖鞋,把穿着灰色丝袜的脚踩进一双高跟鞋里,
拿起包就出门了。

  「那妈妈你路上小心」蒋从目送着妈妈迈进那辆白色小汽车,扬长而去。

  晚上蒋从自己吃了饭准备去浴室洗澡,来到浴室看到地上扔了一双刚刚换下
来的灰色的丝袜。

  蒋从捡起丝袜一看,奇怪,妈妈出门的时候腿上不是穿着灰色丝袜吗?为什
么要换双丝袜?这双明明是干净的早上刚换的,颜色也是一样的,为什么要换呢?
可能女人就是比较爱干净吧

  晚上妈妈回家,说去了医院看过了,大夫说上课突然浑身发软站不稳脚跟是
因为脑供血不足,疲劳过度,让妈妈平时多注意休息就好。

  往后的几天妈妈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经常上课的时候突然突然浑身发软,双
腿颤抖仿佛站不稳的样子,虽然表现没有很夸张,同学们也没怎么注意到,但是
看在蒋从这个儿子眼里,还是让他非常的担心,虽然妈妈平时对自己很严厉,但
毕竟也是为了自己好,看着妈妈因为教学累垮了身子蒋从也是于心不忍。

  最近妈妈每天去上班穿的都是到膝盖的包裙,说是医生说的,不要穿裤子,
穿的宽松一点促进血液循环,对病情有好处

  「A方程的子集个数就直接为2的八次方。。。嗯。。。嗯哼」 课堂上妈妈
再次浑身发软,穿着灰色丝袜的双腿并在一起微微的发着颤,嘴里发出细微的喘
息声,妈妈用尽全力克制着身体的不适,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场的同学
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只有蒋从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心想着妈妈平时虽然很凶,
但也都是为了学生们好,所谓气大伤身,为了教育这帮孩子还把自己身体搞成这
个样子。

  「张泉,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原本安静的课堂上,
妈妈突然冲张泉大吼一声,全班同学都被吓了一跳。

  「我怎么了?赵老师」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又是手机」妈妈踩着高跟鞋抢步,上前一
把掀开了张泉手上的课本,张泉手上拿的是一块方形的橡皮擦。

  「赵老师你别冤枉我,我真的没有玩手机,是橡皮擦而已」张泉委屈的看着
妈妈,晃动着手里的橡皮擦

  「你还狡辩,算你藏得快,下回再让我看到你玩手机非得给你砸了不可,你
昨天家长签字签了吗」妈妈依旧不依不饶的大声呵斥着张泉

  「签了,赵老师你看」

  张泉打开,作业本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已阅,张起灵」几个字

  「这家长签字是你爸的字吗?这歪歪扭扭的能是你爸爸写的?是你自己写的
吧」妈妈恶狠狠的说道

  「赵老师,这是我写爸爸写的,千真万确」

  「你爸爸叫张起灵?他这名字起的看来你爸他上辈也是个没文化的人,怪不
得生出你这样的儿子」

  「老师,你好歹也尊重一下长辈吧」张泉慢慢悠悠的说出这几个字

  「你伪造家长签字你还有理了是吗?你爸爸叫张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这胡
说八道什么!」妈妈用手推了推脸上的金丝眼镜,严厉的目光当中带着一丝旁人
不易察觉的哀求,这一点别人看不出来蒋从却已经发现。

  全班同学听到张起灵几个字,纷纷哄堂大笑,妈妈颤抖着身子一步一曲的走
上讲台,蒋从看着妈妈病情好像越发严重,心里有点心疼妈妈真的不愧是人民教
师,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在课堂上被学生气得浑身发抖还要坚持上课

  妈妈拿起教科书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摔大声呵斥道

  「这个课是没法上了...真的没法上了...你们笑什么?不许笑,张泉!你以
后要是再敢伪造家长签字,你就给我滚出教室」

  蒋从看着妈妈训斥着同学,身子被气的抖动越发严重起来,声音中也带着粗重
的喘息,穿着高跟鞋的两腿直打颤,,妈妈居然被张泉气的都站不直了,微微了
弯下了腰,蒋从从来没见过妈妈生这么大的气

  「这课没法上了。。。张泉你说你交这么多学费干嘛来的。。。来教室就是
为了玩手机?就是为了让大家当成个笑话?以后再让我见到你带手机上学以后你
就不用来上课了。。。这课真的没法上了。。。嗯哼」

  「真的没法上了。。。。我看你坐在这里。。。就是个饭桶。。。消化器。。。
嗯哼。。。嗯」

  「你们一个个看我干嘛?看题目。。。看题目。。。认真做。。。这张卷子
做完才准下课。。。嗯哼。。。嗯」

  妈妈被气的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虽然说张泉是很气人,但妈妈这个反应也
太夸张了吧,只见妈妈气得连说话都发颤不连贯了,嘴里还不停的继续批评张泉,
妈妈一边批评一边嘴里还发出轻微的呻吟,看来妈妈的身体状况真的很差,应该
已经很难受了

  同学们一个个都低着头认真写题目不敢作声,只有蒋从出于关心偷偷的抬头
看了一眼妈妈。

  「读书读不起来。。。。考不上大学。。。以后出了社会就是废物。。。垃
圾。。。一辈子在底层社会挣扎。。。嗯哼。。。啊」

  蒋从看着妈妈浑身的颤抖越来越强烈,腰也弯的更低了,妈妈一手捂住小肚
子的位置,一手扶着讲台桌,身体居然开始抽搐了起来,虽然妈妈极力克制着,
但是作为儿子的蒋从还是能看出来妈妈现在已经近乎于痉挛抽搐了。

  「你们继续做题。。。」只见妈妈剧烈的抖动了几下,然后用手捂住肚子,
假装若无其事的径直走出教室。

  蒋从想跟出去问问妈妈身体怎么样,但碍于不能在学校公开母子关系,只能
坐着继续做题目。

  放学以后妈妈身体好像已经没有大碍,开着车先回家了,今天轮到蒋从做值
日,好不容易做值日也不用早早的回家了,蒋从今天可以在学校里多待一会儿,
妈妈给他的压力压得蒋从透不过气,弄得蒋从都不想回家了。

  几个同学做完值日就回家了,蒋从还一个人待在教室拿着手机翻看着,这是
他一天当中唯一的休闲时间,在家里他是不敢把手机拿出来的。

  只听叮咚一声,蒋从收到一条微信,打开一看,居然是前几天那个「人母骑士」
又给他发来一条微信。

  这次的内容是一个视频文件,非常大,有100多M,人母骑士仍旧一言不发。

  蒋从看到这条视频就大概猜到其中的内容,他红着脸,穿着粗气,点开了视


  视频开场,周围的环境是一个教室,看窗外已经天黑,教室里的灯没有全打
开,只打开了中间一盏日光灯,一个身材修长,皮肤雪白的女人正跪在地上,额
头触碰到地面,屁股高高撅起,这个女人浑身赤裸硕大的乳房贴在地面,腿上穿
了一双灰色的吊带丝袜,白色的蕾丝吊袜带连接着大腿上的灰色丝袜,丝袜晶莹
剔透,薄如蝉翼,被吊袜带拉拽着紧紧贴在女人修长的大腿上,女人朝天翘起的
屁股上肛门和小穴清晰可见,肥美的蜜穴上毛发稀疏,显然就是上回照片里那个
女人。

  女人的脸因为跪着紧紧贴着地面,看不清五官,只听得啪的一声,一个戴着
头套的少年拿着一根不锈钢的教鞭,狠狠的抽打在女人的屁股上。

  「想不到这么严肃冷酷的女教师,居然会穿那样的内裤,哈哈哈,厕所里那
段视频不想公开吧?那就乖乖的听话,这几次你表现的不错,主人我得好好奖励
你哈哈哈」

  「啪啪啪啪啪」少年拿着教鞭朝着女人的大白屁股狠狠的抽打着,浑圆肥美
的屁股上立刻出现无数条鲜红的鞭痕,跟女人雪白的屁股形成鲜明反差。

  「他妈的老骚货,平时穿着裤子还看不出来,原来你的屁股这么圆这么大,
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大白屁股,这丝袜也不错,想不到今天你裤子里穿的是这
样的丝袜呀,比上回的连裤袜还性感,是故意穿起来勾引年轻人的吧,哈哈哈」

  「问你话呢,是不是故意这么穿的?」少年大声讯问道

  「是。。。是的。。。我平时裤子里穿的都是连裤丝袜。。。今天为了勾引
你特地穿上吊带的长。。。长筒袜。。。就是为了勾引年轻人」

  「哈哈哈,真是个表里不一的老骚逼呀,怪不得裤子里面还穿丝袜,今天还
弄个这么怪的丝袜勒在屁股上,看我怎么整治你这颗恼人的大屁股」

  「啪啪啪啪啪啪啪。。。」说着,少年把教鞭扔在一旁,伸出双手,左右开
弓,朝着熟女的大白屁股抽了不知道多少个巴掌,巴掌声清脆响亮在教室里环绕,
熟女屁股上顿时荡漾起阵阵臀浪,雪白的皮肤鲜红一片。

  「啊。。。啊。。。轻一点」跪在地上的美熟女连声浪叫着。

  「哈哈哈灭绝师太,你tmd也有今天,操你妈的,这屁股真TM骚啊,这么骚
的女教师平时把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密,真是他妈浪费了,应该亮出你的大屁股,
让同学们都看看你的大肥屁股是不是也跟你那张脸一样铁青哈哈哈」

  「操你妈的老骚逼,你这人就跟你这丝袜一样,表面一套里面一套,外面看
着是裤子,里面居然穿这么骚的丝袜,你他妈平时拉长个逼脸是不是装的呀」

  「说话呀,说点我爱听的,说不好老子就继续抽你屁股」

  「啪!说!」男生用力的朝熟女屁股上狠狠的扇了一个巴掌。

  「不要打。。。我。。。我说。。。我平时严厉的样子就是装出来的。。。
我表面上对你们这么凶。。。暗地里巴不得你们来操我」

  「怎么操你呢?说来听听」

  「我说不来了。。。绕了我吧。。。求你了」

  「说不来是吗?那行,明天我就把你那些视频发到网上去,给同学们老师们
都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骚货,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那个凶巴巴的班主任?我要把你
的真面目公诸于世,让大家都知道你就是个裤子里穿丝袜表里不一的老骚货,喜
欢年轻鸡巴的老骚逼,哈哈哈哈」

  「我要在微信朋友圈上发,在微博上发,在贴吧里发,还要翻墙去油管发,
推特发,脸书上发,估计你这么老土的老太婆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哈哈哈,总之
我会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老骚逼,让全世界人看到你穿着丝袜双腿
大开露出骚逼的样子,哈哈哈」

  「不。。。不要。。。我说。。。我平时对你们这么凶。。。老拉长个脸。。。
其实就是爱而不得。。。我平时私下还会想象着你们年轻的鸡巴手淫。。。想想
你们年轻的鸡巴插进我的。。。我的。。。我的老骚逼里。。。我还会想象你们
几个男生一起在教室里。。。脱下我的裤子。。。撕开我的丝袜。。。轮奸我」

  「哈哈哈哈,不出我所料,果然是这样啊,你这头表里不一的库里丝母猪。。。
就你也配要我爸签字。。。你不是天天逼着要家长签字吗?今天我就给你这大骚
白屁股签个字」

  说着少年从口袋里拿出一支水性记号笔,照着熟女的大白屁股就开始写字,
只见他刷刷刷的写了几个大字,仔细一看,左边屁股上写了「已阅」「库里丝」
两个词,右边屁股上则写了「丝袜老骚逼」,写完还在两个屁股的正中间上方画
了一张猪脸,猪脸上还被涂了口红,看来还是只母猪,写完后还把记号笔夹在了
熟女丝袜的松紧带上,以便随取随用。

  「这就是我给你的家长签字,哦不对。。。应该叫主人签字,哈哈哈哈,以
后你就是我的母猪,你叫我不能直呼名字,要叫主人,自己叫自己也得叫贱奴,
明白了吗」

  「嗯。。。」

  「啪啪,我问你明白了吗?」少年左右开弓又照着熟女的大白屁股扇了两个
响亮的巴掌。

  「明。。。明白了」

  「明白了就给我重复一遍」

  「以后我就是主人的母猪,不能叫主人的名字,自称也得是贱奴」

  「哈哈哈,真tm的听话,主人我再给你加个主人签字」少年从熟女的丝袜上
拿下记号笔,在熟女的屁股上写下「42岁」「母猪」两个词。

  「说起母猪,哈哈哈,我要检查一下你屁股里的猪尾巴还在不在,有没有未
经我的允许就擅自拿出来了」

  说着少年走到熟女身后,掰开了手女的屁股,让屁眼清晰的暴露在空气中,
然后手少年伸出一根手指开始抠动熟女的屁眼,抠着抠着居然抠出了一颗硕大圆
润的珍珠,少年捏着珍珠向后一用力,居然生生的扯出了一条珍珠项链。

  「哈哈哈哈,真是听话的母猪,这条尾巴原本是戴在你脖子上的吧,是谁送
给你的,老公还是儿子啊」

  「老。。。老公。。。结婚纪念日送的」

  「哈哈哈哈,老公送的礼物现在变成你的尾巴了,我觉得这玩意儿塞进你屁
眼里比戴在脖子上更合适呀,会不会当初你老公送你的时候你就戴错地方了,哈
哈哈哈」少年越说越兴奋,邪魅的笑声接连不断。

  「这玩意自从上回以后一直就在你屁眼里?那你拉屎怎么办呀,我很好奇,
哈哈哈」

  「先拿出来。。。大便完了。。。再塞回去」

  「操你妈的哈哈哈,真tm的是听话的母猪啊,主人我给你一个赞,给你画朵
小红花」说着少年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红色水笔,朝手女的屁股上又画上一朵小
红花,想不到少年里口袋里的水笔还挺齐全。

  「我问你,你在裤子里面穿丝袜这事你儿子知不知道」

  「知。。。知道」

  「你儿子做梦也猜不到他妈现在脱了裤子露出里面的吊带丝袜,高高翘着屁
股做年轻人的母猪吧,哈哈哈哈」

  「求主人。。。求求你。。。别说了。。。别提我儿子」

  「闭嘴!妈了个逼的,母猪怎么可以命令主人,我要惩罚你」说着少年拿起
教鞭继续朝着熟女的大白屁股抽了起来,啪啪啪啪抽了十几鞭子,鲜红的鞭痕跟
刚才的大红巴掌印交织在一起。

  「真tm想让你儿子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啊,想想就刺激,看着自己的母亲穿
着丝袜翘着屁股被人调教,估计你儿子鸡巴也会变硬看着你的视频打飞机呢,哈
哈哈」

  「让儿子看着自己被调教的视频撸管打飞机,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呀?你
说你平时这么严厉这么凶有个鸡巴用啊,到头来还不是教出这样一个撸管的傻逼
儿子,说你教育是不是失败,你儿子是不是傻逼」

  「说!自己想想该怎么说,要说得让主人我高兴」少年啪的一声照着熟女的
屁股又是一教鞭。

  「我儿子是。。。是傻逼。。。我。。。我是个。。。是个。。。失败的母
亲。。。我平时的严厉都是装出来的。。。什么用都没有」

  「哈哈哈,终于承认了吧,你这头严厉母猪,平时这么强硬,对我这么凶,
今天我就给你装个强硬的尾巴,这条尾巴可能更适合你,哈哈哈死母猪」少年噗
嗤一声,抽出了熟女屁股上的珍珠项链,把珍珠项链跟两只记号笔一起别在了熟
女的丝袜松紧带上。

  接着少年拿起手中的教鞭把教鞭伸到最长,然后把教鞭的下端往熟女的屁眼
里插,一直插了有手掌这么长的深度,只见教鞭直直的立在母猪的屁股上,活像
一根避雷针。

  「啊。。。好硬。。。痛。。。主人」

  「这么硬的尾巴才配得上你这么强硬的女教师啊,哈哈哈。。。这个尾巴按
在你身上真是天衣无缝,看来你不但项链戴错了地方,连这个教鞭都拿错了地方,
要不以后你就把教鞭插在屁股里去上课吧,带着这个尾巴去上课,学生们看到一
定会很开心的,你儿子看到会更开心,说不定鸡巴都会硬了,哈哈哈哈」

  「主人。。。我求你了。。。求求。。。你不要提贱奴的儿子」

  少年听了,抡圆了手臂,深呼吸一下,啪的一声清脆的巨响,重重的赏了熟
女的屁股一个大巴掌,这一击巴掌之重,响声音之清脆嘹亮比上面的巴掌加起来
还要厉害,连教鞭都被震了下来,啪啦一声掉在地上。

  「啊。。。。。。」熟女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

  「操你妈的母猪!又敢跟我提条件,我偏要说你儿子,偏说你儿子,我不但
说你儿子,我还要一边操你一边听你骂儿子,老子今天非得听听你怎么跟儿子说
话的」

  「你不是不想做母猪吗?那好,现在你就给我恢复你严厉妈妈,严肃教师的
那一面,马上给你儿子打电话,不打明天你就等着视频火爆全网吧,估计应该叫
厕所门之类的,哈哈哈哈」

  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熟女的裤子,从口袋里翻出她的手机递给她。

  「打!马上打!狠狠的骂你那个儿子,就像你平时骂我一样,不打的话今晚
我就把你的视频传到全网,让全世界人都看到你这只库里丝母猪穿着丝袜被自己
学生操的样子!我说到做到!」

  熟女跪在地上,脑袋贴着地面,左手拿着手机,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打。

  此时少年脱下裤子亮出自己巨大的鸡巴,少年的鸡巴明显跟他的年纪不成正
比,又粗又大又黑,青筋暴露,他双手抓着熟女肥美的大屁股鸡巴瞄准熟女粉嫩
的鲍鱼,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腰部挺动,开始做活塞运动。

  「啪啪」双手开工,又是两记响亮的巴掌「磨蹭什么!快打电话!马上打给
你那个龟儿子!老子现在就想听着你严厉的骂人声一边操你,太他妈刺激了」

  熟女的脑袋仍旧贴着地面,她拨通电话,把手机放在耳朵上,电话接通,熟
女开始用严厉的声音训斥起来,训斥的声音明显跟她现在的姿势极度不匹配符,
形成鲜明的反差,但是声音不怎么清晰,蒋从只能零星听到其中的话语

  「数学。。。英语。。。废物。。。饭桶。。。消化器」蒋从隐约听到几个
熟悉的词汇,这不是妈妈平时骂人时最爱说的话吗?看来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熟女说完挂掉电话,啪的一声把手机扔在一边,开始呻吟了起来。

  「嗯哼。。。啊。。。太大了。。。主人。。。你太大了。。。厉害。。。
痛。。。轻一点。。。啊」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儿子做梦也想不到他妈妈刚才骂他的
时候身体摆的是这个造型吧,腿上还穿了双吊带丝袜,你刚才说话的语气跟你现
在这个姿势真是他妈绝配呀。。。。太他妈精彩。。。老子刚才差点射出来。。。
我操死你。。。操死你个丝袜母猪。。。表里不一的骂人婊子。。。。库里丝母
猪。。。面对疾风吧。。。」

  少年抓住熟女腰上的吊带双手借力,疯狂的操了起来,腰部挺动频率之疯狂,
有如风驰电掣。

  「啊。。。主人你太猛了。。。轻一点。。。慢一点。。。贱奴受不了。。。
主人你太厉害了。。。轻一点。。。嗯。。。啊。。嗯哼。。。啊。。。饶了贱
奴吧。。。啊」

  「平时在课堂上你骂我是饭桶,消化器,那你现在是什么呀?说来我听听,
上回教过你怎么说来着,忘了吗」

  「啊。。。啊。。。我是个精液便桶。。。肉便器。。。丝袜淫母。。。就
知道索取年轻鸡巴的老母猪。。。。啊。。。厉害。。。舒服」

  「哈哈哈,没错,你就是个。。。便桶。。。肉便器。。。平时还假正经,
假装严肃,一天到晚拉长个逼脸,老子操死你。。。操死你。。。操的你儿子都
认不出来。。。你以后你干脆就穿着这双丝袜来上课吧。。。不许你穿裤子」
少年听到熟女这么说,兴奋异常,抓住她腿上的丝袜边,操得更猛烈了

  「差点忘了,老子我看你的金丝眼镜早就不顺眼了,就你这么个丝袜母猪还
装模作样的戴个眼镜干嘛,为了看鸡巴看得更仔细吗?把眼镜给我」少年伸手摘
下了熟女脸上的金丝眼镜,然后居然架在了自己的鸡巴上,随着少年的抽插,眼
镜在鸡巴上被推来推去,少年的撞击使得眼睛都渐渐变了形。

  「这才是你眼镜应该有的用途,你这样的母猪只配戴眼罩,戴他妈什么眼镜
呀哈哈哈」

  少年玩的兴起,肉棒不停在熟女粉嫩的鲍鱼里进进出出,架在鸡巴上的眼镜
早已变形弯曲,少年拿起眼镜,吐了一口口水在熟女的屁眼上,然后竟然变态的
把眼镜一点一点往熟女的屁眼里塞,不一会,整个镜框都塞进了熟女的屁眼里,
另外一个镜框留在外面。

  「啊。。。。疼。。。疼死我了。。。主人把眼镜还给我吧。。。我看不到
了。。。求求你了」

  「哈哈哈,还想戴回去是吧。。。这会儿带到脸上那味道可不好闻。。。行。。
。我就随你的心意。。。真tm爽。。。看不出来你这把年纪逼还这么紧呢。。。。
看来这辈子也没跟几个男的操过吧。。。看来你这母猪憋的挺难受啊」

  说着少年把眼镜从熟女的屁眼里抽了出来,伸手又带回到熟女的脸上,已经
变形沾满淫水的金丝眼镜戴在熟女脸上看着说不出的淫靡且滑稽。

  「不好。。。老子要射了。。。这逼真TM舒服。。。我操。。。我操。。。
不行。。。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老逼里。。。。我要顶穿你的子宫。。。
捣烂你的逼穴。。。老子操得你怀上。。。我操。。。我操。。。操的你儿子都
认不出你,操的你的学生都认不出你。。。你这个丝袜母猪。。。灭绝师太。。。
看看今天是你灭我还是我灭你。。。我射。。。射死你」

  少年正要射精,临时改变了主意,他似乎不想内射,他扑哧一声抽出鸡巴,
跑到熟女跟前,朝着她趴在地上的脸上疯狂射精。

  所有精液都射在了熟女的金丝眼镜上和乌黑的秀发上。

  少年射完浑身舒畅,他取下夹在熟女丝袜松紧带上的两只记号笔和珍珠项链,
把两只记号笔插进了熟女的小穴里,又把珍珠项链塞进了熟女的屁眼里,最后还
硬生生的把不锈钢教鞭和珍珠项链一起插进屁眼里,此时镜头晃动对准熟女插满
各种异物的大屁股来了个特写,然后随着镜头的晃动,视频到此结束。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