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世界影响者前传】我们平凡的一天 (上)

第一文学城 2020-09-07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AXMI
作者:AXMI 2020年/7月/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第一会所 正文字数:5554   鸽了这么久终于又写了一篇,又和前面的不同,尴尬,下一篇我想写正太道

作者:AXMI
2020年/7月/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第一会所
正文字数:5554

  鸽了这么久终于又写了一篇,又和前面的不同,尴尬,下一篇我想写正太道
长与丰满僵尸,我在想是写纯真的正太被各种大姐姐僵尸幽魂玩弄,还是写邪恶
正太收集控制各种僵尸鬼怪呢~ ,纠结,下面附上我的灵感图,我是偏向写邪恶
道长,有兄弟愿意写纯真道长可以直接写,记得艾特我,我要观摩哟~

【世界影响者前传】我们平凡的一天 (上)


【世界影响者前传】我们平凡的一天 (上)



                正文

  早晨,秦风有规律地起床,打着哈欠准备下楼洗漱,一位美丽的女子从楼梯
上迎面走来,这是秦风的母亲齐凤娥,齐凤娥和秦风一般高,173左右,看见
秦风下楼,便朝秦风走来,可见齐凤娥是等候着秦风下楼的,那华丽的睡衣并未
遮挡住妖娆的身材,明明三十多岁了还是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只是可惜精
致的睡袍遮挡住了秦风的视线,秦风只能看见那两颗顶在衣服上的木瓜撑起两个
明显的凸起。

  「妈!早上好」秦风说完又打了个哈欠,虽然生物钟让秦风按时清醒了过来,
但是昨夜刷群实在刷的太晚了。

  齐凤娥看着儿子张着嘴打着哈欠,快步走过去将自己的香唇嘟着送入了儿子
的口中,「噗」的一声将自己口子的一个东西吐进了秦风口中

  异物直接被齐凤娥从她自己的口子吐到了秦凤喉咙,秦风本能的将噎着自己
的东西吞了下去,赶紧推开齐凤娥有点恼火的说道:「妈?,你这是干啥,喂我
吃药就算了别吐进来啊,吐就算了别在我嘴里伸舌头啊」

  「儿子这样吃比较快嘛,万一忘了就不好了,不说了,不说了,我去敷个早
餐面膜」

  秦风看着自己的老妈闭着半闭的眼睛,仿佛正在品尝刚刚入嘴的唾液。

  「真是的,每次都这样,妈公司新药老是要强迫我吃,不就是提升肝肾功能
的保健品吗。哼╯^ ╰」

  虽然秦风有点生气但是洗漱少不了,早餐也不能不吃。

  秦风的家是一座单栋别墅,老妈是顶级生物制药公司「阴美人」的创始人,
现在依旧兼职着开发小组组长的职位,而老爸秦海则是顶级科技公司「玫德嘉」
公司的首席工程师兼股东。但是秦风从小就在父母以及隔壁爷爷奶奶的严厉管教
下过着平凡朴素的生活。

  齐凤娥是个精致的女人,平时下午才去上班,每天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看
上去就像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丫头,就是D罩杯的大木瓜不像是二十来岁小姑凉可
以拥有的。今天亲自喂了儿子一颗保健药的她心情十分不错,躺在自己院子的泳
池旁开始敷「面膜」

  齐凤娥拿着好几个盒子躺在泳池的一边,然后自己这件价值一万左右c。g
ilson睡袍脱下,漏出自己完美的身躯,经过自己精心保养的酮体没有丝毫
赘肉,该挺的挺,该翘的翘起,这都是她利用她自己公司黑科技生物药品精心保
养的结果,那些研究成果也使她成为世界富豪之一。

  想着自己的成就,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躯,拿出那双细润光滑的小手揉了
揉挺翘的胸脯,柔软的手感让她自己经常都情不自禁地多摸两下。

  「这祸害,真麻烦,唔……」明明很享受自己敏感的胸部,但是说着与之相
反的话语。

  随后,齐凤娥继续拿出两张白色半透明的面膜,奇怪的是面膜是圆形的薄片,
中间一个圆形的孔洞,根本就不像是贴在脸上的东西。

  接着,齐凤娥,拿出一张T字形的湿润薄膜,这东西就比较好认了,这是最
近最流行的阴部面膜,主要作用就是去除女人阴部黑色素,重回第一次不是梦。

  「妈,你怎么又不穿衣服躺在这里?」清风走到齐凤娥旁边问道。

  秦风今天放假,不用去上学,吃完早餐后正准备回房打游戏的秦风就看见躺
在自家泳池旁边的妈妈。

  这时齐凤娥已经躺在了休闲椅上面正在刷着手机,她脸上并未贴面膜,而刚
刚两样东西都已经贴在了她的身上。

  「儿子,是你啊,我在自己家穿什么衣服,给你说了多少次了,不出门就不
要穿衣服,不管多贵的衣服或多或少都对皮肤有危害,你怎么老是不听。」齐凤
娥本来心平气和的刷手机,结果越说越生气。

  莫名其妙挨了一顿骂,不过这两年来齐凤娥的确多次对秦风说个这个事情,
有点心虚的秦风语气也软了下来:

  「那妈妈你也要那东西挡一下身子吧?」

  「不挡,咋地??」说着还晃了晃身子,两块巨乳就如摇晃的果冻一样颤了
颤,可惜两块胸膜束缚住了它们,马上就停了下来。

  「我知道了,儿子你看了难受是吧,妈妈我这不是贴了东西吗,不碍事的~ 」
齐凤娥看了儿子欲言又止的神色,也服了软,戳了戳自己的胸脯,好好给他解释。

  「妈!就算你裸体还好,每次贴了那些东西,我反而更难受了,你看看你,
上面那两粒紫红色的东西都漏出来,偏偏旁边又被半透明的膜盖上了。」

  秦风移动了一下位置,从齐凤娥的身旁移动到了齐凤娥的脚边,从这个位置
可以从脚到头完完整整观看齐凤娥这保养了二十几年的精美身材。

  半躺着的齐凤娥胸上贴着两块圆形的胸部面膜,而他的大腿向两边分开八字
形地铺在宽敞的休闲椅上,下体完美地暴露在空气中,下面也贴着一块面膜。

  就算这幅美艳的身躯秦风天天都会看到,但是他依旧愣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妈,你在看你下面,你阴户的形状都被这个湿纸巾印出来了,你这还不如
就不穿衣服呢!」

  「这是我们公司专门为我的酥胸量身定制的专供品,这中间留空的位置本来
就是让乳头穿过去,如果没那个洞,面膜被乳头撑起导致乳头周围的面膜没有贴
到我皮肤上岂不是怪难看?」

  然后齐凤娥挺了挺下体,示意秦风下面要说的是挡住他阴道的那块布,虽然
秦风没有觉得什么不妥,但是他的烦恼更大了。

  「这是我们公司最得意的成果之一,名字叫做花瓣T纸,用了这个贴纸可以
消除女人外阴唇堆积的黑色素,长期使用重回第一没什么问题,你妈妈我就是粉
嫩粉嫩的额(说着说着就开始炫耀起来了),还一个玄幻的效果,长期使用还能
加强阴道的紧致程度与敏感程度,厉害吧,哼……小屁孩」

  齐凤娥虽然这么说,但她也知道自己完美的身体给儿子带来了烦恼,但保养
产品不可能不用,儿子烦恼没有自己美丽重要。耶!

  「哼,肯定是羡慕我这仙女般的身材,小屁孩」齐凤娥如此想道

  齐凤娥完全没有对这番解释有任何羞耻下贱的感觉,对于她来说只是正常地
介绍自己公司的产品而已。而秦风虽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被老妈骂了一
顿不敢说话了,反而是他下体的烦恼经过这番争执流了点水。

  看着在自己脚边细细打量自己秦风,齐凤娥莫名地有点羞恼,于是将自己八
字形打开的双腿收拢,说道:

  「你娘我是为了保养,别说了,你以后就不能绕着走吗,过来!」

  「不过来!你肯定是要揍我」

  「我怎么可能揍你,你不是不舒服了,过来妈妈让你舒服了~ 不就好了,刚
好我有点渴」齐凤娥漏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就连齐凤娥也没察觉,她自己脸上除
了笑容还有潮红。

  秦风唯唯诺诺地靠近他迷人的老妈,可哪知他老妈一把握住他裤子下的隆起,
将他拉了过来。

  「疼!疼!疼!老妈你怎么能这样,肯定不是亲生的~ 」秦风虽然生气,但
是还是不敢在自己这个拥有强大总裁气场的「辣妈」面前大声放肆,可是这么近
齐凤娥怎么可能听不到呢……她在心中默默记了一笔(划记号,要考)。

  齐凤娥没有理会儿子的呼喊,一把脱下儿子的四角内裤,顿时秦风那一尺多
长的龙根暴露了出来,差一点就弹到了齐凤娥脸上,就算如此那刚刚涌出过前列
腺液的肉棒还是将它腥臭的气味传递到了这位精致总裁的鼻子中。

  「昨天遇到了个科研上的难题,可是辛苦是你老妈我了,今天得犒劳犒劳自
己,吃点好东西」齐凤娥一边说道一边又吸了吸鼻子,脸上除了发情般的潮红之
外没有什么其他变化,可是她那贴着他阴户的「面膜」开始变得湿润了起来。

  「不愧是我的亲儿子,本钱真足,去拿个椅子坐着吧」说完齐凤娥随后就将
秦风的肉棒放下继续躺着刷着自己的手机。

  秦风这时候难受的要命,也不去管一直徘徊在心中的违和感,脱下了自己的
裤子让自己的鸡儿暴露在空气中,随后搬来一把有靠背的椅子,坐在自己老妈身
边,张开大腿,让自己充满雄性气息的肉棒尽量离着老妈近点,齐凤娥也不说话
将左手伸入秦风胯下开始撸动,右手依旧刷着信息。就这样母子两个在自家的泳
池旁边母亲躺在沙滩椅上休息,儿子坐靠在母亲一侧聊天,好一副「母慈子孝」
的画面,可惜几乎一丝不挂的母亲与根本就是赤身裸体的儿子使得气氛极其暧昧
色情,且母亲的手仍握著儿子的青筋巨龙,并做著活塞运动,这令气氛更加「焦
灼」。

  「你这个孩子怎么还不射?」手中滚烫的肉棒让齐凤娥无法专心刷手机,从
那肉棒青筋上传来的脉搏让她将胯下贴纸完全打湿,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感
觉自己那十多年未曾使用的子宫也跟着儿子的肉棒开始跳动起来。

  「妈啊……刚刚冷静下来就好很多了,要不算了,我得出去玩了!」

  「不,丑拒,我现在不是帮你了,我要犒劳自己,不会以为每天早上我那么
勤快的喂你吃药只是让你偶尔提供一顿吧,现在我要喝,别跑。」

  秦风刚以为可以出去玩了的,结果没戏,笑脸就垮了下来。

  「马上解决,这次你老母我要用尽全力了!」

  说完齐凤娥坐了起来,叫秦风将他的椅子升高,然后将刚刚放在旁边的盒子
拿起来,从里面掏出一瓶保养液,这是纯植物提取,就算不小心吃了又没啥问题,
然后将保养液倒了一点在手上开始双手「操作」。

  「啊~ 妈妈……慢点,慢点……」秦风哪里受得了他老妈精湛的技巧,这可
是她老妈对着他「多年」研究的成果。

  随后齐凤娥也不在那么粗暴,慢慢的抚摸套弄起来,并且开始聊起天来。

  「儿子,你现在成绩怎么样啊,大学就在本地读吧,到时候我天天来接你」

  「妈~ ……没问题……我……那成绩,学霸~ 就是说我」阵阵快感阻挡了秦
风流畅的话语。

  「妈,我能……摸摸……你那个紫红紫红的东西吗……,刚刚就怪想的,我
也不知道为何?」

  「那叫乳头,你怎么老是不改口呢,你小时候一天下来得吸半天,怎么会看
到了不想呢,摸吧,别把我胸膜弄掉了」

  刚说完母子两就都不说话了,秦风是因为肉棒的快感让他有点短路,说不出
话,而齐凤娥是因为刚刚说完话秦风就开始逗弄他的乳头。

  秦风也不敢直接摸妈妈的胸,怕把胸膜摸掉只能勾着手指头挑动齐凤娥那两
粒紫红色的葡萄 .

  「妈妈……这两个……乳头,是不是变大了……??」

  「别摸了,不准摸,变大正常」

  齐凤娥已经感觉自己子宫阵阵收缩并且水也越来越多,估计那些白色粘液马
上也就到位了。

  齐凤娥也不管儿子射不射了,直接将儿子的椅子放下来,自己又躺在沙滩椅
上,侧过头,注视着儿子雄伟的肉棒,两只手都放在已经发情胀大的乳房上面,
开始有节奏的揉了起来。

  「儿子你自己用手解决吧,记得射在我嘴里,今天应该是原味。」说完就沉
浸在自己的自慰中……。

  「嗯~ 啊~ ,舒服,再用力点……用力点…………」

  看着老妈不管自己,秦风只要将双手放在自己胯下开始撸动,看着老妈那双
巨乳在她自己的搓揉下疯狂改变着自己的形状,本来也就差不多了的秦风感觉自
己快要射了。

  「要来了……嗯……」

  「妈妈…要…去了……啊~ 」

  不过更加敏感的秦母也就是齐凤娥在一声长鸣中到达了今日的高潮,此时的
齐凤娥在自己强烈的高潮下浑身充血,整个人看起来都是粉嫩粉嫩的,脸上更是
容光焕发,春意荡漾,并且小腹也就是子宫的位置也随着身上部分肌肉不自主的
颤抖。齐凤娥整个人在高潮的余韵下更加的靓丽非凡,好吧就是更加的色气。

  「忍不住,要射了,妈妈这个样子喝得了吗?看来得跨在老妈头前才能喂给
她了。」秦风这下真的感觉要射了,看了看自己貌似已经昏过去的妈妈,想了一
个瞬间,就做出决定,跨过自己老妈的潮红的面容,蹲在自己妈妈的头前,秦风
一不小心,肉棒就顶在了齐凤娥的鼻孔下面,嫩嫩的触感与灼热的气息,使得秦
风的巨龙更加雄壮,从齐凤娥身上传来的缕缕幽香更是触动着他的内心。

  「实在是顶不住了,要射了」

  秦风赶紧将正在流出前列腺液的肉棒用手握着放在了齐凤娥那大红色的嘴唇
上,还没等他想着如何将自己的肉棒放入老妈的嘴中,这只湿润的小嘴就自己将
那鸡蛋般的龟头纳了进去,秦风还从龟头上感到阵阵吮吸感,就像是还未睡醒的
宝宝大口大口吸着自己的奶嘴。

  「啊……」在秦风一阵低吼中射进了自己妈妈的嘴中。

  「咕噜噜~ 咕噜噜~ ,果然是栗子原味~ 」

  就算是正在失神的齐凤娥依旧一口一口吞咽着自己儿子的精液,这次射精持
续了近半分钟才结束,而齐凤娥的吞咽声也未曾停下,这次的量应该有半瓶可乐
那么多了,反正吃饱喝足还高潮了的齐凤娥含着那颗龟头睡了过去。

  秦风舒服的长顺了一口气,将自己精囊完全排空后,缓缓的将龟头从妈妈的
小嘴里面取出,并且睾丸又变得温热起来,应该是又开始造精了。

  波~ 的一声,龟头脱离了生母那潮湿柔软的小嘴,没有沾惹到一丝自己的精
液,只有一点唾液拉成了丝线顽强的连接着儿子的性器与母亲的红唇。

  「吸的真紧,感觉马眼的精液都被老妈吸出来了,有那么好喝吗?」看了看
那由于刚刚~ 拔出~ 龟头导致沾染了透明液体的红唇,秦风发出了疑问,但是强
烈的违和感,触使秦风放弃了品尝自己精液的念头,然后躺在母亲身旁用小手摸
着自己老妈白皙柔软的杨柳细腰闭上了眼睛。

  过了十来分钟,从失神中清醒过来的秦风,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齐凤娥,无
视了自己妈妈脸上那几根自己掉落的黑色阴毛,穿上自己的衣服出去玩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睡醒的齐凤娥看了看四周没有见到儿子的身影,落寞的神
色浮现在俏脸上。「老妈都睡着了,都不继续做点舒服的事犒劳老妈,傻儿子~
呆儿子,就知道出去玩~ 」

  「还说什么不是我亲生的,今晚就让你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

  ps:上部分完,这一天才过了一小半。

  可公开情报:

  壮锦丹:「阴美人」公司专供,增强男性产精功能,暖肾壮阳,益精补髓,
而且可以一定程度改变第二天产精的口感。

  精液量大是秦风的天赋,但是该虚还是虚,这个产品可以说是秦风专供,并
且可以让齐凤娥早一天调节自己儿子的精液口味。

  玫德嘉公司:电子行业龙头,有软件开发部门,游戏开发部门,以及相应的
运营销售部门,与各个生物公司有着亲密的联合。所以里面大部分人都是肝帝,
下班后得用生物养生舱消除自己肉体以及精神上的疲惫。公司这么强大离不开总
工程师的奋斗与努力。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