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屠夫叔叔的心理催眠】(翻译)

第一文学城 2021-02-15 06:05 出处:网络 作者:黑树Mewtwo
作者:黑树Mewtwo 2020/12/24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心海 字数:4186   原文链接: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4203557

作者:黑树Mewtwo
2020/12/24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心海
字数:4186

  原文链接: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4203557

  在去学校的路上的电车里,我和儿时的玩伴樱一边被电车摇晃着一边聊着无
聊的话题。

  我和樱从小学开始就互相认识了,因为我们家是邻居,所以我们小时候会经
常在一起玩。我和樱的学习能力差不多,两个人约好一起报考同一所高中。

  和性格直爽的我完全相反,她的性格文静,更不可思议的是,她是我情投意
合无可替代的好朋友。但那样的事怎么也不好意思对本人说…

  我和樱正在开心地说话,突然发现在樱的身后,拥挤的电车里,有个奇怪的
男人。

  T恤加上短裤,还有一个黑色的包,怎么看也不像在上班途中的人…

  难道是色狼?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樱刚才愉快地说着话的笑容忽然抽抽搭
搭,露出不安又害怕的表情,用眼神向我诉说着什么。确实是色狼吧。

  「樱,你没事吧…?」

  樱似乎理解了我的想法,脸色铁青,慢慢地摇了摇头。

  「你竟敢摸小樱…」虽然很想惩罚色狼,但我们并没有那种胆量在这么多人
的电车里把事情解决掉。

  我拉着樱的手,拨开人群,想要离开这里。那家伙应该不会追过来吧…咦?

  「小樱,向后看。」

  「啊…?为什么?好恐怖啊…」

  「没关系,你看。」

  我以为是色狼,但看到脸就放心了。是刚才的那个大叔。樱也看到大叔的脸
之后,慢慢缓和了僵硬的表情。

  我们向大叔轻轻点头示意,然后回到原来的位置,大叔又开始摸樱的屁股。

  我们忽然意识到大叔做的事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从上个月左右开始我们经常
在新闻里看到他,所以大家都认识。

  大叔开始脱掉樱的制服裙。用力撕掉下面穿的紧身裤,取出自己的鸡鸡插入
到樱的下体。

  樱花的屁股在狭窄的电车里摇晃着。

  「啊……嗯……」

  「樱没事吧?你还是处女吧?」

  「嗯……嗯……嗯……」

  樱被毫无顾忌的鸡鸡狠狠的戳了一下,咬紧牙关忍受着破瓜的疼痛。看起来
相当痛苦,让人担心起来。

  「啧…果然还是小孩子微妙啊…」

  大叔这么说这。突然把鸡鸡从阴道里拔出来,用樱的制服擦拭着鸡鸡身上的
汁液。

  虽然不太清楚,但是好像结束了,周围的人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正好到了车
站,我和重新穿好制服的樱一起下了车。先下车的大叔在小卖部一角人少的地方
向我们招手。

  我们两个人朝着叔叔的方向走去,叔叔从黑色的包里拿出来一块切肉的肉刀。

  的大叔拿着它一边指着樱,一边看着我。

  你是这孩子的朋友吧?」

  「是我吗?是啊……」

  「那你能用这把菜刀把那个孩子切开吗?」

  「诶……?」

  解体…?别说是人,连鱼都没处理过,这样的事我能做到吗…不过既然是大
叔说的,就只能这么做了。

  「知道了,我试试看。」

  「好的。那就请樱闭上眼睛吧?」

  「好!没关系!」

  不知为什么,樱好像更紧张。也许是因为以前就害怕陌生人,和初次见面的
大叔说话时很紧张吧。

  在大叔的引导下,樱躺在地上。我能做得好吗…樱的身材纤细,所以刀也容
易插进去。我很容易发胖,所以有时候我和小樱一起比较烦恼,因为小樱不管吃
多少都不会胖。

  「那就先从脚开始吧。」

  「是。」

  我按照叔叔说的,把切刀放在樱的大腿根部。这把刀刃好像磨得很好,用刀
刃轻轻划一下,樱雪白的肌肤上就会涌出一团血。

  我调整好刀的位置,利用体重压了进去,刀刃一下子切入了樱的大腿。

  「呜呜。」

  樱忍不住尖叫起来。猛地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她露出从未见过的表情。虽
然看起来很痛,但反正是大叔给我的命令,所有其实也没必要担心。

  「太可怜了,我帮你消除痛觉然后恢复神志吧。

  我不知道叔叔在嘟嘟囔囔什么,但话音刚落,樱的样子变了。呆呆地望着从
扎在脚上的菜刀里流出的血。

  即使我把体重完全压上去了,刀刃也插不进去了。骨头很硬,根本切不开…

  「…诶…?为什么…?这是什么……?」

  小樱在说什么,怎么了?明明只做了理所当然的事。

  算了。比起这个,樱的腿要怎么剪下来呢…如果是关节的话,刀刃会切的动
吗?

  「日和……?怎么回事?梦?是梦吧?」

  「梦?不,这是现实……樱怎么了?」

  樱的样子有些奇怪,正当我担心的时候,大叔从包里拿出了线锯。我对大叔
说了声谢谢,接过锯子。不知为何,小樱正在疑惑着看着我,我并没有理会她,
把线锯插进了她的腿里,咯吱咯吱地开始削去她的大腿骨。

  「日和?日和?喂,住手?停下来…?

  「啊?但是这是叔叔让我做的?」

  「不,不,不,不,不!不是那样的!……别闹了!求你了,停下来!停止!!!!
你为什么不停下来?」

  即使这么说,我们也不能违抗叔叔的话。樱怎么了??

  「讨厌!为什么?!为什么不疼?!为什么动不了?!啊…讨厌!讨厌!讨
厌!!!!!!!」

  终于开始哭喊的樱,腿被啪嗒一声取下了。每次我拉线的时候血都扑簌扑簌
地溅了下来,车站的站台上已经沾满了血。

  「呀啊啊啊啊啊啊!!!!!讨厌!啊啊啊啊……」

  「果然很有趣啊。在失血死之前记得先把头给锯掉哦」

  「嗯,好的,我知道了。」

  因为叔叔已经这么说了,所以接下来我把锯子放在了她的脖子。樱的嘴像似
被完全被堵住了,不能说话。

  「还是最后在催眠一次吧。」

  就在这时,樱突然停止了哭泣,环视四周,不可思议地开口了。

  「咦?为什么我哭了?」

  不,这个问题我还想问你……没事吧?」

  「嗯……怎么了呢……啊,可以开始锯了吗?」

  「是吗?准备好了吗?」

  看来是没事了,于是我抓着线锯的手使劲一拉,小樱脖子上的软皮一小块一
小块的撕了下来,红色的血也渐渐顺着脖子流了下来。

  就这样在樱的注视下,我在努力的动着手。这时在旁边微笑着的大叔开口了。

  「小樱最后问你一次了,你有什么遗言吗?」

  啊,这样啊……」

  樱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有些害羞的不敢开口。

  " 好吧,我有点不好意思说,不过我还是有话要对日和说。」

  「啊?那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耶……」

  看着红着脸的樱,我的脸也渐渐变红。

  「我一直想在某一天告诉你,我真的一直很感谢你,……在小学的时候…
…我总是一个人的时候……是你跟我打招呼……」

  可能是出血的缘故,樱呼吸渐渐急促起来。随着樱慢慢地编织着语言,我也
想起了过去的回忆。

  「上了初中之后……除了和日和以外没有别的朋友的我……一直在一起…
…不是当初说要加入的运动社团,但最后还是一起加入了文艺社……」

  令人怀念的回忆萦绕心头。之所以一直和樱在一起,老实说也是因为担心樱。
但更重要的是,我非常喜欢和樱在一起的时间。

  「高中也在一起……我……和日和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啊!」

  糟了…切了气管,没能听到最后的话…

  但当我发现原来小樱这么爱我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天啊,我快要哭
出来了……。

  我再也见不到这样的樱了,虽然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我永远会记住樱是我
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我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但我还是忍住了眼泪,拉着线锯把樱的头割下来。
我割的不是很整齐,横截面也乱七八糟,不知道大叔满不满意…………

  「结束了,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是啊……」大叔眯着眼看着我。「为了让这孩子变得像女淫妇一样,你可
以再切一条腿和躯干吗?」

  「我明白了!」

  按照叔叔说的砍下了腿和躯干。周围全是血,周围经过的人的鞋子上都沾满
了血。但他们都若无其事的经过我这里,好像这一切都理所当然一样。

  可能是樱的肠子也一起切掉的缘故,沉重的血腥味中夹杂着些许粪便的味道。
至少可以说,站台的一角已经变得乱七八糟。

  「好,你做的不错。」

  「是吗?但是我感觉切得不太好……」

  「这点倒也无所谓。那就赶快用吧……在那之前……」

  大叔抱起小樱的下半身,小樱的下半身已经变得像被遗弃的娃娃一样,残破
不堪。但我想知道大叔是否会把他的阴茎插入到里面。

  「解除催眠。」

  大叔刚说了些什么,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袭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强忍着
头晕得快要倒下的感觉,为了探寻这种违和感的真面目,我先看了看眼前的状况
……呃?这具尸体是什么?没有人吵闹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这怎么可能不奇怪啊?因为是尸体啊?而且这具尸体是樱的……

  ……樱

  樱死了吗?死了?真的吗?死了就不能复生了吗??

  不,不是这样的…那樱为什么会死呢?为什么?小樱…

  我……杀了……?

  「啊……啊……啊……啊……」

  我发出无声的呜咽。身体传来一阵眩晕不,我瘫在那里。本想以为是梦,但
浓烈的血腥味直接向大脑诉说着现实。我呕吐了。呕吐物和鲜血混在一起,地面
染上了粉红色。

  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我的眼睛对上了这个大叔,他正在用鸡巴在樱的屄里
插进插出。不,这不是那种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个大叔,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新闻上说这家伙所说的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时候,也
没有一个人说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我不想再想了。

  ……总之要阻止这家伙。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这个丑陋的男人用樱花肉块做这
些淫秽的动作。

  我扑向那个男人。为了把樱从男人的手中拉出来,。我不断的用力捶打着他,
用尽全身力气也要拯救樱的尸体。

  「好的,重新催眠。

  大叔在我耳边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咦?我为什么要抢叔叔的玩具呢?…

  不行,必须快点向叔叔道歉。我一下子把手移开,向大叔低头道歉。

  「对不起!我突然有点不对劲…」

  「我不介意,因为你阻止我用鸡鸡塞进朋友的尸体是理所当然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打扰了叔叔……」

  不管我道歉多少次,叔叔都微笑着原谅了我。多么温柔的人啊。明明都是我
不好…

  「嗯,既然那么道歉的话……」…为了表示歉意,让你带我去学校吧」

  「啊!我明白了!交给我吧!」

  叔叔给一再道歉的我安排了参观学校的任务。难道是为了让我不用那么紧张
而费心了吗……真是个温柔的人。

  大叔上下摇晃着被血污染成红黑色的躯干,大概是在射精吧,他把手按在腰
上,像痉挛一样颤抖着。

  然后就这样把鸡鸡拔了出来,白色的液体一下子就从小樱残次的阴道里面流
了出来。大叔满意的呼出一口气,把手里的身躯随意地往铁轨上一扔。

  「那就走吧。啊,你拿着这个去吧。」

  说着,大叔把樱的头递给我。樱眼中的泪水早已干掉,上面沾满了大叔指纹
上的血。

  「明白了!走吧,学校就在这附近!」

  叔叔打算在学校做什么呢?嘛,算了,不去想啦。因为是叔叔想做事情,所
以做什么都可以的!

  我小心翼翼地抱着樱的头,领着大叔往前走。在我们的血脚印后面,无聊地
播放着被血染成红色的车站的日常风景。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