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一丝忏悔】第一至三章合集

第一文学城 2021-02-15 06:04 出处:网络 作者:夜宵啊
作者:夜宵啊 2020年11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11621                第一章:百岁

作者:夜宵啊
2020年11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11621

               第一章:百岁

  寄北三年,唐三世赵乾在位十年,唐国西部临山郡君主李道法上任两年。烈
阳当空正是正午时刻,此时郡主府正厅之中在厅北摆一案,案上菜品尽是珍馐佳
肴,左右两侧各四案,案上之人各各身穿丝绸衣衫,举杯向北敬道:「恭喜李郡
主喜得贵子」案上的男子做的腰板挺直,头上高束发髻,脸上是剑眉丹凤眼,胡
须更是增添了几分硬朗,李道法一捋须笑道:「李某人再次多谢各位,今日来参
加犬子的百日贺晨,稍后更有佳人助舞,望大家尽心而归」。众人笑道并一同举
杯而饮。李府之内凡是摆案之处便有人相座饮酒,或是说今日李府大少爷百日之
事或是讨论他事,不停的有侍者给各个案上酒食。

  府门前,两个看门家丁正在低头交话。左侧的人叫丁三,身高平平,颧骨突
出嘴唇宽厚,右侧的人叫张五身材肥胖体态软润,脸圆眼窄。丁三道:「都这么
久了,大人终于喜得贵子了,今日公子百岁,我还发了十五文的赏钱呢,过几日
轮休我可给翠红买件好看的装饰」。张五朝着丁三一笑,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
「知道么,今日宴上那酒可是十八年的女儿红,前天我搬的时候,闻着那香味,
都想偷喝一口,我跟后厨的大富的说好了,让他给我搞点酒肉,我这个月的工钱
花出去了好一半呢,要不是有赏钱,我这个月可就白干了」。

  「你们说什么呢,好好看门,让不该进去的人进去可就不是扣工钱那么简单
了」身后突然传来一句,吓得张丁二人连忙转身,看到眼前男人,这男人长得豹
头环眼身材高大,赶忙低头快道:「是是李管家,咱绝对看好了,绝对不放进人
去「。

  「嗯,那最好」李林沉声说道,遂既走向府中照顾各个案的来客。张丁二人
见李林走后道:「呼,走了,好好看门吧,李管家比郡主可严厉多了」。

  时至未时三刻,今日的宴席到此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不断有人离开宴席,郡
主府前数量车轿正待等待自己主子。这时正有一男子坐在轿上掀开帘子道:「王
参谋,今日所谈甚是愉悦,不如你我改日府上再叙。」车轿外一男子,双手抱拳
并笑道「好说,好说,胡大人待人热情好客,王某改日必府上一叙「。相视一笑
互道别离。

  此时李道法正与一中年男子走出大门,那男子身穿华服,头戴玉簪,身高八
尺一脸正气,李道法道「宋大人今日能来府上真是让敝府蓬荜生辉,不知大人几
时返京,李某还想和大人多畅饮几杯」。

  宋公明道「我与贤弟一见如故,有贤弟在临山坐镇,是乃是临山之幸。我奉
君命下视查看西部六郡,这六郡算上贤弟这临山郡以查看五郡,待过几日,我便
前往木下郡视察,之后便返京」。

  李道法听言道「那宋大人,不如」李道法话尚未出口便被宋公明打断,他道:
「什么大人,你还说什么大人,叫我宋大哥即可」。

  李道法闻言连忙点头笑道:「宋大哥,宋大哥,不如后日您来府上一叙,也
算是你走前,贤弟给您送行,可好?」

  宋公明听到后一顿道:」也好,那就劳烦贤弟了「。说罢,李道法将宋公明
送上轿子,并深作辑送行。

  李府后院,正房中一女子坐床上,环抱一男婴,且看这女子高攀发髻,,红
唇微动,正在对着怀中的婴儿说:娘亲,娘亲,来跟着娘说「娘」。怀中的男孩
睁着大眼睛,小拳头握在一起挥了挥,嘴里呀呀niania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逗得女子一阵颤笑,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皮肤如象牙般白嫩,未施粉黛却仍是
光鲜亮丽,若是让那些色中恶鬼见到这副摸样,怕是撞破了头也要一亲芳泽。

  「夫人,锐儿醒了吗」这时一道低沉的男音传了进来,并说道「为夫进来了」
女人接着说道「进来吧,关上门,把窗开一下」李道法推门进来并一边笑道「遵
命,不知娘子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女人故作忧愁道「哎,您可是李大郡主啊,整个临山郡还有谁敢吩咐您吗
「李道法坐到床边,用手逗弄着婴儿,用一种委屈的口吻道」夫人,你就别欺负
为夫,这别人不能指使为夫,你还不能吗「女人听到后用眼狠狠的剜了李道法一
眼,然后幽幽道「也不知昨夜是谁,将我按在床上好生欺负,我我我……不活了
『说罢用低头用手轻拭眼角,一边偷偷瞄着李道法。

  「我李道法在此发誓,有生之年苏风教我向西我绝不向东,如有违誓便天打
雷劈五雷轰顶,不得好死」李道法手举过头顶,一脸严肃的看着苏风说到。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有下次,不用天雷,老娘先收拾了你」苏风
看着李道法打趣道。

  「夫人,夫人,莫着急,你看锐儿看着我们呢,乖,锐儿跟爹说」爹「看着
李道法一脸慈爱的样子,苏风有些恍惚,嘴角一笑也道」锐儿,叫娘「……

  临山驿二楼一个房间中,宋公明正坐在桌前喝着茶,对着身后的幕僚道「王
明,你到我府上三年了,跟着我走了不少地方,也算是有些见识,今天你看这李
道法人这么样?」

  「大人,小人见识浅薄,不敢自夸,依小人之愚见,这临山郡在这李道法的
治理下也算得上是厚生利用,小人让随行的侍从出去打探,这郡里无恶霸横行乡
里,无富豪强取豪夺。治安水平在朝内各郡之中也算得上是一流,这郡主做的倒
也是不错「王明回道,并上前给宋公明斟茶。

  「嗯,这西部六郡之中,临山郡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了,估计再过几年,
就是李道法调回京的时候了,依李家的实力加上李道法本人的能力,只要一心为
唐,以后的朝堂上必有他一席之地「宋公明喝着茶悠悠道,王明赶忙上去斟茶。

  「时辰不早了,叫人准备晚饭吧,给随行的侍卫叫些肉食,犒劳下过几日我
们就出发木下」宋公明挥了挥手示意王明退下。

  「是,大人」王明一步步走出房间并轻轻拉上房门。

  戌时一刻,李府后院正屋中,李道法刚推门进来,孩儿已经交由奶妈照料,
毕竟锐儿晚上难免有些吵闹,不能让他影响道自己的「幸福」啊,而且夫人也需
要好好休息呢。

  苏风此时正借着烛火在案上看书,看的甚是认真,李道法看样偷偷的接近,
一把抱起了苏风,坐到旁边,将苏风打横放在腿上。

  「干什么呢,没看我正在看书吗,你要吓死我吗」苏风一边说到一边用手中
的书敲打李道法的头。

  「夫人,时辰不早了,要看书明早为夫陪你一起看,现在天色昏暗看书于眼
无益」李道法低头看着苏风一脸认真道。

  「哦,那依你之见我现在放下书又应当如何呢,小女子愚昧还望先生指条明
路」苏风一脸迷茫的说道,用充满希望的眼神看着李道法。

  刚说罢又立刻改嘴道「哎,也对,我也已经二十有二了,都有了孩子了怎么
还能自称小女子呢」苏风边说着边故意撩起了裙角,露出了洁白如玉细削光滑的
小腿,低下头两根葱白的手指互相点着,幽怨的眼神让李道法心底痒痒,说着还
用腿蹭了蹭李道法的身子,李道法只觉身下有一股热血汇集,阳具不自觉的就膨
胀了起来,欲火被苏风轻松点燃,直接站起抱着苏风向床上走去,苏风只觉得臀
部有东西咯的厉害,臀儿不自觉的扭了扭,这让李道法更加难以忍受直接将苏风
抛在床上,自己开始飞快地脱衣。?

              第二章:夫妻情调

  身上本就换上了私服,脱下来也是毫不费力,转眼工夫便只剩下了一件开裆
裤,粗壮坚挺的阳具漏在外面,两颗睾丸像是鸡蛋一样挂在下面,床上的苏风撑
着头一脸坏笑的看着李道法说道「哎呀,不知夫君这胯下之物为何如此挺立,莫
不是体内火气旺盛,这当如何是好」。

  李道法直接坐上床头,抬起苏风左腿,腿上长裙因高抬而滑落,露出了洁白
的小腿和内穿的衣裤,李道法一边抚摸轻揉的苏风的腿一边道「夫人,莫是不知
刚才发生了什么吗,不如为夫来帮你回想一二」说罢,将手逐渐向内探索并不断
说着话语「这里是哪里,是夫人的腿吗,当真是软绵啊」「咦这里是哪里为何如
此丝滑」李道法也开始挑逗自家夫人苏风腿被人擒住,一只大手不断在腿上滑过,
这里捏两下这里又用手指轻轻划过,心底有些羞涩难堪,虽是自己夫君可是如此
挑逗难免让人有些心迷意乱。于是苏风用右腿一蹬,身体在床上向后滑动,只觉
自己的腿儿在一只大手的把握中滑动,那只大手上的茧子摩擦着腿上的嫩肉,身
体被刺激到,喉咙间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

  李道法正摸得开心,感受着苏风的腿部虽柔软却又有肌肉的条形,比例合适,
纵然是生了孩子却也没有因此而臃肿,突然握在手中把玩的腿抽动起来,一不留
神就要让她出去了,立马手中加力,握住了苏风的脚踝。

  刚准备说话便听见了苏风那声轻吟,脑中一想遂既开口调侃道「娘子,你刚
刚可有听到什么声响」。

  苏风又怎不知他说的是谁,剜了他一眼,装作惊怕的样子又向床里靠了靠,
快道「什么声音,你别吓我,先放开我腿,你去看看去「说着还把被子向身上拦
去想要盖住自己。

  李道法打眼细看只觉苏风脸上有些红润,不免又起了玩心,说到「夫人莫怕,
我已擒住那歹人,且看我审问他一二」。

  苏风听言已是知晓了李道法的心思,用力想要将脚抽出来,苏风瞪着李道法
又娇羞的开口道「那劳烦夫君先放开风儿的腿,风儿的腿有些累呢「李道法闻言
坏笑道「那不如就让为夫,替风儿好好的捏捏腿放松一下吧「李道法说着话用另
一只手快速的将苏风脚上的白袜脱下。

  苏风闻言不对,又惊觉自己的小脚上已是空空荡荡,没有了遮掩,心里大叫
不好,厉声道「李道法,你白天是怎么说的,你不是说……「话不等说完,苏风
只觉自己的小脚已被人把玩在手中,只见李道法一只手握住苏风的脚后跟,另一
只手在脚底不断地按压,更是用手指捏着她的脚趾不断刺激,苏风感觉自己的行
动已经被人限制住,却要不停的承受来自玉足底部的攻击,两只腿情不自禁的摩
擦几下,抬起右腿向李道法踢去却被轻松的握住小脚,心底慌张不已想要抽出双
脚,突然两只脚底遭受重击,苏风只感觉又两道电流从脚底传到了脊椎,身子忍
不住的颤抖。

  李道法正握着苏风的两只小脚儿,见苏风身子一颤,便趁机将右脚的袜子也
褪掉,见苏风要缓过神来,二话不说低头将苏风左脚脚趾含入口中,并用牙齿轻
咬不断的吸吮,就像是在吃甘蔗一样不断地吸吮着,舔过的脚趾上满是透明的唾
液,脚趾稍微一动还拉丝了,依据李道法对自家夫人的了解,苏风还没有几次能
足心脚趾遭受强烈刺激不泄身的。

  果不其然,就在苏风发觉自己的两只小脚都已被李道法捉拿在手,准备呵斥
他停手的时候,李道法啃咬起了苏风白嫩圆润的脚趾,十根脚趾各个饱满圆润,
脚背洁白,脚底因为李道法的玩弄而显得红润,称之为玉足也不为过,突然传来
的刺激让苏风还没有说出来的话直接被打断,身子在床上微微左右摇晃起来,咬
紧牙关,眼睛直勾勾地瞪着李道法。

  李道法目光看着苏风的动作,心底一乐偷偷的加大了力道,更加卖命的吮舔,
左右两脚没有一根脚趾被放过。

  苏风看李道法如此对待自己的小脚儿,已是动了春心,可又不想被李道法如
此调戏,心底不服决定忍住不叫,不给李道法一丝机会。

  可没曾想,就在她以为能李道法已经黔驴技穷的时候,突然右脚脚底的涌泉、
太溪二穴遭受挤压,面对两只脚传来的强烈刺激,苏风感觉自己的脊椎一阵酥麻,
感觉自己花心深处一股热流涌出,身体一阵强烈抽出,一只手抓紧被子,另一只
手抓在李道法腿上用力掐着,终于一声满足的呻吟从苏风的喉咙中发出,整个人
像是无力般的放开了双手,在床上躺着喘息,胸口一颤一颤的。

  李道法看到苏风无力的瘫倒在床上,心底泛起了一点小小的满足感,对着苏
风说到:「夫人,您看为夫的审讯怎样,这贼人,已经开口了「。

  苏风睁开双眼,满目春情,恨恨的对李道法说「行啊你,李道法,花样挺多
的啊,有本事以后你只用手,下面那根东西切了也罢「。

  李道法扶起苏风,将她报到怀中,对苏风委屈的说道「夫人,此话怎讲,你
看为夫如此用心的侍奉你,不如给为夫点奖励,让为夫今晚就在屄前蹭一蹭好吗,
为夫绝对不会进去的,这可都有一年没尝过肉味了「李道法说罢,两只手不老实
的在苏风身上摸索。

  苏风本就是只想挑逗一下李道法,可没想到自己出尽了洋相,心里没有好气,
朝着李道法吹了口热气,用妩媚的声音说到「把头靠过我嘴边「。

  李道法一听直接站起将苏风打横放在床上,把下身凑到苏风跟前,嘴里还说
道「哎,辛苦娘子了,辛苦娘子了「。

  苏风看着眼前勃起的巨大紫红的阳具,被李道法气的厉害,坐起来对着李道
法说「头是这个头吗,你个死鬼,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右手对准龟头用力弹了过
去,并对外面喊道「红叶给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说罢就穿鞋下床,李道法只
觉下体一疼径直躺在了床上,苏风站起来回头看着在床上蜷着的李道法没好气的
说「没点眼力劲,我看书你过来打扰我就算了,我衣服都还没脱,你都可以直接
行房了,还趁我不注意脱我袜子,你是不是最近膨胀了,看我那天好好教训你
「说完向门走去。

  刚走到门口又折回来,对李道法一脸淫笑的说到「嗯,本公子今天很满意,
月末结算的时候多给你加二两银子「说完还提了提裙子,活生生一嫖客行为。

  苏风看没穿袜子又拿起袜子找地方穿上袜子,李道法在床上捂着下身,用可
怜的语气说「夫人,昨晚用手,前天用口,今天又是如此,就是没有行房,给为
夫一次机会吧,都修养了这么久了,可以行房了」还用手掩面,活像一个得不到
宠幸的小妾。

  苏风停在门前对他说「蹭蹭不进去,呵呵,等什么时候我修养好了,再临幸
你吧」话没说完,就推门出去,留下李道法在床上。

  李道法感觉脸上有些湿,用手摸了摸,一看床上发现床上有一小摊水渍,他
闻了闻然后看着屋顶,用手摸着身下的萎靡的小兄弟道「委屈你了,等能行房了,
一定要找回场子来,让她知道,这个家到底是谁做主」说完还用手握拳挥了挥。

  此时的临山郡张府,张伦滔从正厅缓缓走出,张伦滔今年已经三十有五,身
高六尺大腹便便,面相富态圆鼻小眼,刚刚送走胡县长正朝着后院正屋走去,心
里不断盘算着今天李道法儿子百岁宴上他和王严王参谋、胡勇胡县长三人谈关于
「小生意「的事。临山郡下设有十五县,王严是鹅县参谋,胡勇是青山县县长,
两县相邻且二人私交甚好,张伦滔因为生意往来和胡勇关系不错。张伦滔家里几
代酿酒,到了他这一代在服装,酒馆上都有几家产业了,可是最近有一家新酒馆
开张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意,那家酒馆的主人在临山郡有数家酒馆,客栈也算得上
是临山郡的大户了,这人在鹅县新开了一家酒馆抢了他不少生意,若只是如此倒
还好,可是那鹅县县长竟然明目张胆的打压他,这让他在鹅县的主收入大减,时
间一长他的酒馆可能就要关门了。

  「哎,也不知那刘进义给了鹅县县长什么好处,我愿给五百两白银他都不肯
帮我,这可让我如何是好」张伦滔心生郁闷,不过一想到他最近的「小生意「心
情又好了不少,短短一年它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其他产业一年盈利的和。心底不禁
幻想要么自己不敢酒馆努力干着「小生意「能有多少收入了,又不自觉的叹了口
气,这终究不是什么正当行业,又怎么能传下去呢。

  抬头一看已经走到了自己住处,想了想便没有进去,朝着二房的住处走去。

               第三章:生意

  张伦滔的发妻是他成年后他父亲向临县的大户亲自提亲才定下的亲事,到了
现在也已经有近二十年了,妻子名唤田静嘉是临县田家长女,二人的婚事主要是
因为两家的生意有往来,都有一些小心思,并且田静嘉长得倒也是个美人胚子,
张伦滔对这个未过户的妻子很满意,田家也对张家颇为满意,双方便定下了婚事,
二人婚后也算得上是圆满,生有一子一女,田静嘉长相姣好并且脑子不错这些年
张伦滔的生意有不少的布置都是田静嘉的提议。

  但是夫妻二人朝夕相处,纵使你文采无双,芳华绝代,可本就是见色起意与
服从家命,没有什么感情的婚姻,过了那新婚那几日恩恩爱爱的日子,逐渐了解
了对方,现如今早就变得平平淡淡了,二人之间的日常生活也成了礼节的模范,
可谓是相敬如宾。

  张伦滔的生意在田静嘉的帮助下不断做大,但是并没有因此而与田静嘉更加
恩爱和睦,反而却开始有意无意的将田静嘉排挤在自己的决策圈中,田静嘉也明
白自己丈夫的心思将生活重心放在了自己的一对儿女身上,张伦滔纳了两房小妾
她也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知道张伦滔想要干什么,他不过是想要树立一个丈夫所
谓的威严罢了,说到底也只是为了报复她,二人结婚多年,她从新婚时处处照顾
他的感受,努力让他得到丈夫的成就感,可是付出却并没有收获,原本婚后的生
活还算是满意,张伦滔也会在不经意时给自己一份小心意,可是那件事发生后,
这夫妻的关系也开始变得微妙起来了,随着二人的了解越发深入,田静嘉也从女
孩真的成长为一个女人了,真正的了解了自己的这个丈夫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知
道的越多便不会抱有期望,她现在只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嫁个好人家,儿子不求
有什么大志向能够真正好好照顾妻儿就行。

  张伦滔自从那件事发生后总是觉得自己时时刻刻受限妻子毫无男儿雄风,纵
然自己使出浑身解数却也不能彻底征服妻子,床上之事也逐渐少了,每每做起都
因为那张死鱼脸而提不起兴致,回想当年刚结婚的时候,年轻气盛初尝人事,夫
人那时也是肖肩细腰,长挑身材,自己也曾整夜在她身上驰骋,哪次不是杀的她
连连求饶,瘫在床上任由自己玩弄,为此自己父亲也找自己谈过,可是那房中之
事尝过了又怎么能轻易戒了,连自己母亲也曾叫自己节制。

  可现在他和妻子田静嘉行房次数一周只有一次甚至一月一次,行房也只是田
静嘉在维持夫妻义务,每每行房时她都是一脸鄙夷,对着一双满是嘲讽的眼神,
纵然夸下的佳人身体如何靓丽,如何紧致都难免让人感到无趣只想草草结束,看
着这样一个人实在是让人心情不好,这一切说起来还是自己当初太过于年轻,行
事不谨慎。

  十九年前,那时还是赵乾他爹赵元康在位,自己那时候刚刚十六岁和田静嘉
新婚半年,老爷子张宁正在外地做生意,正到了上山拜佛的时候,自己母亲张琪
因为感了风寒所以让自己带着妻子一起去拜佛。

  那一日清晨,自己因为今日上山拜佛之事昨夜并未行房事,故而醒的比往常
早了不少,还未睁眼就觉得自己胯下之物有些涨,睁开眼见佳人在怀,田静嘉的
发丝有些凌乱的挂在脸上,嘟着嘴小小的唇瓣显得更加丰厚,看的张伦滔有些动
心,他摇了摇头想到待会还要给母亲请安去二十里外的灵岩山拜佛,就轻轻的掀
开被子准备起身,不经意看到田静嘉一双玉臂横放身前,身上红色鸳鸯肚兜背面
的系带松松垮垮,隐约的露出了胸前一点雪白浑圆,张伦滔只觉自己呼吸又有些
急促胯下充血,就在他准备起身下床的时候,田静嘉不经意的伸手拦在了他身上,
张伦滔只觉得突然有一只小手放在了自己阳具上,那只手竟然还握住了自己的阳
具撸了一下,只觉得自己的欲火直接被引燃了,年轻人活力旺盛,昨夜未行房事
本就有些强忍,这个不经意的举动让他想要发泄自己的性欲,掀开被子将手探到
肚兜里,俯身亲在了田静嘉唇上,胡乱的用力吸吮,并用舌头探入试图打开贝齿。

  田静嘉昨夜未行房事只觉得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晚,昨夜睡得好生香甜,早
上有些微醒的时候感觉有人要下床就用手伸过去摸了摸,只觉得自己摸到了什么
硬硬的东西,在半年来张伦滔床事的调教下不经意的撸了一下,然后感觉好像有
人在把玩她的乳房,直接惊醒,却因那人的头颅左右摇晃根本看不出是谁,想要
大喊却发觉自己的嘴已经被人堵上了,大脑觉得好像不太对劲但是却没有直接反
应过来,她感觉正在有人要奸污她,田静嘉想要喊救命却导致唇齿大开,被人趁
虚而入,心底大惊,认出了自己正被奸人亵渎,四肢开始不断地扑打,想要反抗
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张伦滔突然觉得贝齿松动,抓住机会直接探进舌头,在田静嘉的小嘴里肆意
的掠夺,触碰到田静嘉后缩的舌尖,直接用舌头卷了上去,不断地吸吮像是要吸
空她肺里的空气。却突然觉得身下的美人正在用手脚拼命扑打自己,脑子没多想
直接狠狠的掐了下酥胸,就用手脚齐用镇压了田静嘉的反抗,心里却有一种莫名
奇妙的感觉泛起,就好像是自己在强奸自己的妻子一样,结婚后哪里玩过这种情
调,张伦滔甚是激动,见田静嘉拍打自己以为田静嘉想要尝试新的体验呢,手上
的力道就不由得加大了。

  田静嘉只觉得自己那紧紧后退的舌儿被人抓住随意的玩弄,已是暗道不妙,
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又被那人吸得喘不上气,只得任人玩弄,她也没想自己的
丈夫所在何处,为何会有奸人此时作祟。早起身体无力纵然自己用尽全力反抗却
仍是毫无悬念的被镇压,悲哀不禁的从心底泛起,想自己婚前自重注重名节,婚
后房事中也只是为了照顾丈夫的感受而做过几个略微淫荡的动作,可今日却要被
这淫贼所奸淫玩弄,无力反抗的她终究还是闭上了双眼,心底不断渴望着有人能
来赶走这奸贼,两行清泪从眼角缓缓流下。

  田静嘉心里发誓若今日这贼人辱她清白,他日定让他不得好死。

  张伦滔正在田静嘉身上肆意玩弄哪有心思看她眼角,见身下美人熄火不再反
抗,又重新将手伸进了肚兜,一只手覆在酥胸上,田静嘉的胸不大,一只手刚好
能握住,张伦滔的大手反复揉捏,左右摆弄像极了揉面,揉捏了少许便捏住乳头
上下提拉。另一只手向下身伸去,摸到了滑嫩的小腹,有继续向下试探,径直摸
到了下方的芳草地,没有犹豫直接顺着两片大阴唇向上一探,捏住了阴蒂,并用
手指轻轻一抿,小小阴蒂已被张伦滔彻底占领,不断地刺激。

  田静嘉等了许久也不见自己夫君回来救自己,内心还在不断地祈祷,祈祷淫
贼放过她,祈祷丈夫回来救她,可是眼看自己的贞洁就要不保了,丈夫还没有回
来,贼人也没有住手的意思,心里甚是委屈难过,甚至想要以死保全贞洁。

  可这淫贼反复把玩自己的胸脯就算了,竟然还伸手向下摸入了亵裤中,还没
等多想,田静嘉只觉得自己胯下的那颗小豆豆已经被人揉捏在手了,双腿不自觉
的夹紧并向后挪移。心生死志,不愿如此被人轻薄,那贼人的舌头尚在自己口中
吸吮自己的嫩舌,一鼓作气,直接闭紧牙关用力一咬不肯放口。

  张伦滔正在挑逗嫩芽,玩的不亦乐乎,用中指探入穴口以觉得湿润,已经准
备脱下亵裤插入了,突然自己的舌头被田静嘉死死咬住,自己反复呼喊,却只能
发出呜呜声。

  呼喊无效,张伦滔舌头被咬得生痛,心底大火,直接揪住了嫩芽,狠狠的提
捏。

  田静嘉嫩芽遭受重击只觉得痛疼不堪,差点张嘴求饶,可是想到自己可能面
临的下场,就算是被吸吮的彷佛肺里没有了空气也不肯放口,反而更加用力的咬
住张伦滔的舌头,似乎是打算把舌头直接咬掉。

  张伦滔见状无效一时心急,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发觉手已经摸到了菊穴门口,
这时纵是进攻花穴怕也是无济于事,不如试试菊穴可否解围。还未多想只觉得舌
头的痛疼又增加几分还抓着胸上的大手现在满是青筋,另一只手深入亵裤,对准
菊穴食指狠狠的插入。

  田静嘉本就是忍着嫩芽上的痛疼,拼住了不松口,可这时候突然菊穴受到了
攻击,手指粗暴的插入,她感觉自己的菊花已经出血了,娇嫩的肠肉被指甲刮得
生痛,她何曾受过这种痛疼,一时间屈辱、不甘、恐惧各种负面情绪不断地在田
静嘉心底涌现,在下体极度的痛疼下终于她松开了口,大喊了起来「啊………
…」

  刚松开嘴,「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你他妈的咬,我叫你他妈的
咬……」又是一巴掌,田静嘉睁开满是憎恨的双眼喊道「淫贼,我……」就停下
了,因为她这时才惊讶的发现,那有什么淫贼,刚才那个玩弄她,亵渎她的就是
平日里那个对她温柔体贴的夫君,田静嘉脸上火辣辣的痛着,而整个人从大脑到
身体都停止了动作,她迷茫了,她懵了,以至于菊穴内的搅动都没有让她回神。

  张伦滔扇了田静嘉脸两巴掌,但是火气并没有全消,又听到了那声淫贼,以
为田静嘉在骂自己心里更是不爽,刚才被咬现在又被辱骂,一股怒火从他心底升
起,他动了动舌头感到痛疼,又觉得口中有血腥味,直接将心底的情绪发泄在田
静嘉身上。

  一只大手径直揪起了田静嘉的乳头,并越来越大声的说道「淫贼,你说淫贼,
我是你夫君,看到了吗,啊」手上的力道也随着声音越来越大,另一只手从菊穴
抽出,直接粗鲁的要将田静嘉的亵裤脱下,但是一只手的并不方便,田静嘉又不
配合,愣是没有褪下。

  乳头上的痛疼感将田静嘉拉回了现实,她的心底没有来的及多想,就感觉自
己的乳头像是要被人从奶子上揪下来一样,在痛疼刺激下田静嘉连声道「啊…
…好痛啊……夫君,夫君,嘉儿错了饶了嘉儿吧,啊……「一边哀求着放过,一
边两只手抓住张伦滔揪着自己娇嫩乳头的大手向下压,想要减少痛疼感。

  「嘉儿,不是有意的,只是嘉儿刚醒没看清夫君,以为是、以为是……」

  田静嘉试到张伦滔的手在尝试脱掉自己的亵裤在床上乱动起来,原本身上红
色鸳鸯肚兜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只见一只椒乳因为乳头被擒而被提起,看起来
更加挺拔。身子像是蛇一样在晃动,这导致张伦滔一只手根本没办法脱下亵裤。

  张伦滔听着哭求声,撸了几次没有把亵裤给退下来,火气不由得变大,直接
将田静嘉跪坐在身下固定住着乱晃的娇躯,突然他心里升起了调教,侮辱田静嘉
的想法,他想要田静嘉像母狗一样跪在床上自己退下亵裤,扒开阴户,求着自己
肏她,他想要让田静嘉彻底意识到认错不该只是用嘴道歉,还应该更加诚恳。

  张伦滔停手了,揪着乳头的手没有继续用力,但是也没有放下。他把另一只
手重新放到了田静嘉的菊穴上,并没有插入,反而在上面不停的滑动,轻抚,不
断地刺激着田静嘉的感官,深叹一省开口道「嘉儿,今日父亲外出,母亲感了风
寒,你我本该外出上山礼佛,故昨夜未行房事,今日清晨,我醒后本欲下床洗漱,
可你竟然直接抓住了为夫的阳具,并且反复撸动,为夫本想起身离开,不想耽搁,
奈何你竟于睡梦中说出「我要……,夫君」为夫见嘉儿如此兴致,便决定今日晚
起一会,好生满足嘉儿,哎嘉儿刚才说出那话的时候好是淫荡,真像极了那红袖
楼的站街姑娘「张伦滔开始用拙劣的语言试图扭转真相,并为自己的目的服务,
可是他终究只是刚有这等念头,言语拙劣,不知自己现在的行为在田静嘉看来漏
洞百出。

  田静嘉在张伦滔停止用力之后已经冷静下来,停止了扭动,听到张伦滔的话
语,已是隐约猜到了张伦滔的用意,虽然不清楚自己是否有说出那种话,但是可
以肯定的是,她只是抓到了一个东西,握住了一下而已,田静嘉不想继续遭受来
自乳头的痛疼和菊花的侮辱,但是又不愿让张伦滔得手。

  就在田静嘉脑海中不断地思索的时候,张伦滔已经有一些等不及了,他继续
说到」嘉儿,为夫其实也知道房事的美妙,为夫也是乐在其中,嘉儿你不就是想
要为夫给你止住穴中骚痒,好生伺候你一番吗,没关系的,嘉儿,你沉迷房事并
不可耻,是为夫说的不对,嘉儿多么文静优雅,那庸俗的青楼女子又怎能和嘉儿
相比呢,只要嘉儿说「夫君错了,我方才不该咬夫君舌头,请夫君饶了我,用夫
君的阳具狠狠的肏嘉儿的骚穴吧「为夫就饶了嘉儿这次,怎样?」张伦滔幻想着
待会田静嘉母狗一样的求自己肏弄,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话操之过急,深深的侮
辱了田静嘉。

  田静嘉刚才听到张伦滔的话已经觉得不对了,现在再一听这话,口口声声说
什么放过我,说什么高尚,可这用意却将我当作了那青楼女子不知羞耻扮作狗,
任你玩弄,毫无尊严。呵呵,这就是你的真面目吗,张伦滔,我看错你了。田静
嘉此时已是看透了张伦滔的把戏。

  田静嘉本就因为被张伦滔玩弄醒来,误以为遭到淫贼毒手,可谁知自己一心
想等的那个拯救自己的夫君就是那个,趁自己睡觉偷袭自己,甚至还插入自己菊
花,来侮辱自己的淫贼,不过短短的几分钟,已经让田静嘉的内心遭受了巨大的
打击,心里发生了转变,开始了对自己之前的眼光评价的自我怀疑。

  那个对自己嘘寒问暖,志向高洁,性情温柔的夫君,不过是假的而已,这个
才是真正的他,哎,看认不清啊。

  如果说之前的田静嘉有多么的满意张伦滔,现在就有多么的厌恶。

  「嘉儿,嘉儿,只要你说一边,一边就好,为夫就放过嘉儿这次」张伦滔见
田静嘉久久不说话,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田静嘉的眼角又滑落了一颗泪水,然后一双眼睛充满恨意的盯着张伦滔用略
带抽泣的声音说到」张伦滔,我告诉你,没门不可能,你想听自己去青楼找那些
付了钱什么都干的妓女去说吧,我田静嘉今天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这话的「张伦
滔听言,知晓自己意图被拆穿直接恼羞成怒,恶言道「好啊,你说的,不过今天
你咬了我,别想这么过去「说完就开始用充满侵略性眼神不断地扫视着田静嘉已
经半裸的身体。

  田静嘉看到张伦滔那种看待玩物的眼神,又试到不断轻按自己菊花的手指,
没由的有些发冷,有些犹豫了想要反悔了,但是一想如果自己真的说了那话怕是
日后将面临无穷无尽的屈辱,田静嘉说到「呵呵,张伦滔我就是说了,你还能怎
样,杀了我吗?」

  田静嘉的话直接刺激到了张伦滔,在菊花上试探的中指直接再次插入菊穴。
这次张伦滔清晰的体验到了田静嘉菊穴内的紧致,温暖,只觉得食指被一层又一
层的嫩肉包裹,排挤,越是向里插入越是艰难,像是要把手指挤出来一样,这极
致的感觉张伦滔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田静嘉原本紧绷的神经在那根手指插入之后反而放松了,她清晰的察觉到自
己的菊花里的异物,故作平淡的看了一眼张伦滔轻藐的一笑,嘲讽道到「怎么,
就这「便闭上了双眼一声不吭,仿佛身下的手指并未带来丝毫不适,可是略微紧
皱的柳眉还是暴露了真实的情况。

  张伦滔此时被挑衅,那有什么理智注意这个,他只想狠狠的肏她,她不说那
好,肏服她就行了,张伦滔看着待会就要被他肏到求饶的田静嘉,冷笑道「好啊,
你看着」而后直接抽出手指,手上的指甲刮得田静嘉身子一绷,张伦滔抬起田静
嘉丰盈的臀部,双手一扒便将田静嘉的亵裤直接褪下,口中还不断说着「我让你
看看我的手段,看我今天不用我的大鸡巴把你的骚逼肏烂,我要你下不了床「用
手调整早已充血膨胀的阳具对准穴口就要插入。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