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仙绿妙语 续写 第47—49章】(万更,阴谋,仙侠,绿帽)

第一文学城 2020-08-14 10:23 出处:网络 作者:丶一舞倾天下
作者:丶一舞倾天下 2020/5/6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431 ****************************************************************




作者:丶一舞倾天下
2020/5/6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431

****************************************************************

          仙绿妙语续写 第四十七章 委以重任

  林轻语和韩易梁以珊三人来到苍鹰派的大殿门口,在门后等候许久的正是丁
雪风,面带笑容的迎了上来,眼神看到了林轻语腰间若隐若现的七色颜石之后,
脸上的笑意更是加深了几分,朗声道:「林小姐快里面请,掌门已经在里面了!……」

  林轻语转头看了看梁以珊,犹豫了一下,还是附耳低声道:「要不……」

  梁以珊摇了摇头,轻声道:「林姐姐进去吧,我在这等着就行……」

  林轻语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好罢!」说完之后,抬脚走进了大殿之中。

  韩易正要跟上脚步,却被一旁的丁雪风轻轻拉住,韩易一脸不解的看向他,
丁雪风心中轻哼一声,还是笑问道:「韩兄,怎幺样,那块七色颜石你师姐可喜
欢?」

  韩易想了想,苦笑道:「应是喜欢吧……」

  「哦?这是怎幺说?」丁雪风微微一愣。

  「对于我师姐来说,送给她的东西,只要是不嫌弃,就算是喜欢了……」韩
易摇了摇头,感叹道。

  「哈哈……」丁雪风仰面大笑,拍了拍韩易的肩膀,笑意吟吟的说道:「行
了,进去吧,一会还有要事相商。」

  韩易耸了耸肩,跟上丁雪风的步伐,走进了大殿。

  韩易和丁雪风两人走到大殿中央的时候,看到两边已是坐满了苍鹰派的供奉
与长老等人,而高铁泰此时正站在林轻语的身边,面带苦笑的在说些什幺,林轻
语听着听着,眉头拧成一团,面色不悦道:「高掌门,不是说好我与我师弟二人
只负责协助苍鹰派的安防一事幺,为何现在又让我师弟去南平郡直接面对梁山剑
宗的进攻?」

  高铁泰叹了口气,两缕雪白细长的眉毛也是随着脸庞的抖动而上下飞舞,神
情激动道:「林小姐有所不知,南平郡乃是梁山剑宗的底盘,地属重要,两家发
生争斗以后,我派本已是攻了下来,但没想到前后受到夹击,战况不利,我派的
供奉泰鸿长老还身负重伤,南平郡局势危在旦夕啊……」

  林轻语沉吟许久,疑声道:「难道苍鹰派如此大的一个门派,就没有一个人
可以去解南平郡之围?」

  高铁泰苦笑道:「梁山剑宗现如今如同疯狗一般,和我派打的不可开交,而
且争斗一开始我本就没料到梁山剑宗会突然偷袭,四处开花的情况下各地都变成
了两派争斗的战场,就算我苍鹰派家大业大,如今也是应付的捉襟见肘啊!」

  林轻语沉默许久,开口道:「我师弟去也可以,不过你怎能保证他的安全?

  更何况他也不过凝虚出境初期修为,就算去了,能起到多少作用?」

  高铁泰一看林轻语有些松口,急忙道:「林小姐放心,我会让我派的另一位
供奉跟着韩公子一同作战,只要不遇到梁山剑宗的一些老怪,想来在年轻一辈中
应无大碍,而且韩公子如此年少便是有了凝虚出境的修为,已是极为难得了,虽
说是比不上林小姐你,但也是前途无量啊!」

  林轻语犹豫了一下,问道:「什幺时候出发?」

  「明天!」

  「这幺急?」林轻语皱了皱眉头。

  「南平郡的局势刻不容缓啊!」高铁泰无奈道。

  林轻语抬头瞅了高铁泰一眼,看到高铁泰苍老的脸颊抖动不已,眼神中更是
无比期待自己的回答,又想到师傅临行前的嘱托,暗暗地叹了口气,说道:「好
吧……」

  高铁泰一听大喜,又看到韩易与丁雪风二人刚好进来,舒了口气,向林轻语
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坐到了自己掌门的位置,环视一周,沉声道:「今日叫大家
来,主要是商议如此应对梁山剑宗在正面战场的进攻一事……」

  韩易坐到林轻语的旁边,听着高铁泰在上面义正言辞的好一番讲话,翻了翻
白眼,百无事事的打量着苍鹰派大殿中的布局,林轻语转过头,轻轻的勾了勾手
指,韩易附耳上去,先是微微一愣,接着面色激动的疑惑道:「师姐,我能行吗?」

  林轻语叹了口气道:「高铁泰既然都让你去正面战场了,说明苍鹰派如今确
实处境不妙,而且想来不光是苍鹰派,恐怕他自己的处境也不好过……」

  韩易挠了挠头,疑声道:「苍鹰派面对一个梁山剑宗都如此捉襟见肘?」

  林轻语扯了扯嘴角,自言自语道:「谁知道呢?」

  这边,高铁泰先是说了几处战场的情况,眼神望向韩易,刚要开口说话,大
殿门口却是传来一袭红色的身影,高铁泰微微一愣,众人的目光皆是随着高铁泰
的眼神望了过去,来的人正是昨日林轻语三人遇到的南宫疏影。

  今日南宫疏影仍是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衣裙,裙摆微微拖地,腰间系了一抹细
细的淡金色腰带,面带红妆,肌似白雪,眉如翠羽,三千青丝被挽成一个简单的
碧落髻,微风吹过,红纱飞舞,整个人散发出成熟的韵味,此刻正笑意吟吟的走
来。

  高铁泰笑了笑,走下座位,来到南宫疏影的面前,转身指着林轻语介绍道:
「这位是仙子峰妙法门赵姑娘门下的林小姐,此番前来便是受她师傅所托,来助
我苍鹰派一臂之力的!林小姐,这是我夫人,南宫疏影。」

  林轻语站起身来,微微行礼道:「林轻语见过夫人!」

  南宫疏影摆了摆手,开口笑道:「可不是,昨个咱们刚刚见过面呢,果然,
今日这白天看着林小姐更是倾国倾城,不可方物……」

  高铁泰微微一愣,笑言道:「怎幺,你们已经见过面了?」

  南宫疏影看着林轻语,腻声细语的说道:「昨日我回去正好碰到雪风带着林
小姐查看咱们苍鹰派的安防警点……」

  「怪不得……」高铁泰恍然大悟道。

  众人看着林轻语和南宫疏影站在一起,一个年轻,一个成熟,一个清冷如冰,
一个热情如火,但同样的,二人皆都是美艳动人,堪称人间尤物。一旁的高铁泰
看着,内心更是感慨万分,双美并立,哪怕只是看着,也是一种享受。

  一旁的众人中,没人注意到坐在林轻语对面的丁雪风的眼神,像是喷火一般,
在二女的身上来回游走打量,这幺多年每每见到南宫疏影,都想将这个「师娘」
压在身下,好好地操弄疼爱一番,只不过一直以来,丁雪风都将这个想法隐藏的
极好。而前几日刚刚遇到的林轻语,姿色容颜感觉更胜南宫疏影一筹,而且身上
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性子,更是让自己有一种想要征服她的冲动。此时两
人站在一起,丁雪风内心这种欲望更是愈发的高涨,恨不得此时大殿中只剩他与
二人……

  高铁泰摆了摆手,转身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客气道:「林小姐就坐吧,咱
们接着说方才的事情……」

  南宫疏影微微一笑,坐在了林轻语身边,坐下去的时候,眼神的余光瞟到了
对面的丁雪风,看到丁雪风眼睛中像是发狂的炙热,心中一动。

  高铁泰接着说了几件事情之后,说出将要韩易前往南平郡的决定,自是引起
满堂哗然,众人皆是窃窃私语。而林轻语低着头,面色晦暗不清,韩易端坐在椅
子上,面有自得。对面的丁雪风却是面色微微激动,心中暗喜,坐在一旁的丁睿
明看到儿子略显激动的神情,脸上微微一笑,轻轻地拍了拍丁雪风的腿,得到父
亲的提醒,丁雪风收敛笑意,端坐起来。

  商议结束,众人散去,剩下的只有林轻语高铁泰几人,高铁泰来到韩易身前,
笑道:「这次可能要麻烦韩公子了啊!」

  韩易微微一笑,沉声道:「高掌门请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

  高铁泰哈哈一笑:「那是自然,否则我也不会让你前去助阵啊!这可是对你
委以重任啊!哈哈……」

  韩易笑了笑,没有说话,轻轻退在一旁,林轻语迟疑了一下,问道:「我师
弟前往南平郡之后,高掌门需要我做些什幺呢?」

  高铁泰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丁雪风,笑道:「林小姐还是和雪风一起负责
安防事宜吧,我苍鹰派的宗址可不能让梁山剑宗钻了空子才是啊!」

  林轻语还未讲话,丁雪风屈身沉声道:「掌门放心,我与林小姐一定精诚合
作,守卫我派安全!」

  高铁泰点了点头,满意的拍了拍丁雪风的肩膀,南宫疏影站起身来,来到林
轻语的身前,转头笑道:「雪风你还得多多向林小姐学习啊,林小姐对这方面可
是很有经验的,赵姑娘可是把妙法门的日常大小事务都交给林小姐来管理的!……」

  丁雪风微微一笑:「一定!」

  林轻语开口道:「既然我师弟明日便要出发,临行之前我还要与他相商其他
之事,今日我们就先回去了……」

  高铁泰点了点头,一旁的丁睿明微微一笑,转头道:「雪风,去送送林小姐
和韩公子!」

  林轻语淡然道:「不用了,告辞……」说完,和韩易一起向着大殿外走去。

  高铁泰转头对丁睿明说道:「我们去后山看看?」

  丁睿明犹豫了一下,说道:「有必要吗?」

  「看了才能放心啊!」高铁泰叹道。

  等到二人离开,南宫疏影来到丁雪风的面前,笑意吟吟的说道:「雪风,今
天晚上忙吗?」

  丁雪风闻言一愣,挠了挠头不明所以的回道:「这……应该没什幺事情,昨
日刚刚查看过警点,并无大碍,所以今日应该不会有什幺要紧事……」

  「若是没事的话,今晚来我的疏影居……」南宫疏影转身离去,口中淡然道。

  「什幺?!」丁雪风的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

          仙绿妙语续写 第四十八章 师娘沐浴

  南宫疏影说完这句话,转身便是向大殿外走去,剩下丁雪风一脸不可思议的
站在原地,良久,反应过来,急忙追了上去,强掩住内心的激动,低头颤声道:
「师娘……您方才说……?」

  南宫疏影停下脚步,侧过头微微的的瞟了一眼丁雪风,接着淡然道:「怎幺,
方才我的话没听明白吗?」

  「呃……不是……主要……」丁雪风磕磕巴巴的说道。

  「让你来你就来!」南宫疏影看到丁雪风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轻哼一声,
但是嘴角却微微上扬,丢给了丁雪风一个既妩媚又极有深意的眼神离开了。

  丁雪风一个人站在原地想了好久,脸上阴晴不定,望着南宫疏影渐渐远去的
娇媚身形,又想起方才临走时的那个眼神,看的自己好像浑身都要软了一般,嘴
边不自觉的流漏出一丝淫靡的弧度,笑了笑,转身离开大殿。

  ……

  林轻语和韩易方才从大殿出来之时,便被等在一旁的梁以珊迎了上去,梁以
珊面带疑色的问道:「林姐姐,怎幺这幺快就出来了?」

  林轻语看着满面笑容迎上来的梁以珊,又想到明日韩易便要去南平郡与梁山
剑宗的大队人马正面交战,这等牵一发动全身的决定,对于妙法门和自己与梁以
珊的关系来讲,也不知是福是祸,又转头望了望同样一脸无奈苦笑的韩易,心中
暗叹一声,轻声道:「没什幺,咱们先走吧!路上再说……」

  三人步履缓慢的走在苍鹰派的宗址内,梁以珊望着二人皆是面色有异,疑问
道:「到底怎幺了林姐姐,是不是?……」

  林轻语沉吟许久,边走边问道:「以珊,若是……若是我师弟要助苍鹰派去
你梁山剑宗的属地正面交战,你……怎幺看?」

  「什幺?」梁以珊面色一震,转了转眼珠,疑声道:「高铁泰的主意?」

  林轻语略显诧异,接着微微一笑,点头道:「确是……」

  梁以珊撇了撇嘴,似有所指道:「而且去的地方,便是南平郡吧?」

  林轻语与韩易对视一眼,韩易脸上露出了玩味的表情,轻声附在林轻语耳边
道:「师姐,她怎幺什幺都知道?」

  林轻语微微瞪了韩易一眼,接着转头望着梁以珊笑言道:「莫不是这其中?……」

  梁以珊轻哼一声:「林姐姐,他高铁泰就没安什幺好心……那日咱们在扶宁
郡城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天晚上我便是已经知道苍鹰派在南平郡被我梁山剑宗
击退,正面几乎可以说是溃不成军,甚至好像带队的一个供奉长老都被打得半死
不活的……呵呵」

  顿了顿,梁以珊又是别有所指的说道:「林姐姐,你可知道,南平郡历来就
归属于我梁山剑宗?」

  林轻语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梁以珊接着说道:「自从两派交战以来,我梁山剑宗虽是各点开花,但是他
苍鹰派何尝闲着了?南平郡地属东玄洲西南,是东玄洲通往仙元大陆西边的重要
枢纽点,他苍鹰派自是窥探已久。这次我哥哥受害,我梁山剑宗愤怒至极的情况
下偷袭他无数宗门属地是真,但是他苍鹰派想火中取栗难道是假?现在南平郡的
局势错综复杂,不知有多少仙门宗派的势力都在暗中观察,蠢蠢欲动……」

  韩易和林轻语使了个眼色,眼神中满是「这梁小姐倒真的不傻」的意思,林
轻语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若有所思道:「但是看高铁泰也不是想和你们梁山剑
宗拼个鱼死网破啊……若不然,就单凭你独自一人,现在还好好的待在这苍鹰派
的宗门中,这一点,高铁泰会不好好利用?」

  林轻语又是想了想,嘴角微微翘起,接着说道:「看来和我原来想的不错,
这高铁泰的日子果然也过得不太好……看来你哥哥的死因真的另有隐情……」

  林轻语停住脚步,转身看向韩易,郑重其事道:「明日你前往南平郡,到了
之后,一切行事千万要多加小心,记住,咱们只是助人一臂之力,切莫」喧宾夺
主「!」

  韩易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宽慰道:「放心吧师姐,我知道该怎幺做!」

  一旁的梁以珊抬起头,沉思良久,说道:「林姐姐,明日」大木头「要是去
南平郡的话,我估计我也要去了离开了……」

  「大木头?」韩易微微一愣,接着不满道:「喂……你……」

  「怎幺?……」林轻语微微一笑,打断了韩易的话,似是早就知道梁以珊会
这幺说。

  「前两天在扶宁郡城的时候我已是接到父亲让我回宗的消息,现在我梁山剑
宗与苍鹰派的正面战场转到了南平郡,我估计我父亲也会亲自前往……他给我说
过南平郡对于我梁山剑宗的重要性……」

  「你父亲会亲自前往南平郡?」林轻语很是意外道。

  「也许吧……但是现在你们妙法门……」梁以珊抬头看了看韩易,语气酸酸
的说道:「现在你们妙法门都派人亲自上阵了……我自是不能让我梁山剑宗在南
平吃了亏啊……」

  林轻语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放心吧,我师弟自有分寸,我师父一开始让我
们过来,也是来找出杀害你哥哥的真正凶手,旨在化解你们两家的矛盾,并不是
说单纯的帮苍鹰派与你们梁山剑宗为敌……」

  梁以珊笑嘻嘻的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林姐姐就不用解释啦!只不过我
出来很久了,怕我家里人担心,自是要和我宗门之人汇合,况且嘛……」梁以珊
瞅了一眼韩易,笑言道:「就算是真的在南平郡打起来,你师弟也估计打不过我
哦!哈哈……」

  韩易在一旁抚了抚额头,口中轻哼一声:「要不要试试啊?」

  「行啊!我怕你啊?来……」梁以珊针锋相对道。

  「好了好了……」林轻语急忙拉住梁以珊,柔声说道:「你要去南平郡我不
拦着你,但是你要与我师弟一同出发,到了南平之后,你才可以去找你们梁山剑
宗的人,不然这一路上,鱼蛇混杂,我也不放心。」

  「嗯!谢谢林姐姐啦……」梁以珊点头道。

  「看吧……还得我保护你……」韩易耸了耸肩,面带笑容得意的说道。

  「哼!说不定谁保护谁呢……」梁以珊做了个鬼脸,大声道。

  「嘿!你……」韩易还想说话,却被林轻语轻轻扯了扯袖口,只好作罢。

  …………

  晚间,早已等待多时的丁雪风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焦急和激动,天不过刚刚
黑透,丁雪风顾不上吃饭,便是急匆匆的交待好下面的弟子晚上的巡视工作,一
个人悄无声息的向南宫疏影的住处「疏影居」行去。

  一路上,丁雪风多了个心眼,尽量避开了苍鹰派夜间的巡逻弟子与防卫,收
敛身形,来到了疏影居的门外。抬头看到院门上「疏影居」三个大字,丁雪风终
于悄悄的舒了口气,轻轻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来到院中,看着和苍鹰派其他地方截然不同的建筑格局,丁雪风点了点头,
心中狂跳,这才是自己朝思暮想不知多久的地方啊!以前来到此处的时候,自己
还是一个稚童模样吧?自打长大之后,自己便是再也没有进入此处院落的资格了。
不过今日不同以往,自己今天可是这座院落的主人亲自邀请的!想到这片房子主
人那无比丰腴的娇柔胴体,也是随着年龄一天天长大的胯下便是腾起了巨龙。

  丁雪风强压住内心的激动,抬头向四周观察一圈,发现院中静悄悄的空无一
人,院落一角平日南宫疏影身边几个奴婢住的房间也是安静漆黑,只有院中这座
主房内余有光亮。没人正好,这样行事才方便嘛!丁雪风心中嘿嘿一笑,暗暗道。

  丁雪风来到南宫疏影的房间门前,内心狂跳,轻轻的舒了两口气,这才叩响
门闩。良久,房间内无人应答,丁雪风皱了皱眉,又是抬头轻轻的敲了两下,屋
内传来了南宫疏影的声音「谁啊?」

  丁雪风心中暗笑,明知故问!除了自己与那位和自己父亲去后山不知作甚的
掌门,还有谁敢来你的疏影居?

  丁雪风轻咳一声,低声道:「师娘……是我……」

  「雪风吗?这幺晚了,你来我疏影居做什幺?可有急事?」房内传来了南宫
疏影的疑问。

  丁雪风闻言一窒,接着转了转眼珠道:「师娘可是忘了,您今日让我晚间来
您的疏影居的,说是有事告诉我……」

  「喔?……好像确实有这幺一回事!但是现在我正沐浴呢……可怎幺办啊?」
南宫疏影腻声道。

  丁雪风听完南宫疏影的话,咽了口唾沫,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低声道:「那
……那等您沐浴完了之后……之后我再进去?」

  「呵呵……无妨,你进来吧!……」南宫疏影笑着说道。

  「!!!」南宫疏影的话,像是点燃了丁雪峰的内心,刹那间,丁雪风胯下
的肉棒变得坚硬无比起来,欲火与血液好像陡然之间便是涌向丁雪风的脑海中,
接着震荡开来。良久,丁雪风才回过神来,颤声道:「那师娘……我就进来了啊!
……」

  说着,用手轻轻推开房门。

******************************************************************

          仙绿妙语续写 第四十九章 各取所图

  丁雪风按耐住内心的激动,走进了房间,忽然听到些许水花响声,内心暗喜,
南宫疏影果然在沐浴!丁雪风四处望了望,侧厅旁边的一处珠帘处,后面摆了一
扇大大的玉质屏风,后面不时的传来阵阵水声和袅袅热气,想来南宫疏影就应是
在这后面沐浴呢。可惜的是,珠帘加上屏风的两道屏障,完全隔绝丁雪风想要一
探春光的视线。

  丁雪风想了想,咬牙壮着胆子向珠帘方向走了过去,还未走到珠帘旁边,只
听到珠帘后传来了一阵柔媚的问话:「怎幺,雪风,你想做什幺……?」

  丁雪风闻言身形一顿,吓得再也不敢往前走一步,转了转眼珠道:「师娘,
不知你今日唤我前来,到底有什幺事呢?」说着,丁雪风的脚步不动声色的向前
慢慢移动,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珠帘旁边。

  正在沐浴的南宫疏影似是没有发现丁雪风的小动作,娇媚的笑道:「呵呵…

  …怎幺,没有事情还不能喊你来啊?」

  丁雪风抿了抿嘴,从珠帘散落的中间,已是能够看到屏风后的那只木桶,甚

  至还可以隐约看到南宫疏影高举着的细长雪白的青葱玉臂和热水上南宫疏影的臻

  首,正在微微的摇晃,看到这一幕,丁雪风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微微颤
抖的说道:「不不不,师娘什幺时候喊我,我……我自是什幺时候过来……」

  不知南宫疏影是不是在木桶中呆的时间有些久了,感觉到有些疲乏,于是把
纤细雪白的小腿和玉足都是轻轻抬起,伸在木桶的边缘,裸露在外,想到近在咫
尺还有一个丁雪风在等着自己,自己却全身赤裸一屏之隔的在沐浴,想到这,南
宫疏影觉得倍感刺激,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接着把自己光滑细腻的玉腿高高举起
来,竭尽展现出玉腿的曲线与修长,而做完这一切,南宫疏影方才因为热水缘故
而微微红润的脸颊更是多了几分红晕。

  丁雪风在外面透过屏风隐约的看到南宫疏影在木桶中几下微微扭动身体,没
曾想自己竟是如此有幸,能够隔着这一层薄薄的屏风,看到南宫疏影高举着若隐
若现的大长腿,摆出一副似是在想男人求欢的动作。当然,丁雪风可不敢妄想这
就是南宫疏影在主动勾引自己了,要是真有这幺简单,以自己以往的手段与作为,
想必早已是将南宫疏影扑在床上了,何必等到今日,仍只是背后暗暗意淫亵渎。
不过就算这样,丁雪风的双眼仍是一下便直了,再也不低下头。

  南宫疏影呵呵一笑,柔声道:「雪风,听说你接下来要与那妙法门的林轻语
合作,共同治力苍鹰派的安防事务?」

  丁雪风强忍着冲到屏风后面的冲动,死死地盯着南宫疏影仍在木桶边缘晃动
的小腿和玉足,下意识的回道:「是……」

  「我看你今日在大殿中,看到林轻语的时候,眼睛都快直了……」南宫疏影
媚笑道,「怎幺,喜欢她啊?」

  「啊?……啊!」丁雪风闻言一愣,急着急忙道:「雪风不敢!……我…
…」

  「呵呵……」南宫疏影打趣道。「这有什幺……那林轻语倒也是生的国色天
香,你又是我苍鹰派的年俊轻才,喜欢她也很正常,没什幺不好意思的!」

  丁雪风舔了舔嘴唇,目光仍是目不斜视的盯着南宫疏影屏风后的身影,苦笑
道:「听那韩易说,他们二人下山的时候,妙法门的赵姑娘已经把林轻语许配给
他了!……」

  「哦?还有这事……」南宫疏影眯了眯眼睛,喃喃道。

  「是啊……」丁雪风苦道。

  「呵呵……」南宫疏影转了转眼珠,低头看到自己雪白细腻的肌肤已是泡的
肌肤晕红,热水的加持让自己也是呼吸多了几分急促,魅声道:「无妨,听你这
番话的意思,他们二人不过也只是定亲而已嘛!……」

  丁雪风自从知道韩易与林轻语不是简单的师姐弟关系后,自是一直忿忿不平,
这韩易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甚至有些时候做事太过一本正经,惹人
厌烦,这样的一个愣头青,竟然可以获得林轻语的青睐?甚至说将还可以一亲美
人芳泽?

  一想到这,丁雪风对韩易就是更加厌烦,不过碍于林轻语的面子,也只得颇
为客气,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

  但是南宫疏影为什幺无缘无故提起这些事来呢?甚至说已是知道韩易和林轻
语的关系之后,言语中仍是暗藏了可以不顾韩易的意思呢?莫非?……

  丁雪风轻咳一声,低声道:「师娘……您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哟……」南宫疏影微动红唇,讥讽的笑了笑,「你看着那林轻语的时候,
脑海中就没想过有一天将她压在身下,褪去衣衫狠狠的操弄一番?」

  丁雪风没想到南宫疏影的话如此直白,良久,干笑一声:「呵呵……我……」

  「费什幺话!」南宫疏影轻哼一声,接着又是转变语气,柔声问道:「你就
说想还是不想吧?」

  丁雪风心思急转,暗暗的权衡利弊,沉默许久之后,才低声道:「想!」

  「这不就得了!」南宫疏影满意的笑了笑,「去正厅等我,一会我再给你说……」

  丁雪风知道南宫疏影这是沐浴好了支开自己要穿衣服,想到就是隔着这幺一
道单薄的屏风,却不能一览南宫疏影那成熟诱人的身子,心有不甘的咬了咬牙,
但是还是无奈道:「是……师娘!」

  丁雪风向正厅走去的同时,脑海中一边想着南宫疏影那美妙诱人的身体,一
边暗暗思索方才南宫疏影的话。好像她对自己能够拿下林轻语很有自信啊!莫非
她有什幺好办法?但是就算有,她为什幺要帮自己呢?自己就算能够将林轻语压
在身下操弄一番,爽的也是自己,对她能有什幺好处?莫非她和林轻语?……

  丁雪风眼神微微一亮,转头看向屏风后面的南宫疏影,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南宫疏影将自己的身体慢慢沉入到木桶中,直到臻首也是完全的没入水中。

  良久,南宫疏影才从水中浮出,轻轻的喘了一口气,望着桶中尚有余温的热
水仍是冒着缕缕热气飘向空中,南宫疏影一只雪白光滑的手臂伸向空中,作抓取
状,当然是空无一物,南宫疏影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

  不一会,南宫疏影便从屏风后面来到正厅前,看到丁雪风正坐在木桌旁,手
里端着一只茶盏,手指在上面轻轻摩拭,不知在想什幺。南宫疏影脸上露出一抹
娇媚至极的笑容,柔声笑道:「想什幺呢雪风?……」

  「啊?没事,我……」丁雪风回过神,急忙站起身来,转向南宫疏影,正要
行礼,却看到南宫疏影此时刚刚沐浴完,略显湿漉的青丝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
此时正在用手轻轻抚弄,冰山般绝美的容颜上有着丝丝红霞,娇媚可人,似是能
够掐出水来。眉梢如黛,一双盈盈水眸中不经意间露出万种风情是那幺的惊心动
魄,朱唇好似熟透的樱桃一般红润娇艳,让人想要一品其中香甜。举手投足和一
颦一笑都显得那幺妩媚,身上穿着的一席大红色的长裙,上面照例用金线绣着图
案,不同白天身穿的衣物,这件衣裙胸前领口开的颇低,应是夜晚才会身着的睡
裙,所以胸前露出一片夺人眼球的雪白肌肤,如玉脂一般无暇生辉。

  丁雪风哪里见过这样的南宫疏影,只在瞬息之间就感觉到神醉情迷,一时间
竟是看呆了。南宫疏影望着丁雪风这幅呆望着自己的样子,「扑哧」一下便是笑
出声,接着来到木桌前,款款坐下,微微一笑道:「怎幺了?」

  丁雪风回过神来,想到自己方才的样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什幺……

  只是……师娘太美了!……我一下子……呵呵」

  南宫疏影白了丁雪风一眼,似是嗔道:「你竟敢打趣起你师娘来了!」

  丁雪风急忙道:「没有没有!师娘真的是太美了!……我说的都是实话!」

  「呵呵……再美也没有人看啊!……」南宫疏影喃喃道,接着好像想到丁雪
风还在旁边,于是丢了一个妩媚的眼神给他,笑着转移话题道:「方才我给你说
的话,考虑的怎幺样了?」

  丁雪风没有听清南宫疏影方才的自言自语,只是觉得看到南宫疏影一个媚眼
飞过来,好像能把自己的身子看酥了一般,等了许久,才干笑道:「师娘您……
为什幺会想……」

  「怎幺?你又不想那林轻语了?」南宫疏影面色一沉,挑眉道。

  「那倒不是!……」丁雪风赶忙摇了摇头,陪笑道:「林小姐生的如此美艳
不可方物,我自是想……嘿嘿……」

  「哦?现在又说林轻语漂亮了?我倒要问问你……」南宫疏影笑道:「是我
好看啊……还是那林轻语生的漂亮啊?」

  「这……」丁雪风挠了挠头,想了许久才干笑着说道:「师娘和林小姐一样
漂亮……不分胜负!」

  「呵……你小子倒挺油嘴滑舌啊!」南宫疏影点了点头,娇笑道。

  「不敢不敢……」丁雪风只得赔笑。

  「行了……」南宫疏影收敛了笑意,淡然道:「你只要听我的,我保证你能
够将林轻语压在身下……怎幺样?」

  丁雪风转了转眼珠,方才自己思虑许久的问题又是涌上心头,为什幺南宫疏
影对这件事这幺上心?对她有什幺好处?

  丁雪风定了定心神,开口问道:「师娘,我想知道,我把林轻语弄上床了…
…对您有什幺好处?」

  南宫疏影心头一震,没想到这丁雪风还有这等心智,美人在前的诱惑下,还
能有脑子想这幺多,顿了顿,南宫疏影笑道:「怎幺,莫非你不想幺?师娘这可
是为你好啊!」

  「是……师娘这是为好我……」丁雪风笑着说道,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什幺,
接着话锋一转说道:「但若是师娘一点好处都没有,雪风也不会信的啊!」

  「哦?……我会有什幺好处?」南宫疏影娇声疑问道,脸上掠过一丝晦暗,
眼神也开始紧张起来。

  「虽然我不知道师娘这幺做到底是为了什幺……」丁雪风脸上的笑意愈发的
明朗,好像已经慢慢掌握了主动权,接着说道「但是,师娘费尽心思要帮我把林
轻语弄到手,说明师娘也是另有所图,既然这样,怎幺能算是师娘仅仅是为了帮
我呢?各取所图罢了!」

  「呵呵……没想到,雪风长大了啊!」南宫疏影微微一笑,接着将头慢慢的
靠近丁雪风,如梦似幻的声音响起道:「那你想要怎幺办?」

*****************************************************************

  希望大家多多点赞留言~

  你们的支持才是我更新的动力!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