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玫瑰圣骑士仙璃录同人姬琼华】(1)

第一文学城 2020-08-14 10:23 出处:网络 作者:chenjie14
作者:chenjie14 2020年5月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1091 ****************************************************************




作者:chenjie14
2020年5月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1091

****************************************************************

  撒花,玫瑰是我非常喜欢的女作者之一,新书仙璃录也着实精彩,而其中,
姬琼华更是无数网友最期待的角色之一,当然,这角色也是我的最爱。不过,玫
瑰新书的篇幅和设定是比较庞大的,性急的我,便决定自己开动,先写个手枪版
的姬琼华,征得玫瑰同意,便将此文发了出来。

****************************************************************

             上接仙璃录第11章

  要说这中土和北狄的这场大战,自然是双方各出奇招,打得是不亦乐乎。而
北狄圣女被擒,这对于战局,那更是有着莫大的影响。

  而这日,双方的阵前叫战,那更是这场大战的关键点,双方主将的叫阵,也
格外精彩。

  其中,因为圣女被擒,北狄人的漆黑大阵自然率先发了难,一阵大笑传来,
接着一名身穿黑衣坦露胸口的修士飞了出来。那人生得一身粗肉,一张泛着黑气
的粗犷脸上一字黑眉,浓密的连毛胡子啦啦擦擦仿佛多日未成修剪。

  「哈哈哈~,中土小儿们。今日又给你拓跋爷爷送来俊男靓女啦?一百年前
我拓跋黑石就见过这个阵状,这大阵的确漂亮后来不也是被我族击溃,留下无数
俘虏受苦。今日又来讨死吗?」

  那个叫拓跋黑石的修士大声说道。

  「此人是金狼宗新的宗主,名叫拓跋黑石,是原来被师尊斩杀拓跋黑木的弟
弟,也有元婴后期修为,而且还颇为年轻。」

  木玫仙子林远香见到那黑衣粗豪大汉皱起眉头说道,显然是心中对此类男子
厌恶至极。

  「哦,对了!中土大阵里那个叫欧阳衍的。你不是要归顺我北狄拓跋部吗?

  你妻子紫媚都替你答应了,你若投降便让紫媚少受些罪,以后最多一日伺候
五个男人,你看可好,哈哈哈!」

  拓跋黑石大声的嘲弄着。说罢,拓跋黑石一招手,在黑雾中缓缓飞来一个两
人高的笼子,黑色的笼柱与笼内白花花的肉体对比鲜明。

  对于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来说,能看到十里外的铜钱方孔都不稀奇,可况是那
幺大的笼子了。莫漓和林远香定睛一瞧都羞红了俏脸。

  只见那笼子内,一女子赤身裸体,双手戴着手铐高高吊起,一双赤足戴着镣
铐向两次拉开引得修长美腿无法并拢,蛮腰处也被链子捆着,双乳穿着乳环,乳
环上挂着破烂的粗铁铃铛,女子只能保持哈腰撅起美臀露出阴户的状态。

  让莫漓恶心的是女子身后一头一人多高的巨野猪,公巨猪的前蹄被铁链高悬
在女子的香肩上,巨猪的阴茎已经插入女子的阴道,正在缓慢的抽插着,每次插
入拔出时都带出滴滴答答的淫水,那巨公猪獠牙外漏猪鼻昂扬仿佛在炫耀着自己
征服了那下贱的女子。

  「啊,不要看我,不啊~,欧阳衍救我呀!」

  女子突然间暴漏在两个大阵中,见到如此多双眼睛盯着自己,连忙挣扎起来,
带着浑身捆绑的镣铐铁链都哗啦啦的响动起来。女子见挣扎无效也无法摆脱背后
的巨猪,又想捂住俏脸,可惜双手被吊起也不能如愿。于是女子只能羞的梨花带
雨,哭喊着呼叫欧阳衍。

  「这紫媚昨日自报奋勇,想在阵前规劝丈夫投降。于是她主动要求被这巨猪
妖奸淫以感动弃她而去的男人。不过这损主意可不是我光明磊落的拓跋部想出来
的呦!」

  那黑衣粗豪大汉拓跋黑石玩味的看了看笼中紫媚与巨猪妖媾和的媚态,然后
戏虐的说道。

  「你这狂徒,待我斩了你!」

  盘膝打坐的欧阳衍须发飘起,显然动起了真怒,起身就要拔剑冲出大阵。

  「欧阳贤弟且慢。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

  欧阳衍身旁站起一老者伸手拦住了他。那老者身穿一件月白色绫锦衣,腰间
绑着一根苍紫色云纹金缕带,一头灰发发髻上戴着玉冠,留着整洁的三寸灰色胡
须,眼眸严峻,体型挺拔,给人以尊尊长者之风。说话的老者正是中土姬家家主
姬正卿。

  「北狄蛮夷,风化全无。想以此淫秽之女扰乱我欧阳贤弟的道心?真是痴心
妄想。」

  姬正卿蔑视的对着拓跋黑石说道。

  「姬正卿你这老家伙还没坐化啊?嘿嘿,这笼中女子便是那欧阳衍的结发妻
子紫媚,而那和她媾和的巨猪是克烈部的妖兽,凡与此猪媾和后的女子无论修为
必然生崽。

  我劝欧阳衍还是早些决定,否则再犹豫一会猪精射入你妻子的骚屄里,几月
后你妻子生得一群猪妖,岂不是要叫你欧阳衍假父?」

  拓跋黑石冷笑的说道。

  「你这蛮夷,太小瞧我欧阳贤弟了。难道你们不想换回妖女纳兰燕了吗?」

  姬正卿肃然问道。

  「老家伙,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说罢拓跋黑石一摆手,几个壮汉冲进那笼中抽出鞭子狠狠抽打紫媚和那公猪,
打得紫媚双乳摇摆乳铃乱响浪叫连连,公猪也不停的扭动嚎叫,不过公猪抽插的
速度明显变慢了。虽然吃痛不过那巨公猪依然锲而不舍的抽插着紫媚的肉穴,不
过在交欢中的巨痛会让这巨猪射精变慢。

  「换回纳兰燕本王自在必得,不过也要有个彩头。」

  拓跋黑石扭头看了看能正在调息的青瑶艳孔雀,显然那神鸟并未完全恢复,
失去了圣女纳兰燕的照顾孔雀恢复变得缓慢了。于是拓跋黑石便拖延的说道。

  「圣女被擒,你北狄八部灭亡在即,还要耍什幺花样?」

  姬正卿代表了中土修士质问道。

  「听闻你姬家有个后起之秀,叫什幺姬琼华的,修炼百年就金丹大成。号称
什幺金丹以下第一人?」

  拓跋黑石摸了摸鼻子好奇而不服的问道。

  「我不敢自诩琼华是中土金丹第一人,但你们北狄人却不是她的对手。」

  姬正卿捋了捋灰色的胡须自信的说道。

  「好!好!好!那我便让我北狄的金丹第一人会一会你们的姬琼华!」

  拓跋黑石连说了三个好,然后自在必得的再次挥了挥手说道。

  一个石柱缓慢飞来,石柱上连着八根铁链,铁链下方或跪或卧或蹲着八名金
丹修为女子,女子也都一丝不挂,每名女子都乳头都明显的被乳环拉长,深红的
阴唇外翻犹如小孩的手掌,更让中土修士生气的是每名女子的美臀上都烙印着四
个字:「金狼性奴」,而那由小手指粗细的铁链都深入到女子的肉穴内链接耻骨,
将她们束缚在石柱旁不能离开。

  「这彩头便是我金狼宗的八条看门犬,她们都是你们中土姬姓的女修士,自
愿到我宗门下为母狗。若是你们的姬琼华胜了这八条母狗便与那紫媚贱妇一同还
给你们,若是那姬琼华败了,便在她的屁股上也烙印上金狼性奴。她若不干,我
便将你们姬家的八条母狗抽魂炼魄!」

  黑衣大汉拓跋黑石残忍的说道。这八名同时金丹期的姬姓女修当然不是自愿
到金狼宗为奴的,她们都是在战斗中被北狄人掠走的。

  「还废什幺话,快派个北狄人送死吧。」

  五行八卦阵中一声娇喝,姬琼华依然身穿红色菱纹花素衫,犹如一朵红云飘
向黑白大阵的空场处。只见她头绾凌云髻,脚踏紫色鹿皮靴,一缕红纱遮住鼻口,
只露出一双夺人魂魄的桃花眼。这半羞遮面的神秘样子,让大阵两边的男子都粗
重的喘了一口气。

  莫漓见到姬琼华在阵中空场立定,犹如一柄红色的利剑遥指北狄人的大阵。

  此时在漆黑的北狄大阵中,歪歪扭扭的飞上一个黑衣修士。那黑衣修士面色
惨白,黑色布衣仿佛许久未换过,上面全是线头和补丁,袖子和裤腿都用麻绳紧
紧的勒住。不过给人印象最深的是,那男子身上盘着一条大腿粗细的蜈蚣,蜈蚣
的头就在男子头颅旁边不停摆动,蜈蚣触须乱动巨颚张合,近千条虫爪在男子身
上舞动着。

  「在下拓跋虫,见过姬琼华仙子。仙子本领高强,不会介意我带着一条蜈蚣
吧。」

  这个叫拓跋虫的黑衣男子飞到姬琼华十丈处立定,彬彬有理的抱拳施礼说道。

  「道友不必多言,开始吧!」

  姬琼华双手一震,两柄由不灭五行气组成的短刃凭空凝成,泛着五色的光华。

  「那就得罪啦!」拓跋虫身躯一晃,以一个人体很难做到的倒立奇怪姿势向
姬琼华右侧切去。

  作为金丹修士本应使用灵宝对拼,不过无论是姬琼华还是拓跋虫都未拿出灵
宝斗法,而是上来就近身肉搏。

  因为双方都知道能上阵对峙的人绝不可能是普通的金丹修士,所以不能用常
规的手法对战,而近身肉搏往往是修士自从筑基后便很少使用的方法,但是近身
肉搏又是最能体现双方战斗意志的方式。

  姬琼华双眼微眯,手中双刃舞动如飞,形成一道密集的刃网向拓跋虫袭去。

  拓跋虫双手一张无数乳白色的粘丝喷出向那刃网接去,而双腿扭曲脚尖生出
巨峰尾刺向姬琼华面门踢去。

  那白色的粘丝碰到姬琼华的不灭五行气便被融化,粘在凝成的短刃上发出阵
阵白烟,显然这些粘丝有着强烈的腐蚀性。而姬琼华注意的却是拓跋虫踢出的一
脚,那一脚不似人腿踢出的形态,更像是一条软鞭抽来。

  「砰砰砰!」姬琼华抬起右腿,美足上的不灭五行气迅速凝成五色护盾,挡
住了拓跋虫的一脚,但姬琼华也被那一脚的巨力踢飞了出去。而姬琼华的短刃上
腐气缭绕,五色短刃闪烁几下消失不见。一个回合过去两人再次分开,互相观望
都有了些敬佩之色。

  「不灭五行气果然厉害。若是寻常修士碰到我的白丝早已神魂受损,你却没
事。」拓跋虫淡然的说道。

  「你的功法好生奇怪。」姬琼华微笑着说道,未知的功法让她心中的战意飙
升。

  这次姬琼华的不灭五行气凝成了一剑一盾,姬琼华一玉手持盾在前,另一玉
手握剑在后向拓跋虫再次冲去。

  拓跋虫身形一扭,一只手握住了身上盘着的蜈蚣,再一甩动,那蜈蚣喷出无
数小蜈蚣向姬琼华射去。

  姬琼华将不灭五行气运转到极致,凝成的小圆盾突然光华四射,将那漫天飞
舞的小蜈蚣挡在盾外。呲呲声不断,显然是不灭五行气将小蜈蚣直接灭杀了,拓
跋虫脸上呈现不舍之意。姬琼华见拓跋虫慌张之际,细剑如游龙般向拓跋虫的心
口刺去。

  「嘭」的一声,拓跋虫的另一只手犹如铁钳般抓住了不灭五行气凝成的细剑,
而另一只手抓着蜈蚣向姬琼华足部撩去。此时姬琼华已然了解拓跋虫的攻击方式,
她心中一狠对方怪招连连若不速战速决恐怕有损士气声誉,于是以伤换命般的将
不灭五行气凝聚在细剑上。

  「扑哧。」

  一声细剑一下爆开,将拓跋虫的手炸成了碎片,紧接着细剑刺中了拓跋虫的
心脏。那个脸色苍白的男子晃了晃身形倒了下去。

  「女娃娃,你以为我只是那人的灵宠吗?嘿嘿,那个叫拓跋虫的才是我的灵
宠!」

  拓跋虫尸体倒下时诡异的说道,手中的蜈蚣一扭避过了姬琼华下划的一剑,
原本主人死去那灵宠蜈蚣应神魂受损然后被一剑毙命,可是那蜈蚣确是主人而拓
跋虫才是血肉傀儡,那蜈蚣一扭头破开了姬琼华薄薄护体的不灭五行气护盾,一
下咬住了姬琼华鹿皮靴内的脚踝后不动了。

  紧接着羞愤异常的姬琼华正欲又数剑分尸那已经咬中自己脚踝的蜈蚣时,姬
琼华却感觉那咬住自己脚踝的蜈蚣,那口中居然一阵吞吐起来,这是什幺?那蜈
蚣如此怪异的进攻方式,顿时让姬琼华紧张了起来,至于内里的金丹,这会儿更
是圆溜溜的转动了起来,不灭五行气,更是由内而外的全力运转了下来。

  可也就是这时候,姬琼华却像是听到了那蜈蚣的心声一般。

  「来得好!」虽然那蜈蚣的大嘴还咬在姬琼华那鹿皮靴内的脚踝,可像是无
声传音一般,姬琼华却感觉这声音变得如此的清晰,而随之而来的,更是一股奇
怪的气运,从自己的脚踝一路往自己的金丹处而去。

  而如此怪异的情况,更是让姬琼华将金丹更加全力的运转了起来,凭借自家
的不灭五行气,姬琼华虽紧张却内里丝毫不乱,就算这蜈蚣功法内有剧毒,自己
也定能抵抗住,将其一剑斩乱。

  但这会儿,让姬琼华不敢置信的是,那股奇怪的气运逆流而上,速度不仅又
急又快,在靠近自己大腿处的时候,跟自己的不灭五行气相碰,竟然没有一触而
散,反而,迅速的融入了自己的不灭五行气之中,这如此奇异的变故,更是让姬
琼华心神一震,那未遮掩的明亮双眸,都不由猛地瞪大。

  而此时,场中如此奇异的一幕,更是让中土一方的修道之日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王女姬琼华的响亮名声,那可是传遍中土,对于北狄的这拓跋虫和蜈蚣一伙,
可没有人会相信,姬琼华会输于对方之手。可这时候,那身材高挑,气势逼人的
王女却身形一僵,这又是出了什幺变故?

  比起中土一方,这会儿北狄一方可就差鼓掌庆功了,尤其是那拓跋黑石,这
会儿那手中居然凝出一柄九尾鞭,那鞭子一抽,八道鞭尾可就抽在了那被烙印着
「金狼性奴」的姬姓女修士丰腴的臀肉上,至于剩下一根空闲的鞭尾,这虚指着
场中的王女姬琼华「哈哈哈!姬家老儿,今日就让你知道什幺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今日,便是这姬家王女为我金狼宗性奴之日!」

  这北狄恶人如此放肆的叫喊着,让中土修士们顿时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妙,虽
然这王女姬琼华此时似乎占据上风,那回过神来的王女手中灵剑也已高高举起,
可这会儿,敏锐的修士们可发现,那王女面前的红纱却剧烈的震动了起来,而定
在半空的娇躯竟然拖着那人高一般的蜈蚣缓缓升高。

  「不!不要!」尤其是这时,那姬琼华张开的惊呼声中,那掩盖不住的惊慌
恐惧,顿时让中土修士们的担心化为了现实,而心中的疑惑,更是让每个中土修
士都感到难以理解。莫非,这蜈蚣口中有什幺剧毒功法,竟是那不灭五行气的克
星?

  但众人的疑惑,其实都是高估了那蜈蚣。此时蜈蚣口中运转的功法,只是北
狄魔道的根本功法之一,传功法。但又跟那传功法不同的是。

  原本的传功法,虽然可以传功,但传功之苛刻,不仅要求双方修炼的乃同一
道诀,传功后更是十不存一。

  但此时这蜈蚣运转的,却是北狄数大宗师多年研究后的秘术,虽然不再需要
双方修炼的是同一道诀,但这传功,却会对传功者的寿命有着极大的要求,那传
功的功力,更是少之又少。

  但这门秘术,再此时,可是出了奇效。这姬家王女乃金丹巅峰,本就是天下
皆知的。

  要说入元婴之境,对于姬琼华来说,更是手到擒来之事。只不过为了补齐水
灵根的五极品灵根,姬琼华才一直刻意压着境界,待得到那水灵根精血后,因为
正处大战之际,姬琼华这才没有冲击元婴之境。可没想到,此时这蜈蚣传功,姬
琼华那体内的金丹瓶颈可是顿时便被冲破,那金丹在体内大放光芒,显然,便到
了姬琼华冲击元婴的关键之时。

  体内的变化,这会儿姬琼华自然是心知肚明。若是在战后,对于自己晋升元
婴之境,姬琼华自然是百般欣喜。不灭五行气,那是修道界的最顶尖功法,若是
成了元婴,凭借五极品灵根的完美入元婴,姬琼华更是自信自己可有那媲美元婴
后期大修士的战力,届时,自己说是那天下第一女修,可都不为过。

  但这会儿,虽然自己冲击元婴之境可谓是十拿九稳,但自古以来,这冲境之
事,讲究的可都是静心静身静神,像大宗修士,更是有长辈相护,而此时,这值
二人争斗之际,姬琼华若是当中冲境,在这蜈蚣的惊扰之下,别说冲境成功,那
想保住金丹,都是妄想,这一下,姬琼华口中惊呼,又怎能不格外紧张。

  听着着中土金丹第一人的高贵王女惊慌失措的叫声,这会儿大功告成的蜈蚣
可终于松了口。

  但这蜈蚣口虽松,可蜈蚣却身形一震,那偌大的蜈蚣身,可就朝着姬琼华身
上攀去,尤其是那蜈蚣生得千足,自带腥风,这一阵恶臭传来,更是让姬琼华心
中一乱,这内里的金丹,此时更是不受控制的流窜了起来,这一下,更是让一向
镇定自若的姬琼华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而偏偏,那千足蜈蚣,这会儿还手脚一摆,
这王女姬琼华脚上的紫色鹿皮靴顿时便被扯落开来,那加持仙家灵气的鹿皮靴从
空中一个坠落,姬琼华内里穿着冰蚕罗袜的小脚,可就露了出来。

  尤其是这会儿,姬琼华的脚踝处可刚被那蜈蚣咬了一口,那罗袜撕出的好大
一口,让姬琼华的小脚后跟也裸露了出来,那如羊脂一般的小脚是又白又嫩,那
脚踝更是精致粉嫩,虽然被蜈蚣咬上了一口,可那伤口却早已愈合,那咬痕,更
像是纹身点缀一般诱人。

  但偏偏,这咬痕,却又带上了一丝邪魅,看着那王女裸露的小脚,饶是察觉
不对,可不少中土修士还是心中魔念四起,这一位,可是中土日后第一人的姬家
王女,等闲修士,那可是给姬琼华舔脚的资格都没有,可如今,当着着数千人的
面,这王女小脚竟然就这般裸露了出来,再配上姬琼华口中的惊慌叫声,又有几
人,能不心猿意马。

  更别提,这会儿心气大乱的姬家王女早已把持不住了自身,那飘凌空中的娇
躯便被那蜈蚣带着缓缓往地上飘去,那脚上的冰蚕罗袜更是被彻底扯了开来,那
脚丫子踏在泥泞的黄土上,这一白一黄的强烈反差,更是让人人呼吸都变得沉重
起来。

  至于此时场中的姬琼华,那往日镇定自若,自带高贵的俏脸可变得更加紧张
万分了起来,那遮掩容貌的一缕红纱早就在半空中飘散,那往日高傲冷艳的俏脸,
配上如今的娇弱惊慌,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不,不要!」场外观战人的心神纷乱,这会儿一脚踩在黄泥上的姬琼华可
没那心思多加关注了。体内灵气的纷乱,也就仅有姬琼华这等天资过人的天才修
士,才勉强强压了下来,而灵气这一压,此时那破镜的滚滚灵气更是一个反撞,
让姬琼华差点要一口鲜血喷出口去,而那鲜血在娇艳红唇上的一抹,却让脸色有
些苍白的姬琼华看起来微微振奋了些,双手连忙打了几个法诀,姬琼华也终于可
以再度开口「别,别再动了。」

  可和这姬家王女往日那傲气凌人的语气不同的是,这会儿姬琼华望向那蜈蚣
发出之声,却带上了一丝乞求,这只是因为姬琼华明白自己此时的不妙处境,虽
然自己能将那灵气微微压制,可这也不过是一时片刻之事,若是再被那蜈蚣骚扰,
自己可就得前功尽弃,沦为废人,都有可能。这一下,往日高高在上的姬琼华又
怎能不紧张万分,自己此时的高贵身份,自己姬家王女的名号,自己在中土的偌
大名声,可不都是源于自己的天生灵根,和无人可比的修道天赋,若是自己沦为
一介废人,自己可不止会沦落到何等境遇。

  可此时姬琼华口中那软弱哀求的言语一出,观战两旁的北狄、中土双方却有
着阵阵截然不同的反应。中土这方,无论是那元婴大修士,还是那筑基弟子,都
不由颜色大变。

  这姬家王女,本是那能生擒北狄圣女的天才修士,给中土修士好好涨了颜面,
但这会儿,不仅落败在即,更是和北狄那等为开化的蛮人求饶,那不亦于在中土
修士脸上打了一个大耳光子。而北狄蛮人,这会儿可纷纷哄笑大叫起来,那坦胸
露乳庆祝的蛮人更是不少。

  这姬家王女,这些年可谓是天下名头最盛之人,更有传言,日后这姬家王女
一人便可荡平北狄。可如今,这什幺姬家王女,什幺不灭五行气的传人,却跟自
家一灵兽求饶,这又怎幺不让北狄士气大振。

  尤其是拓跋黑石,更是为自己的妙计大感自豪,那黑脸都因兴奋而变得通红,
隔着中间战场,那拓跋黑石,更是将身前石柱上,另拉出一根铁链来,那铁链笔
直飞往这姬家王女跟前,那铁链「铛」的一声落地,这蛮人的大笑声,自然接踵
而来「这姬家母狗,速速烙上那金狼印记,来我金狼宗做那性奴,便可饶你一条
狗命!」

  北狄蛮人如此放肆的言语,自然引来了中土修士们的破口大骂,尤其是那姬
正卿,这会儿更是气得那胡髯都一阵颤摆,这姬琼华,可谓是姬家希望,若今日
真沦为了金狼宗性奴,这姬家颜面何在。可姬正卿此时正欲动手,旁边的欧阳衍
等人却连忙拦住了姬正卿的身影「姬公,不可啊!这可是两军交战之前定下的,
这我中土修士可人人皆知,若是出尔反尔,我中土颜面何存啊!」

  「姬公,不可啊,蛮人诡计多端,若出了大阵,恐又中了蛮人奸计啊!」

  其他几个大宗修士的相拦,让姬正卿这会儿是又急又怒,却丝毫没有办法。

  这姬家在中原各宗头上已久,虽然颜面上都过得去,可这些大宗,无不觊觎
姬家之事。只不过,在中土之中,姬家确实人强马壮,不仅自己身为中土第一人,
王女姬琼华更是年轻一辈的翘楚,所以,这些大宗才不敢造次。

  可此时外敌当前,自己决当不起那内讧之名,而姬琼华更是落入敌手,这些
大宗正派人士,虽然面上颇为可惜,可心里,指不定有什幺花花肠子,这让姬正
卿愣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而这一耽搁,此时场中不敢提起灵气的姬琼华那可是糟了大殃了,虽说这姬
琼华不论是灵气还是功法都高那蜈蚣几等,可此时灵气压制体内不得使,这姬琼
华和那凡人女子,可都没有什幺区别,那该死的蜈蚣,可是趁机造次了起来,那
千足一阵拉扯,姬琼华身上那红色菱纹花素衫可早早便被扯了开去,至于内里的
红色内衬,还有下身的红色衬裙,自当裸露了出来。

  要知道,这中土贞节,那可是格外讲究,这女子之体露于他人之眼,可是大
羞之事,就更别提姬琼华这姬家王女的高贵身份了。更何况,那蜈蚣千足可还没
完,这三两下的,姬琼华身上衣裙没了灵气保护顿时便化为了碎布,那一身如玉
美肉,裸露在两军之间,那可是令无数修士看傻了眼。

  要知道,这姬琼华,可真是天生丽质,不仅身材高挑,那一身美肉,更是凹
凸有致。肌肤如雪,白嫩如玉,浑身上下白腻滑嫩,远远望去,犹如那玉雕一般。

  至于那胸前蓓蕾,更是挺拔美艳,生得圆润,挺得高挑,一手不得窝,两珠
微微颤,看得令人一阵口干舌燥。至于那柳腰肥臀,更是提都不得提,往日那包
裹在裙装之下,还不显丰腴,此时那没了遮掩,柳腰微摆,臀如蜜桃,间黑林浓
密,下却粉嫩娇艳,城门微闭,嫩肉却又引人翕动,加上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
配上那端庄高贵的容貌和高梳的凌云髻,这仙人一般的王女,此时赤裸于众人面
前,更是差点让无数修士心魔涌动。

  至于那北狄蛮人,这会儿却敲鼓哄叫了起来,甚至有那部族奴隶,居然端上
了一盆烧红了的铁锅,踉踉跄跄的走上了前来。

  可这没甚法力的部族奴隶,这会儿视线可全部这高贵王女姬琼华的美艳肉体
所迷惑,这三两步走着,居然绊着石头摔上了一大跤,那烧红的火炭烫在脸上,
让那低贱奴隶疼得满地打滚。

  也正是这一阵惨叫哀嚎,这会儿却让姬琼华吓得那笔直玉腿都微微颤抖起来,
那下贱奴隶,本就生得丑陋,那丑脸被火炭一烫,一张丑脸扭曲在一块就跟烂泥
一般,真是让人看上一眼就不由作呕。

  可更让姬琼华感到羞愤的是,这等蛮人奴隶,若是往日,自己就是一剑斩杀,
都觉得脏了自己的手。可这会儿,这等贱奴却堂而皇之的看了自己视若珍宝的美
艳娇躯,但偏偏,自己还别无他法。

  甚至,自己马上就要跟这等贱奴是一般下场,那烫得这贱奴毁容的火炭,待
会儿可就要烫在自己娇嫩的肌肤上,让姬琼华第一次感到自己是这般的软弱,那
现实也是那般的残酷。可越是这般,这会儿姬琼华却越是不敢耽搁,比起此时自
己所受的羞辱,自己的修为、灵根,才是自己立足中土的根本,若是自己真金丹
碎裂,这般屈辱的场景,自己日后,可真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所以,当那蜈蚣大嘴一张,那高贵王女姬琼华此时却就跟那石柱铁链上所捆
的下贱姬家女一般,居然身子一蜷一缩,平生趴在了那泥泞的黄泥地上,那四肢
着地的模样,可不就和那性奴母狗一般。

  「哈哈哈哈!」姬家王女的下贱模样,此时更是引来的拓跋黑石的阵阵讥笑。

  至于那中土修士们,此时可是鸦雀无声,不知该是怒骂还是惋惜的好,也不
知,那心里,却会不会更是期待万分。而此时场中,那更兴奋之人,自然莫过于
是那紫媚了。

  这姬家王女,虽然不过是金丹之境,可往日在中土,可比身为元婴的自己高
贵不少,而当自己落入北狄之手后,二人更是有着云泥之别,刚那姬家王女一出
场,那望向自己眼神中的不屑,可比自己受到北狄蛮畜凌辱更加伤人,可没想到,
不过是片刻功夫,那高贵王女,却也要成了那金狼性奴。

  这一下,有了拓跋黑石暗示的紫媚又怎能不高高抬起头来,那高高吊起的双
手则努力的摆动着,连带着胸前一对黑晕下垂的大奶都一阵摇晃「姬家母狗!怎
幺,要做这金狼宗性奴!可不是你等贱货想做就做的!来,我紫媚身为前辈,今
日教你礼仪,便忝为你姬家长辈,唤我一声妈妈,也学妈妈这般,露奶献阴!」

  「哗!」紫媚仙子的这一般叫唤,北狄阵中又是一阵喝彩爆笑。

  这欧阳衍的妻子,可真是北狄的好性畜,不仅阵前叫唤夫君投降,此时这一
番话语,更是让那姬家颜面无存。

  可偏偏,中土阵中,可没有丝毫的应对办法,而看着那紫媚贱人的下贱模样,
这会儿抬起头来的姬琼华,更是没半点法子。尤其是自己这一愣神,姬琼华却发
现那身后蜈蚣可又靠近了前来,那千足往自己受伤的脚踝上一踏,也不知是恐惧
还是害怕,让姬琼华居然真像母狗一般前爬躲避了几步,那像北狄阵中一阵爬行
过后,这双手一抬,那丰满挺翘的美乳也正对北狄阵中,摇晃颤抖了起来「妈,!
啊!妈妈!紫媚妈妈!」就在这一抬头,看着那些北狄蛮人的丑陋嘴脸时,姬琼
华可还羞臊的不知如何开口。

  出身姬家,身来五灵根,姬琼华可谓是身来贵胄,别说紫媚不过是个小宗元
婴,就是那些大宗宗主夫人,在姬琼华面前,可也摆不得什幺派头。至于姬琼华
的母亲,那更是姬家此时家主夫人,不说在姬家,就是中土修道世家中,可也是
一等一的贵妇存在。

  可偏偏,这会儿,姬琼华却不得不认奴为母,这早就名声败坏,沦为北狄贱
奴的紫媚,却让自己屈膝不得不唤其为母亲,这一叫,可是将自己母亲置于何地,
难道,这姬家家主夫人,要和那北狄贱奴相提并论嘛!这让姬琼华又怎能叫得出
口。

  可再蜈蚣千足拉住自己小脚的时候,心中的坚持,一瞬间,便在姬琼华的心
中崩坏。不!不要!

  金丹猛地一滚,灵气一动,就像是有一根无形的鞭子一般,将姬琼华心中的
贱气鞭挞出来,鞭策成长一般,什幺母亲名气,什幺自身尊严,一口叫出妈妈的
姬琼华甚至活学活现的,将那双足大大往两旁扒开,那一只还穿着紫色鹿皮靴的
小脚朝旁大大岔开,另只赤裸小脚则踩在那泥地里头,至于下体粉嫩的私处,则
向上裸露,一下子,那高贵冷艳的姬家王女,可和那裸露肚皮的癞蛤蟆没甚不同!

  不对!此时姬琼华的头上,可还绾着那整整齐齐的凌云髻,但这整整齐齐的
高贵发髻,此时却没让姬琼华增添丝毫的贵气,反而让那一身贱气更加显露。

  随着姬家王女摆出如此下贱的模样,中土阵中顿时哀鸿遍野。而北狄阵中,
那重新走出的部落贱奴,这会儿可又将新一锅烧红的炭炉端了上来。

  望着「铛」的一下,洒在自己面前的铁锅,一向蕙质兰心的姬琼华自然也知
道自己再也躲不过去了,那纤纤玉手触碰着黑漆漆的烙铁,那烙铁上传来的温度,
让姬琼华可是又恨又怕,可身后蜈蚣的虎视眈眈,自己体内金丹的不断膨胀,再
也耽搁不下去了的姬琼华只得一咬银牙,那高贵端庄的俏脸上闪过一丝决绝,至
于那烧红的烙铁,更是被姬琼华一把抓在手中,接着,那双膝跪倒在泥地里,脑
袋也一磕,朝着北狄阵中重重磕上一头「贱奴姬琼华,拜见北狄主子!」言罢,
那举高的烙铁则朝着自己高高撅起,那如蜜桃一般丰腴,如白玉一般圆润,如清
雪一般白皙的臀肉上重重压去。

  「吱!」随着烙铁重重的按在那丰腴的臀肉上,一阵声响伴随着一阵烤肉般
的香气,金狼性奴四个大字,可就烙在了姬家王女姬琼华那浑圆挺翘的美臀上。

  而臀后传来的剧痛,还有那皮肉被烤焦的刺激感,磕下头去的姬琼华却也不
得不高高抬起头来,而那往日端庄美艳的俏脸,这会儿因为疼痛,也因为羞耻,
那姣好的五官早已扭曲在了一块儿。

  那因为剧痛而张开的红唇小嘴,此时发出痛叫声的同时,那控制不住的口涎
也随着嘴角滑落出来,流到了那白皙修长的脖颈上,至于那往日寒艳冷冽的星光
双眸,这会儿更是失神的翻大了眼白,那嘴角一抽一抽着,姬琼华那美艳的肉体
可再度瘫软到了地上,而与先前不同的是,此时姬琼华那撑在地上的四肢可同时
一软的抖动了起来。

  「不要,不要。」含糊不清的嘴角抽搐着,姬琼华感觉自己脑子里一片天旋
地转。

  昨天,自己还是全中土,乃至全天下最引人瞩目的高贵女性,而今日,自己
却成了全天下的笑柄,在全天下修士面前,成了北狄性奴的母狗,而下贱的紫媚,
便是自己的前车之鉴,不对,是自己的引路人,自己的「妈妈」!而姬家圣女,
更不知道自己以后还担不担得起这称号,这强烈的反差屈辱,让姬琼华久为泄火
的娇躯开始火热、滚烫起来,而下体的热流,在金丹的膨胀下,更是「砰」

  的一下,射出了无数的淫水,而金丹的越发膨胀,也让高潮中的姬琼华紧张、
恐惧的挣扎着要镇定下来。

  金丹!金丹!对境界的渴望,让姬琼华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的撑起
了身子,而这会儿,撑起身子的姬琼华却发现自己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般,
那摇摆的美肉在地上打着圈,而那张开的下体这会儿还在剧烈的颤抖着。

  两瓣娇嫩的阴唇胡乱的拍打着,往日闭合的阴道口也大大张开,至于那处子
之身的花穴这会儿则在一阵又一阵的滚动,那激射而出的淫水,则是像天女散花
一般,让众人看了个真切。而这般羞耻的模样,让「呜呼」一声的姬琼华恨不得
昏死过去,但这会儿,姬琼华知道,自己还有一线希望,升元婴,如果自己升入
元婴,自己还有一雪前耻的机会!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