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平北记】(第一卷 北原无乐 第二十一、二十二章)

第一文学城 2020-08-08 04:00 出处:网络 作者:8156306
作者ID:8156306(中文名:chaifei) 2020年5月24日发布于: sis001 是否首发:否,同步发布




作者ID:8156306(中文名:chaifei)
2020年5月24日发布于: sis001
是否首发:否,同步发布
字数:10157字

              第一卷北原无乐

               第二十一章

  温泉乡所处的位置很是奇特,四面环绕层层岩石高崖,且山势险峻,常人难
以攀爬,群山环绕间,只余方圆十几里高低起伏的平原,而一条暗河从北面山沟
中奔流而出,沿着温泉乡周边平原蜿蜒数十里后,突然流入一处数百丈高的山洞,
自此河径断绝,只余滔天轰隆声,惊醒着人们切勿随意靠近。

  夜未央,一轮皎洁的月亮斜挂在漆黑的半空,淡淡余晖清冷的照印着北原广
袤的荒原,茂密丛林中时不时传来几声野物的叫声,整个冬夜显得尤为清寂萧肃。

  陈仲卿转头看着身旁酣睡的柳青青,脑子里不由得一阵心悸。

  可真是苦了你了,青青。

  自从自己决定不顾一切要和青青在一起,生活陡然发生了巨变。陈仲卿不由
自嘲的苦笑,也许当时自己是真是被太竹郡第一美人迷了心窍吧,只是心里觉得
非常不甘心,柳家、陈家百年恩怨,难道一定要一代一代继承下去,成为解不开
的死结?先辈们流的血还不够多吗?为何不能放下仇恨,各自过好自己的日子?

  追求柳青青,并执意要和青青在一起,绝非一时冲动,陈仲卿更大的计划是
走出一条两大家族迈向和解的路子,哪怕只是一种可能,哪怕只是一个尝试。如
此事真能成功,陈仲卿就有机会冲击家主之位。

  无奈掌权的长老们似乎完全否定陈仲卿的努力,两大家族均派出了精锐的执
法队伍,执意将胆大包天的情侣捉拿回去进行惩处。好死不死的,在捉拿过程中
两大家族的执法队伍不可避免的搅和在一起,立即就引发了数十次的遭遇战,归
属于两大家族的执法小队均死伤惨重,为百年恩怨又增添上几笔血海深仇。

  不过也正如此,苦命的鸳鸯才能数次在生死边缘侥幸逃生。

  不管如何,一定要将这条路坚持的走下去,至少可以让两个家族的年轻一代
了解到存在这种可能,将和解的种子埋下,以待来日年轻一代上位掌权后,或许
就有机会化解这段恩怨情仇,而自己一番努力,也才算没有完全打水漂,总有被
人们捡起来重新评估的一日。

  「嗯嘤,不要啊,父亲——」,一声突然的娇嗔,打断了陈仲卿的思绪。

  只见妻子娇美的细眉紧紧?起,满脸的神情惊慌,白皙的纤手紧紧抓住被子,
螓首左右摇动,樱桃小嘴仓皇的喊着:「不要啊,不要走——父亲!」

  陈仲卿轻轻抱住惊慌失措的妻子,试图让她从恶梦中醒过来。

  「啊!——」,柳青青睁开眼,大口的喘息,杏眼中雾气弥漫。

  「柳妹,又做恶梦了吗?」

  「嗯——,仲卿哥哥,」柳青青柔美的娇躯倚靠在夫君温暖的怀抱里,将脑
海中与父亲热情交媾而后画面破碎的片段逐出脑中,轻声愧疚道:「吵着你了吧!」

  「呵,没事!」陈仲卿施力将娇妻柔美的娇躯往自己身上靠紧了些,双手熟
悉的攀上娇妻的一对双峰,细细的把玩揉捏起来。

  「嗯嘤,讨厌啦!又玩奴家的奶子!」柳青青不依的在陈仲卿怀里扭来扭去。

  「娘子别躲啊,」陈仲卿双手用力,将妻子搬弄到自己身上,两人身躯紧密
相贴,一对丰满的大乳紧紧压在陈仲卿的胸膛上,绵软紧实的一双长腿挺立在男
子半截双腿间,陈仲卿双手怀抱着娇妻的纤腰处,上下探索娇妻美好的躯体。

  「小七说林公子能将梵音剑典提升一级,仲卿哥哥,我想去试试!」柳青青
认真的望着陈仲卿英俊的脸庞,担心夫君有其他想法,补充道:「就算是最后没
有如愿,我们也不吃亏,你说是不?」

  陈仲卿闭上眼,微微叹了口气,旋而微笑道:「柳妹,我完全理解你的想法,
也全力支持你!你一直视师清韵为人生目标,现在有次机会能够登堂入室,一窥
剑典不传之秘,自然是不能错过。退一万步说,林公子的条件,实在是太过丰厚。

  我看林公子为人处世均是大家风范,先给好处,诚意十足,我们其实连拒绝
的理由都找不到。」

  柳青青重重吻了一下陈仲卿,笑道:「我才不管林公子怎幺做事呢,只要夫
君不同意,就是给座金山银山,我也直接拒绝他,没得商量,嘻嘻!」

  陈仲卿笑道:「哈,如果林公子真给座金山银山,到时候你同不同意我不知
道,但是柳家家主肯定是会同意的,哈!」

  「好啊,你是在取笑我柳家商贾之家,只认钱是不是?看我怎幺收拾你!」

  柳青青说罢纤手抓住陈仲卿早已勃起肿胀的阳具,狠狠捏了一把。受此暴击,
陈仲卿不由得惨叫了一声,连忙求饶。

  欢笑嬉闹间,两人逐渐褪去衣物,两人赤裸的躯体紧密结合在一起。

  由于陈仲卿失去小腿,下体无法顺畅用力,交合中最为常规的男上女下姿势
已经无法采用,取而代之的是,则是女上男下,一如此时。

  柳青青娇媚的双眸温柔如水,娇嫩的双唇贪婪的吸吮着夫君的唇舌,而一对
丰满柔软的大乳紧紧压在男子的胸膛上,细细的乳头坚硬如豆,在绵软的乳肉中
倔强挺立。

  细细的腰肢左右摆动,细腻的双股紧夹住夫君的阳物,雪臀耸动中,一支粗
粗的物事被层峦跌宕的臀肉所吞没。两人习惯性的进行着节凑激烈的交媾,蜜穴
强劲的夹吸力道,让男子很快就达到了欲望的高峰。

  柳青青此时兴趣正浓,不由得蜜穴更加用力的夹住射精后的阳具,同时挺动
雪腻娇臀,恨不得与丈夫再狠狠的干上两三百个回合,只是男子的阳具渐渐松软,
已经无法支持抽插挺动。柳青青微觉无奈,只得顺从的让丈夫的阳具褪出蜜穴。

  丈夫沉沉的睡去,微微发出打鼾的响声。柳青青只觉得一股燥热的浴火在下
腹里盘旋,睡意全无。

  辗转反侧中,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

  柳青青早早起床,洗漱后还服侍陈仲卿用了早饭,这才出门来到林苏所在的
大院。

  大院门房正门大开,小七正在里院习武,见到姗姗来迟的柳青青,不由娇笑
道:「青姐姐,我还正寻思你今日不会过来呢,嘻嘻——!」

  柳青青不由俏脸微红,回道:「小七你就别笑我了,烦请通报林公子一声,
我答应他提出的要求。」

  小七笑道:「青姐姐,不用小七去通报啦,公子正在后院等着你呢!您请吧!」

  柳青青红着脸啐道:「死丫头,你就笑话我吧!」

  「不敢不敢,嘻嘻——!」

  两姝谈笑间来到后院,后院是单独的三座院落,院落间以廊厅相连,围绕院
落建筑之间,种植着葱葱郁郁的花草绿植。细细望去,植物底下均埋着一支支细
细的竹管,温热的泉水流淌其中,温暖了整片土地。使得大大的花园内,即便仍
在冬季仍然有三三两两的鲜花盛开,错杂点缀在盈盈绿意之间,沟勒出几分浅浅
的春意。

  乖巧的小七将柳青青带到林苏面前后,悄然离去,留下风华正茂的女郎独自
面对叵测的未来。

  六根粗壮的巨大立柱雕龙绘凤,撑起一幢巍峨的堂室。

  巨幅的洁白幔布随轻风微微摆动,似在拨弄着丝丝轻风,几缕缥缈难寻的清
雅沁香浑然无意间掠过年轻女郎的秀鼻,使得女郎惴惴不安的心绪平静了几分。

  巨室似是主人家的练功房,沿墙角四处摆放了数闸刀枪兵刃。

  林苏盘膝端坐于大厅中央处一座蒲团上,含胸拔背,沉稳不波,显是在入定
修行。

  柳青青等了半晌,见少年没有说话的意思,咬了咬嘴唇,忍不住冲俊朗少年
说道:「我仍然不信你,但是我愿意尝试!」

  少年缓缓睁开双眼,一双清澈的眼神隐含笑意。

  看到少年的笑意,柳青青惊觉演武室似是忽然活了过来。细细思虑下,原来
自己进入演武室后,下意识就觉得整个大厅内所有物件包括少年均如同静物,入
定中的少年已于整个厅堂融入一体,竟未觉得还有除自己外的第二人在场。直到
少年张开眼睛,整个演武室忽然间恢复了斑斓的色彩,活色生香起来。

  「你这是什幺功法,怎幺刚才如同是,如同是——」,原本想说「死物」,
但是此语极为不妥,仓促下女郎顿觉词语匮乏,难以准确描述眼前所见异状。

  「你是想说如同死物,或是如同木头?」林苏哂然笑道。

  「公子说笑了,奴家见识浅薄,但却也知道公子所练功法,必定是一部绝世
功法。」柳青青俏脸微红,争辩道。

  「绝禛经倒也不是什幺绝世功法,传言中,绝禛经来自裕龙朝皇嗣绝学,你
也知道,裕龙朝的泯帝龙姙天被海外蝗民杀死后,皇家子孙也差不多死绝啦,再
好的绝学,一旦无人传承,自然也会消亡,之后六百年间,幸好东海郡残存了几
个王族遗老家族,勉勉强强保留了几段残缺不全的功法,终究给后世留下少许线
索,一探绝禛经的真容。不过我看你一脸的呆萌,怕是没有兴趣听这些犄角旮旯
里的陈旧故事吧!」

  柳青青轻啐道:「什幺呆萌,奴家才没有呢!绝禛经奴家自是没有听说过,
不过很好奇这部绝学是否为内功心法呢?」

  林苏笑道:「绝禛经不是单纯内功心法,亦不是武学招式,而是一部羽化成
龙的玄功。」

  「羽化成龙?」

  「是的,修习到最高境界,俗人一步登天,化身为真龙。」

  「啊——!这怎幺可能?这世上还有这幺玄妙的神功吗?」

  「自然是有,东海郡四家裕龙遗族家传的绝禛经残本中,开篇均阐述了三境
十二阶之后的真龙之境,想必真的可以化身真龙。」

  柳青青沉浸在化龙的冲击中,不由得喃喃自语道:「这幺厉害的绝学怎幺会
没有流传下来,而且江湖上也从而听闻,倒也是奇哉怪也!」

  林苏漫不经心的答道:「绝禛经没有流传下来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此心法
有血缘限定,非裕龙朝龙姓皇家血脉,旁人无法修习,江湖上未有传闻那就更好
理解了,一部常人无法修习的绝学,随着朝廷更替湮灭于历史尘埃之中,那也是
再也正常不过之事,有何奇异?」

  听到此语,柳青青猛然想到一个关键点,不由得杏眼圆睁瞪着神色廖廖的少
年,脱口而出:「你为何可以修习绝禛经?」

  少年终于抬起来头来,双目含笑,温和注视着眼前俏丽的青春女子,「你终
于问对了问题!」说完特意停顿了片刻,打量着一脸茫然的丽人,续道:「我知
你不信我承诺的两日内将你修习的梵音剑典,从剑气山河突破至剑主天地境界,
但是我并非骗你。两日内助你破镜,于我而言,易事尔!」

  柳青青不由疑惑的问道:「非是奴家不信任公子,实在此事太过匪夷所思,
奴家在师门修习多年,虽非内室亲传弟子,但也十数年间耳闻目睹,剑主天地境
非累积数年苦修,还得遇到特殊机缘,破镜难度本已属极高。公子言两日内破镜,
请恕奴家难以相信。」

  林苏笑道:「你不相信自是不妨事,我且问你,你所知已有多少师姐妹已突
破剑主天地境?」

  柳青青?眉答道:「奴家在清溪观修行,对梵音静殿总殿情况并不十分清楚,
但清溪观外门弟子中,如今无一人突破此境,内门弟子中明字辈约两三人而已,
清字辈则更少,至今唯有师清菲师姐一人成功破镜。」

  林苏摇头叹息道:「你师傅师禅心如今连门面工夫也懒得做了,三代弟子居
然舍得只留了一个三境弟子,当年争强好胜的脾气,怕也是消磨殆尽了,可悲可
叹!」

  柳青青诧异问道:「听公子此语,似是与奴家师傅相识?」

  林苏大笑一声,笑道:「令师禅心观主,乃是梵音静殿禅字辈大师姐,创立
清溪观后,在陇南州武林挣下了赫赫威名,黑白两道无不咸服,江湖上谁人不识
你师傅师禅心,哈!」

  柳青青道:「师傅老人家自然是威名远播,但奴家怎幺就感觉到公子话语中
暗含不屑取笑之意?」

  林苏道:「你想多了,这些本非重点,你可知道,要想成为梵音静殿内门弟
子,最基本的一个要求就是剑主天地境,而每隔十年,梵音静殿就会举办内门弟
子挑选仪式,从各处别院、分殿内挑选十数位最为优秀的弟子,入内门修习。而
据我所知,每隔十年的梵音静殿内门大比,同场竞技的弟子不下于百位,年龄最
小者甚至还有不满十岁的黄毛丫头。剑主天地境如果真有如你所想的那幺艰难,
那又怎幺会有女童破镜的先例?」

  柳青青反驳道:「林公子所说女童是指师禅云掌门吧,掌门自幼神异,练武
天分举世无双,传闻掌门天资聪颖,根骨天成,八岁才开始习武,之后一年破一
境,总角之龄既已突破剑神无我之至境,真令人神往!而奴家资质普通,自然无
法与之相比。」

  林苏哂笑一声:「师掌门自然是天资无双的,不过你的资质也不是你所想像
的那幺差。而更为重要的,梵音剑典虽是一部融合心法、境界、身法及剑招的典
籍,但其本源,却只是一部心法而已。后人所谓的境界、身法、剑招,仅仅是因
为心法难以理解传授,而用借助可模仿可传授有形之物,通过反复的练习,促进
修行者逐步理解心法中艰深晦涩的微言大义而已。这本是舍本逐末之举,只因会
者不予,愚者不会,逐渐将一部简单的心法发展成了厚厚的一部剑典,当真是可
悲可叹!你不用这幺惊讶,我今日就要直接传授你心法,助你破镜!」

  听到林苏此言,柳青青只觉难以置信,之前根深蒂固的观念全然都是错误吗?

  柳青青费力吞咽了几下樱桃小嘴间的香津,轻声问道:「公子此番言论,实
在是骇人听闻,就算公子所言是真,境界突破也亦非听懂了心法就可破镜的,奴
家自修习梵音剑典以来,苦练了数年身法剑招,方才积累到足够经验,奴家在剑
典第一层剑气山河境破镜之时,亦是艰辛异常,至今奴家心怀敬畏,因此公子所
言,奴家实难苟同。」

  林苏笑道:「信不信是你的事,破镜不破镜也同样是你的事,我只问你,接
下来,你还愿不愿让我帮你破镜?」

  女郎沉吟片刻后,柳青青猛然抬头,美眸坚定的望着俊朗的少年,肯定的回
道:「奴家愿意一试!」

  林苏鼓掌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够胆色,有魄力,那好,你现在把衣
服给脱了!」

  听闻此言,柳青青羞愤难抑,纤细的双手怀抱胸前,怒道:「公子请自重,
奴家已有家室,自不会做出对不起夫君之事。」

  林苏却也不恼怒,只是一脸的寥寂,随意往身后一指,懒洋洋的解释道:
「门后有间静室,你进去后,喝了桌上的汤药,再到屏风后浴池泡澡,汤药和浴
池都是助你调整心神,以便顿悟心法。」

  柳青青半信半疑,不由问道:「一定要泡澡吗?」

  林苏微微叹息一声,回答道:「正如你所言,你资质普通,所以需得借助外
物来理心调神。言已至此,你自己抉择吧!」

  柳青青暗暗思虑半响,只觉人生退路无多,若今日不尝试一下,往后余生终
将难安。终于下定决心,娇臀轻摆间施施然往内室走去。

               第二十二章

  半寒残夜,晓梦无人识。狂野星稀,便藏有世间万象。

  不青城东北郊外,一截弯月悠然悬挂于半幕璀璨星河的白虎之位。由碎石子
铺成的河堤路在暗淡的月色中反衬出朦胧的路径,护城河水隐约升腾着清淡的蒸
氲白气,两相照应下,直将不远处星星点点的巍峨屋舍渲染的如仙境一般缥缈出
世。

  疏林才逢稀雨,一阵凉风吹过,三三两两的残雨稀稀拉拉的随意洒落于旷野。

  夜色中,有一人黑衣夜行,夜行人似是不着急赶路,踱步缓行,却也惊起阵
阵虫物窸窣细响。

  忽然,夜行人驻步不前,抬头望于一方,轻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
乎!」

  语落后四周并无回音,而夜行人却是不着急,也并未再出声言语,只是闲适
的原地静候。

  半响,夜空中一席白影闪动,灵巧的穿越枝木间隙,如树叶一般落于夜行人
身侧。

  「哼,装神弄鬼!」一声清脆的女子娇喝。

  夜行人悠然转身面对女子,温和的问道:「小姑娘,你可是在说在下装神弄
鬼吗?」

  白服女子脆生道:「说的自然就是你——无间冰魔——林苏!」

  「无间冰魔,无间冰魔,不意不闻已十年,」夜行人叹息道:「难为你小小
年纪,却还记得我这个匪号。」

  白服女子道:「哼,无间冰魔做了那幺多恶事,谁会忘记你的大名,林老魔,
就算你龟缩在北境,也逃不出天道循环,报应不爽,今天,本姑娘就要替天行道!」

  说闭,白服女子反手拔剑,一声清脆的剑鸣尚未传开,雪白的剑花已然刺近
林苏鼻尖,出剑居然比拔剑声音还来的快。

  林苏却还来的及颔首微微点头,赞道:「看姑娘身法,已是剑主天地大成之
境,剑灵意显,想是再过不久,就要破镜剑灵寰宇境界!」

  白服女子正觉已然刺中魔头,忽觉心中警兆大盛,临危间断然放弃当前进度,
急速后撤,雪白皓腕施展封字诀,在娇躯身前织出绵密剑网,乃是不求有功但求
无过之策。然而偏偏心中警兆更盛,白服女子心头微震,凝神看去,却发现手腕
中哪里还有剑,只余娇嫩手掌在空中徒劳摆弄剑势,而自己从不离手的配剑,却
被魔头横握于身前,正在细细的打量。

  林苏用手指轻弹剑胎,剑身发出「嘤」的一声脆响,余音袅袅在夜空里缓缓
消散,林苏赞叹道:「好剑,不料居然是皇家的临渊剑,原来你是司寇瑛!」

  白服女子羞愤道:「魔头,你还我的剑来!」

  林苏笑道:「我为何要还剑于你?就凭你叫司寇瑛吗?」

  司寇瑛怒道:「魔头,你还敢抢我的临渊剑,你恶贯满盈,死有余辜,居然
还不把剑还给我,本姑娘要把你碎尸万段!师清韵,你死哪去了,还不快出来,
将这魔头拿下!」

  林苏驻剑身前,大笑道:「原来是还有帮手!」

  不远处一个婀娜的身份淡淡的出现,缓步走过来,虽看上去是缓步轻移,却
三两步间就跨越了数十丈的距离。

  林苏微微眯眼,赞叹道:「师清韵不愧是梵音静殿师禅云重点培养的下一代
掌门人选,不仅清丽无双,更已踏入剑神无我之境的门槛,真是了不起!」

  司寇瑛怒道:「喂,你胡说什幺呢,师清韵明明才进入剑灵寰宇境,什幺剑
神无我,魔头你莫不是老糊涂了吧?」

  林苏微微转头道:「丫头,就凭你刚说的这话,这把临渊剑,我就暂时帮你
保管了,叫你家司寇勇来取吧!」

  司寇瑛怒道:「我呸,你这魔头也配称我叔叔——大兴朝兵马大元帅的名号,
你莫不是真的疯了吧?」

  林苏却不再理会司寇瑛,对着师清韵道:「师侄,你意如何?」

  师清韵微微倾下清丽娇躯,轻声回道:「师叔稍候。」随即缓步移至羞怒不
已的司寇瑛前,轻声说道:「师姐,既失先机,留下已无意义,请师姐先行回宿
处。」

  司寇瑛怒道:「师清韵,你这是什幺意思,本姑娘叫你出来,是让你拿下这
个老魔头的,不是叫你来做和事佬的!你赶紧去拿下他!」

  师清韵也不恼怒,仍然淡淡回答道:「师姐,师门只令寻到林师叔,相询数
事缘由,而非厮杀敌对,师姐请勿僭越师命。」

  司寇瑛气的纤腰拧动,玉足猛然顿地,激起地面飞起一圈整齐的树叶及尘土,
怒道:「你是不是练剑练傻啦,师清韵,无间冰魔林苏乃静殿死敌,静殿弟子,
人人见而诛之,我喊你出来,是让你帮我一起拿下他,不是叫你在这里充当好人
的,更何况你也看到啦,这魔头抢走了我的临渊剑,你可是知道这把临渊剑乃皇
家之物,任何情况下被外人所抢,你都有责任帮我抢回来!」

  师清韵微微低头,望着身前飞速靠近身边的那圈树叶尘埃,而此时原本应该
扩散跌落的这圈树叶尘埃,却逐渐迟缓散落的节奏,乃至如同时间停止般凝固在
空中,如固定住的物件一般漂浮于空中,保持着上一时刻的状态浑然不动,粒粒
分明的树叶与尘土悬浮在半空,异常清晰的展示着其精细的脉络细节。

  师清韵微微抬头,对同样被固定在上一个生气状态的司寇瑛缓缓说道:「请
师姐先行回宿处!」

  言罢就如同释放了解除紧箍的指令,那圈树叶尘埃延续之前的状态和轨迹,
悄然洒落在地上,而司寇瑛明明俏脸已经羞愤的狰狞,偏偏脚下却依言转身离去,
半句怒骂的言语都没有说出。

  林苏鼓掌道:「师侄的剑灵寰宇果然已经大成,连心神干预与时空紧箍两项
绝学都可熟练施展了,后生可畏啊!」

  师清韵微曲清丽娇躯,轻柔答道:「师叔谬赞,愧不敢当。既已见师叔,清
韵需代师门敬询师叔。」

  林苏颔首点头道:「师侄请问。」

  看年纪师清韵刚过豆蔻年华,容貌极美,清丽无双,声音澄静又不失柔和,
问道:「师叔诓骗公冶令公来不青城,有何意图?」

  林苏笑道:「既非诓骗,也非强迫,令公来此处,自有缘由,此刻却不便与
你细说。」

  师清韵也不追问,继续柔和问道:「十年之约已过,师叔有何盘算?」

  林苏笑道:「确有盘算,只是亦不能分说。」

  师清韵美眸认真望着眼前的男子,难得用上有个人情绪的词句,道:「师叔
既然不欲多说,清韵自然不再加问,只是,还有一事,师叔请勿推辞婉拒。」

  林苏诧异道:「哦,师侄还有啥事要问?」

  师清韵伸出欺霜赛雪的皓腕,姣美的手掌中捧着一本书籍。

  林苏诧异的伸手接过来,翻了两页,只见书中所述是陇南、范阳、河东、北
亭、安西诸州郡翠微苑、知北楼下属分支别院,特别是近几月来在陇南、范阳两
地刚刚布局几处暗桩,均在册中明确记录。

  林苏心头微振,刚要言语,突见前面娇柔的少女挥舞一柄细长的轻薄长剑,
急速刺来。

  师清韵在如此近距离的出手,其角度、时机、剑势均秒至巅峰,林苏已经无
法做出有效应对,只好无奈的任由师清韵将这柄细剑抵在他的喉尖。

  林苏苦笑道:「这一幕好熟悉啊,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

  师清韵微微一颔首,由于两人实在靠的太近,以至于林苏都能闻到俏丽少女
的吐气如兰。「对不住,师叔,清韵欲将书中所列七百余人之性命,与师叔换取
一物。」

  林苏羞怒道:「得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要玄冥冰晶?」

  师清韵娇颜难得微微一红,点头道:「正是此物!」

  林苏凑近师清韵,压低声音道:「就算是要玄冥冰晶,可否大大方方的提出,
不要每次都来这一套!」

  师清韵不堪两人不及一尺的亲密距离,微微错开娇躯,略显尴尬的回道:
「却是对不住师叔了,只因师傅告诫清韵,唯有如此,才可换得冰晶。」

  林苏气道:「你师傅放——,放那个啥呢,有话就好好说,你这样是求人的
态度吗?」

  师清韵所持细剑陡然刺近林苏喉间,剑尖处锋芒微吐,几欲刺进皮肤腠里。

  「停停停,给给给!」林苏没好气的投降,「我先说明啊,冰晶我也没有带
身上啊,现在没法给你。」

  细剑悄然撤走,师清韵后撤几步,曲膝盈盈下拜,俏脸难得展颜微笑,露出
两处细细的酒窝:「感谢师叔,师叔乃谆谆君子,既已答应,自会兑现,清韵先
行谢过!」

  林苏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手中将临渊剑挽出几朵剑花,羞怒道:「你和
你师傅,还有你那个不着调的师姐师明心,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欸——林师叔,您这话明心可就不爱听了,为何明心在你心里就是不着调
呢?」说话间,一个身着深灰素衣的纤细倩影施施然从树影中走出。

  素衣女郎身段丰腴高挑,肌肤雪腻,胸臀丰盛,柳腰细细,一对迤逦长腿挺
拔耸直,偏偏生的一副微圆小脸,在半弯细眉下一双混圆的含水秋波,更映衬出
女郎令人艳羡的雅致稚嫩之感。

  看清来人,林苏不由得吹了下口哨,讥笑道:「哎哟喂,大名鼎鼎的清燕萍
踪师明心,怎幺,看了半天好戏,终于舍得出来啦?是不是要是刚这个小妮子没
有得手,你就会跳出来一起来对付我啊?」

  师明心微微施礼,展颜笑道:「师叔好,师叔莫要取笑明心了,明心可是知
道的,师叔乃是光风霁月的世外奇人,又怎会为难小辈?」

  林苏不由笑骂道:「明心你莫要得了便宜还卖乖,静殿的明字辈,就数你最
是难缠,在你这里我可是吃了不少亏,每次想起来就让我狠的牙痒。」

  师明心「噗嗤」笑道:「想不到十载韶华已过,还未能让师叔忘却前尘往事,
当年明心年少无知,行事多有不妥,当真需要向师叔赔礼致歉!」说罢素衣女郎
微微颔首屈膝,向林苏行礼。

  林苏双手微抬,隔空回礼,怅然道:「是啊,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十年,明心,
你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师明心微敛笑意,肃声回道:「多谢师叔挂念,明心一切均安好!」说罢对
肃立一旁的师清韵微微点头,师清韵淡然对眼前两人略施一礼后,悄然离去。

  夜色中,清瘦佳人的身影逐渐隐没于黑暗中。

  林苏凝视着师明心,说道:「尊师怎幺会让你来找我?」

  师明心亦直视着俊朗少年,笑着解释道:「前些日子明心恰在幽云州公干,
得遇清韵师妹一行,故得此机缘前来拜见师叔。」

  林苏道:「明心,明月她——她还好吗?」

  师明心微微叹气,回道:「师叔,你自是要问起明月的,只是明心这十多年
亦未见明月芳踪,想是师傅已经妥善安置在别处。」

  林苏默然道:「安置在别处,安置在别处,」说罢举剑沉默,半响无语。

  师明心乖巧的侍立一旁,安静的陪着林苏。

  片刻之后,林苏冲着俏丽佳人轻抬右手,师明心泯然一笑,将雪嫩滑腻的纤
手放入林苏的手掌中。感受到细滑姣美的纤手绝美触感,林苏不禁为之一窘,微
微白了一眼正巧笑嫣然的素衣女郎,手掌搭上女郎的皓腕三寸脉门处,细细诊脉
起来。

  片晌后,林苏收回手指轻轻点头道:「脉络稳固健壮而趋无,剑脉匠心已生,
剑脉纹理亦明晰易辨,正是无我之境即将大成的表征,这十年来你按部就班,未
行将差错,实属难得。」

  师明心嫣然笑道:「明心自知资质愚钝,往年又横遭变故,破镜无我,已是
老天爷与师门师叔的莫大恩赐,自不敢肆意枉为任性,辜负恩师及师叔的期待。」

  林苏摆手道:「可别这样说,当年我可没有做啥,过去的事也莫再放心上了。

  如今观你进度,再有三五年光景,你就可将剑典修习至大成,不日梵音静殿
又将诞生一位明心剑仙啦!」

  师明心圆润的双颊处飞起两朵红云,跺脚不依道:「师叔你就别取笑明心啦,
在师叔面前,明心一直只是当年那个破镜失败,修行无望的小明心。」

  林苏哈哈大笑道:「岂敢岂敢,之前是小明心,现在可长大成大美女了呢,
刚才我第一眼都没有看出来,这身段,这相貌,啧啧啧,出落的这幺漂亮,师叔
不禁心生欢喜啊!哈哈哈——」

  师明心羞恼难抑,娇躯微抖,胸前一对饱满丰乳也激荡的轻微晃动,素衣女
郎娇羞道:「师叔啊——你还取笑人家——!」

  林苏笑道:「好啦好啦,不逗你啦,这次你跟过来,是不是也要问我公冶令
公之事?」

  师明心忙摆手道:「不是呢师叔,明心确只为陪同清韵师妹而来,并无询问
师叔之意。」

  话音刚落,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女子娇呵。

  「好你个明丫头,梵音静殿死敌当前,不思对敌也就罢了,居然连师门的任
务也都抛在一边,若非亲眼所见,实难相信掌门师姐的弟子居然做出如此通敌不
堪之事,你明丫头莫不是魔宗弟子安插在梵音静殿的奸细吧!」

  话音似尚在远处传递,一个玄衣华服的艳丽女子却已然倏忽出现林苏、明心
身侧。

  身比音快,这艳丽女子,分明是已修习至分踪化影神通的绝顶高手。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