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小学老师潘晓红】

第一文学城 2020-05-22 20:09 出处:网络 作者:zangaaaa
  当年我大学毕业由于家境不是太好被分到了地方当一名小学老师,和我一个
  当年我大学毕业由于家境不是太好被分到了地方当一名小学老师,和我一个
办公室的是个女老师,她叫潘晓红,丈夫是海军军官,她师专毕业26岁,虽然刚
刚生了小孩可身材還是很好,她皮肤很白,算是一个漂亮的少妇。她对我很热情,
老是小杨小杨的叫我,我也就叫她潘姐。一次潘晓红家里有事中午就回家去了,
可她的抽屉忘记锁了,我无意中在里面发现了一个日记本,看了里面的内容后让
我浑身热血沸腾。(后来据她说里面的内容都是真的)

  一段时间潘晓红的丈夫很忙,老不在家,她无意中看了一篇关于暴露的文章,
说穿丁字内裤的目的是招揽众人的目光强奸,她决定试一下。一天潘晓红上身穿
了一件白色短袖上衣,下面穿了一条带花边的短裙,里面穿了一条丁字内裤便出
门了。潘晓红来一个卖旧书的地摊前蹲了下来,拿了一本旧书假装翻看着,她一
蹲下裙子底下的美景就暴露出来了,由于裙子很短,她穿的丁字内裤根本遮不住
什么,黑绒绒一丛浓密的阴毛在腿根处明晃晃的露出。这时,地摊老板突然露出
满脸惊讶的表情,老板假装整理地上的书,却大胆直接得看着潘晓红的裙下风光,
而潘晓红却依然翻看着书,假装看得出神,什么都不知道,大腿又稍稍的分开了
一点,这时她在第一次暴露的刺激下阴部已经有些湿润了。就这样老板将近欣赏
了四、五分钟,潘晓红才起身离开。

  后来这件事潘晓红无意中告诉了她丈夫,丈夫觉得她也有情可原,自己很忙
确实对老婆关爱太少,决定有空陪老婆玩点刺激的补偿一下。

  暑假丈夫带潘晓红回山西老家,说要陪她好好玩几天。到了以后他们和亲戚
们呆了一天,丈夫就带着潘晓红来到了市区,这时有个商城在办图书大展销(其
实就是各个书店没有卖出去的书,都是8 、9 成新的),丈夫决定在这让潘晓红
玩点刺激的,于是他们就进去了。潘晓红那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T 恤,下
面穿了一条黑色的百褶短裙,里面则是一条丁字内裤、看上去很性感。那些书大
都摆在大厅中央,有很多都摆在了地上,他们找了一处蹲下来翻看。潘晓红膝盖
微微分开,蹲在对面的人可以清楚的看见潘晓红裙内雪白的大腿和大腿内的内裤
春光。这时他们发现他们对面的2 个男人正入神的看着潘晓红内裤里面的春光,
潘晓红若无其事的又把腿张大了一些,用上厕所方式的蹲姿叉开双腿,这样一来
她内裤里的阴毛就看得更加清楚了,其于两侧的人也都可以欣赏到她的裙下风光,
由于内裤很小,下面又很窄,潘晓红的阴部基本全暴露在了外面。这时丈夫小声
对潘晓红说:『想不想玩点刺激的,一会我去那边喝点饮料,这段时间让你尽情
享受。』说完丈夫就起身离开说过一会还在这碰面。那两个人还入神的看着潘晓
红的裙内风光,潘晓红突然起身走向手扶电梯,她发现那2 个人在后面偷偷跟着
她,潘晓红在2 楼假装把钱包掉在地上了,当她弯腰去拣钱包的时候,短裙的裙
摆被带起,潘晓红几乎全裸的屁股完全暴露在那2 个男人的面前,她的兴奋感越
来越强,潘晓红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发现2 人全都停了下来,正吃惊的看着她的
春光。之后2 人尾随潘晓红来到了一楼处很偏僻的地方,基本没有人走动,那是
一个废旧的防火通道,里面都是些废旧的箱子什么的。潘晓红走了进去发现是条
死路,当她回头时发现那2 个人就站在离她2 米远的地方。潘晓红假装的问;『
你们跟着我干什么?』其中一个说:『我们只想看的更清楚些,你能把内裤脱下
来吗?』潘晓红答道『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妓女吗?』那个人笑了笑说:『我们
没有恶意,真的,你不同意就算了。』这时,潘晓红转过身,把内裤脱了下来,
然后弯下腰分开双腿,把整个阴户裸露在2 人面前。2 人非常吃惊,没想到潘晓
红居然答应了,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们走到了潘晓红身后,仔细的欣赏
起来。在这种刺激之下潘晓红的下体已经淫水泛滥了,一个男的把食指插入了潘
晓红的小穴里,潘晓红呻吟了一声,接着他又把中指也插了進去,用兩個手指在
她小穴裡抽動著。潘晓红开始不断的呻吟,忍不住哼出声来:『嗯……嗯……啊
……啊……』另一个男人把潘晓红的上衣拉到胸部以上,把她的胸罩解了下来,
然后用兩手抓住她的乳房揉着,大概3 分钟以后2 人再也忍不住了,前面那个男
人解开裤子把阳具拿出来插进了潘晓红的嘴里,潘晓红开始吮吸起来,后面那个
男的也掏出了阳具,用手分開她的屁股,把他的大雞巴猛的插到潘晓红的肉洞裡,
一插到底,然后猛烈的抽送,小腹撞在潘晓红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声响,潘晓
红感到从未有过的刺激。不久2 个人分别射精了,前面那人先拔出了鸡巴,潘晓
红把嘴里的精液全吐在了地上,随后后面那个人也把鸡巴拔了出来,大量的精液
从潘晓红的肉洞里流了出來,潘晓红爽得满脸通紅,喘着粗气,2 人拿着潘晓红
的内裤分别擦干净了自己身上的精液,又给潘晓红擦了擦。2 人怕有人来于是便
匆匆离开了,临走时还拿走了潘晓红的胸罩和内裤说是留个纪念。随后潘晓红放
下了上衣和裙子,也离开了那里,赤裸着屁股去回去她和丈夫约见面的地方。这
时还有一点点的精液从潘晓红的肉洞里往外流,流在她洁白的大腿上,是那么性
感。

  经过这次大胆尝试后,第2 天晚上潘晓红说腰可能有点着凉了,丈夫带着潘
晓红来到了一个针灸、按摩的中医诊所。潘晓红穿的是一件齐膝的吊带裙,里面
穿着还是一条雷丝的内裤。他们进入了一个房间,里面有2 张床,中间用一个折
叠的屏风隔开,外面那张床上有个40几岁的男人正在被一个中医按摩着腰部,我
们走到里面的那张床一个看起来有60多岁的中医问明了情况后,便让潘晓红趴在
床上,说要针灸治疗,那样效果好,然后把潘晓红的裙子拉到了腰部以上。潘晓
红说有点害怕针,老中医笑着说他那有哈磁五行针,一点不痛,于是从抽屉中取
了出来。正要施针,老中医说内裤有碍下针,最好往下脱一点,潘晓红的丈夫同
意的点了下头,然后把潘晓红的内裤脱到露出屁股沟的地方,这下内裤下面变得
很松了,从旁边可以看到长满了阴毛的阴唇,这时丈夫发现老中医在下针的同时,
时不时的看向潘晓红的2 腿中间,于是丈夫假装的问:『大夫,是不是有东西勒
在身上会影响治疗效果,我想让她快点好,是不是把勒着身体的东西全都拿下来
好点,还有利于血液流通。』老中医听后说:『恩,那样最好了。』于是,丈夫
把潘晓红的内裤前脱了下来,接着又把胸罩也解了下来,这样潘晓红基本上半裸
的趴在那里,只要站在后面阴毛底下的肉洞和肛门就隐约可见,老中医看得目瞪
口呆。老中医这时生起了色念,说潘晓红腰部的毛病和大腿的神经有关,那里也
应该施针,潘晓红的丈夫求知不得,便点头同意了。于是老中医让潘晓红转过身
变成仰躺在床上,有让潘晓红把大腿分开,好在大腿内侧下针,丈夫对潘晓红说
:『快,听大夫的话。』接着帮着老中医把潘晓红的大腿分的开开的,这样潘晓
红的肉洞和屁股完全暴露在老中医的眼中。潘晓红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把脸遮了
起来。看到这个场面老中医恨不得马上扑上去,接着老中医开始象征式的在大腿
内侧下镇,还振振有辞的讲着一些穴位,还让潘晓红把大腿尽量张开,叫她不要
再动了。不久丈夫发现潘晓红肉洞的地方,竟然流出了淫水。这时丈夫又发现旁
边那个床的中医和病人正透过中间屏风的空隙向这边张望。于是丈夫装做很突然
的样子对医生说:『哎呀,我差点忘了,我们白天在一家店里定的东西,他们说
晚上才能送到,我得赶紧去取,那家店要关门了,我来回大概要30分钟,大夫你
先治疗,一会我回来接她。』于是急忙的走出了房间。这时旁边床的病人赶紧又
趴到床上,那个中医又假装按摩起来。丈夫刚刚出去,旁边的那个病人和中医便
拉开屏风来到潘晓红的床边,这样赤裸的躺在3 个男人的面前潘晓红的脸红得像
个红苹果,那个老中医拿下了潘晓红腿上的针,把门反锁上了,另一个中医把潘
晓红的裙子全脱了下了,这样潘晓红便全裸了。这样,三人也不顾忌什么了,2
个中医拼命的用力揉搓潘晓红的双乳,那个40多岁的男人用2 只手指插入了潘晓
红的肉洞,在里面抽插起来,潘晓红大声的呻吟着,过了一会一个中医掏出鸡巴,
往她的手里放,潘晓红抓住他的鸡巴套弄起来,鸡巴,40多岁的男人把手指从潘
晓红的肉洞中拿了出来,他爬到床上脱下裤子,跪在潘晓红的身前,握着鸡巴,
对准潘晓红肉洞,就把他的鸡巴插了进去,快速的抽动起来。潘晓红呻吟的声音
更大了。中年人是个老手,没有很快射精,几分钟过后,他又用手高举潘晓红的
双腿,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更加大力的插着的潘晓红肉洞,只听见扑呲扑呲的
声音。不久,他射精了。大量的精液从潘晓红的肉洞里流出来。接着一个中医把
潘晓红的屁股拖到床边,就把他的鸡巴插了进去,快速的抽动起来小腹打在的潘
晓红屁股上啪啪作响。那个老中医也掏出鸡巴,把它放进了潘晓红的嘴里,潘晓
红拼命的吮吸着,不久那个中医射精了,接着老中医也在潘晓红的醉里射精了。
潘晓红躺了一会,便起身趴了起了,大量的精液从肉洞流出来,躺在洁白的大腿
上,顺着大腿一直淌到脚上,潘晓红来到到水池边用毛巾擦脸,然后弄了些水把
身上的精液擦干,然后穿上了衣服,开门走了出去,这时丈夫微笑着早已在外面
『等候』她了。

  又一天,潘晓红和丈夫去逛街。潘晓红那天上身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短袖T 恤,
没带胸罩,潘晓红潘晓红下面穿了一条黑色的带花边的短裙,大腿上穿着一条透
明的的裤袜,里面没有穿内裤,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很是性感。他们来
到了市区一个很大的公园,丈夫对潘晓红说:『想不想在这象妓女一样和别人搞
一次?』潘晓红听了说:『你好坏啊,人家怎么能知道我是妓女呢,我又没做过?
』丈夫笑笑说:『一会儿你一个人去公园那边树林长凳那坐着,肯定会有人和你
搭讪,如果他问价钱的话你就说一人一次100 块。不过前提是不能离开公园。好
了,你去吧。』说完潘晓红就一个人来到公园那边树林长凳那坐了下来。果然,
一会就有2 个男的过来和她搭讪。其中一个问:『小姐一个人啊?』潘晓红『恩
』的答了一句。那人又问:『小姐接活吗?』潘晓红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一
声接。这时一个男的坐到了她边上在她大腿上摸了一下,说:『什么价格啊?』
潘晓红把丈夫教的话答了出来:『一人一次100 块,不过不能离开这里。』一个
人听了,说:『在这!哪有地方啊,又不是晚上。』另一个说话了:『要不我们
去摩天轮里吧,只能去那了。』商量好以后,2 人拉着潘晓红向摩天轮走去。2
人付了钱以后,便带着潘晓红进了其中的的一个客箱,然后摩天轮又继续转了起
来。刚进去一会2 人已经迫不及待了,其中坐在潘晓红身边的那个人把手伸进了
她的T 恤,一摸发现潘晓红根本没穿胸罩,他很兴奋的在里面用力的揉搓潘晓红
的乳房,潘晓红轻轻的呻吟着。另一个蹲在了潘晓红的腿前,他把潘晓红的裙子
拉到了腰上,又将她的大腿分向两边,由于裤袜是透明的,清楚得可以看见阴唇
的形状。于是他兴奋的用手把裤袜的裆部撕开,这样潘晓红饱满的阴户就露在了
这2 个人的眼前。他用一只手的中指和食指把她的肉缝分开,把里面的嫩肉露出
来,还有一只手指在嫩肉上摩擦,潘晓红嘴里不禁哼出声音来。摩擦了一会,他
把一只手指插入了潘晓红的肉洞之中,插了两下以后,他又加了一根手指插了进
去,用两个手指在她肉洞里抽动着。不一会,他加快了手指的抽动的速度,大量
的淫水流了出来,流在了她的屁股上并发出『兹兹』的声音,潘晓红大声的呻吟
着并扭动着屁股配合着。不久,他们让潘晓红换了个姿势,一个人坐座位上套出
了阴茎让她跪在地上用嘴给他含着,另一个人蹲在潘晓红屁股后面接着用2 只手
指在肉洞你面抽动着。不久前面那个人射精了,他把精液全都射在了潘晓红的嘴
里,潘晓红只好全咽了下去。后面那人把手指拿了出来,甩了甩手上的淫液,让
潘晓红站了起来。他先坐到座位上,然后把潘晓红的腰一拉,让她的屁股向他的
鸡巴移过来,把肉洞对准了他的鸡巴,一下就坐了进去,粗大的鸡巴一下插进潘
晓红的肉洞里,便上下动起来。潘晓红放荡的呻吟着,自己真的如同一个妓女了。
那个人从后面抓住潘晓红的乳房摸捏,腰也随着潘晓红上下抖动。不久那人低吼
一声,便射精了。潘晓红从他身上挪开,喘着粗气着坐在旁边的座位上,从阴户
里流出来的精液把凳子全都打湿了。另一个男的看他俩完事了,又把潘晓红拉了
起来。他让潘晓红分开双腿跪在座位上,他把鸡巴从背后差入了潘晓红的阴道之
中后开始抽送起来,潘晓红则扭动着屁股,大声的呻吟着。他的大鸡巴在潘晓红
的肉洞里进进出出,双手用力的揉着潘晓红的乳房,在他鸡巴的挤压下,潘晓红
的阴唇不停的开合。不久,那人大叫了一声射精了。他拔出鸡巴,随后,潘晓红
的肉洞里流出了大量的精液,潘晓红满足的喘着粗气。之后2 人穿好了裤子,把
2 张褶皱的200 块人民币,丢在了潘晓红的身上,离开摩天轮的客箱。临走时其
中一个人还说了一句话;『小姐,你的身材太好了,水还那么多,有空我们再做
做生意。』潘晓红收拾完之后也离开了摩天轮,丈夫看到她之后问:『你的裤袜
呢?』潘晓红满脸红润的说:『刚才弄的上面全是精液,我把它脱下来扔在那里
面了。』就这样潘晓红赤裸着下身和丈夫继续逛街去了。从山西回来以后潘晓红
经常和丈夫出门不穿内衣内裤,还穿很短的裙子,在公共场合经常曝光,她很乐
意让别人看到她雪白的大腿,阴毛和屁股。

  一天,潘晓红下课后想想洗洗手,她发现教师里没有水,到了水房发现那里
也停水了,她只好选择去仓库,因为那里的水管和教学楼的水管不是一个管路。
仓库原来也是教室,后来盖了新教学楼那里就变成了仓库,象粉笔、多余的桌椅
什么的都放在那,潘晓红来到仓库后发现那里果然有水,于是高兴的用水洗掉了
手指上的粉笔灰。正当潘晓红洗完手准备离开时,想起教师里的粉笔没有多少了,
所以决定顺便取一些回去。学校管仓库的是2 个30岁左右的男人,初中文化,由
于是校长的远方亲戚,所以就留在学校当校工,顺便看仓库,这里就叫他们阿强
和阿明吧(我也忘了他们叫什么了)他们住的屋子过去是间办公室。潘晓红敲了
下他们的门,门开了,阿明开了门,看到了潘晓红,笑着说:『潘老师啊,怎么
有空来这啊?』潘晓红说:『哦,教室的粉笔没了,过来取些,麻烦你们了。』
阿强走了过来笑着说:『没什么,我们这就去拿。』于是,潘晓红就向放粉笔的
那间屋子走去,他们俩跟在后面,这时潘晓红老觉得他俩在紧盯着她的大腿看,
因为她那天穿的裙子很短。阿强打开了门说:『潘老师你进去拿吧。』潘晓红答
应一声好便进去了,可谁知道潘晓红刚一进去,那2 人也紧跟了进去,把门锁了
起了,便走向了潘晓红身后。潘晓红一听到锁门声就要出去,一转身发现他们俩
已经站在她身后了。潘晓红生气的说:『你们要干什么?』阿强说:『我们俩憋
了很久了,谁让你自己送上门来,还长得那么性感,穿那么短的裙子就想走光给
人家看吧。』阿明听了哈哈大笑起来。潘晓红听了骂道:『无耻!流氓!』阿强
笑着说:『那我们就流氓给你看,你最好别反抗,要不我们把你衣服拨光了,送
你到外面让你的学生们欣赏。』说完阿明转身绕到潘晓红的身后,隔着薄薄的上
衣恣意地揉捏着潘晓红丰满的乳房。潘晓红害怕他们真的说到做到,那样更丢脸,
所就没有反抗,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阿强见潘晓红没有反抗,便撩起了潘
晓红的裙子,一直拉到腰际,露出了潘晓红的丁字内裤紧紧包裹着的屁股和两条
健美白皙的腿。阿强看了笑着说:『原来你还穿这么淫荡的内裤啊。』说完便用
力把潘晓红的内裤扒了下来。『不要在这里好吗,会有人来的,被别人看见怎么
办。』潘晓红哀求道。阿强笑着说:『这个时间不会有人来的。』说完他便和阿
明把潘晓红身上的衣服全扒了下来,只剩下一双黑色的高根些拖,阿强笑着说:
『潘老师,你真是太性感了,我们快要把持不住了。』说完阿明继续在后面揉搓
潘晓红的双乳,阿强则蹲在下面用手指在潘晓红的阴唇上先磨搓了几下,然后把
中指插了进去。潘晓红开始呻吟起来。不一会潘晓红的肉洞在2 人的刺激下渐渐
由湿润变成淫水泛滥了。看到这个情景,阿强站了起来,让潘晓红弯下腰,2 腿
分开,然后开了裤子的拉练,把那粗壮的阴茎掏了出来,一只手握住自己粗壮的
阴茎对准潘晓红淫水泛滥的肉洞猛插进去,接着双手扶着潘晓红百白的屁股开始
激烈地抽送起来,那根又黑又大的阴茎一次又一次地没入潘晓红的身体。『呜…
…呜……呜……呜……哦……啊……』潘晓红嘴里发出发出阵阵呻吟。阿强突然
挺了下来,他让潘晓红一条腿踩在凳子上,另一条腿站直身体爬在一在椅子背上,
然后又开始了抽送,这下阿强抽插得更加快速有力,潘晓红阴道里的爱液不断被
那根粗大的肉棍带出来,沿着两腿内侧流淌了下来。在一次深深地插入后,阿强
射精了,潘晓红大叫一声后披散着头发大口的喘着粗气。阿强把阴茎拔了出来,
对阿明说:『该你了。』说完阿明掏出阴茎,对准潘晓红满是精液的肉洞猛插进
去。『哦……啊……』潘晓红呻吟着。阿明抽送的速度很慢,可幅度却很大,每
次阴茎都完全末入潘晓红的肉洞,就这样插了2 分钟左右,阿明突然加快了抽送
的速度。『呜……呜……呜……呜……哦……啊……』潘晓红有开始大声呻吟起
来,不久阿明大叫一声在潘晓红的肉洞里射出了精液。两人提上了裤子,阿强说
:『爽啊,以后有需要就叫我们,我们哥俩随叫随到。』说完两人便大笑着开门
离开了。剩下潘晓红一个在那里,肉洞里的精液流到洁白的大腿上到处都是。潘
晓红拿着衣服,来到仓库的水房,洗掉了身上的精液,穿上了衣服,整理了一下
头发,便走出仓库,向教学楼走去。之后的一段时间潘晓红又和他们两个搞过几
次。

  一天下班后,潘晓红碰到了阿强,阿强对潘晓红说:『小潘,我们两个晚上
7 点半要请你看场电影,过几天我们就要回老家去了,怎么样啊?』潘晓红听后
没觉得什么,就答应了。晚上7 点半潘晓红穿着一件吊带的连衣裙,下边刚刚到
膝盖,准时到了电影院门口。阿强他们俩早就到了。潘晓红看到他们说:『我们
进去吧,看什么电影啊?』阿强笑着说:『我们不在这看了,今天没什么好片子,
我们带你去别处看。』说完便拉着潘晓红离开了。不久,他们来到了一幢居民楼,
来到3 楼的一家敲了敲门。这时,一个大概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开了门,看到他
们3 个笑着说:『怎么才来啊,我都等半天了。』说完就让他们3 个进屋了。进
门后,他便让潘晓红他们坐在沙发上,潘晓红坐在阿强和阿明中间,然后阿强给
潘晓红介绍了一下那个人,说他叫小赵,是他们的同乡,他家里有很多好片子。
小赵看着潘晓红笑了笑,便来到沙发对面打开了电视机和VCD 放起了片子。第一
部是个爱情片子,老出现一对男女互相亲吻和亲热的镜头,潘晓红有点不好意思,
说:『还有别的吗?』小赵听了说:『还有,等我换啊。』说完他便换了张碟,
是张鬼片,可看着看着,潘晓红发现那是一部艳鬼片。这时,潘晓红发现阿强和
阿明根本没心思看片子,两人的手正在她洁白的大腿上摸着。他俩看潘晓红看他
们了,便对小赵说:『片子好象没什么意思啊,我们玩点更有意思的吧。』说完
阿强便把潘晓红裙子的两个肩带直接拉到了腰上,又在背上把乳罩扣子也解开了,
这样潘晓红的乳房就露了出来,阿明把手放到乳房上摸了起来。当着小赵的面潘
晓红有点不好意思,脸有点泛红,嘴里还小声说别这样。阿强笑着说:『怕什么,
又不是外人。』说完便把潘晓红的连衣裙全脱了下来,接着又把内裤也脱了下来,
把她大腿用力的分开。这样潘晓红便全裸在3 人面前。小赵的眼睛这时已经看直
了,潘晓红的肉洞已经有淫水分泌出来了,阿强掰开潘晓红的肉唇,露出里面粉
红色的嫩肉,把一只手插到了潘晓红的肉洞里面,潘晓红舒服的呻吟了一声。阿
强见状又伸出一只手指插进潘晓红的阴道里面,在潘晓红的肉洞里搅动,这样肉
洞里又流了很多的水。小赵贪婪的看着潘晓红雪白的屁股,和里面插着两只手指
的肉洞。不久小赵胆子也大了起来,有手开始抚摩潘晓红的大腿。他们就这样摸
了一会,阿强停止了手中的工作,把潘晓红抱到了里屋的大床上,阿明小赵也跟
了进去。阿强把潘晓红平放在床上,分开她的大腿,把早已硬梆梆的鸡巴一下就
插了进去,潘晓红不禁大声呻吟起来。阿强一边干着,两手使劲的搓揉潘晓红的
乳房。3 分钟左右,阿强大吼一声便射精了,大量精液从阴道口流出来躺在了潘
晓红的大腿和床单上。阿明看阿强把鸡巴拔了出来,走到潘晓红两腿之间也把鸡
巴插进去了便开始抽送,阿明的鸡巴在潘晓红的肉洞里进进出出,潘晓红大声叫
的着,阿明的大腿撞在她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响声。小赵也脱了裤子走了
过来开始摸潘晓红的乳房,潘晓红把他的鸡巴拿到手里套弄着。不久,阿明忍不
住了,大叫一声,射出了精液,然后把鸡巴从潘晓红的肉洞里拔了出来。小赵马
上接上去,又插进了她的肉洞里,可他的鸡巴刚才被潘晓红套弄一会了,不到1
分钟在潘晓红的肉洞里射精了。潘晓红开始大口喘着粗气,浑身冒着香汗。接着
阿强把潘晓红翻了个身让她屁股朝上,从后面插进了潘晓红的肉洞里,抽送的速
度很快。阿明则来到潘晓红,把鸡巴送进了她的嘴里,用嘴巴帮他含着。在两人
夹击下,潘晓红的最发出『呜呜』的声音,屁股则配合着阿强的抽送。一会儿阿
强射精了,小赵又从潘晓红的屁股后面插了进去。就这样他们一直把潘晓红搞到
了半夜。最后三人走向了浴室,潘晓红一个人张着大腿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肉
洞、大腿、身上、嘴角全都是精液。每个人都不知道射了多少次,原来他们之前
都吃了壮阳药。潘晓红也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肉洞被搞的松松垮垮的,阴唇都
合不上了,向外翻翻着。

  一天,天突然下起了雨,丈夫对潘晓红说:『我们出去散散步吧。』潘晓红
放下手中的电视遥控器说:『好吧。』于是,丈夫找出了一把雨伞并把一件雨衣
丢给了潘晓红。潘晓红拿起雨衣一看,那是一件淡黄色半透明的雨衣,前面有一
拍扣子。潘晓红刚要穿,丈夫说:『穿前里面什么都不要穿,最下面的2 个扣子
也不要系,这样看着性感。』潘晓红只好先脱光身上的衣服,再把雨衣穿上,底
下的2 个扣子没有系。穿完之后潘晓红才发现,原来雨衣下摆刚刚到她的膝盖,
对着镜子一蹲下,可以清晰的看见两腿之间的阴唇和黑黑的阴毛。丈夫就这样打
着雨伞带着潘晓红出门了。他们来到了山上公园的一个凉亭,进去后丈夫让潘晓
红解开雨衣所有的扣子,然后做各种的姿势给他看,看了不一会丈夫的下面就硬
了起来。于是,丈夫便让潘晓红弯下腰把屁股对着他。潘晓红看丈夫要从这里搞
他,便说:『来人了怎么办?』丈夫掏出鸡巴说:『你又不是没在公共场所被别
人搞过,怕什么。』说完,便把鸡巴插入了潘晓红的阴户之中开始抽插起来,由
于有些兴奋,不久丈夫便射精了。丈夫拔出了鸡巴让潘晓红穿好雨衣,穿好后两
人离开了公园,一边走路精液一边顺着潘晓红的大腿流了下来。他们又来到了公
园附近的一幢废旧的3 层小楼边,小楼是等着要拆的,所以门和窗户都被拆除了。
丈夫领着潘晓红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已经有2 个人了。他们正蹲在
一张塑料纸做的棋盘旁边下着象棋,旁边放着一个背包。丈夫向他们问道:『你
们怎么在这下棋?』其中一个抬起头说:『刚才我们出来正好赶上下雨,又没带
伞,所以来着躲雨。』他看了看潘晓红和他丈夫又问:『你们有伞怎么还来这?
』丈夫撒谎说:『我们刚才去个朋友家,可他还没回来,那么大的雨又不能在外
面等,所以来这了。』那人听后笑着点点头。于是,丈夫便拉着潘晓红来到那两
个人身边,蹲在那里看棋。潘晓红刚一蹲下,那两个人眼里马上露出异样的表情,
他们都看到了潘晓红雨衣下面的风光,由于雨衣很短,下面2 个扣子没有系,整
个阴部完全暴露在两人面前,刚才又和丈夫做过爱,肉洞口湿辘辘的,还有些精
液残存在上面。两人不敢看久了,眼睛又回到棋盘上,每下一步再偷偷看一眼。
丈夫和潘晓红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眼睛看着棋盘。两人心思已经不在棋盘上了,
经常下错棋。这些丈夫都看在眼里,于是丈夫使了个眼色,潘晓红便明白了。潘
晓红站了起来说:『没意思,我又看不明白,不看了,我去楼上看看雨景。』说
完就向楼梯走去。过了不一会,其中一个假装很疼的样子对潘晓红的丈夫说:『
我肚子疼,可能是闹肚子,要去方便一下,少说得15分钟,你先替我下会。』说
完便用手捂着肚子离开了,丈夫心里很清楚他去哪里了。大约过了十六、七分钟,
那人回来了,满面红光,嘴里还说着:『这下肚子可舒服了。』另一个看他回来
了很是高兴,便说:『你可回来了,你来陪这位老兄下会,我腿麻了,去走走,
活活血,顺便抽支烟。』丈夫假装答道:『行,你去吧。』于是,那个刚回来的
又开始和潘晓红的丈夫下棋。过了大概20分钟,那个人也回来,他对他的同伴说
:『雨好象小点了,我们快走吧。』说完收拾好东西和潘晓红的丈夫告了别便走
了。这时,丈夫赶紧向楼上走去。在3 楼,丈夫发现潘晓红正光着身子分开大腿
躺在一张破旧的写字桌上喘着粗气,嘴角、肉洞、大腿上全是精液,还有些已经
淌在了地上,她那件雨衣则被扔在了旁边的一个草垫上。原来,潘晓红刚来到楼
上,那人便上来了,他来到潘晓红的身后一把抱住了她。潘晓红假装以为是丈夫
来了并没有回头,当那人的手在前面开始解潘晓红雨衣的扣子时,潘晓红才回过
头来弄出很吃惊的样子假装反抗,反抗了几下便顺从了。那人看潘晓红不反抗了,
便把她的雨衣脱了下来扔在了旁边地上的草垫上。那人掏出了鸡巴,让潘晓红用
嘴含着。潘晓红弯下腰,把他的鸡巴放进嘴里使劲的套弄,不久那人的鸡巴便硬
了起来。他把鸡巴从潘晓红嘴里拿了出来,让潘晓红转过身去,在后面对准潘晓
红早已湿润的肉洞猛捅进去,开始大力的抽插。「哦……嗚……啊……啊……」
潘晓红被插入后发出阵阵浪叫声。由于雨声很大,所以楼下什么也听不到。那人
把手撐在潘晓红的腰上,不停地挺动着坚实的屁股,把坚挺的鸡巴一次一次地送
入她肉洞中,湿淋淋的淫水不断从那骚缝里溢出,抽插了不知多少下,那人射精
了,他把全部精液射进了潘晓红的肉洞深处。他把鸡巴拔了出来,潘晓红无力的
跪趴在了地上的草垫上,那人赶紧把沾满潘晓红淫液的鸡巴放进她的嘴里让她套
吮着。不久那人提上了裤子向楼下走去,他怕时间久了引起怀疑。不一会儿,第
二个男人上来了,只见潘晓红跪趴在在那,乳白的精液正从肉洞里向外流着。看
到潘晓红这一淫姿,马上走过去脱掉了裤子握着鸡巴跪在潘晓红身后,猛的一挺
臀部,『滋』的一声,偌大的肉棒全根尽没在小穴之中,然后开始九浅一深、忽
左忽右的抽插着,潘晓红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声,插了一会,那人突然把鸡巴拔
了出来,把潘晓红抱了起来,让她平躺在旁边的一张破旧的办公桌上,他把潘晓
红的大腿分的开开的,把鸡巴对准潘晓红的肉洞又插了进去,他抽送的力度显然
是比刚才大了,速度也加快了些,潘晓红的浪叫声越来越大,男人又粗又长的鸡
巴不停地在她的肉洞里探索冲刺着,基本每一次都能顶到子宫。那男人看着她的
淫荡的神态,又加大了抽送的力度,鸡巴象电钻似的在潘晓红的肉洞里肆虐着,
肉洞里面淫水直冒,潘晓红大声浪叫着,完全沉溺在性爱的快感中,往日端庄淑
女的形象已不复存在。那人显然是个老手,当快要射精时,他减缓了抽插的速度,
但力度却没减小,每一次插入鸡巴基本全都末入潘晓红的肉洞里面,不一会那个
男人再也受不了啦,他用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大鸡巴猛烈的在潘晓红的肉洞里发
出最后的冲刺,终于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潘晓红的阴道深处,他喘着粗气拔
出了水滴滴的大鸡巴。他又在潘晓红的双乳前猛的揉搓了几下,才恋恋不舍的离
开。

  一天,我和潘晓红批卷子批到很晚,学校只剩下我们2 个老师了。这时我想
要去窗边透透气,正好潘晓红起身要从办公桌边出来,道很窄,我只好侧着身过
去,她也只好侧着身出来。当我从她身后经过时,裆部不小心蹭到了潘晓红的屁
股。她转过身笑着对我说:『小杨,裤子里装的什么啊,塥了我一下。』我说:
『什么也没有。』潘晓红不信,非要看看是什么。她一把抓住了我的裤裆,这下
她的脸马上就红了。我突然想起了她的那些日记,就想一不做二不休,一把抱住
了潘晓红。潘晓红娇喘道:『你干什么啊,小杨。』我说:『潘姐,我看过你的
日记了,那都是真的吧。』潘晓红有点害臊的点点头。于是,开始热吻她的嘴唇,
手伸到了她的裙下。我突然发现潘晓红今天没有穿内裤,于是我把她的裙子拉到
了腰不用手指撩拨她的阴唇。潘晓红呻吟着,嘴里还小声说:『小杨,别这样!
』我这时怎么能停的下来呢,我把一根手指插入了她的下体,不一会她的肉洞里
就充满了淫水。我看时机到了,便脱掉了潘晓红的上衣和胸罩,让她平躺在办公
桌上把她的大腿分的阔阔的,然后把阴茎插如她的的肉洞开始抽插起来。潘晓红
的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我用双手在她的乳房上很抓了两下,鸡巴
继续在她的肉洞里面抽动。潘晓红大声的呻吟着。大概过了3 分钟,我射精了。
突然,办公室的门开了,原来是学校打更的涂师傅,他是被潘晓红的呻吟声引来
的,进来后他很是惊讶。这时,潘晓红有点不知所措想起来把衣服穿上,她刚起
身又被我按到了办公桌上,我想出了一个办法,我对涂师傅说:『涂师傅,只要
你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你也可以加入进来插她,怎么样?』涂师傅听后笑着
说:『这个当然没问题。』我把鸡巴从潘晓红的肉洞里拔了出来,大量的精液从
潘晓红的肉洞里流了出来,我说:『来,涂师傅该换你了。』涂师傅乐呵呵的走
了过来,掏出了鸡巴,在上面沾了2 下唾沫,对准潘晓红的肉洞便插了进去,然
后开始用力的抽插。插了不久涂师傅把鸡巴拔了出来,他把潘晓红拉了起来站在
地上,又让潘晓红弯下腰双手扶着办公桌背转身将屁股对准他,又插了起来。涂
师傅急不缓地抽动着,但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插了没多少下涂师傅的动作突然快
起来,潘晓红『啊……啊……啊……啊』的浪叫着。不久,涂师傅射精了。涂师
傅把鸡巴拔了出来,说:『我还有3 层楼还没巡查呢,我还得去看看。』说完,
提上裤子就离开了。随后,我和潘晓红离开了办公室,准备去水房洗掉身上的精
液。由于学校已经没人了,所以潘晓红全身赤裸着和我走了出来,除了脚上的一
双凉鞋。水房在我们办公室的楼上,我走在她后面从下往上看,看见她的肉洞湿
忽忽的,还不断有精液和淫水顺着大腿往下淌,我的下面又硬了起来。走进水房
后,我从后面抱住她,鸡巴从屁股后面又插进了她的肉洞……就这样我们在水房
里面有搞了10多分钟。

  之后的日子里,我又在办公室里和她做过几次。

  我在这个小学没呆几年,家里托关系要把我调到沈阳的一所中学当老师,我
对潘晓红还真有点恋恋不舍,我想在临走前和她留点纪念。一个礼拜3 ,下午没
有课,我对潘晓红说:『潘姐,我就要走了,我们今天下午再去拍2 张照片吧,
留个纪念。』潘晓红很惊呀:『前天在办公室和其他老师不是拍过了吗?』我说
:『我想拍点特别的。』潘晓红明白我的意思:『恩好的,小杨我们去哪拍啊?
』我说:『去山上吧,那里静悄悄的,又没有人。』潘晓红答应的点了点头。过
会我带了必备的东西便和潘晓红出发了。我们来到了山脚下走了半个小时,来到
了山上很偏僻树林又很茂盛的一个地方,那里正好有一小块干净的草地,我们就
决定在那拍。我先让潘晓红脱掉T 恤里面的胸罩,然后把T 恤拉到胸部以上,露
出双乳。刚要开始拍,潘晓红有点迟疑的问:『不能就这么拍啊,万一照片以后
被别人看见怎么办啊?』我早想到了,于是拿出了一个不大的红色镜片的墨镜让
她带上。潘晓红戴上后我们开始拍了。我让潘晓红用手指根手指將内裤的一邊拉
開,露出她的阴戶让我拍,派了几张后,我又让潘晓红把内裤全都脱掉蹲在那里
分开大腿把整个阴戶露出来让我拍。接着我让潘晓红把T 恤和短裙全都脱下来,
让她赤裸的躺在草地上摆出各种姿势让我拍。不久一卷胶卷拍完了,我转身从包
里拿出备用的胶卷。这时,我发现有2 个男人正躲在我们后面的树丛里偷看,我
想:正好拍2 张潘晓红和人做爱的照片,于是向那2 人挥了挥手。那2 人马上从
树丛里窜了出来,我对那2 人说:『你们可以和她一起拍,做爱,不过拍完的照
片不能给你们,怎么样。』2 人满意的点点头。我接着对潘晓红说:『我想让他
们俩陪着拍2 张,不会有事的。』潘晓红有点不好意思,可还是答应了。说完那
2 人迅速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来到潘晓红身边。我对那2 个人说:『你们自由发
挥就行,我只管拍。』2 人一听,更高兴了。他们把潘晓红身体放平,把她的大
腿分的开开的。其中一个来到潘晓红脸的旁边,把鸡巴放进了她的嘴里。另一个
则一只手搓着潘晓红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出2 个手指在潘晓红的肉洞里搅动。我
则激动的按着快门。不久前面那个人把鸡巴拔了出来,用双手搓着潘晓红的乳房。
下面那个把一只手从潘晓红的胸前拿开看她的肉洞已经开始分泌淫水了,便半跪
在潘晓红的大腿边,用2 根指头在里面继续搅动,并加快了速度和力度,手指剧
烈的翻搅着她的阴道,潘晓红的呻吟开始从小声变成了大声,大量的淫水阴道口
顺着那人的手流淌出来。不久那人胳膊酸了,又换另一个人来,那人刚把2 只手
指插入潘晓红阴道便开始快速插弄着阴道,潘晓红大声的淫叫着,整個赤裸的身
体更是非常剧烈的顫抖着,不一会潘晓红的阴道不断的溅出液体出來,我也分不
清楚那是尿液还是淫水。随着那人手上动作的停止潘晓红第一次达到了高潮。我
惊奇的问:『你们怎么这么厉害,还有这样的招式?』其中一个笑着说:『我常
看日本3 级片。』此时,潘晓红正躺在草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不久2 人把潘晓
红拉了起来,让她分开双腿跪在那里,一个人从前面把鸡巴插进了潘晓红的嘴里,
另一个则把鸡巴从后面插入了潘晓红的肉洞,开始做活塞运动。潘晓红就这样被
干着,我则继续按着快门。过了几分钟,两人都射精了,一个射在了她的嘴里,
一个射在了她的阴道里。三人就这样躺在草地上,喘息着,我拉开潘晓红的双腿
对着她满是精液的阴户又拍了2 张。不久其中一个恢复了体力,他躺到了潘晓红
的身边,对她说:『来,坐到我的老二上。』潘晓红跨了上去,一只手分开自己
的阴道,另一只手握着肉棒,对准之后缓缓地将肉棒塞了进去,那根长长的肉棍
一下全插进了她的肉洞里,潘晓红摇摆屁股,将大鸡巴套动起来,这样的姿势正
好插的最深,每一坐沉下来,大肉棍就重重的顶着花心,爽得潘晓红大声的浪叫
着。不久那人坐了起来,抱着潘晓红又继续抽插起来,一波又一波的欢愉使她忘
情地叫喊着。那人用力的抽插着,双手扶着潘晓红的细腰,嘴上又开始狂吻潘晓
红的嘴唇。那人的舌头在潘晓红的嘴里狂乱地动着。濒临高潮边缘,潘晓红的嘴
离开了那人大声的浪叫着,不久那人射精了,他巨大的龟头顶着潘晓红的子宫,
把大量的精液射在了那里。那人把潘晓红缓缓的挪开他的身体,把鸡巴拔了出来,
让她躺在草地上,大量的精液从肉洞流出顺着大腿向下流,有的还流到了草地上。
这段时间,一到精彩部分我就赶紧按快门。这时,另一个男的又要上了,他被我
制止住了,我说:『今天就到这吧,谢谢你们了,我们该回去了。』随后,2 人
穿上衣服离开了。我拿着几张面纸又那出一瓶水,把一点水倒在纸上给潘晓红擦
了擦两腿间的精液,精液太多了,刚一擦完就又有一些从肉冻里流出来,擦了好
几便才总算擦的差不多了。我帮潘晓红穿好了衣服后,让她摘下墨镜,然后扶着
她向山下走去。

  不久我离开了那个地方,每当我想念潘晓红的时候,便把那些照片拿出来欣
赏。那些照片至今我没给任何人看过。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