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我的M不是人】(第四章 老公来了)

第一文学城 2021-02-15 06:04 出处:网络 作者:小清河
作者:小清河 2014-8-27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一、下楼吃饭


作者:小清河
2014-8-27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一、下楼吃饭

    我站在了卫生间的淋浴喷头下,单手握着坚挺出胯间的鸡巴,正酝酿着要往
蹲在跨前的幺幺嘴里尿尿时,突然连续听到了两声奇怪的响声。等听到了第二声
的奇怪响声后,发现连续听到了这两声奇怪响声,竟然是从自己的肚子里发出来
的,顿时由之前连续感觉到的幺幺像蛇精,联想到了电影《异形》里的情节,被
吓得鸡巴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嘿嘿嘿……“这时蹲在我跨前的幺幺,突然盯着我的肚子笑了起来,随后
仰着脸对我说:「主人,您的肚子咕咕直叫,怎么您还饿了呀?」

    吓得鸡巴一下子软了下来的我,听幺幺笑着说是我的肚子在咕咕叫,这才意
识到不是自己的肚子里钻进去了异形,而是自己真的是肚子饿了。低头看了一眼,
自己一下就软下来的鸡巴,不禁觉得很是没面子,连忙装出了一副很无奈的表情,
连续地摇晃着头对幺幺说:「哎,我还真就是饿了,因为今天差不多一整天,都
还没吃饭呢?“

    幺幺一听连忙很关切地问道:「主人,您怎么了呀?为什么一整天没吃饭呀?


    我伸手摩挲着肚子说:「这不前几天,巴西世界杯开始了嘛,我这几天连着
熬夜看球啦。今天的看完最后一场球,天都快亮了,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直接
躺床上就睡了,也没顾上吃饭。睡到中午过了起来,迷迷糊糊地先把电脑给打开
了,结果一上网就碰上了藤儿姐,紧跟着又碰上你了,完事儿就从家出来见你了,
一直也没顾上吃饭。最近的一顿饭,还是昨晚快十二点的时候吃的,这不真就是
快一整天没吃饭了吗?」

    幺幺听完显得很心疼地说:「哎呀,主人,现在都晚上六点多了,您真的是
快一整天没吃饭了呀。幺幺住的这家酒店的一楼,是一家西餐厅,么么现在就请
您去餐厅吃饭吧,等您吃饱了恢复了力气,再回房间接着收拾幺幺。」

    之前为了给实际是个伪S 的自己找台阶,从跟幺幺见面开始,我已经连着撒
了多次谎了,这一次虽然也有给自己找台阶的成分,但说的确也是实情。好像是
听到了幺幺说要去请我吃饭,肠子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着抢先表示了赞同,嘴紧跟
着也失去控制地表示了同意。

    幺幺暂时留在卫生间里洗澡,已洗完澡的我先出了卫生间去穿衣服,没一会
幺幺一丝不挂地也走出了卫生间,打开她带的两只皮箱里的较大的那一个,取出
来了一套短裙装和一双高跟鞋。

    幺幺取出来的短裙的颜色是黑色的,是一件上下身成一套的齐逼超短裙,上
身是一件跟胸罩也差不多的吊带小背心,下身是一条短得已经不能再短的小裙子,
并且还搭配有一双齐腿的黑色网眼丝袜。幺幺一并拿出来的高跟鞋,鞋帮和鞋面
的颜色是蓝色的,鞋跟和鞋底的颜色则是粉红色的,同她刚才穿上的那双黑色高
跟鞋的款式相近,也是前端的鞋底是加厚型的,因此后端的鞋跟也相对更高了些,
粉红色的细长鞋跟,足足有十五厘米。

    里面真空着也没有带胸罩,幺幺首先直接穿上了,跟胸罩也差不多了吊带小
背心。齐逼超短裙的里面带有底裤,先穿上了吊带小背心后,幺幺也没有穿内裤,
直接又穿上了这条齐逼小短裙。在双腿上套上了那双齐腿的黑色网眼丝袜,又穿
上了鞋跟是粉红色的细高跟鞋,随后背对着我站到了靠近门口的位置,在出门前
刻意地先让我从后面,欣赏起了她穿上这套性感火热装的样子。

    幺幺的身高超过了一米七,穿上了一双十多厘米高的高跟鞋,个头超过了一
米八。颀长笔直的双腿完全暴露了带了短裙之外,从大腿根以下还穿着黑色的网
眼丝袜,再配上脚上的十五厘米高的性感高跟鞋,光是两条美腿的诱惑,便足以
达到了让人喷鼻血的程度。齐逼超短裙短得已经不能再短,只需将视线下移到平
行于裙子的程度,便足能看到里面的黑色底裤。因此我想幺幺穿着这么一身,去
酒店一楼的西餐厅吃饭,肯定会引得好多男人" 捡打火机".

    幺幺穿好衣服后简单收拾了下屋子,把她刚才玩时穿的几套情趣内衣,以及
那两根假阳具和那个按摩棒,放回到那个较小的旅行皮箱内,随后跟我一起出了
房间锁好了房门,下楼直接去了酒店一层的餐厅。

    幺幺住的这家酒店,是一家情趣风格的时尚酒店,生意很是不错住的客人很
多。此时是晚上六点钟,正好是吃完饭的时段,因此在一楼西餐厅吃饭的人很多。

    我与挎着我胳膊的幺幺一起走进了餐厅,果然不出刚才我的所料,在餐厅里
吃饭的几乎所有的男人,哪怕有的是在同桌吃饭女友的近距离监视,也都情不自
禁的把目光集中投向了幺幺,当然同时也向我这个屌丝男,集中投过来了羡慕妒
忌恨的眼神。

    在西餐厅最靠里的西南角,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子,我和幺幺坐下后点了两
份牛排,等服务员端上来了两份牛排之后,似乎是并不饿的幺幺一口也没吃,但
此时感觉到已饿得前心贴后心的我,则是顾不得形象地当即狼吞虎咽了起来。

    切下来一大块牛排塞到嘴里,我正在使劲地嚼着的时候,么么的手机突然响
了,听声音像是来了一条短信。幺幺从手包里掏出手机,点击了一下看了一眼短
信,脸色变得很紧张了起来,凑近我很小声地对我说:「坏了,主人,我老公也
从北京过来了,而且他可能马上就到这了。」



    二、幺幺的老公

    怎么也没想到,幺幺竟然结婚了。关键是听她说不但是已经结婚了,而且她
老公马上就要来了,我被惊得猛地一抻脖子,把还在嚼着一大块牛排,直接给咽
了下去,想张口说话没能说出来,还被噎得连连翻起了白眼。

    幺幺一见连忙抄起一杯果汁递给我,我端起杯子连喝了几大口的果汁,好不
容易把噎到嗓子眼的牛排顺了下去,压低着声音向我解释了起来。

    「主人,是这么回事。幺幺的老公,是幺幺到北京之后认识的。其实他不算
是幺幺理想中的老公,可是主人您肯定能理解,幺幺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外面闯
荡,遇到的为难事自然很多。他虽然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可他家就是
北京本地的,不是太有钱但至少在北京有房子,而且他对幺幺确实也挺好的,所
以跟他交往了两年多之后,幺幺也就跟他登记结婚了。“

    之前觉得这个幺幺,也就是二十二、三岁的年纪,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是已正
式结婚了,我忍不住脱口问了她一句,「哎,你今年多大了啊?」

    「讨厌,怎么能问女孩子的年纪呢?“条件反射一般地当即向我表示了抗议,
幺幺说完连忙又向我表示了道歉,但随后还是没有明确回答我地说:「反正幺幺
的年纪,是比主人您认为的要大,不过既然您看不出幺幺具体多大了,哪您就认
为幺幺是多大了,就当幺幺是多大了吧!」

    我听了也就不在问她年纪了,幺幺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幺幺老公,对幺幺
确实挺好的,可是这个人吧,属于是用北京话说,很矫情的那种人。所以幺幺跟
他结婚了之后,实在是受不了他什么都干涉的性格,并不是完全跟他生活在了一
起,主体上还是继续着以前的生活。实际关键的一点,是他这个人也没什么真本
事,说白了就是一个啃老族,北京的消费又那么高,幺幺如果不出去挣钱的话,
光靠他养活也根本不行。幺幺刚才跟您说了,幺幺是做摄影模特的,这个职业是
什么性质,不用解释主人您也懂的。做摄影模特的事情,幺幺自然是得瞒着老公,
这个不用跟主人您解释了,主人您肯定也理解。」

    这时幺幺已经显得不紧张了,把穿着黑色网眼丝袜的一条腿,搭在了我的腿
上,还把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轻轻地抚摸着我的鸡巴,以这种下贱的姿态,
继续讲述起了她老公。

    「主人,跟您见面之前,幺幺说想请您帮一个忙,就是跟幺幺感觉到了,老
公可能会追了过来有关。幺幺刚才也跟您说了,幺幺这次来了您在的城市,目的
是想来这边看看,是否在这边做这一行更容易些,所以把做摄影模特要用到的东
西,也就都给一起带过来了。这些东西都是什么,主人您已经看到了,自然是不
方面让老公看到。因此幺幺跟您见面之前,说的想请您帮的那个忙,是想着如果
见到了您之后,觉得您是位值得信任的人,为了防止幺幺老公真追来的后,就把
那些个东西,也就是那个小号的皮箱,暂时让您替幺幺保管几天。」

    冲我做了一个表示无奈的表情,幺幺以很抱歉的语气对我说道:「幺幺这次
来您在的这个城市,因为不确定会不会留在这边,事先本来并没有跟他说。可他
不知道从幺幺的那个朋友哪里,不但是打听到了幺幺来了这边,还知道了幺幺来
了后住在了那家宾馆,结果幺幺坐火车前脚刚到,他开着车后脚就追过来了。没
想到他真的追来了,不过现在已经被主人您调教过了,幺幺当然知道了,您绝对
值得信任,所以这个忙,您也就必须要帮幺幺啦。」

    「这算啥忙啊,你只要能信任我,你那个小皮箱,放我家多久都行!“我听
完当即表示了同意,我想了想又对幺幺说:「既然你老公,马上就要过来了,我
也不方便跟他碰面。哪这样吧,现在咱们就回房间,去取你那个小皮箱,然后你
等着你男朋友来,我带着皮箱直接回家。哪天等你方便了,就给我打个电话,或
者你直接去我家去拿,或者我给你送过来,反正我是光棍儿一个,没媳妇儿也没
女朋友,随时随地怎么地都方便。」

    「主人,您还没吃饱呢,先继续吃饭吧!反正您把我给操了的事,幺幺也不
会告诉他,就当您是幺幺的一个朋友,跟他见一面也没什么的。“把刚才令她紧
张的事说完了,幺幺又变得完全轻松了起来,冲我做了个发骚的表情,坏笑着对
我说:「主人,在一个女M 的老公面前,偷偷地调教羞辱那个女M ,这个您即使
之前没做过,肯定也曾经想过吧!反正幺幺是曾经想象过,嘻嘻嘻……这个方式
幺幺之前也没有玩过,这次正好有了这样的机会,哪我们干脆就尝试一下吧!」

    三、桌前斗智

    因为她老公随时就可能来,本来是同我紧挨着坐在桌子一侧的幺幺,说完后
坐到了桌子的对面。之后我和幺幺继续吃起了饭,等我吃光了面前的牛排,差不
多吃饱了的时候,幺幺的老公到了。

    幺幺把我给说成了,是她一个女性朋友的男朋友,给我和她老公做了引荐。

    我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打招呼,同时趁机偷眼打量了过去。见幺幺的老公,
大概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一米八以上的个头,人长得可以说相当得帅气。说话的
口音是地道的北京腔,但并没有大多数的北京人,瞧不起其他地方人的通病,说
起话来彬彬有礼很是客气。

    是在这种特殊的感觉之间,意外跟幺幺的老公见了面,但第一眼见到幺幺的
男朋友后,我对他的印象却是挺好的,由此心里不禁暗自想到:「幺幺跟这后八
零后,女靓男帅,还真是挺般配啊!“随后又不禁颇为感慨地暗自想到:「这后
八零后虽不是官富二代,可家里的条件应该不错,还是在北京有户口有房子的,
至少是比我这个穷屌丝强多了。生活算是很不错的了,可幺幺还得出来做裸模,
看来那句话说的真没错,天朝的八零后是苦逼的一代,帝都的八零后是最苦逼的
一代。」

    「很高兴认识您,我叫肇鑫,这是我的名片!」我正在暗自琢磨着心事,挨
着他的老婆在桌子的对面,幺幺的老公坐下后又站了起来,向前探着身双手递给
了我一张名片。

    我跟幺幺见面后便玩起了SM调教,都觉得也没必要知道彼此的姓名,也就都
没有告诉对方彼此叫什么名字,幺幺刚才向她老公介绍我的时候,自然是没有说
到我姓什么叫什么。本来见面的情形和感觉,就很容易引起怀疑,结果又因此导
致了这么一个更可能被怀疑的问题,我接过名片后假装很是仔细地看着,其实只
看到了名片上字体最大的名字,其他头衔一类的小字根本没顾上看,实际是趁机
琢磨着,如何把最可能被怀疑的这一破绽给遮过去。

    好在我这个人从小就说假话不用打草稿,自小便是自认颇有做地下党的潜质,
稍一琢磨便想到了合适的言词,笑着对坐到了对面的幺幺老公说:「巧了哎,我
也姓赵!不过我姓的那个赵,是赵钱孙李的赵,没你姓的这个肇高贵。既然你是
姓这个肇,哪你肯定是满族人了,而且应该还是爱新觉罗皇族吧。」

    「我确实是满族人,可惜并不是皇族后裔!姓肇的人里确实有很多,本来是
姓爱新觉罗,但并不是肇的都是皇族后裔。」长得远比我帅气得多的肇鑫,听完
之后笑着回应了我一句,见果然把他注意力给转移开了,我心里面暗自长舒了一
口气。

    不成想这个后八零后远比我想的更精明,对我和他老婆的关系还是有些怀疑,
稍微侧了下脸看向了穿着性感暴露的幺幺,眼神的意思显然是在问自己的老婆,
「你怎么跟别人吃饭,还穿成了这样啊?」紧跟着又假装是随口一说地,对坐在
他旁边的幺幺问了句,「哎,幺幺,这位赵哥,是你以前的时候,跟我提过的那
位赵哥吧?我好像记得赵哥,也不是东北人吧?」

    看来是网名叫幺幺的幺幺,现实里的小名也是叫幺幺。我听出来了这么一个
意思,同时也意识到了一点,幺幺的这个帅气的后八零后老公,不当特务也真是
有点屈才了,真旁敲侧击套人实话的本事,还真有点谢若林的风采。

    幺幺听了老公显然是试探性的询问,首先侧过脸看向了自己的老公,眼神里
透出的意思,显然先回应了老公的眼神询问,「穿着这样怎么了?我平时不也常
穿成过这样的吗?」随后幺幺拧着眉毛想了想,显得有些不满地说:「我什么时
候跟你说过,我认识一个赵哥的朋友啊?这个赵哥,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藤儿的
男朋友,藤儿今天有事出不来,只好让她男朋友来接我了。」紧跟着幺幺又显得
更为不满地说:「你还能行不?我就是过来办点私事,办完了直接就回去了,你
用得着班都不上了,大老远地马上就追过来吗?」

    我这个人从小就有这么个毛病,谎言瞎话张口就来,而且说假话时总是比说
真话时,反而更加得理直气壮义正言辞。见幺幺说起假话来,不但也是张口就来,
而且把假话说得也是理直气壮的,我在心里不禁暗笑着自言自语道:「得,这回
可是真有意思了,谢若林碰上余则成和穆婉秋了。」

    四、桌下饮尿

    试探意图被老婆在人前给揭穿了,紧跟着又遭到了老婆的反责,而且见老婆
撅起小嘴生起了他的气,幺幺的老公肇鑫,也就顾不得再怀疑我跟他老婆的关系
了,脸色顿时间显得很是不自然,连续向自己的老婆解释了起来。

    「你大老远的跑东北来了,来之前还说都没跟我说一声,这不是担心你嘛…

    …」

    「行了,咱们俩之间的这些事,等只有咱们俩的时候再说吧。」打断了老公
向她解释的话,幺幺又显得很关切地对老公说:「老公,你开了一路的车,还没
吃饭呢吧?正好赶上在吃饭了,你又是开了这么远的车,我给你点份海鲜稀饭吧!」

    喊来服务员要了一份海鲜稀饭,又要了一瓶红葡萄酒,等服务员把饭和酒端
上来后,没等她的老公吃,幺幺对老公又说道:「哎呀,老公,你看看你呀,开
了一路的火车,脸上都冒油了,先去卫生间洗洗再吃饭吧,对了,别忘了把手好
好洗洗!」

    听老婆这么一说,幺幺的老公肇鑫,情不自禁地马上伸手摸了一把脸,随后
站起身很礼貌地跟我打了声招呼,拎起他的单肩背包走离座位去了卫生间。

    等幺幺的老公走出了一段距离,我突然看到幺幺把腰弯向了桌子下面,感觉
可能是她把什么东西给碰掉了,我连忙也弯下腰去向桌子下面看。不想幺幺却是
直接钻到了桌子底下,紧跟着从桌子下面爬到了我的腿前,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
把她一只细嫩的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把我的鸡巴给掏了出来。

    「你干什么呀?」低下头对钻到桌子底下的幺幺轻声说了句,我连忙又扭过
头去看去了卫生间的幺幺老公,还好这时她老公已经进了卫生间里了,随后我又
往整个餐厅里扫了一眼,见因为我和幺幺在的这个位子,是在餐厅最里侧的西南
角位置,餐厅里正在边吃边聊的人虽很多,但都没有注意到在我坐的这个位子上,
突然从座位上消失了的幺幺。

    这时钻到了我的两腿之间的幺幺,已经将我正在勃起中的鸡巴,整个地从我
的裤子里给掏了出来。用一只细嫩的手握住了我的鸡巴,平仰着脸跪在了桌子的
下面,并把她的嘴对准了我的龟头,语气下贱至极地对我说:「主人,刚才在房
间里的时候,您不是要赏赐幺幺圣水吗?现在请您继续赏赐幺幺圣水吧!」

    我这时并无尿意,在这种情况又是非常紧张,即使是有尿也尿不出来。不过
幺幺好像对此很有经验,用一只手嫩乳水葱的两根手指,使劲捏住了我的鸡巴的
龟头后端,另一只手轻轻起抚弄起了我的鸡巴的根部,我情不自禁勃起到坚挺状
态的鸡巴,就这么又被她给弄得难以控制地尿出来了尿。见我龟头前端的尿道口
里喷出来了尿,幺幺当即迎着喷出的尿流张开了嘴,把我尿出来了少半泡的尿,
几乎是一滴不落地全都接到嘴里喝了下去。

    等我尿完了被她给刺激出来的尿,幺幺平仰着脸把嘴张开到了最大程度,让
我检查了一下她把接到嘴里的尿,已经全都给喝进到了肚子里。随后幺幺又伸出
来了舌头,给我舔干净了鸡巴的前端,在我的鸡巴上轻轻地吻了几下,这才把我
的鸡巴放回到内裤里,轻轻地帮我拉上了裤子的拉链。

    钻出桌子坐回到对面的座位上,幺幺意犹未尽似的舔了下嘴唇,浪声贱气地
小声对我说:「主人,您的圣水真好喝。有您赏赐给了幺幺圣水,幺幺不用吃饭,
就让您给喂饱了。」

    鸡巴还硬邦邦地别在了裤裆里,我的脸色涨得通红呼吸有些粗重,怕被幺幺
的男友上卫生间回来后给看出来,连忙抓起桌上的果汁一口气全喝了下去。不过
等我强行压下去被幺幺挑逗起的欲火,把裤裆里的鸡巴强制憋得软了回去,去卫
生间洗脸、洗手的幺幺的老公,这才走回到了我和幺幺坐的位子。

    头发变得更加得油亮整齐了,显然刚才是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专门梳理过
了,回来后还在用湿巾不停地擦着手,看来幺幺这个长得帅气至极的老公,不但
是非常得注意自己的仪表,还很可能是有着洁癖,结果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
反倒是因此给自己的老婆,创造了一个钻到桌子底下去喝别人尿的机会。

    等她的老公回来了之后,幺幺却是在我的面前,跟老公大秀起了恩爱。不停
地问着男友路上累不累,连续地催着男友多喝点汤。见此情景我心里暗笑着说:
「这后八零后倒是有点谢若林的潜质,可惜碰上的这个长得跟蛇精似的媳妇,却
是比穆婉秋邪性多了。」

   
      
     五、药房买药

    在幺幺的老公肇鑫来了之前,我和幺幺便已经吃完饭了,因此等肇鑫吃完了
幺幺给他后点的海鲜稀饭后,这场内容颇为丰富的饭局,也就算是准备告一段落
了。可幺幺刚才说了想要我帮她的那个忙,是想把她装着SM类东西的那个小皮箱,
暂时让我替她保管几天。此时那个小皮箱还放在了幺幺住的房间里,而此时幺幺
的老公就坐在了面前,我不禁颇为犯难在做琢磨起了,在结束这顿饭离开之前,
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去幺幺住的房间拿走那个小皮箱。

    我正在颇为犯难地琢磨着,幺幺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说:「赵哥,谢谢您过
来接我。都快晚上七点了,您就先回去吧,记得替我向藤儿问个好。他开了一路
车挺累的,我俩这也就上楼休息了。」

    要让我帮她暂时保管的那个小皮箱,此时还放在了她住的房间里,幺幺却是
说要跟老公直接上楼休息。不过刚才已经见识到,幺幺比我更有做地下党的潜质,
绝对是远超穆婉秋完爆姚翠萍,因此我觉得她这么说肯定是另有安排。果然我猜
得没有,趁老公也连忙站起来跟我说感谢的话时,幺幺眨了下她那双大得出奇的
大眼睛,冲我暗使了一个眼色。

    幺幺一嗓子喊过来了服务员,拦住见势连忙摸出钱包的我,抢着让自己的老
公结了账。一同走出了位于酒店一楼的餐厅,到了酒店的前台大厅,相互之间说
了声再见,幺幺挎着老公的胳膊走向了电梯,我则转身走向了酒店的旋转门。

    等我走到了旋转门的前面时,幺幺突然甩开老公的胳膊,转过身来喊了一声
叫住了我,从小挎包里摸出来一小瓶香水,小跑过来递到我的手里后说:「这是
我帮藤儿买的香水,刚才忙的差点给忘了。」趁她老公没有跟过来,幺幺又悄声
地对我说:「主人,离这个酒店不远,有一个挺大的药房,您先去那等一会,幺
幺很快就过去找您。」

    正好这时向上去的电梯门开了,幺幺冲我晃了下手赶紧跑了过去,挎起老公
的胳膊一同走进了电梯。我看了看幺幺递到我手里的香水,显然是已经打开瓶用
过了,心里暗笑着自言自语道:「成地下党传递情报了唉,这还真演上《潜伏》
了啊。」

    我把香水揣进兜里出来酒店大门,向这条街的东西两边看了看,见在酒店大
门南侧不到两百米,果然是有一家很大的药房。此时还不到晚上七点,我走到了
这家药店的门前时,见药店不但还开着门,在里面买药的人还不少。我也不是来
买药的,便摸出来烟点上一根烟,站在药店的门口等着幺幺过来。

    等了快一个小时,也没见幺幺过来,我等得开始有些着急,脸朝着北伸着脖
子望向了酒店门口。这时突然背后被人拍了一巴掌。吓得我一激灵连忙扭回了头,
见是幺幺拖着她那个小号的带长拉杆的皮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我正要开口问她,幺幺抢先对我说:「主人,幺幺的老公,是个特别娇气的
人。刚才跟他回了房间后,幺幺说他脸色不是太好,问他是不是感冒了。他开了
好几个小时的车,确实是挺累的了,被幺幺这么一心理暗示,真就是觉得他感冒
了,所以幺幺就让他在浴缸里泡着,出来给他买感冒药来了。」

    看了一眼幺幺拉着的带长拉杆的皮箱,我情不自禁地连声笑着对她问道:「
你老公进房间的时候,没看到这个皮箱啊?」

    幺幺把皮箱交到我手里说:「没有,刚才他进房间的时候,我直接先跟他亲
热了下,然后让他进卫生间去洗澡,我趁机把这个皮箱,给藏到了窗帘的后面。

    他被我心理暗示的,真以为自己的感冒了,刚才我出来的时候,他还在浴缸
里泡着呢,没看到我是拎着个皮箱出门的。“

    我听完颇有感慨地说:「哎,咱们俩人,生在现在真是太可惜了,这要是生
在了战争年代,就咱俩人这当地下党的天赋,绝对是完爆余则成和姚翠萍。」

    「哈哈,嗯,幺幺也这么觉得。要是主人您早生几十年,跟幺幺一块去做地
下党,绝对是一对SM的革命搭档。」幺幺朝着我挤眼坏笑了下,显得很兴奋地又
对我说:「主人,刚才我陪他一起进浴缸泡澡时,因为陪您洗澡时的水还热着,
所以是只放掉了一部分水,然后又添上的一部分热水。结果等幺幺和他一起泡了
进去,发现您操幺幺的屁眼时,射出来的精液,还漂在水里面呢。哈哈哈……这
个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幺幺是以给老公买感冒药的借口,带着那个皮箱溜出宾馆来见我的,在药店
的门口聊了一会后,我和她便一同进了药店去买药。这家药店店面很大挺正规,
幺幺在柜台前选好药开了票据,需要拿着票据来收款台前交款。此时还不算太晚,
药店里有十来个买药的人,排在幺幺前面等着交款的还有两个人。幺幺站在收款
台前排起了队,我就拎着皮箱坐都旁边的椅子上。这时我忽然注意到,这么一会
的功夫,幺幺又换了一身衣服。

    上身穿了件蓝色的吊带背心,下身穿了条白色的短裙,脚上穿的是一双粉色
的高跟鞋。不过虽然也属于是清凉装,但没有刚才穿的那么暴露。我想应该是刚
才幺幺陪老公洗澡时,把跟我出去吃饭时穿的那身衣服脱了,随后又出来给老公
买感冒药时,换上了这么一身相对休闲的衣服。

    幺幺交完了款回柜台拿了要买的药,我和她一起走出了药店,拉着她的那个
小号的带长拉杆皮箱,想着要回家了伸出手准备要拦出租车。不过幺幺却是压下
去了我伸出的手,眨着眼睛坏笑着对我说:「主人,您今晚别走了,我刚才下楼
的时候,用我老公的身份证,在我先开的那间房间的隔壁,又给您开了一个房间。

    我老公在房间睡觉,您在隔壁的房间操我,这个感觉想起来,真是太刺激啦!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