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谢罪妈妈接受鬼畜调教】(终)

第一文学城 2020-11-22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小啊俺俺
作者:小啊俺俺 2020年2月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5935   文戏较多,时间太久,内容忘却的有点多,只能匆匆完结了。不喜勿喷。结

作者:小啊俺俺
2020年2月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5935

  文戏较多,时间太久,内容忘却的有点多,只能匆匆完结了。不喜勿喷。结
尾也给自己留了个大坑吧

  似乎是囚笼那边的东西准备好了,囚笼和他的团队很快就带着妈妈走了,他
把这栋别墅留给了我,各种调教用品也都拿走了,只给我留下了无数的摄像头。

  走之前,光头发了我几张照片,说让我最后多看看妈妈的样子,因为可能在
见到时,就不是我认识的妈妈了。

  也是在那时我才知道,囚笼给妈妈准备的竟然是惨无人道的人体改造。在之
后的一段时间内,妈妈将经过各种各样的手术,而彻底沦为一个公共母畜。

  而那一次,也成为了我最后一次见到妈妈了。

  若干年后……

  s城的阳光照的我一阵眩晕,滚滚的热浪扑面而来。夏天的魔都,气温果然
高的吓人。我穿着厚实的警察制服,感到汗在我的背部流淌。搞得我一阵难受,
恨不得将只穿汗衫才好。

  「涛,在外面站着干嘛,进去啊。」一声甜美的声音在我的脑后传来,匡威
布鞋踩地的声音很快走到我的旁边,很自然的挽住我的手臂,并把头依偎在我肩
膀上。

  我转过头看去,一张甜美可爱的脸庞,充满灵气的美眸似乎传递着爱意,长
长的睫毛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微光。有这样一位可爱的美少女相伴,这夏天的暑
气都会消退不少。

  她是我的女朋友胡念伊。

  我转过头去,看着前面高耸的警察局,仿佛在思考什么。

  她看我这般,不满的摇了摇我的手臂,嘟囔道:「干嘛,人家今天穿的这么
好看,你就看一眼就好了。」

  我只能无奈的再次转过头看她,boy的短袖,俏皮的苏格兰短裙和过膝黑
丝,再配上黑色的帆布鞋,虽说穿搭很一般,不过胜在她的容貌突出,也就是传
说中的穿啥都好看。我又仔细的闻了闻。

  我假装认真的想了想:「是我送你的那瓶Gucci花悦绽放啊,你不一直
舍不得拆吗。」

  「没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反正你还会继续送的。」她冲我眨了下有眼,
弄得我一阵晕眩,我突然欲望升起,一把搂住她的腰,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吻
了下去。

  没有小女孩子的害羞,她也很自然的闭上眼睛,默默的允许我的kiss,
这场景因为已经上演太多次,导致门口外路过的同事早已见怪不怪。

  吻后,她站在我面前,帮我整理着制服,甜甜的说道:「打起精神啊,你今
天还有很重要的事呢。」

  我愣了一下,不过我很好的隐藏住了,只是对她微微笑着。然后一起走进了
警察局。

  是啊,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啊,不过,也许只有我有一个人清楚这件事情有
多重要。

  囚笼落网了。

  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一个臭名昭著的SM调教师,他做的最火的一件事,就
是把这个警察局上一任的警花,也就是我的母亲,调教成了全警察局的肉便器。
可惜,那次无意中被上层知道,然后,这个警察局就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就连
门房大爷,也都换了一个。同时,囚笼也登上了通缉单。

  但他对我的意义就更不一样了。在高中时刻,是他,一步步威逼利诱,将妈
妈调教成了人尽可妻的公共母畜,也同时,在当时的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
记。也正是因为他,我在高中毕业后选择了刑警这一职业,就是为了寻找我的母
亲,并且把他绳之以法,让他在监狱里度过余生。也是因为他,我至今不能说明
我的母亲是谁,哪怕念伊问我,我也只说父母在美国,还好念伊是个懂事的女孩,
并没有深究。不然以她的智慧,也许能找到我言语的漏洞也说不定。

  不过囚笼也是个逃窜的好手,经过了好几年,才将他捕获,不过他的嘴皮字
紧的很,大多数的谈话都只能无功而返。我也是费劲心思,终于向领导要来了一
个和他谈话的机会。条件是,没有摄像头和录音机,一对一的隐秘谈判。

  也只有这样,我才有一线希望,寻找到我的母亲。

                暗室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走到他面前坐下,看着这张当年让我无比恐惧的脸。

  「你来了,也好,比起他们,我更喜欢和你交流。」他应该是经过了多次的
高压审讯,整个人的精神气很萎靡,他看见我坐下,开口向我说道。

  「你认出我了。」虽说有些惊讶我发现我的身份,不过现在形势是我再上风,
我也没有必要表现出太多的恐惧。

  「当然啊,听到你名字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你长大成熟了不少啊,都当上
刑警了。」他的言语没有害怕,像一个老朋友一样向我寒暄着。

             可惜我不吃这一套

  「当年在我面前肆意玩弄我母亲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一天吧。」我上半身微
微抬起,向他靠近,开始给他一些压力。

  「哦,这我可这没想到,不过我觉得你以后一定会成功的,毕竟你的母亲这
么爱你,你是不知道,你母亲为了你,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我压抑住差点要爆发的情绪,「有什么想说的吗,我可以考虑向法官求情,
让你从轻处理。」

  「算了吧,我的罪过已经罄竹难书了,也不怕告诉你,我得了绝症,只有半
年不到的寿命了,那不是本着落叶归根的想法,我也不会回国,让你们有机可乘。」
他不管不顾我压下脾气说的好话,面带着微笑冲我说道。

  我重新做回我的位置,表情有些许的失控,很明显,他的情况让我大脑有些
空白,需要重新整理一下思路。

  他看我没接话,就继续自顾自的讲着:「说起来,我这一生调教过很多女人,
他们有白领,律师,甚至三线明星。但最难忘的还是你的母亲,你的母亲是我见
过意志最坚定的人。我调教的人,最多的那个也就三个月不到就彻底堕落,这还
是没有用药的情况下。而你的母亲,直至最后,好像也没有接受自己的身份。」

  「够了,不用再说下去了,我的母亲在哪里。」我粗鲁的打断了他的话,并
大声的向他质问道。

  他忽然笑了,是那种很自信的笑。这一瞬间,我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回到
了那几天,他执掌着一切,如同君王一般。我不动声色的将椅子后撤一点,好更
加轻快的呼吸。

  「这个我其实不清楚,有可能是在m国号称变态天堂的hentai,也可
能是在r国玩的最疯的紫色凌晨,也有可能在最重口的暗网手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连你自己也不清楚?」我愈发控住不住我的脾气,拳头
狠狠的向桌子咋去,震得上面的茶杯一阵摇晃。

  「对,真不好意思,将其人体改造结束后,就有暗网的人来接手了,你知道
的,我们组织也需要资金。」囚笼想摊摊手表示自己爱莫能助,才发觉自己的双
手被手铐铐着,只能撇撇嘴。

  我坐在椅子上,开始整理起了思路,多年的刑警经历,让我开始不再向之前
那样只会无助的看着妈妈被调教,我现在,终于可以开始反抗了。

  「我需要,我母亲最后被人体改造的过程,越详细越好,以及她最后的经历。」
我一字一句的向囚笼说道。

  「我想这东西你应该不介意说出来吧,毕竟在儿子面前炫耀母亲被你改造的
过程,不应该很有成就感吗。」我继续向他施着压力。

  「有点意思,」他开始收起玩味笑容,开始认真的打量我,「我需要我的手
机,里面有很多你妈妈的照片呢,有图片总归详细点。」他尝试激怒我,争取着
主动权。

  我没理他,自顾自的走出门,门口,小伊正在焦急的守候着,看到门打开,
她急忙的凑过来,眼睛里闪着关心。我让她去拿一下囚笼的手机,又让她去拿一
包烟。周围的同事纷纷递来关心的眼神,我向他们比了个「OK」的手势,让他
们稍安勿躁。

  我重新走进大门,面对着囚笼坐好,一起修炼着闭口禅。

  小伊的效率很高,不多时,就拿来了我要的东西,我把手机递给囚笼,示意
他解锁,然后打开烟,抽出一支向他扔过去,然后自己点燃一支。

  「记得少抽烟,对身体不好。」小伊拍拍我的肩膀,出去了。

  「这是你女朋友吧,很漂亮,听说是今年的警花。」囚笼用嘴含住烟,示意
我帮他点一下。

  我想了一下,拿出钥匙,打开了他的手铐,我很自信,因为以我的身手,对
付10个他都没有问题。

  难得解放双手的他显得更加配合,他一边熟练的吐着烟圈,一遍在手机上飞
快的操作。

  「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你想要知道这些过程,到底是想寻找那个母畜在哪,
还是说,你也想听听你妈妈还接受了怎样的摧残,好让你勃起,差点忘了,你可
是是绿妈控。」

  我无视他的嘲讽,说道:「你猜对了,这两者皆有吧,可这不重要,现在时
间交给你,请开始你的演讲。」

  「有意思。」他对我的无动于衷很惊讶。不过还是打开手机相册向我说道第
一张照片,妈妈被绳子束缚在妇科椅上,戴着眼罩。嘴巴被口腔固定器粗暴的架
开,一个医生打扮的正用夹子将妈妈的牙齿一颗颗拔下来,仅仅从图片上,都可
以看出妈妈全身的颤抖,看不见的无助,牙齿被拔的剧烈痛处。让妈妈的面孔有
些扭曲。但这重口的一幕,却让我有了久违的感觉,那种母亲被玩弄的无助,让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我尽力的保持我的震惊,不让他发现我的窘态。

  囚笼一边欣赏妈妈的照片,一边冲我介绍道:「因为有很多女奴隶经受不住
虐待而咬舌自尽的情况,我们把你妈妈的牙齿全部拔掉,然后换上了橡胶牙齿,
还可以避免母畜咬到客人的肉棒。就是,她再也不能咀嚼食物。不过也没关系了,
她这些年的食物,应该精液和排泄物居多吧,毕竟是肉便器吗。」

  这家伙还不忘通过侮辱我的母亲也打击我。

  我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下一张。」

  下一张的照片就显得淫荡很多,差点让我的小弟弟克制不住的勃起。

  照片中,妈妈全身赤裸坐在中间镂空的椅子上,四肢都被固定住,乳头上,
小腹上贴满了电极贴,还有一根黑色的振动棒在妈妈的小穴里快速的搅拌着。

  「这是持续高潮与洗脑改造实验,你妈妈的小穴,乳头等私密处都涂了很多
的春药,包括也吃下去不少,给你妈妈头上戴着的头盔可以不停的给你妈播放自
己拍摄的重口AV,不停的高潮和欲求不满的身体,再加上5感的刺激,就算不
沉沦的话,也会奔溃掉的。」

  「那我妈妈抗住了吗。」我终于露出了破绽,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没有,我说过,你妈妈的意志力真的生平罕见,一般人撑不住2小时的改
造,你妈妈进行了6个小时,可出来后,她仍旧没有成为一个没有肉棒就活不下
去的母畜。」囚笼很无奈的回答道。

  我按按为母亲捏了一把汗,我希望能找回来的母亲,是当年意气风发,屡破
案件的s城警花,而不是一个变态的母畜。

  第三张是阴蒂肥大化改造,妈妈在妇科椅上,双腿呈「M」字型绑着,四根
夹子连接着妈妈阴唇上的四个阴环,将妈妈的阴户扯出一个不小的洞,几根细细
的电线穿过阴户,直达妈妈的子宫。阴蒂上则放了一个罩子,不停的对妈妈敏感
的阴蒂进行着刺激。

  「我们切除了你妈妈阴蒂上的包皮,好让她更加的敏感,然后注入大量的荷
尔蒙和春药,用真空泵吸引,辅以电击,还有在阴蒂上挂砝码什么的。我记得这
张照片的时候,你妈妈的阴蒂就已经和大拇指一样了肥大了,现在,就要取决了
现在正在玩弄你妈妈的人有没有恶趣味了。」

  「接下来是乳房改造,我们给她使用了兽用的催乳针,并改造了她的乳腺,
她的胸部达到了惊人的「F」,另外,她的乳头也被我们用药物和电击弄得长长
的,为了美观,我们还给她打上了大量的装饰呢,嘿嘿。」

  照片里,妈妈的乳房果然变得异常的丰满,每个乳头的中间伸长部分都被打
入了两个金色的乳钉,乳头则是之间焊上了乳环,和阴蒂的阴环练成一个三角。
乳孔的地方还用小号的塞子堵住。

  「你也知道兽用催乳针的威力,到后来,你妈妈的乳孔被扩张过,因此如果
没有塞子堵住,你妈妈的乳汁则会疯狂的留下来。而堵住,可以增加她的痛苦,
也方便客人更有兴趣的玩弄。」

  囚笼及时的解释道。

  大概半个小时,囚笼才差不错介绍完,到最后,我的妈妈已经被改造成了一
个无法自由的排泄,高潮,并且一天只有高潮十次才能保持清醒的状态。

  「够了。」为了掩饰我越来越憋不住的下体,我站起来向他吼道。「我需要
所有你买家的资料,还有你刚刚说的,立刻。」

  「很抱歉,这东西虽然我知道,但我作为卖家,有权保守秘密。」囚笼还是
保持着微笑「你保守个p秘密,你有tm的权利」妈妈的折磨,囚笼的话语,还
有我自身性欲的高涨,我开始控制不住我自己,乱砸着桌子,控制不住的发着脾
气。

  囚笼重新露出了自信的微笑,仿佛一切重回他掌控似的,他看着我,顿了顿,
然后说道:「岳警官,我们可以打个赌。虽然我有权保守秘密,但如果打赌输给
你的话,他们恐怕也无话可说。」

  「我能相信你吗,赌什么。」连我自己都没意识到,我开始一步步顺着囚笼
的意图走了。

  「我说过,我是绝症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也不想带着一身罪恶下地
狱啊。」他认真看着我的眼睛,似乎在博取我的信任,很明显,我有些听进去了,
母亲的遭遇让我略微丧失了理智。

  「我收了一个徒弟,论调教手段,他比我更加变态,他一直想证明他比我优
秀,而证明他优秀的方法就是,再找一个像你妈妈这样的警花,让她调教,然后
让她堕落。」

  「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感觉到阴谋的气味,可我无法拒绝
这一诱惑。

  「他接受了我的调教团队,一心在寻觅着猎物。我想让他调教一个人,如果
三个月时间没有让她堕落,我就主动认输,告诉你妈妈的消息,怎么样。」他现
在就像一个有经验的渔夫,一心等着我上钩。

  「那个人是谁?我上哪去给你找人。」我没有拒绝他,而是抛出了这一难题。

  「那还不简单,你那漂亮的女朋友啊,都是警花,调教起来一定很好,可惜
我见不到这一幕了。」囚笼咂咂嘴,露出惋惜的神色。

  好啊,都把主意打到我女朋友身上了,我再也忍不住,狠狠的给他鼻子上来
了一拳,将他弄翻在地上。

  「哦哦,你可真不冷静,你妈妈可是被灌了数千cc的情况下还能给人口交
呢。」囚笼仍不忘在嘴巴上占着便宜。

  「md。」我把他扶起来,然后继续往他脸上就是一拳,一连数下,让他的
来上布满了鲜血,似乎牙齿都掉了一颗。

  「哎呀,看来你长大了,女朋友果然比妈妈重要啊,你妈妈为了你付出了一
辈子做母畜的代价,你却这么报答她,真让人心寒啊。」这句话让我的动作一顿,
重新坐回了位置上。

  「这件事情我决定不了。」「怎么决定不了,你会这么问说明你可以搞定。
你应该看得出来那丫头对你的爱有多深吧。」

  「三个月太长了,一个月。」「不是吧,对你女朋友这么没信心,你妈妈可
是接受了大半年,都还没用堕落呢,这么看不起你女朋友吗。」

  「好,我答应你,希望你遵守承诺。」「很好啊。一会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
你,他知道这件事情的。」

  不知怎么的,也许是对母亲太深的愧疚,也许是相信这小伊对我的爱和她的
意志力。

  我最终,签下了这个魔鬼的契约。

  小伊,对不起了。

  妈妈,等着我

               (本文完)

  这本书在这里就告一段落了,这是本人的第一次写作,受于题材,没法更多
的展现母亲的心理。考虑在写完校长妈妈后把这本书的下一篇章进行写作。

  另外,征集下新书的名字,以及一个选择题,你们是希望小伊处女时被调教
还是被主角破处后在调教。

  欢迎大家积极提意见。

  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

  另外网上写文,看文纯属释放压力,意淫一下,希望大家能在现实尊重女性,
关爱女性。爱护母亲,妻子,女儿等人。

  谢谢大家!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