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都市偷香贼】 第15章 婷婷玉立

第一文学城 2020-11-22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447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字数:6447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十一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啊哟,婷婷怎么来这么早?”许娇一下子就像是被抓了奸的人妻一样,一
骨碌翻下床来,抓起凉鞋套上,匆匆抽了七八张纸巾,扯开内裤塞进去垫住,裙
子往下一拉,对着镜子看一眼发现头发乱糟糟的奶子还在背心外头晃荡,急忙往
卫生间跑去,“韩哥,那是我妹,你说我上厕所了,随便应付两句。”

  韩玉梁点点头,掀开帘子走到外屋。

  许婷正好这会儿打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大塑料袋,背了个双肩包。

  她望见一个陌生男人,当即一愣,奇怪地高声说:“姐,有病号你怎么锁门
了?这是熟人?“

  韩玉梁本应想想该说点什么应付过去。

  可他这会儿注意力全集中在了视线上,正忙着去扫眼前俏生生的小姑娘。

  乌油油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个略高的短马尾,挑染了几绺鲜艳的红,轮廓柔
和的瓜子脸,却因微微斜吊的眼角显得气势颇为凌厉,幸好眉峰弯弯,冲淡几分,
让杏眼与当中的高挺俏鼻总算搭出一点和气,唇瓣薄薄,线条微翘,嘴角就像是
一直噙着笑。

  和许娇一身白肉不同,许婷上下可见的肌肤,都是健康光润、仿佛泼了层蜜
一样的色泽。此时正是夏初,她穿得十分清凉,所见之处,蜜润均匀,像是天生
就如此,并非日照风吹所至。

  短袖对开衫没系扣子,而是用下摆在高处打了个结,里头裹着鼓鼓囊囊胸脯
的像是一件短兜儿,遮得更高,那段平坦紧凑,可见肌理轮廓的小腹,便那么大
大方方亮着,低腰牛仔短裤裤管带着毛边,下头伸出一双骨肉均匀、比例修长、
曲线顺滑的美腿,轮廓收束在纤细足踝,连着穿了双运动风网眼凉鞋的脚。

  那鞋基本挡不住什么,韩玉梁一瞄,就看出那是一双别有风情的美足,虽不
如叶春樱的那么柔美精细,却透着一股弹力动感,足弓的窝很深,脚背有劲,小
腿结实,只要愿意费力,可比一般女子的脚好“用”许多。

  “喂,你谁啊,怎么不说话?”许婷被他打量得有点不高兴,先过去把塑料
袋和双肩包放下,皱眉说,“我姐呢?”

  韩玉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得帮许娇应付呢,可这冷不丁撞见,还是这么
个俏生生浑身透着股勾人劲儿的姑娘,他本想戏弄几句的话,又有点说不出口。

  “许大夫去茅……”他清清嗓子,急忙改成如今的用法,“去卫生间,你赶
巧了,她一会儿就出来。”

  “那怎么挂了牌子锁门啊?”许婷大步走过来,狐疑地上下打量他,一手插
进短裤兜里,似乎握住了什么。

  知道黑街的漂亮女人大都会随身带着防狼器之类的东西,韩玉梁在叶春樱那
儿也见过,忙后退半步,笑道:“许大夫觉得被人看到我给她治病不好,才关的
门。毕竟她也是帮人诊治的,需要威信。”

  “你?给她治病?”许婷蹙眉端详着他,那只手总算从兜里抽了出来,“你
是韩大夫?跟我姐抢生意那个诊所的?”

  “嗯。就是我,在下姓韩,韩玉梁。姑娘想必就是许大夫提过的那个妹妹,
许婷吧?”

  呼的一声,许婷竟一个旋身,长腿抬起,架势颇为专业地踢了过来。

  不过这种花拳绣腿,韩玉梁当然不会放在眼里,而且来路他看得清清楚楚,
根本没瞄着他的头。

  那一脚果然狠狠踢在墙上,落在他的肩膀旁边。

  许婷高高抬着腿,就快拉成个立地一字马,却丝毫不显费力,可见下过些苦
工。

  她哼了一声,颇为不满地说:“你这个臭大夫,不知道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
母吗?我俩本来就没父母了,你还要再杀一次?告诉你,我可是练了七八年跆拳
道的。”

  听起来,跆拳道应该是一种武功。不过看许婷的本事,这功夫练了七八年也
不怎么样,韩玉梁忍不住微笑摇头道:“小许姑娘,你练的功夫走了歪路,真想
学武的话,在下精于此道,恰好可以对你指点一二。适合女子的,像是《天女九
变》、《大太阴指》、《烟波步》都是上乘武学,我全本图谱都记在心里,你根
骨比春樱好得多,要不要试试看?”

  许婷收回脚,往后退了两步,撇了撇嘴,说:“你……不会是武侠小说看傻
了吧?我也爱看,可把那个当成现实就不好了。这世界没有什么上乘武学的,你
醒醒好么。”

  这会儿许娇终于收拾好自己,快步奔了出来,站到韩玉梁身边,就瞪着眼说
:“婷婷你怎么来得这么早?不会又翘课了吧?”

  “姐,我期末考试就剩最后一门,哪儿还有课,你怎么这么紧张啊?”许婷
狐疑地望着她,黑漆漆的眸子里浮现出在猜测什么的神情。

  许娇干笑两声,“我紧张什么啊,你净瞎想。对,赶巧了,正好介绍你认识,
这是韩玉梁韩大夫,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叶大夫诊所里新来的神医。他真特厉害,
我最近这胯,比以前舒坦多了。”

  “姐,你让一个大男人给你按摩胯?”许婷盘起胳膊抱在胸前,微微歪头看
着他俩,“这可不像你会办的事儿啊。”

  许娇一板脸,“这不是为了治病么,你当我想啊?”

  “那——谁说得准,”许婷笑呵呵拖了个长音,眼角一挑,“万一这个臭大
夫一表人才,你打算给我再找个姐夫呢。”

  她转身往放着东西的桌子那儿走去,“不过先说好啊,姐,你要喜欢这个,
我可得多考察一段时间。我刚进门他看我看得眼睛都直,你可别又往家里带个色
狼。”

  许娇又好气又好笑,提高声音说:“让你给我考察,我这辈子除了单着就没
别的念想了,你真当你姐还是当年人人追的时候啊,三十的老女人,有人要就该
知足。”

  “你前凸后翘腿子长,凭什么没人要啊。我看这个臭大夫就对你挺有意思,
不然大热天怎么专门跑来给你上门治疗。模样挺帅的,回头我稍微放宽点标准,
给你通融通融。”许婷拿出塑料袋的餐盒,“早点吃饭吧,下午我想去游泳,陪
我。”

  “婷婷,你就不问问你姐我预约没预约病号?”

  “得了吧,我住院那阵子你手机都没响过两次,你自己都嚷嚷着要改行。”

  “那我现在也要养活咱俩啊。”

  “哦,那你下午有活儿没?”

  许娇清清嗓子,“没。”

  “哦,你泳衣我给你带来了,吃完在这儿歇会儿咱直接出发。你好好放松放
松吧,家里又不是没存款。我暑假一放就去打工,我都马上大二了,这么大个姑
娘哪儿好意思一直让你养着。搁古代我孩子都俩仨了。”许婷把桌上摆好一回头,
眉心一皱,“臭大夫,你不走是准备在这儿蹭饭么?这么大个子,肯定吃得不少,
我可没备你那份儿。”

  许娇急忙拉住韩玉梁往里屋拽,说:“我还没治完呢,刚才上了个厕所,你
就来了,你先坐那儿等会儿我啊。”

  韩玉梁一怔,低声道:“怎么,你真打算留我吃饭?”

  许娇急匆匆爬到按摩床上摆出样子,拍了拍自己屁股上头小声说:“你先来
摆个架势,别叫婷婷看穿了。”

  韩玉梁走过去,垂手按住她腰肢两侧,一边随便揉着,一边道:“到底何事?”

  许娇扭脸看着他,犹豫片刻,一咬银牙,用颇为暧昧的口气说:“韩哥,你
看我这妹妹怎么样,够漂亮吧?”

  韩玉梁点点头,“这个的确。”

  “她不光漂亮,还特别能干,从她上初中,家里的事儿我就没操过心,买菜
做饭里外收拾全是一把好手,就是性子野点,嘴上还不爱饶人,跟你说,大学里
追她的男生能从女生宿舍门口排到后操场。”

  听她压着嗓子絮絮叨叨一顿介绍,韩玉梁大致明白了些,故意装着不懂,笑
道:“这些与我何干?”

  许娇就不擅长绕弯子,咬着下唇憋了几秒,干脆一拍按摩床,皱眉说:“我
这不是想让你当我妹夫么。”

  “娥皇女英?”韩玉梁还当这种姐妹共事一夫的观念按网上的说法早就绝种
了呢,不禁露出惊讶之色。

  “什么娥皇女英啊,”许娇摆腿踢了他一下,“你要成了我妹夫,那……那
我就不勾搭你了,我还能跟我妹抢男人不成。”

  “你舍得?”看许婷没过来,韩玉梁笑眯眯并拢拇指,运起内息顺着她臀沟
就暗暗给了一下。

  许娇会阴一酸,不久前那销魂噬骨的滋味顿时涌上心头,只好不情不愿撇撇
嘴,小声说:“不舍得又能怎么样,我妹过得好才是我想要的。”

  她似乎有些伤感,目光落寞地说:“照理说,你这么好色,迟早要把叶大夫
也弄到你床上去,可不算什么找老公的好人选,我一直惦记着婷婷这辈子的幸福,
她要跟着你,肯定要为你的风流事难受。”

  “那你还起这念头作甚,我也没兴趣成家。”韩玉梁摇摇头,先直接挑明,
不过转念想到当初就是这样的话得罪了那个一心嫁他的相府千金,惹出险些丧命
的祸事,便又柔声道,“我这浮萍无根,身无长物还失忆了的男人,可不是什么
佳偶良婿。”

  许娇眼睛一抬,炯炯有神盯着他说:“可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男人,你那本
事就不是这世上有的,为了你这么个特殊的,心里受点苦,不是专一好丈夫又怎
么了?我相信我不会选错。这也就是我年纪大了,长得也不够好,知道争不过叶
春樱,让我年轻十岁,我就敢跟她好好抢一抢你。”

  “你自己没信心,就叫你妹妹上阵啊?”韩玉梁笑道,“可惜你妹妹看不上
我,一口一个臭大夫,你还能赶鸭子上架不成?”

  “不用赶,我本来是打算多了解了解你,晚点介绍你给我妹认识。但俗话说,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这么巧遇上了,我就非要试试看不可。”许娇斜眼一挑眉毛,
“反正一会儿你听我的,别拆我的台,留下吃饭就是。”

  “春樱那儿还做着呢。”

  “准没我妹做得好吃,”许娇自信满满地说道,眼底满是自豪,“跟你说,
这也就是你,随便换个其他什么男人,哪怕是黑街首富,我也要好好考虑考虑同
不同意。”

  韩玉梁还想再说什么,许婷已经从门那儿进来,插着兜站到按摩床边,望着
韩玉梁手,看他放的位置还算规矩,这才低头问许娇:“姐,真有效吗?我上网
查了骨盆前倾,挺难矫正的啊。我老跟你说少穿高跟鞋,你常站着干活,那么高
的跟不好。你就没听过。”

  “真有效。”许娇配合着韩玉梁装模作样的按压动作发出舒畅的哼唧,“特
别有效。婷婷,你也不想想,嗯嗯……你姐我,是个那么容易服气的人吗?韩哥
的本事,全世界估计都独一份。”

  许婷撇了撇嘴,“你这说得也太夸张了,那级别的人才还能流落到黑街?早
去华京当精英的私人医生去了。”

  许娇得意一笑,故意神秘兮兮地说:“这你就不知道了,韩哥这样的人,才
该在黑街呆着。”

  “为什么啊?他是黑帮老大的打手?”许婷立刻皱起了眉,嫌恶似的往边挪
了两步。

  “他有一身大侠一样的功夫。”许娇干脆利落地抛出了自己精心筹备的炸弹,
她对自己这妹妹了解得很,从小就爱看武侠不爱看言情,上大学前一直是利落短
发运动鞋,做梦都想当女侠,学了格斗术在班上还没事儿就行侠仗义,韩玉梁的
本领对一般女孩的吸引力,绝对不如对她那么大,“我知道你不信,觉得姐姐吹
牛,但这是真的,韩哥露本事的时候,你姐我是亲眼看见了的。电影里的轻功你
见过吧?他比那还牛,从我摩托车后座上蹿出去,跟会飞一样,嗖——就蹦出去
至少十几米。”

  许婷不顾形象地翻了个白眼,伸手放到许娇额头上,“姐,你要发烧了,就
去叶大夫诊所输液吧,最近她那儿这么赚叫她给你打八折。不烧啊……算了,臭
大夫要是给你按完,赶紧出来吃饭了,我去把有点凉的回锅肉微一下去。不听你
瞎扯了。”

  许娇眼睁睁看着妹妹出去,忍不住坐起来就在韩玉梁胳膊上找块肉拧了一下,
气哼哼地说:“你怎么就傻看着啊,刚才干嘛不给她露一手?你那么大的本事,
一下子就能震住她。”

  “我为何要震住她?”韩玉梁笑道,“你妹妹一看就是很有主见的姑娘,我
这会儿硬震住她,她只会觉得脸上无光,说不定还要讨厌我一阵子。吃力不讨好,
我何苦来哉?”

  他拍了拍许娇的屁股,“我从不强求缘分,是我的跑不了,暂时不是我的,
我能等。出去吃饭吧,你妹那急性子,一会儿又该来叫你了。”

  许娇哼了一声,踩住鞋出去,提高声音说:“婷婷,多拿一副碗筷出来,韩
哥上门来给我治病,看我这儿生意不好,还给我免了单,咱不得请人家吃顿饭啊?”

  嘿,这女人先斩后奏的本事倒是一流。

  韩玉梁正想着怎么推辞一下,那边许婷倒先开口了,“好端端的干嘛让人免
单,姐,你不是老跟我说钱好还,人情不好还,怎么自己又犯糊涂。臭大夫,多
少钱啊?我这儿有,我给。”

  看样子,她是真不愿意跟他一起吃饭。

  正好,韩玉梁也等着回去享受和叶春樱一天里难得的二人时光呢,一拱手笑
道:“举手之劳,这次就当是谢谢许大夫没计较我跑来抢生意的事儿吧。这次之
后,许大夫身体就没事了,如果还是保养不当再犯复发,那就委屈许大夫去诊所
找我吧。”

  说罢,他转身出门,不等许娇再尝试留人,大踏步走了。

  回去和叶春樱一起午饭,韩玉梁不主动提起在许娇那边的事,叶春樱脸皮薄,
心里在意得要死,却开不了口问,席间没说几句话,倒是让他稍有后悔。

  饭后给两个病号打过针,看诊所一时间闲了下来,韩玉梁随口考校,问了问
叶春樱吐纳法的进度。

  叶春樱是诚心想学,口诀心法背得那叫滚瓜烂熟,可根骨实在不佳,一口丹
田气都聚不起几丝。吐纳法是他掌握的各门内功必备的基础,奠基不稳,教授其
他就是痴人说梦。

  不过韩玉梁给叶春樱把过腕脉,她根骨虽然不佳,体质却是极阴,这种姑娘
胎宫易寒,经期长而不稳,受孕颇难,但通过阴阳互济从他这儿接受内力,强行
提升修为倒是方便不少。

  就是暂且用不上这手段,只能等一亲芳泽共赴巫山之后,才有机会试试。

  过午不久,找韩玉梁的病号就渐渐多了起来,正好是个周末,不知不觉,叶
春樱就又得在旁发号码帮忙控制队伍。

  上午才在许娇身上酣畅淋漓射了一遭,韩玉梁不急于享受指掌温香,便拿出
了十二分本事,帮诊所财源广进。约莫十分钟不到,就能从帘子后出来个面色红
润精气神焕然一新的女人。

  叶春樱观摩几个,就转去治疗正经病人。

  不知不觉,到了快五点。帘子里外一共还剩三个排着韩玉梁的女人时,诊所
门被推开,许婷探头看了看,笑眯眯走了进来。

  叶春樱不认得她,看她年纪很轻一身学生气,还长得很美,不像是会来找韩
玉梁看病的,就急忙关掉手机上的贪吃蛇,招招手说:“过来坐吧,你哪里不舒
服?”

  “没,我哪儿都挺好。”许婷拉开椅子一坐,听着帘子里女人嗯嗯呜呜的轻
哼,杏眼稍稍眯了一眯,扭脸露出个阳光灿烂的笑,“你就是叶大夫吧?我是许
大夫的妹妹,我叫许婷,你可真漂亮,这么好看不去当明星,来给人看病也太浪
费了吧?”

  “我学的就是医,这有什么浪费的。”叶春樱有点不好意思,“你来有什么
事吗?韩大哥不是上午才去给你姐姐看了病,她又不舒服了?”

  “没有,上次我姐在这儿打扰了一晚,我游完泳路过这儿,就进来跟你道个
谢。”

  “不用不用,上次得亏韩大哥借到了你姐的摩托,不然我可要出大事。”叶
春樱没什么心机,立刻就摆手否定,“应该我谢她,真的。”

  “是吗?还有这回事呢?我姐都不跟我说。”许婷做出一副好奇的样子,
“叶大夫,你跟我说说呗?”

  “你姐也是怕你担心吧。其实那事儿怪我,是我……没察觉人心险恶,惹的
麻烦。”叶春樱虽然向来不以恶意揣测人心,但她却知道韩玉梁的秘密最好是能
守则守,便笑着说,“别的你还是问你姐吧,她就你一个亲人,怎么会骗你。你
多问几句,她肯定就说了。”

  对自己容貌有点自信的姑娘,很难不对势均力敌的另一个女孩生出比较之心,
叶春樱已经算是比较豁达的性子,说话期间,仍忍不住努力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
下许婷。

  再怎么漂亮的女人,对自己的脸都多少会有些审美疲劳,所以在叶春樱的眼
里,许婷除了不如她白之外,几乎全面胜她一头,交谈间一番观察,就忍不住想,
是不是该趁韩玉梁没忙完先把许婷打发走。

  这念头才一出来,她就浑身一紧,心里略感酸楚,暗想,自己终究还是为他
变得斤斤计较了。

  许婷可猜不出叶春樱神情异样后头的百感交集,她来,纯粹是因为被姐姐念
叨了一下午耳根子不清净,游泳都没游痛快,许娇把摩托骑到这儿后停到对面路
口,说要去买点东西让她先等着。

  她一眼看见诊所的小招牌,还能不知道姐姐到底什么意思,想着来都来了,
干脆上门看看。

  结果这坐下观察一番倒好,就见一个个女人满脸期待进去,双颊生晕出来,
看着不像治病,倒像是在做牛郎生意。

  跟叶春樱话不投机,许婷站起来看排队的还剩一个,就凑过去小声问了几句。

  套出了个隐隐约约的答案后,她心里更加好奇,左右一寻思,干脆坐在了那
个女人后面,把装着泳衣的背包往旁边一放,笑着说:“你们这儿韩大夫手艺这
么好,那我也试试吧。”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