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绿情仙路】(三)

第一文学城 2020-11-20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longlvtian
绿情仙路 作者:longlvtian 2019-10-24 首发于 第一会所 春满四合院 字数:10145                  三

绿情仙路

作者:longlvtian

2019-10-24 首发于 第一会所 春满四合院

字数:10145

                 三

  「唔,」清晨的微光从窗外照入,陆文涛从梦乡中醒了过来,苦笑着看着怀
中如八爪鱼般的白夭夭。

  五十多日的千里跋涉,两人终于快要到了修道之人的圣地,天山。

  「夭夭,可以起来啦,」「唔唔,小陆子,让我再睡一会会儿哦。」白夭夭
说着在陆文涛的嘴角轻啄了一下,臻首又埋进了陆文涛怀里。

  「好吧好吧,」陆文涛轻抚着白夭夭如美玉般的美背,哄着她入睡。

  太阳慢慢的升起,阳光也从小小的窗口照耀了进来,白夭夭坐在床上,嘟着
嘴巴,不情不愿的穿着衣服。

  「背!」

  陆文涛早已习惯,背起白夭夭就继续上路了。

  「找夫婿就当找像那位小哥那样的,妻子腿瘸了也不离不弃,背着妻子四处
寻医,知道吗?」客栈对面的铺子中,一名大娘指着陆文涛对身边的女儿说着。

  「是,女儿知道了,」

  「咯咯,」白夭夭凑到了陆文涛耳边轻笑着说道:「听到了吗,好夫婿,」

  「好的,娘子,为夫带你去那天山求药,定要将你残废的双腿治好!」

  「去你的,坏蛋!」白夭夭说着伸出了纤细的玉腿踢在了陆文涛的小腿上。

  「哎呦,为夫要瘸了,娘子背我!」

  「咯咯!」

  铺子中的少女看着两人的背影,眼神中的同情戛然散去,露出了满满的羡慕。

  两人慢慢的走出了小镇,继续上路了,白夭夭在陆文涛的背上也闹腾的累了,
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夭夭,」

  「嗯,」

  「今天就能到天山脚下的小镇,你就在镇中休息,我论道结束了就来带你回
山,」

  「今天还到不了,」白夭夭的声音中没了欢笑声。

  「啊?」

  「我说今天到不了天山镇!」

  「哦,好,好。」

  陆文涛特意放慢了脚程,傍晚时分两人也到了里天山镇最近的镇子中,距离
天山镇仅有几十里路。

  陆文涛躺在客栈的大床之上,望着窗外的月光,虽怀抱着美艳的白夭夭,心
里却还在思念着远方的肖娴,目光逐渐模糊,陆文涛也慢慢的睡了过去。

  似是在那月宫之上,朦胧之间陆文涛看到了肖娴满脸柔情的望着她,「师姐!」

  陆文涛向着肖娴伸出了手,肖娴的身影却如同镜花水月般,可见而不可及。

  「师弟,」肖娴轻柔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肖娴的身影逐渐远去,声音
也慢慢变得遥不可及。

  「师姐!师姐!」陆文涛迈开了步子向肖娴追去,但无论他多么卖力,那如
仙般的身影却依然越来越远。

  「轰!」一声惊雷从他的身后响起,陆文涛不由的回过了头来,入目之处的
白夭夭却是从未见过的满眼泪水。

  「夭夭?」陆文涛疑惑的四下望去,肖娴早已不见了踪迹。

  「夫君,」白夭夭的小手轻抚着陆文涛的脸颊,替他拂去了不知何时流下的
泪水,「我爱你,」

  白夭夭说着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转身慢慢的离开,而他却不知为何动弹
不得。

  「夭夭!别走!」陆文涛跪倒在了地上,大喊道。

  天空中开始下起了大雨,远方的白夭夭回过了头,充满了爱意与不舍的眼神
留在了他的心中。

  陆文涛从睡梦中惊醒,窗外的阳光正烈,街道上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怀
中的佳人早已芳踪飘渺。

  「哎,终究还是离开了。」

  苍云山巅,肖娴站在那古树之下,出神的看着下方在苍云阁上空御剑飞行的
慕容清。

  「师姐,师姐!」慕容清娴熟的落在了肖娴的身前,略带羞涩的问道:「我
们几时出发呀,天山论道也没有几日了,也不知道陆师兄路途是否顺利。」

  肖娴看着慕容清微笑道:「明日早晨启程吧,」

  「好哦,」慕容清高兴的说道:「我再去做些糕点路上吃,」说着便迫不及
待的飞下了山去。

  看着慕容清的背影,肖娴的眼神愈发的坚定了。

----------------------------

  天山派乃是大陆正道第一大派,数千年前便在这天山上问道修行。上山之路
也不似苍云山般笔直,弯弯曲曲盘旋在天山之上。

  青翠的山林之间,叽叽喳喳的鸟儿声音与那茂密的绿色枝叶,显得生机勃勃,
在修道人的眼中,这就是灵气饱满的象征。

  「陆师兄,这里好像比我们苍云山高多了呢,」

  整洁的石阶上,三名青年男女缓步行来,正是陆文涛肖娴慕容清三人。

  「是啊,苍云山登云道千阶台阶方能登顶,可这天山上山之路有着近五千台
阶,相比之下,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

  「啊?那还要走多久啊,」

  「午时便可到了,」

  登天山乃是每个修行之人的必行之路,相传第一个修行之人便是在这登山路
上有所感悟,在天山顶上感悟天地,终成大道,羽化升仙。

  苍元子在世之时,每当天山论道,便会带他们在这天山路上走上一遭,故此
三人此次便也选择了步行上山。

  阳光逐渐刺眼了起来,陆文涛指着前方山弯处的凉亭说道:「师姐,在这里
休息片刻吧,」

  看着眼前熟悉的凉亭,又看了看身后有些疲倦的陆文涛及慕容清,肖娴点了
点头。

  「师姐,喝些水吧,」陆文涛手中的树叶舀着些潭水递给了肖娴。「哎,」
肖娴的心里长叹一口气,接过了水来。

  慕容清在对面的水潭边挥着手喊道:「陆师兄,快过来!」

  「去吧,清儿第一次来天山,去陪她玩会儿吧,」肖娴坐在凉亭中闭目说道。

  「嗯,」

  陆文涛刚一转过身去,肖娴便睁开了眼睛,略带羡慕欣慰的看着水潭边玩闹
的两人,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回过神来,便看到了山下台阶上缓缓走来了三名青年男子。

  「肖师妹!」领头的青年男子看到了凉亭中的肖娴,快步走了上来,开心的
叫道。

  「程师兄,」肖娴站起身来,微微颔首。

  三人乃是万寿山五庄观弟子,为首的是如今的首席弟子程云,身后便是清风
明月两人。他们的师傅潇湘子如今应当在那天山之上了。

  「苍元子前辈此行未有同来吗?」四人坐下后,程云便疑惑的问道。

  「师傅,他已经仙去,」

  「是哪个妖人所为!」程云站起了身来,气愤的说道。

  「魔尊罗天,」

  「肖师妹,上山后待我禀报师傅,有师傅出手定能为前辈报仇雪恨!」

  「不必了,罗天已经伏诛,」

  几人之间逐渐沉默了下来,而另一边的陆文涛及慕容清也走了回来。

  「肖师姐!」慕容清捧着一束鲜花走了进来,见里边多了几人,连忙躲到了
肖娴身边。

  「清儿,」肖娴拉着慕容清,说道:「这位是万寿山五庄观首席弟子程云,
这两位是清风明月,他们的师傅潇湘子与师傅乃是多年老友,你唤作师兄便是了。」

  「程师兄,这是我代师傅收的师妹,慕容清。入门不久,此次也带她来结识
下各派师兄弟。」

  「程师兄,」慕容清虽然年轻,但也是出身世家,礼貌礼节也是必修课程。

  「慕容师妹,」程云四下看了看,疑惑的问道:「怎么没看到陆师弟?」

  「程师兄几年未见,如今更是隐隐成为正派新一代领军人物,还记得我这个
师弟呀,」

  「哈哈,陆师弟也是天纵奇才,如今不过是龙游浅滩,迟早会一飞冲天的。」

  「承师兄吉言,」

  陆文涛与程云已相识二十年,当年天山论道,程云十一岁之龄跨入辟谷期,
不说前无古人,也算是天纵奇才了,却被陆文涛七日筑基抢去了所有风头。

  五年后,陆文涛十岁辟谷,程云十六结丹,堪称世上唯二的天才,不过陆文
涛却是略胜一筹。

  所有人都关注着两人之间谁会成为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而两人的关系却出乎
意料的好,一直以来两人便是英雄惜英雄。

  第三次天山论道,两人之间的竞争却戛然而止,程云踏入金丹期,五年一境,
堪称奇才,而陆文涛却止步辟谷,虽陆文涛暂时落后,依旧有不少人依旧看好他。

  但是上一次天山论道,陆文涛却依旧在辟谷期未进一步,被无数的普通弟子
赶上,天才之名有名无实。

  几人谈论之间,难免提及些陈年往事,陆文涛曾经辉煌的过去被慕容清牢牢
的记在了心中。

  「时候也不早了,肖师妹,陆师弟,我们早些上山吧,」

  陆文涛站起身来说道:「好,程师兄请,」一旁的肖娴也站起了身来。

  「请,」

  说着几人便继续踏上了登山之路。

  「哇!这么大!」几人刚踏上最后一阶台阶,来到了天山派的大门口,就听
到了慕容清的惊呼声。

  修真界的各大派都有着不少区别,天山派乃是第一大派,门下内门弟子近百
人,外门弟子近千。内门弟子跟随师傅修行,而外门弟子在完成门派杂务的同时
可以自行修行。

  万寿山五庄观由镇远大仙创立,镇元大仙下有二十四弟子,人人皆是一脉相
传,故此程云身边的两人便与镇元大仙的两大弟子清风明月同名。

  相比之下苍云阁就显得随意了许多,掌门一脉相传,终生仅有一名弟子得到
真传。

  天山派全派千余人,所需的地方自然比起苍云阁来的大上许多,天山派与苍
云阁比起来像是城市与村庄的分别。

  「陆师弟,肖师妹,慕容师妹,」刚到山门口,程云便拱手向三人招呼道:
「我等要先去寻师门长辈,就此别过。」

  「好,程师兄明日再见,」陆文涛拱手道,随后三人在天山派外门弟子的引
领下来到了他们的厢房。

  陆文涛刚一放下行李,慕容清便来叫他,两人一起来到了肖娴的房内。

  「如今世上邪教横行,四大邪教魔门,阴阳宗,妖宗,鬼门已然合纵连横。
明日论道之时,必然会有人提起正邪大战。五年前师傅与那魔尊罗天两百俱伤,
师傅先去,罗天也再无音讯,不过他魔门的报复我们却不得不防。」肖娴严肃的
看着两人讲述了起来。

  罗天虽然与苍元子同归于尽,但魔门在罗天之下有两大护法,四大长老,手
下门人无数,新任魔尊对苍云阁也是虎视眈眈。但如今苍云阁贵为天山榜八大宗
门,一旦动手便会掀起整个正邪大战,仅仅魔门尚不敢轻举妄动。

  可苍云阁败落,若是此次论道丢掉八大宗门地位,正派联盟也不会因此向魔
门宣战,那他们三人便是岌岌可危。若是未丢,那魔门先行动手便不如等四大邪
教一起动手,那苍云阁也不会孤军奋战。

  若是按肖娴所想,明日必然有宗门会向苍云阁发起挑战,这八大宗门的席位
也是大家皆想要得到的,况且还难免有邪教众人混入其中。

  第二日清晨,八大宗门掌门依次落座,随行的几名弟子或是长老站在了身后,
而下方则零散的坐着各门各派的来客。在座的人对于肖娴与陆文涛来说都并不陌
生,但是慕容清却只认得出昨日刚刚相识的程云。

  距离论道开始的吉时还有些时候,陆文涛便为慕容清介绍了起来。

  天山榜一天山派,掌门天一真人踏入渡劫期已有两百年之久,堪称世上第一
人,大长老也已是渡劫期,两大高手让天山派稳坐榜首。

  榜二蜀山,剑仙太武也是渡劫期高手,师兄弟七人并称七圣,合力之下的蜀
山小剑阵更是威力无穷,再与亲传弟子结成四十九人的蜀山大剑阵,也是正派最
强战力之一。

  榜三佛门,虽非修道之人,但是佛门住持也有着渡劫期实力,几次正邪大战
也出过不少力气。

  榜四苍云阁,苍元子天纵奇才,剑术道术阵法无一不精。

  榜五五庄观,潇湘子与苍元子乃多年老友,虽不如苍元子,但也是渡劫期高
手。

  榜六白云观,白云山乃是在那京城洛阳境内,与如今魏国皇家似有着些许关
联,掌门云牙子乃是出窍期实力,乃是正派后起之秀。

  榜七神女门,门内上下皆是女子,门内心法只有女子可以修炼,掌门刘钰,
出窍期。

  榜八太清派,前任掌门也是渡劫期高手,不过上次正邪大战不幸身亡,如今
掌门陶天师也是出窍期实力。

  「肖师侄,」五庄观的位置就在苍云阁的边上,潇湘子转身过来问道:「听
闻苍云子道友已然仙去?」

  「是的,家师不幸遭那魔尊罗天偷袭,两败俱伤后在阁内修养两年,还是没
能,」肖娴的语气声音中满是凄凉,悲伤的气氛影响了周遭的人们。

  「无量天尊,」潇湘子双手合十,闭目念叨。

  不多时,潇湘子睁开了眼睛,认真的说道:「肖师侄,若是有宵小敢在此时
作乱,无须客气,贫道也好尽一份力。」

  「多谢师伯,阁内暂时无忧。」

  肖娴坐在了掌门座上,也引起了各大宗门的注意,相互询问之下,苍元子仙
去的消息也变得人尽皆知了。

  时至辰时,山边的朝阳慢慢升起,来来往往的人也都安定了下来,天山论道
也就开始了。

  百余年前,距离上一位圣人成功渡劫,羽化升仙后,已有数十年未有雷劫现
世。依古籍记载,天一真人的境界早已踏入渡劫期巅峰,随时可能面临天劫,可
如今天劫迟迟未至,阳寿的大限便逐渐近来。

  天一真人无奈举办论道大会,邀请各门各派渡劫期高手来天山论道,慢慢的
便演变成了五年一度的天山论道。

  天一真人首先上前,将五年来对于大道新的感悟分享给了大家,随后便是大
长老,太武,住持,潇湘子。夕阳西下,在座的人或多或少都感悟到了些新的东
西,皆闭目静静的思索着。

  空中的太阳升起落下,时光如白驹般流过,三日时间转瞬即逝。

  「哎,」天一真人心中再次长叹一口气,站起了身来,说道:「论道大会就
此结束,不过如今邪教横行,我天山派在此提议以八大宗门为首,组成正道联盟,
除魔卫道,各位以为如何。」

  「除魔卫道乃是我辈的职责所在,我蜀山无异议。」说话的是一名身穿白衣
的中年男子,正是剑仙太武。

  场上场下的人纷纷附议道。

  「我有疑问,」说话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身材却是出乎意料的强壮,看着像
是以武入道之人。

  杂乱的声音突然安静了下来,天一真人便开口问道:「阁下有何疑问?」

  「正道联盟没问题,除魔卫道也是应当,不过为首的八大宗门中有浑水摸鱼
之辈怕是不好服众吧?」

  场上的人纷纷向着苍云阁这边看来,场下的人也开始议论了起来,话语中对
苍云阁占着八大宗门的位置多少也有些不满。

  「来了,」陆文涛心中一紧,默念道。

  「那阁下以为?」

  「我霸刀门马威愿做这出头鸟,挑战苍云阁!」马威高昂着头,说道:「若
是胜了,那便由我霸刀门替代苍云阁。若是败了,我霸刀门今后就听从八大宗门
的吩咐。若是有其他兄弟不满我做这代表,也可以与我先行解决!」

  马威说着抽出了腰间血红色的大刀,身上的内力也展现了出来,竟有着出窍
期实力。场下其他想要尝试的人立马便坐了回去,不再言语。

  「这,」马威所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不过天一真人与苍元子也相识近百年,
苍元子刚一仙去,就任由他人在他的地盘上欺负他的后人,天一真人左思右想还
是有些犹豫。

  肖娴站起了身,说道:「如何比法?」

  马威眯着眼打量着肖娴,眼神中的淫邪让肖娴略感不满。「天山论道早有规
矩,先辈一场,后辈两场。」

  天山论道中发生争执的门派不再少数,便有了这挑战的规矩,门派内最强的
人比较一场,记两分。五十岁以下后辈战两场,一人只得上场一次,各记一分,
结果有胜有败有平。

  「若是苍云阁只能与我小小霸刀门齐平,那就不必占据这八大宗门了吧,不
如就七大宗门算了。」

  「若平,便算我苍云阁输了!」马威眼神中的淫邪,轻蔑让肖娴恼火不已,
当下便立言道。

  「肖师妹勿冲动啊!」程云紧张的看着肖娴说道,他身前的潇湘子也略带忧
虑的看了过来。

  「多谢潇湘师伯,程师兄关心,事关我苍云阁名声,见谅。」肖娴说着便走
上了前,说道:「请太一师伯做个见证,」

  「自然,」太一真人面带无奈的说道:「两位,比试为主,切勿伤了人。」

  场下的人纷纷撤开,给两人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马威高大的身影化为一道残影,手中血红色的大刀划出一道血光直奔肖娴,
由武入道的出窍期比起八大宗门的几位出窍期掌门都不遑多让。

  八大宗门的地位已经许久未有改动了,相互之间的来往也相当密切,众人皆
紧张的看着场上,慕容清紧张的将脑袋埋在了陆文涛怀中,不敢看去。

  马威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肖娴身前,大刀带起了破釜沉舟之力向肖娴斩去。

  「呼,」肖娴步伐轻点,娇柔的身躯如蝴蝶般转身后退,避过了这一击。

  消失,出现,马威的再次出现在了肖娴身前,双手持大刀由下向上挑起。

  再退!

  马威故技重施,大刀斜里劈来。

  有道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三刀的威力也是一刀不如一刀。

  「铛!」雪白的长剑正面挡住了大刀,肖娴身上的气势也瞬间绽放了出来。

  出窍期!八大宗门的人再也坐不住了,虽然心里略微有些感觉,但是真的看
到了肖娴以二十六岁之龄踏入出窍期还是惊讶万分。

  「哈哈,陆师弟,亏我们还在争这天才之名啊,」程云惊讶过后转过头来说
道。

  闭关五年,终于在天山论道之前成功碎丹成婴,原以为可以稳固他天才之名,
却不想。

  场下无论如何惊讶,场上的争斗还在继续。

  马威的刀法以霸道为名,大开大合,肖娴手中的剑法乃是苍云阁秘传的苍云
剑法,精妙无穷,相斗之下竟是出乎意料的焦灼。

  「哈哈,痛快!若是早知肖仙子有此实力,在下怕是会心悦诚服。」马威单
手持大刀举过头顶,高声说道:「不过霸刀门人,能战便是未败!」

  话语声中,血红的大刀携开天辟地之力,向肖娴的头顶斩来,无穷的灵气化
作刀锋。

  肖娴玉手一抖,一个白色带着淡蓝的物件飞了向了半空中。

  「逍遥扇!」潇湘子看着空中已经打开的扇子,略带憾意的叹道:「哎,」

  这逍遥扇本事他五庄观一脉相传的法宝,虽不是什么镇派之宝,但也是一件
不可多得的法宝。况且这逍遥扇上画着山河流水,看着也让人赏心悦目。

  不过百余年前打赌输给了苍元子,如今看着让他不由想起了故人。

  「破!」马威一声大喝,逍遥扇被击飞了出去,山河流水间蓝色的光芒也变
得黯淡,落在了地上显得朴实无华。

  强烈的气浪将马威卷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同时也吹开了肖娴的面纱,吹
散她的秀发。

  俏丽的面容上带着淡然又自信的笑容,灰白色的长发在狂风中飞舞。

  肖娴双手合十,纯白色的长剑一分为七,向着马威飞去。

  「夺夺夺!」马威挥舞着大刀,却发现飞剑无一向着他的身体而来,反倒落
在了他身边的地上。

  若是从空中看去,七柄飞剑便如同那北斗七星,而马威便被困在那星勺之中。

  「七星伏魔!」

  随着肖娴的低语声,七柄飞剑同时散发出了无穷的灵气,结成一张大网向马
威压去。

  「啊!哈!」血色的刀影在网中闪现,不过刀讲究劈斩,自下向上本就有违
刀法,而被困又破坏了马威那霸道的气势,失败在所难免。

  白色的大网愈压愈低,直到将马威压得单膝跪地,大刀插进地里支撑身体。

  胜负已分。

  「承让,」

  七柄飞剑应声离地,合于一处飞回了肖娴身后。

  精妙的算计,神秘的剑法及道法,强大的实力再加上出众的外表,所有人都
在为肖娴叫好着。

  「清儿,切记避其锋芒,以慢制快,一击破敌。」肖娴轻声说道:「他那两
个儿子看着似乎不成气候,拿下这场便可无忧。」

  下方的马威也在他的儿子耳边嘱咐着什么,眼神不停的向她们这边看来。

  慕容清已经站在场上,天一真人顺势问道:「不知贵门出战的是哪位青年俊
才?」

  马威的嘴角微微翘起,阴邪的笑容让人看着有些不安。「是我!」马威的身
后,一名中年男子站起来说道。

  「马掌门,这?」

  「这是吾弟马彪,年四十有八,再过两年怕是不好上场了,」

  在场的人纷纷议论了起来,毕竟在座的都是修道之人,驻容有道,往往在世
七十余载,依旧貌若青年,见这情形倒是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马掌门,这规矩中便是后辈出战,尔等乃是同辈,怕是不合规矩吧。」见
天一真人不知如何答话,潇湘子立马站起身来解围说道。

  「哈哈哈,」马彪突然发笑。

  「有何不对?」

  「她们便是师徒关系了?」

  天一真人一挥手,一名青年道士走到了马彪身边,双手快速的拍打在了马彪
身上的骨骼上。「掌门,此人年四十有八无误,」很快便退了下来,拱手对天一
真人说道。

  此乃摸骨之术,修道之人外貌不代表年龄,故需用这摸骨之术来确定年龄。

  马彪双手各持一把大刀,刀锋之上寒光凌冽,一身元婴期实力展露无遗。而
慕容清则手捏剑诀,水蓝色的飞剑漂浮在了身边,随时准备飞射而出。

  「咻!」马彪的身形越来越近,半空中的飞剑突然飞射了出去,直指马彪上
身。

  「叮!」大刀将飞剑劈飞,马彪定睛向前看去,却发现慕容清已经近在眼前。

  马彪的双刀并不适合贴身战斗,反倒被慕容清的掌法打的出其不意,不过境
界的差距让慕容清无法造成可观的伤害。

  「呀!」马彪稳住身形,强抗了慕容清几掌以后,双刀合在一处,横腰斩去。

  慕容清顺势后退,马彪正待追击却发现身形似乎受到了些阻碍。

  脚边不知何时插着几面水蓝色的小旗,小旗范围之内瞬间结冰,包括了他的
双腿也被寒冰冻住。

  「斩!」第一时间被击飞的飞剑又飞射了回来。

  「啊啊!」马彪身上的灵气疯狂运转,身上的寒冰纷纷裂开,碎落在了地上,
几面小旗也失去了光芒,到落在了地上。

  大刀一挥,飞剑再次被劈飞了出去,马彪凶狠的向慕容清冲去。

  「铛,铛!」双刀被白色的光幕挡住,马彪的虎口也被震得生疼。

  「这一场,我们输了。」肖娴挥手之间,白色的光幕消失不见。

  马威与马彪相视而笑,马威的两个儿子马南马北脸上挂满了不屑,毕竟他们
的对手是那第一废材陆文涛。

  最终,弟弟马北在猜拳中赢了哥哥,获得了这上场的机会。

  与霸刀门那边不同,肖娴与慕容清两人都沉默的坐在椅子上,陆文涛突然站
了起来,向前走去。

  陆文涛走过肖娴的身边时,肖娴突然说道:「师弟,要不就放弃吧,」

  「不必了,」

  「万事小心,若是不行,」

  「放心吧,」陆文涛自信的向前走去。

  无人可以见得,肖娴那面纱下的脸上挂满的担忧之情。

  马北斜着眼轻蔑的看着陆文涛说道:「来吧,」

  「请,」

  「嗤,」

  马北手中的大刀比起他的父亲或是叔叔还要大上几分,嗤笑过后,大刀拖在
地上向陆文涛冲来。

  「呼,呼,呼。」接连三刀被陆文涛轻松躲过,「就这点能耐吗?」

  「哼!」厚重的大刀在马北手中轻若无物,冷哼一声径直向陆文涛刺去。

  陆文涛双手合十,牢牢的夹住了大刀,身上的气息便再也遮掩不住了。

  金丹期!十年来,陆文涛的废材之名名声在外,十年间止步辟谷期不得存进,
如今却突然踏入金丹期,追平了除了程云以外所有的同龄人,当然肖娴并不算在
内。

  肖娴与慕容清眼中满是惊喜之意,边上的潇湘子更是兴奋的站了起来,程云
也展露出了笑容。

  其余六大宗门之人也各自若有所思的看着场下,霸刀门的三人眼神中皆露出
了紧张的神情,本来三场应该都是毫无疑问的轻松取胜,却不想。

  马北也收起了轻蔑之情,眼中露出了凝重。陆文涛松开了双手,不敢托大的
马北立马抽回大刀,再寻机会。

  碧玉的长剑出现在了陆文涛手中,精妙的苍云剑法在陆文涛手中娴熟无比。

  苍山,云端,陆文涛的剑招如同在那苍云之巅随风而行,随云而动,比起有
形的剑招,更强的是那无形的剑心。

  陆文涛体内无穷的灵气随着剑心慢慢流动了起来,行动之间更加随心所欲。

  而马北却愈发吃力了起来,身前的陆文涛仿佛不再是个人,反而是座大山,
牢牢不可撼动,脚下似乎不再是在青石地上,反而在那云端,无处安放。

  霸道之心愈来愈远,陆文涛的胜利便显得理所应当,马北手中的大刀似有千
斤之中,落在了地上再也举不起来了。

  「承让,」

  随着陆文涛的声音,马北这才感觉落回了地面。

  马北灰溜溜的回到了位置上,天一真人也站了出来,说道:「各位道友对八
大宗门可还有不满?」

  「我等没有,」

  「我等没有。」

  场上的剩余七大宗门说完,下面的小门小派也纷纷应声道。

  「如今正道联盟组建势在必行,请各位道友休息一日,明日我们会与各位相
商正道联盟的细节。」

  第二天午时,正道联盟的第一次会议正式结束,如今也还未进入大战之时,
故以消灭邪派的有生力量为主,依据击杀的人实力强弱,将给予个人功勋用以交
换由八大宗门提供的各类物资。

  当然各大宗门也可以上缴修炼物资换取功勋,联盟也将从中受益以供持续发
展。

  「盟主!」场下突然传来了一名男人的声音。

  虽然霸刀门挑战未胜苍云阁,不过强劲的实力还是让他们在联盟内有着一定
的地位,天一真人也略带客气的说道:「马门主请讲!」

  「我曾在某处寻得一古仙洞天,当中乃是奇妙不堪,仅有四十岁以下青年方
可入内,可惜两名犬子无能,破不了当中精巧机关,不若由盟主牵头,集各派俊
杰一齐探上一探?」

  「马门主大义,若是当真如此,可以为之,届时按各人收获给予马门主功勋,
意下如何?」

  「甚好甚好。」

  随后亦有不少宗门拿出些奇珍异宝换取功勋,毕竟在这世上游历,得到的奇
珍异宝大多并不合适自身所用,能借此换些可用的物件,倒是美事一桩。

  苍云阁也拿出了不少药物飞剑换取了些功勋,如今阁内仅剩他们三人,此些
物件也是够用便可。

  陆文涛踏入金丹期后,三人便皆可御剑飞行,苍云山与天山虽地处极东极西,
有八千里之遥,却也只需一日便可归去,当下便也不再停留,踏上归途。

---------------------------

  「不可!」

  「吾意已决,」

  「师姐!」

  「清儿如何待你,你何尝不知?」

  「师姐!我如何心思,你又何尝不知呢?」

  「此事休要再提!」

  陆文涛双拳紧紧的握住,满脸痛苦的看着布满红色的房间,还有身前依旧一
身白衣的女子。

  「清儿也是可怜之人,你且好好待她,你我之间缘分已尽。」

  话音已落,女子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房中。

  阳光渐渐被高耸山脉吞没,苍云阁中大红的灯笼却将整个苍云阁照的如同白
昼一般。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礼成。」

  火红的婚床之上,崭新的红色锦被整齐的铺在了床上,新娘子盖头尚未揭开,
身边坐着的也并不是新郎,反而是一名白衣女子。

  「清儿,对不起,」一张白色的信笺放在桌上,一个白色的瓷瓶放在了一边。

  「清儿,对不起,」女子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新娘子疑惑的走到了桌边坐下,拿起信笺看了起来,看不到的盖头之下,只
剩下了震惊。

  苍云山巅,月光之下,古树之下,一个悲凉的身影正举着酒壶,对月独酌。

  求醉之人,如何可以不醉?

-----------------------------

  对不起兄弟们,食言了,沉迷了几日小说,又摸鱼了几天,更新的有些慢了。
下一章应该不会这么久了,下周一二吧。

  这章没肉,下一章应该会肉戏满满。大家的支持就是更新的动力,哈哈。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