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念头通达——解神者篇】 (06) 我林某人最喜欢逼良为娼【作者:梦如韶华易逝难返】

第一文学城 2020-11-19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长门有希
作者:梦如韶华易逝难返 字数:4735 首发:Pixiv(id=13460411)           第六章我林某人最喜欢逼良为娼
作者:梦如韶华易逝难返
字数:4735
首发:Pixiv(id=13460411)


          第六章我林某人最喜欢逼良为娼

  「少昊…哥哥…」初玖才听到少昊的惨叫,就立刻从腹击的痛苦中回神,转
过身子来,心疼少昊却又害怕林庸淫威地小声哭道。

  「啧啧啧,还真是令人感动的兄妹情啊,」林庸咋舌着,抓着少昊的头发就
提着他的死人头到半空中,「你说我之后该陪你们这对好兄妹玩些什么呢?」然
后见少昊还翻着白眼,大概是双子星爆炸的痛苦实在是太过深入骨髓了,他这么
久了意识都没恢复过来,林庸作为带善人怎能视若无睹,举起拳头的同时火焰燃
烧起来,紧接着就是一记他妈的炎拳狠狠打在少昊的俊脸上。

                滋——

  烧焦的味道发出,少昊脸上出现一个深陷的漆黑拳印,五官全部围绕这个拳
印塌陷下去,同时伴随大面积的烧伤,几颗牙齿都没入鼻子里,面目全非的少昊
在这以毒攻毒的痛苦中回神,痛苦地呻吟着,但他的意志并没有被摧毁,这个龙
傲天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越挫越勇了,或者说他本来就是偏执的性子,他用被烧掉
眼皮后暴露出的血红眼珠子瞪着林庸,以漏风的牙齿恶狠狠地道,「有什么冲着
我来就是,我少昊一个人受着!不要对初玖出手!」

  「少昊哥哥…」初玖已经泣不成声,她压抑了恐惧主动对林庸道,「求求你
了,魂球,放过少昊哥哥吧,我什么都会做的,求你不要再伤害他了。」

  林庸挑挑眉,松开了手,少昊立刻掉到地上,这一下撕裂了胯下的伤口,鲜
血混着不自禁漏出的尿液蔓延了地面,林庸拍手鼓掌,「好,好,好,你们做的
真的太好了!让我完全可以理解你们之间的兄妹情到底有多深厚了。」说着,他
手中突然出现一根高尔夫球棍。

  「但叔叔我啊,」林庸笑起来,「最喜欢破坏美好的事物了。」随即球棍抽
落,像一道霹雳般打在少昊的脑袋上。

  噗嗤。

  那脑袋直接西瓜一样爆裂开。

  「少昊哥哥!」初玖尖叫出声。

  「啊,又不小心打死了。」林庸念头一动就把少昊复活,然后又是一记挥击,
「但我知道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嗯,这就是高尔夫球棍的力量,我最喜欢高尔夫
球了,高尔夫球最棒了。」

  这回倒是没把少昊脑袋打爆,而是把他打出去数米远,脸上出现一道恐怖的
凹痕,林庸走过去,再度挥击,如此反复,在初玖宛如背景音的哭声中,林庸把
少昊来回打得在地上翻滚来翻滚去,真就好像一个高尔夫球一样,然后被打得不
成人形,变成一团烂肉,每一处骨头都折断,内脏稀烂,血肉和衣服糊在一起,
偏偏林庸不修复他的伤口,却还吊着他的命,让他以这种恐怖的形态存活并清醒
着,发出呜呜的呻吟。

  忽的,林庸感到腿上一重,却是初玖从床上爬了下来,抱住了他的小腿试图
阻止他,「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放过少昊哥哥吧。」少女的语言是那么苍白无
力。

  这在林庸预料中,他就是故意在等着这个,解除了对初玖行动的限制。

  林庸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好久才停下,忽然眼神冰冷地道,「那你
就先给我吹下吧,」

  「诶,吹?」初玖一时懵逼,然后一晃神才明白过来林庸的意思,小脸煞白
又血红。

  「听不懂吗?就是给我的几把口交,要是做的不错的话,我也许会考虑放过
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嗷。」林庸摸着下巴说,心里补充:放过个屁,我就是要从里
到外,从身体到心灵都把你们玩坏!

  初玖当然不知道这坏家伙的险恶用心,或者说就算知道也自我欺骗说不定林
庸真就善心大发了呢?抱着这种幻想,她咬着下唇,脸上的纠结和羞耻最后化作
决然,「好,我做。」

  「那就快搞吧。」林庸指指自己的胯下道,另一只手仍然拄着高尔夫球棍,
赤裸裸的就是在威胁。

  居然要我亲手掏出来再给他口?那我也太贱了…

  初玖眼泪汪汪地落下,但又能怎样呢?这个恶魔实在是太强了,明明本来就
是个被众神肆意玩弄的人类灵魂,居然突然就获得了比神灵还强的力量,反过来
翻身做主人了。

  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把他…

  初玖心中闪过黑暗的念头。

  林庸自然读到了,但他并没有点破,只是单手轻拍初玖还红肿着的脸颊——
那是之前给他打的,催促道,「还不快点?你在想什么呢?难道你的觉悟就这点?
连为了心爱的男人舔我的鸡巴都不肯,你还好意思说喜欢他?」说着挥舞了下手
中的高尔夫球棍,转了个漂亮的空花。

  初玖浑身战栗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颤抖着解开了林庸的裤链,因为林庸
刚才真就只是提上裤子,没有穿内裤,也没有做清洁,那粗长的肉棒一下子就蹦
了出来,湿黏黏的满是精液和初玖的淫水,腥味极重。

  少昊的肉球抖得几乎滚动起来了,林庸瞥了他一眼,一记球棍下去就将他打
得老实,也让初玖彻底接受了现实,她跪在地上,先是试探性地抚摸了下林庸的
牛子,温软的小手托着半软不硬的棒身后端,张开小嘴,探出粉舌,轻舔了下那
干得她死去活来的龟头。

  好苦好咸好臭!

  初玖一阵反胃,但抬头就看到林庸玩味的目光,再看不成人形的少昊,只得
继续舔下去,心里念着这就是个热狗,是冰棒…

  不得不说,这强迫口爆和美少女主动——啊,虽然准确说是邪恶地逼迫…但
也算是主动口交了,真就天差地别,看着少女羞愤欲绝,却终究只能乖乖给自己
舔几把,这种感觉可真是太棒了。

  初玖生涩地用舌头舔弄着林庸紫红色的龟头,那些原本已经干涸的精液在她
的舌尖融化,苦味发涩,她只能尽力多分泌些唾液去中和,然后真像哈巴狗似的
让那些精液和唾液大概还有她淫水的混合物落在地上和身上,给被掐得青肿的奶
子和腰肢还有小腹上了一层淫靡的高光。

  「别刷小聪明,给我吞进去,这都是我的子孙,可别浪费了。」林庸无慈悲
地拍了拍初玖的后脑勺道。

  初玖愈加屈辱,却也只能照做,舌头一边舔着几把,一边费劲吞咽,等差不
多把龟冠都清理完毕,林庸的几把也硬起来,那粗长的棒身被她小手握着,却只
能控制部分,在她手中仿佛有生命一样轻微跳动,散发着可怕热度,如同巨蟒,
又如同毒龙,一想到刚才就是这几把把自己干得欲仙欲死,还在淌精的小穴就又
发热起来,晶莹的淫水混着精液落在地上。

  「啧,小婊子,这就有感觉了?」林庸嘲弄道,「给人舔几把都能湿了,你
还真是极品的淫娃啊。」

  初玖闭眼,眼泪滑下,她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那应该是很痛苦的,痛苦得
她恨不得这只是一场噩梦,要么醒来,要么死去,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心里
会有一种隐隐的期待。

  她却是不知道,林庸既然无所不能,都给自己的几把拉满了,怎么不可能给
自己的几把附魔?

  女性吸引力  12,媚药效果  6,金枪不倒  3,射精控制  7,精液制
造  7,热度  7,诱发高潮  9,促进出水  10,快感阻断  8…

  早就说过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了,普通人做不到的事,对林庸来说并
不是什么困难。

  也亏林庸没真的把附魔拉到极限,要不然真就一吊下去,什么女人都他妈成
他的形状了。

  不过嘛,比起一吊下去就恶堕,我还是喜欢慢慢来啊嘻嘻嘻…

  林庸在心中笑着。

  吧唧。

  初玖艰难地把林庸的龟头的一截棒身含住,然后在湿润温暖的口腔里以舌头
慢慢转动着舔弄吮吸龟头敏感处,给林庸舔的爽爆,按住初玖的后脑勺,就缓缓
进进退退起来。

  初玖虽觉难受,口腔几乎被塞满,黏膜被侵犯得发麻,脸颊被顶得出现左左
右右的鼓包,有种被强行刷牙的感觉,牙龈仿佛烧了起来,但还是飞快适应过来,
让林庸暗赞,恐怕这些二次元美少女一经设计出来就是为了让人无缝出本子的吧?
这么有天赋,嗯,很好,好极了!

  「手也给我动起来。」林庸冷冷说。

  这对初玖来说太难了,她全部注意力都在嘴巴里,自然忽略了手上动作,但
眼下被林庸如此逼迫,也只能动起来了,小手轻轻地捋动棒身,仿佛吹箫般品着
林庸的几把,然而这么一心二用,经验不足的她难免就出了疏忽,一不小心就被
干的呛了下口水,然后显出痛苦之色,吧唧吧唧的嘴边淌下不少口水,让她十分
害怕,林庸因此而不满。

  但林庸并没有在意,他反而很乐于看初玖露出痛苦的表情,同时他感到快感
积累得差不多了,按着初玖的后脑勺就把整根大屌粗暴地塞进去。

  熟悉的,食道被填满的感觉。

  眼前是林庸坚实的小腹,鼻子被凌乱的阴毛刺得发痒,唇下是林庸的蛋蛋,
被挤开的小手按在林庸的大腿上,整根肉棒的深入让初玖几乎窒息,雪白的脖颈
都凸起肉棒的形状,然后那肉棒在食道里跳动起来,仿佛射不尽的精液又一次喷
薄,像岩浆,如烈酒,直接进入她的肠胃。

  啵。

  林庸刚把肉棒从初玖口中退出,初玖立刻就捂嘴咳嗽起来,口鼻中都溢出精
液,用手捧都捧不住,淌得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但还没等她适应过来,林庸就居
高临下地微笑道,「我说过了,给我全咽下去,不准浪费。」

  初玖流着泪,喉头滚动着,竭力吞咽着,但怎么也咽不下去,越流越多出来,
只能张嘴,让那些浊白的浓精落到手上,再吞掉,还有一些落在并紧的白丝大腿
上,就也用手捞起来吃掉。

  「身上的就算了,就当是给你的美容奖励了,但地上的可得给我舔干净。」
林庸说。

  初玖差点被气得昏过去,但看到林庸又仿佛某个文体两开花的老艺术家转起
高尔夫球棍,只得屈辱照做,她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反正已经失去了贞洁,
这种事,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

  而且,地板也挺干净的。

  初玖低头用手去捞地上的那些精液小水洼,但紧接着就感到头上一重,却是
林庸一脚踩在她头上,说道,「给我用舔的,婊子,用手能弄干净吗?」

  初玖眼前一黑,真就气昏过去,但随即就被林庸一个响指唤醒,这个男人太
可怕了,自己如果不照他说得做,他就会用各种手段来折磨她和她在意的人来逼
她就范。

  为什么,为什么以前那个对她无微不至关怀,主动包了她的零食,总是献殷
勤的魂球会变成这样?难道真的是她做错了?

  初玖这时候才想起魂球以前的好来,她甚至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只是顶着魂球
名号的冒牌货,心想着若是能脱困,一定要对魂球好些。

  读到初玖所想的林庸只是冷笑,哼,这时候悔悟?晚了!

  林庸会一步步把这小婊子推向他所期待的结局的。

  就这样,被林庸踩着脑袋的初玖好像只小猫一样舔着地上的精液,直到全部
舔干净了,林庸的脚也挪开,她这才抹抹还沾着一根林庸阴毛的嘴巴,嘴里苦,
心里更苦,抬头凄苦道,「我做到了,求你大人有大量,放了少昊哥哥吧。」

  「你的表现我并不是很满意,」林庸摇摇头,「不过也还行吧,评个六分。」
他手中的高尔夫球棍消失,然后一点指少昊,让他恢复了脑袋。

  「你有什么想对你的好妹妹说的吗?」林庸问。

  少昊满脸痛苦之色——他的身体可没恢复,烂肉的全身上下都在爆发几乎超
出他承受能力的痛苦,让他几乎维持不住自我,但比起身体的痛苦,心灵的痛苦
更让他发狂,他视作妹妹,或许大概的确有那么点好感的少女居然为了他给这个
男人口交,还卑贱的去舔地上的精液,光是想想就让少昊恨得想自杀一了百了。

  听到林庸的询问,少昊理所当然本想爆粗口的,但想到一旦爆出多半就又要
被林庸夺去说话权力,再看一眼兀自落泪,神色悲苦的初玖,少昊想到,他确实
有话想对她说,便按捺住痛苦,咬牙道,「初玖,坚持住!我也会坚持住的!我
们不能向这个恶魔屈服,你也别再听他的威胁了!我没关系的,区区肉体的痛苦,
对我来说没所谓!比起这个,我们的尊严更重要!」

  「少昊哥哥…」初玖感到一点安慰,少昊哥哥终究像是黑暗中的一缕光照亮
了她,她忽然觉得林庸的虐待也不是那么难受了,是啊,她要坚持下去,这个恶
魔,一定会有人来制裁的。

  「说完了?」林庸问。

  少昊没说话,但好像要杀人的目光已经诉说了他的意志。

  「呵,那就闭嘴吧!」林庸又是一发炎拳他妈的就干在了少昊的脸上,把他
整个五官干到喉咙里去。然后仿佛炎头一般燃烧着,脑袋成为焦炭。

  PS:下章干少姜,这章主要铺垫少昊和初玖的恶堕,之后会慢慢摧毁他们
原本的信仰和信任,直到反目成仇,比如为了一根几把就大打出手之类的…然后
干完这三人组,或者说其实是二人组,就可以去透贝黑莫斯了,另外伊南娜则用
纯爱的循循善诱【迫真】,莉莉丝没想好,大概是催眠吧,源氏的话,也是纯爱? 之后的剧情,林庸啪少昊的时候,少昊是男球还是变女球? 对他使用炎拳吧
不,对他使用炎拳+高尔夫球杆吧 给作者递高尔夫球杆,对解神者使用炎拳吧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