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解神者

第一文学城 2020-11-19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长门有希
作者:鑫森焱淼垚 字数:5551 首发:Pixiv(id=13465136)   「登陆完毕」   刚刚还一脸担心和心疼的魂球眼神猛的一变,变得充满戾气和憎恶,连带着
作者:鑫森焱淼垚
字数:5551
首发:Pixiv(id=13465136)


  「登陆完毕」

  刚刚还一脸担心和心疼的魂球眼神猛的一变,变得充满戾气和憎恶,连带着
整个球儿的颜色都暗了一分。

  他的脑子里突然多出来的许多知识,令咒使用方式,战术指挥经验,崩坏能
运用技术,战舰驾驶技巧,帕弥什病毒感染症状……以及一个无比强大的意志,
骤然降临,将这个本就因献祭变得虚弱的小小魂球本来的意识压制到脑海的角落
里。

  「这次复活少昊哥哥还是多亏了你呢,谢谢你……那个,我之前说喜欢你…
…」

  「你是真心说喜欢我的吗?不是只是为了让我复活少昊而说的?」

  「不是的!我是认真的……不只是你,还有少姜她们,我都喜欢……」

  「没关系,我知道了……」心里冷笑地说着果然如此,魂球脸上却露出一个
一如既往的温柔微笑。

  「嗯!你刚刚复活了少昊哥哥应该很累了,那我们先回学院吧?」满心欢喜
的初玖并没有发现魂球的笑容并没有虚弱的感觉,反而充满了一种强者一般的自
信。

  「好,回去大吃一顿吧,我请客。」

  「好啊!谢谢你!魂球最好了!」

  魂球心里的憎恶更深了一分。在我给你们请客的时候随口就能说出我最好这
种话,为了救你的少昊哥哥我差点小命不保却不愿意为了一句安慰而虚与委蛇。

  「走吧。」

  少昊哥哥终于被复活了,放松下来的初玖很快进入梦乡。

  她做了一个噩梦,那个对她和少昊哥哥一直唯唯诺诺,百依百顺的魂球,变
得像个大章鱼一样长出好多触手,还能伸出像舌头一样的触肢,把她敏感的地方
全都抚弄的痒痒的,但是却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做了同样内容的梦,魂球长出触手伸进她的衣服,肆意
玩弄她最敏感的部位。

  「怎么了,看你脸色这么差?」在饭桌上,魂球关心的询问道,在他面前的
初玖眉头微皱,漂亮的脸蛋毫无血色,看上去休息严重不足。

  「哦……这几天晚上……不,没什么,谢谢你,魂球。」

  等少昊哥哥醒了再和他说吧,他肯定会安慰我的,嘻嘻。

  初玖这么想着,完全忽视了面前阴暗如同夜空的眼神。

  ……

  夜晚,初玖明明睡眠不足,但是仍然很快睡了过去。

  这回的噩梦比之前的要可怕的多。那个魂球的触手卷住了自己的四肢,然后
粗暴的扯碎了她的睡衣,让她娇美的身体完完全全的暴露在魂球眼前。

  几条触手在她丰满的胸部上绕了一圈,然后触手的末端轻轻的拨弄起她逐渐
充血变硬的乳头。

  一条触手沿着她修长的美腿像蛇一样慢慢的往上爬行,直到初玖因为阴蒂被
轻轻的摩擦而开始颤抖,所有的触手的动作才停下来。

  缠住她美腿的触手末端分裂开,蠕动变形,慢慢的凝成两根肉茎的形状。

  硕大无比的龟头轻轻顶在已经润湿的处女穴口,和紧紧闭合的娇嫩菊门上。

  「噫噫噫——不可以!那里是少昊哥哥才能碰的地方!第一次要给最爱的少
昊哥哥才行!」

  终于,初玖惊慌的喊了起来,她努力的想要让自己醒过来,脱离这个噩梦。

  但是,她并没有猛地坐起来,一身冷汗,惊魂未定的气喘吁吁。

  一切的一切依然如此,只不过周围朦朦胧胧的色彩变得分明起来。

  「难道……这不是梦?」眼前的魂球不知是不是因为是晚上,颜色看上去有
一种深邃黑暗的感觉。

  「你终于醒啦?诶不对,你不一直都是醒着的吗?」

  魂球的语气说不出的嘲讽,玩味,以及深深的恶意。

  初玖心里的不安变得越来越重,最后所有情绪全都化作一句颤抖的疑问:
「你……你不是魂球?」

  魂球的笑容一僵,然后本就可怕的笑容变得更加邪恶。

  「是的。你的魂球,现在正睡的香甜呢。」

  说完,两根触手狠狠的捅进初玖的两穴。

  刻意加大尺寸的触手轻松的撕开柔软的腔壁,随意的穿破那层纯洁的象征后,
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初玖最重要的地方。

  而后方也是如此,粗大的触手强行扩张开紧致的肛门,在滚烫的肠子里缓缓
的深入着。

  「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

  这两根触手的尺寸一开始就是为了极致的扩张而准备的,只不过魂球考虑到
初玖的身体可能受不了而死掉,才慢慢的循序渐进,从「小」到大。

  但是,突然插入一根尺寸严重不符的巨物还是让她的小穴和屁穴里扯开无数
大大小小的伤口,来强行紧急增加这两穴的容量。

  「下面!下面要裂开了啊啊啊啊!」

  但是,魂球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鲜血不断的从两人紧
密结合的缝隙处喷溅出来,流的一床都是。

  「魂球……噫噫噫!……魂……嘶……不要被他……啊!……控制……!…
…魂球……好痛啊啊啊啊啊!」

  奇迹发生了,扩张触手的动作真的停了下来,而魂球的眼中也浮现出挣扎,
僵硬的神色。

  不过,还没等初玖流露出希冀的表情,可怕的扩张地狱就又开始了。

  「噫噫噫——为什么……啊啊啊啊!魂球……!」

  「我只是告诉他,我能做到他做不到的事,得到他得不到的东西而已。」

  「不……少昊哥哥……不要……」

  已经痛的说不出话的初玖在昏迷之际说出了这句等同遗言的话。

  ……

  「少姜,这是我做的小龙虾,尝尝看吧,哦对了,祝你生日快乐!」

  悬浮在空中的魂球摇摇晃晃的端着一盘色泽鲜红的麻辣小龙虾来到少姜的面
前。

  一贯万年冰山脸的少姜接过盘子,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谢谢,就转身,嘴角慢
慢翘起一个小小的微笑,喃喃着「等少君醒来后再请他品尝……」准备离开。

  魂球想着到一旁的桌子上去休息一下,没想到脸颊不小心蹭了一下少姜白皙
的大腿。

  猛地两道冰寒如剑的视线刺了过来,「主人说过,女孩子的大腿不可以给别
人碰。」

  语气肃杀低沉,满是冷冰冰的警告意味而无一点人情。

  就连已经换号的魂球都愣了一下。

  少姜只觉得眼前一花,四条触手精准的卷住她的手腕和脚踝,把她扯成了一
个「大」字形。

  「……?」

  少姜一下子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触手在空中挥舞了几下,精准的用盘子接下了所有被掀飞的小龙虾。

  「天书,还是这么让人火大啊。」

  这回,毫无前戏,两根触手无视干燥的穴腔,恶狠狠的直接插进最深处,然
后狂乱的搅弄起来。

  听着少姜和初玖如出一辙的惨叫声,魂球发出阴仄仄的笑声,「让我们猜猜,
沾过天书肠液的小龙虾,少君会不会喜欢呢?」

  和狂野抽插的触手相反,魂球轻柔的捻起一只只通红的,裹满了辣椒粉和花
椒末的小龙虾,逐一放进被扒开的少姜的屁眼。

  「啊啊啊啊啊——!」

  少姜发出了野兽般的哀嚎。

  ……

  少昊缓缓睁开眼睛,这里是熟悉的学院的保健室。

  「唔……我记得……」

  「啊……是魂球吗,我被他复活了吗……」

  「初玖……初玖!少姜!她们在哪里?」

  「刚醒就念叨着她们俩啊,果然是她们最爱的少昊哥哥啊。」

  熟悉的声音,陌生的语气。

  少昊不愧是正牌男主角,警惕心猛地提了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问道:「你是谁?魂球呢?」

  「你可以叫我指挥官,博士,御主,舰长,提督……总之,别叫我魂球就行。」

  然而,少昊完全没有注意到魂球的那一系列陌生的称号。

  他的注意力完全被门口的两道倩影吸引住了。

  「初玖……?少姜……?」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说出她们的名字。

  来的两人正是初玖和少姜。

  她们的神情,姿态一切正常,与少昊去世前毫无二致。

  但是,她们此刻正一丝不挂的站在门口,毫无廉耻的把自己完美的胴体暴露
在他面前。

  更让少昊崩溃的是,在两人的乳头,阴蒂上还戴着小巧精致的乳环和铃铛。

  在她们的小腹,大腿上还写着「母豚穴」「免费使用」之类羞耻的文字。

  她们的小穴和屁股都变成了有手臂粗的黑洞,饥渴的爱液滴滴答答的顺着洞
口往下滴。两条长长的水迹从她们的脚下一直延伸到房门外。

  「怎么了?不认识她们啦?来,给你们的少昊哥哥打个招呼吧。」

  从初玖背后飞出来一个暗蓝色的魂球。

  「少昊哥哥,你终于醒啦,初玖好开心!」

  「少君没事就好。」

  虽然两人都表露出对于少昊苏醒的喜悦,但是她们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连
开朗活泼的初玖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们怎么……魂球你对她们做了什么?为什么……」

  「一上来就是一个好问题。来,初玖告诉他我们的关系。」

  初玖听话的上前一步,说道:「我是主人的母狗……」

  魂球猛然伸出一根触手「啪」的一个耳光狠狠的把初玖抽倒在地上。

  「母狗?你这臭母猪看来是想自由了是吧?」

  初玖脸上露出慌张的神情,就着倒地的姿势四肢并用的爬到魂球身下,跪在
地上,额头紧紧贴住地面。

  「对不起主人,我只是一条欲求不满的下贱母畜。请主人惩罚我。」

  「好,满足你。」几条粗大的触手呼啸而出,塞满了她的下体。当初痛不欲
生的扩张地狱在魂球的调教下变得充满了强烈的快感。

  很快,初玖就被侵犯的淫水直流,下体像没拧的水龙头一样春潮泛滥。

  「谢谢主人的惩罚……」

  「少昊哥哥就在这里哦?这么淫荡没问题吗?」

  「嗯?对哦……少昊哥哥快看初玖……初玖好舒服……啊……要坏掉了……
少昊哥哥……初玖的破烂小穴要坏掉了……」

  「哦对了,都忘了还有一个男人了。少姜。」

  「主人?」

  听到魂球的呼唤,少姜立马站到他面前,俨然一副真正认魂球为主的样子。

  「你愿意去让你的少君享受一下吗?」

  「只要是主人的任务,我一定办到。」

  「去吧,这次我不限制你,你可以好好跟他叙叙旧。」

  「是。」

  少姜走到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的少昊床前。

  「主人的任务罢了,不过还是希望你能舒服。」

  说完,她就干脆利落的掀开少昊盖着的被子,脱下他的裤子。

  果然,一根粗长肉棒已经昂然挺立。这根肉棒的尺寸可以说中等偏上,但和
魂球的扩张用触手肉棒比起来和牙签差不多。

  刚复活虚弱无比的少昊被少姜强行骑在身下。

  两人胯下迅速重合,少昊只觉得有一团湿暖的软肉极其敷衍的围在了他的阴
茎上,与他听说的紧致完全不沾边。

  紧接着,像是在清洁一样,温暖的肉团上下来回的磨蹭着敏感的肉棒,那是
少姜开始上下快速的摆动着腰肢。

  「我都已经夹紧成这样了,还是觉得松吗?少君的肉棒果然太细了啊……没
法满足我怎么能做我的主人呢?」少姜很失望的摇了摇头,「要不是主人下了命
令,我连屁股都不会让你碰的。」

  「不过,既然是主人的任务,我就会好好让少君射出来的。」

  少昊此时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徘徊了。

  两个女孩对他用的仍是熟悉的称呼,但是少昊能听出来,里面所包含的对他
的感情已经一点都不剩了。

  即使少姜的小穴已经变得这么松弛,但是她高超的性技仍然让少昊射精连连。

  每当少昊射出一股精液,少姜看着他的眼神就会多几分鄙夷,那是对这个早
泄男曾经让自己作为主人的羞愧。

  看着从她的下体汩汩漏出的白浊,再看看初玖因为结合缝隙极窄而飞溅出的
爱液,少昊真是阉掉自己的心都有了。

  「够了少姜,回来吧。」

  少姜毫无留恋的站起身,任由精液顺着她白皙的大腿流到地上,回到魂球身
边。

  魂球也拔出狠狠侵犯初玖的两条触手。

  最后一次绝顶结束,初玖也挣扎着在魂球身边站好。

  「你到底想怎样,我都接着,不要再玩我们了!」

  少昊连下体都顾不上擦,对着魂球怒吼道。

  「没什么,对你的复仇已经完了,接下来到她们了。」

  「什么?」

  一条触手轻柔的缠在少姜脖子上。

  「好了,还有什么话想说的吗,少姜?」

  「嗯,谢谢主人的调教,让我享受到这么快乐的事。非常感激主人愿意勒死
少姜母猪,少姜等一下一定会努力绝顶的。哦对了,初玖姐姐,你的手臂真的很
舒服。」「真的吗?你的脚也很舒服哦,做的时候我都感觉肠子要被你踩穿了。」

  「说完了吗?那我就开始了?」

  「嗯。」

  卷住少姜脖颈的触手慢慢收紧,将少姜的胴体吊在半空。

  少姜翻着白眼,嘴角不受控制的流出香津。

  她的一双美腿痉挛着,大股大股的爱液连续不断的从洞开的小穴中喷射而出。

  一旁的初玖看着少姜死前的绝顶之舞,露出羡慕的神情。

  没多久,少姜就停止了挣扎,四肢安静的垂落下来。只有翻白的双眼和吐出
的香舌诉说着刚才的刺激。

  「嗯,总共绝顶了五百一十六次。还不错」

  触手松开,这具艳尸随即软倒在地。

  另一条触手缠绕上初玖的玉颈。

  「少姜,我来陪你咯。」

  「好了,初玖,有什么想说的吗?」

  「谢谢主人在我生命的最后还提醒我自己的身份,还有主人的触手肉棒真的
很舒服……」

  「等一下……别杀她!初玖!初玖!别坐以待毙啊!」

  「……少昊哥哥在说什么啊?主人要杀我我不该高兴吗?因为我曾经喜欢过
别人,所以主人愿意杀我赎罪啊,这不是好事吗?」

  「这……」

  「而且啊少昊,告诉你件事,我跟少姜说过的,如果你能让她舒服起来,就
放她们两个跟你走。可是你看结果如何?」

  「你说什么……?」

  「好啦,初玖还有要说的吗?」

  「嗯……希望下次主人还愿意来操烂我的母猪小穴。哦还有屁穴。就这样吧。」

  「那我开始了哦。」

  「嗯嗯,我会努力超过少姜的。」

  收紧触手,把初玖的身体吊起来。

  初玖并没有像少姜那样只是等待死亡。

  她双手快速的摩擦着自己的乳尖和阴蒂,一双长腿在踢蹬的过程中也带来一
丝快感。

  大量爱液宛如瀑布一般从初玖双腿之间的大洞中倾泄出来。

  很快,初玖也停止了最后的自慰。她的脸上还残留着高潮绝顶的痴笑。

  而且,与其说她是被绞死的,不如说她是高潮过度而猝死的——「两千一百
二十次,远远超过少姜了啊。」

  将初玖的尸体也放下来,魂球悠悠的叹了口气,:「哎,真这么干了还是有
点小难过。溜了溜了。」

  一道黑光闪烁,那个作恶多端的魂球就消失不见了。

  目睹全程却无能为力的少昊此时才回过神来。

  他撕心裂肺的叫着初玖和少姜的名字一边朝两人的尸体扑过去。

  「哦还有你啊,差点忘了。」

  噗嗤一声,少昊愕然望着自己的胸口,一截尖锐的暗蓝色触手正穿胸而过,
上面丝血未沾,散发着一种神秘优雅的光辉。

  扑通一声,少昊无力的倒在地上。

  在失去意识前,他的脑海中不断回响着那句仿佛来自深渊地狱的恶魔低语,
「舔狗biss!」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