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烽火烟波楼】第十一卷:且战天下真龙逆 第一章:双龙汇

第一文学城 2020-11-19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子龙翼德
作者:子龙翼德 2019/10/26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646 字   写在前面:不好意思消失了这么久,这段时间因为工作及各种原因更新速度

作者:子龙翼德
2019/10/26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646 字

  写在前面:不好意思消失了这么久,这段时间因为工作及各种原因更新速度
降低,可能这段时间的烽火和篮球都会受到波及,但应该不会太久,先把11-1送
上,且看《玄阳》宁夜乱入一波。

            第十一卷:且战天下真龙逆

              第一章:双龙汇

  夜孤山巅,雷霆呼啸,黑云遍布,萧逸独自盘坐于顶峰之处,静候着慕竹与
萧启的到来。

  褪尽凡胎之气,萧逸的身形已是有了显著变化,本是养尊处优皮肤白皙的二
皇子,此刻他体外肤质分离,白皮脱落,却是露出一层黝黑发亮的肤色,然而更
惊人的却不只肤色这么简单,萧逸这些年虽是修为大进,可依旧身形单薄,算不
得如何孔武,而此刻的他宛若新生一般,整个人竟是高大了一整圈,见得慕竹与
萧启缓步行来,萧逸缓缓站起,竟是比曾经高出了两三个头,手臂粗壮有力,肌
肉鼓胀而出,伫立于山巅之上,宛若天神一般,俾睨万物。

  慕竹与萧启并肩而上,终是行至山巅近前,他二人均是身形俊秀之人,两个
加在一块儿都不及此刻的萧逸的块头,举目望去,只觉萧逸体外黑烟袅袅,仿佛
与那天上黑云融成一体,甚是可怖。

  「你便是慕竹?」他二人拾级而上,本要将这萧逸训斥一番,却不料萧逸却
是率先开口,而听他语气,竟似是第一次认识慕竹一般。

  「嗯?」叶清澜神色一凛,心中不由有些意外,隐约间却是有股不祥的念头
自心底传出。

  「萧逸,你弑父叛国,灭绝人性,今日,我绝不容你。」萧启却是不管萧逸
此时如何可怖,一见面便想起了萧逸的种种恶行,当下向他指道。

  萧逸的目光却是一直盯在慕竹的身上,闻得萧启谩骂,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右手一抬,一扇,一股强大的黑风竟是自萧启脸上传来,「啪」的一声,竟是将
萧启掀翻在地,萧启面露惊恐之色,双手紧紧捂住脸颊,却依旧觉得一阵火辣生
疼。

  「不对,你不是萧逸。」叶清澜双眼微眯,她修为卓越,对萧逸的境界可谓
是了如指掌,此刻这眼前「萧逸」不但举止怪异,体内修为竟是连自己都看不透
彻,那强大的黑云笼罩的不止是夜孤山的上空,更是在她二人心中留下一层阴影,
这股魔气实在太过匪夷所思,比之夜十方夜八荒之流要纯正许多。

  「哼,倒是有几分眼力!」那「萧逸」冷哼一声,声似雷霆,完全没有萧逸
那阴森之感,振臂一挥,又是一股黑气向着慕竹袭来。

  慕竹不再观望,当下倩影闪动,自黑气临面之际闪过,所过之处无不疏影流
连,所经之地无不暗香翩翩,几息之间,已是跃至「萧逸」身侧,双掌齐出,带
起白裙随风飘洒,看似绵薄之力,可却有惊神之威。

  「轰」的一声,慕竹竭力的一掌竟是并未如想象一般击人肺腑,那「萧逸」
全身早已被一黑盾所围,那黑盾虽是通体漆黑,但却暗含血色流转,较之寿春城
中夜八荒的黑盾更是高出几分,而慕竹久立盾前,见一掌难以攻下,正要撤掌之
时,却忽觉那黑盾之中隐有异样,忽然,一道极光之气涌来,慕竹面色大骇,当
即收掌抵御,却依旧是难逃那极光之威。

  「老师?」萧启见状大急,关切大喊一声,待得极光散尽,却见慕竹身侧不
多时已是布下一道白盾,白盾之上隐有黑气,显然是刚刚抵御极光所留,慕竹虽
是勉强抵御住这一招之威,却已是面有难色,郑声道:「上清之力,你是上清魔
神!」

  「哦?想不到区区凡间,竟是有人能认出本座,难怪这小子觉着入魔尚且不
够,还需召唤本座前来。」「萧逸」诧异说道,却也毫不避讳自己身份:「不错,
本座便是上清界魔神宁夜,今番受召前来,便是要助我这后辈好生打理一番。」
宁夜虽是语音雄浑,可脸上容貌却依旧是萧逸的面容,话音稍落,却是主动出手,
双手向着地面狠狠一锤,只听「轰隆」一声,整个夜孤山地动山摇,萧启与慕竹
脚下各自出现裂痕,随时有着倾塌之机。

  慕竹见状当即凌空跃起,一把拉住萧启的手臂,向着远处奔逃开来,莲足所
踏之地,皆是裂痕密布,待得慕竹跃出老远,忽然「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山巅
倾塌,土石漫天,只留下宁夜所立之地尚且完好,其他地界已是一片狼藉。

  慕竹将萧启安置在旁,自己却又向着宁夜袭去,不但未有一丝畏惧,反倒是
双目清明,神色之间隐有振奋之意。她三岁追随父亲叶修习武筑基,叶修便向她
讲述过上清时期的种种传说:紫云山玄门少年宁尘与那得极夜老人传承的叛徒宁
夜之间的纠纷,奈何当时天地污浊,极夜之气正盛,即便是宁尘得了一身玄阳真
传又与其他修仙门派联手对敌,都未能战胜那魔头宁夜,蓬莱上空新极夜坛一战,
宁夜一战而定,终究统一上清,自此,正气消亡,魔气盈天,宁夜自号「上清魔
神」,永世逍遥。

  闻得「正气消亡,魔气盈天」一句时,年少的慕竹也曾慷慨激昂,也曾立志
终有一日要荡尽这世间污浊之气,只可惜不能踏足上清一界,也不知与传说中的
魔神想去几何,如今得见这魔头现身,即便是他如传言一般可怖,但慕竹依旧不
惧,只此一生,能与这魔神一战,也算是如愿以偿了。

  慕竹奔至宁夜身前,双手大开,两条白色衣带当即伸展开来,两侧包抄,瞬
间便将宁夜笼罩在一片苍白之中。那衣带洁白如新,正挥舞在宁夜周身的一片黑
雾之上,不但未被那黑雾所侵染,反倒似是有吸纳之能,将一众黑烟吸入其中,
白带依旧洁白,而周身黑雾却是渐渐淡了几分。

  「不错,倒是有几分能耐。」宁夜低吟一声,面上却是始终洋溢着自信的笑
容,他双手负于身后,双目微闭,自体内又是散出一道黑烟,那黑烟看似无形,
可飘向空中却是化出一道黑龙,黑龙大嘴怒张,一口赤色火焰喷出,正烧在慕竹
的衣带之上,慕竹神色一凛,正要收回衣带,可那火焰实在太过强势,不过一瞬
之间已将她两条衣带燃起,进而火焰奔袭,沿着衣带直向慕竹本人少烧来。慕竹
惊乱之下只得双臂一震,体外那件白衣琉仙裙顷刻间已是自身体挣脱开来,衣物
稍稍离身,便已是被火龙侵蚀殆尽,慕竹微微喘息,再不似先前从容,此刻她白
裙尽落,上身只着一件白色薄衫,而下身更是不堪,一条劲装短裤只在腿弯之地,
下身小腿肌肤尽露,白皙光洁,纤瘦轻盈,看得宁夜目光大盛。

  「果然是人间绝色,也难怪我那后辈自知入魔还不够,竟是愿折损修为寿数
唤本座前来,只可惜本座真身受限不能亲临凡间,不然本座倒想尝尝你这人间绝
色的滋味。」宁夜一声嗤笑,大手一挥,那盘旋在他头顶之上的黑龙再次吐息,
赤火再度涌出,再向慕竹袭来,慕竹凤目微眯,起身便是向后翻腾,稍稍避过那
赤火吐息,身形稍顿,便复又朝着宁夜冲去,这一次,慕竹几近动用全身修为,
那飞袭之速已然臻至化境,不过微风一晃,已是奔至宁夜身前,面对着宁夜周身
那一团黑盾,慕竹昂首一挺,身姿好似要将自己扔出去一般,直撞在黑盾之上,
「砰」的一声,黑盾便好似玻璃一般碎落满地,慕竹挺身而入,伫立在宁夜身前。

  「竟是以肉身破开我的气盾,你究竟还有多少本座想不到的实力?」宁夜一
声冷笑,这才第一次移动身子,朝着慕竹攻来,他二人一个是上古魔神,一个是
临仙之境,此刻却是摒弃着自身绝顶灵力,以肉身互相搏击,一招一式之间,却
是溅出些许黑白交替光芒,散落于山涧之中,激起沙石无数。

  黑夜散尽,白昼降临,而白昼之后,天色又是渐渐昏沉起来,他二人鏖战于
夜孤山巅已是一天一夜,整个山体随着二人修为动荡都已矮了不止半截。

  宁夜稍稍收回掌力,向着天上黑云望了一眼,他功法源自极夜,按理说黑夜
便是他最是喜欢的事物,可此刻天色渐暗,他却面色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慕竹,这一天一夜之间却是越战越勇,见宁夜收掌撤力,当即便向前逼了
一步,郑声道:「若我所料不差,这唤神之法虽是高明,却也不能维持太久,而
你受上清界真身所限,至多能撑一日便罢。」

  宁夜见她识破自己所想,当即冷声喝道:「若不是这凡间限制,仅能发挥本
座修为十之一二…」宁夜说到此处,忽然眼光一闪,似是想到什么一般,再朝着
慕竹言道:「今日本座便暂且饶你,他日有机,定要再借我这后辈之身好好与你
再战一场。」旋即单手朝天一指,一道光柱直冲元宵,萧逸身体之中竟是走出一
道虚幻身影,借着那道光柱轨迹,向着天边飞去。

  慕竹见这魔头终是退却,心中一松,与这魔头鏖战一日,此刻她已是精疲力
尽,只恨不得就地躺倒,好生歇息一番,慕竹背过身子,朝着萧启走来,望着萧
启关切的目光,心中一暖,面上洋溢出清澈的笑容:「结束了。」

  「是啊,结束了。」萧启重复着老师的这句话,心中自是十分欢喜,此番目
睹老师与上清界传说魔头一战,心中对老师的钦佩更甚几分,正要上前扶起老师
的困乏身子,可萧启目光所及,忽然间便是换了脸色,当即双眼圆睁,惊恐大叫
道:「老师,小心!」

  慕竹闻言便已有所警觉,可依旧是迟了半分,她回神之际,身后便已觉魔气
沸腾,宁夜单掌袭至,临背一掌,直击慕竹背身之所。

  「噗」的一声,慕竹朝前猛喷一口鲜血,直溅落在萧启跟前,慕竹转过身来,
竭力一掌回击,而那宁夜却是连退数步,轻松避过慕竹这一反击。

  慕竹一击不中,赶紧盘坐下来,双目微闭,强运真气,以此来镇压体内的极
夜掌力,可那极夜掌力实属太过霸道,这一击之威不断在慕竹体内荡漾,慕竹即
便是竭尽全力运功相抗,也终究难以遏制,「噗」的一声,鲜血再吐,血色比先
前还要暗了几分,显然伤势极重。她大战一日,本就极其困乏,却是万万没想到
这传说之中远古上清界的魔神竟也能使出这等背后偷袭的伎俩,慕竹心头一黯,
倒也无甚抱怨,成王败寇已成定局,此刻,无论何种因果均也只能自己承受。

  宁夜却是轻笑一声道:「总算在归返之际有所了结,虽是有些曲折,倒也不
至于堕了本座的名号,后生小辈,接下来便由得你了。」言罢却是真正向天飞去,
黑影随着光柱驶过云雾,直入天际。过不多时,黑云收拢,光柱消散,而夜孤山
巅的魔头却是回复到正常体态,萧逸双眼突然猛睁,面上立时浮现出惊喜之色,
赶紧朝着天上一拜,高呼:「谢过魔神大人!」

  拜谢完毕,萧逸缓缓回过头来,面上窃喜已是溢于言表,自四年前燕京皇城
一战,萧逸已不知多少次见证了慕竹的神通,今番即便是遇到那上清界魔神也是
鏖战一日才分胜负,萧逸满目春风,得意大笑道:「慕竹啊慕竹,想不到你也有
今日!」

  慕竹微微撇了他一眼,却是为做理会,继续闭上双眼,导运真气,只可惜此
刻她体内伤势太重,一时之间,却也难有作为。

  有生之年第一次见证慕竹受伤至此,萧逸自是窃喜无比,他费劲千辛万苦,
弑父入魔,不惜折损修为岁数求得魔神降世,这才将慕竹击败,如今大功告成,
重伤在身的天下第一人慕竹,此刻便全凭自己处决。萧逸阴魅一笑,自山巅轻松
跃下,已是来到慕竹身前,此刻慕竹体内灵力激荡,自身真气与宁夜所留下的魔
气相互抗衡,以致于她不敢轻动半分,否则一旦魔气扩充,伤及气海肺腑,便有
性命之危。萧逸双眼放肆的在慕竹身上打量,这位庄重典雅的烟波楼主一向清高
孤绝,一袭白衣可独破千军,可如今她白衣尽毁,身上只着着那件白衣薄衫,这
一日激战,此刻更是香汗淋漓,只将她那凹凸身段勾勒出来,甚是迷人。萧逸本
就是色中饿鬼,此刻见得慕竹这副仪容岂有放过之理,可慕竹积威在前,此次自
己也是借助魔神之力才能侥幸取胜,若是因着贪恋美色而丢了性命那可就大大的
划不来了,要知道此刻慕竹虽是身受重伤,可也未必不能痊愈康复,自己一介凡
胎也曾有过乱神井下获逆龙血脉之奇遇,似慕竹这等神通之人,实在太过危险。

  「还是小命要紧,今日杀了慕竹,天下间便再无是我对手,也罢,也罢。」
萧逸长叹一声,似是有了决议,当即强忍住心中的淫欲,眼神之中现出一丝杀意,
提掌便向慕竹劈来。

  「住手!」掌风凛冽,已是劈至慕竹额前,一声厉斥却是自他左侧传来,萧
逸顿了一顿,却是朝着人声望去,却见萧启手持长剑当面刺来,萧逸一个侧身,
轻松躲过萧启的剑势,稍退几步,不屑道:「我倒是把我这位好皇弟给忘了,怎
么,你要与我一战?」

  萧启双眼冷视,郑声道:「你弑父入魔,在我眼前还谈什么骨肉亲情,今日
你想伤我师傅,便得从我尸身之上跨过。」

  「就凭你?」萧逸目光朝着萧启稍稍一撇,轻笑道:「你虽天资不错,可如
今也只是个小毛孩的年纪,你拿什么与我一斗。」随着「斗」字落音,萧逸却是
自手中幻化出一柄黑剑,双手持剑猛地自上空斩下,竟是划出一道黑色气波向着
萧启二来扑来,萧启虽是修为不俗,可却难有实战之机,此番萧逸突然一式剑斩,
宛若九天银河倾泻一般骇人至极,萧启连忙将手中宝剑横置在前,运出全力抵御,
可那手中宝剑却是有如朽木一般,竟是被萧逸一剑斩作两截,剑锋所指,黑气强
盛,萧启猝不及防之下,萧逸已是举剑横削,第二道剑气黑云再次来袭。萧启连
忙舍了手中断剑,双掌并于身前,弓步微曲,在身前结出一道金色气盾,可那气
盾刚刚结出便被萧逸一剑斩破,连带着盾中的萧启也被剑气所伤,身子向后坠落
在地。

  萧逸款款收剑,望着眼前战局,心中倒是颇为满意,举起手中黑剑微微擦拭,
笑道:「你这小子倒是有几分资质,如此年纪便已能御气结盾,假以时日,定是
非同凡响,只可惜今日魔神大人赠我这『紫寂』乃是上清神器,要对付你,还是
易如反掌。」

  萧启强忍住周身疼痛,自地上缓缓站起,虽是手中已无兵刃,可却是依旧摆
出一副应战之姿,不断喘息道:「今日…今日你若要是…要是想动老师, 便必
须…必须从我尸身之上…踏过去。」

  「哼,不自量力。」萧逸微微摇了摇头,手中「紫寂」再起,一剑斩下,黑
云剑气正击萧启正胸位置,萧启登时鲜血狂涌,直被那剑气击飞数步,跌在一块
山间顽石之上,气息紊乱,惨痛至极。萧逸嘴角一翘,却是不再理会萧启,提剑
向前,自顾着向慕竹而行。

  「呀。」萧逸还未靠近慕竹,却听得身侧又是一声高喝,萧启竟是自山石之
上爬起,近乎拼尽全力再度朝着萧逸扑来。萧逸心中一恼,抬腿便是一脚,却是
正踢在萧启胸口,一脚又将他踢飞出去,正是落在慕竹身前。这一脚踹得极重,
萧启本就受了内伤,此番再受这一脚,已是几近晕厥,体内真气涣散,口中血如
泉涌,即便不死,也是毫无战力可言。

  料理完萧启,萧逸继续向着慕竹走来,可萧启却不知哪里生出的丝丝残力,
竟是一挪一挪的挡在了萧逸的正前脚下,面上已是布满尘土与鲜血,可他双眼依
然坚毅,裂开的嘴张了又张,颤声道:「不许…不许伤我老师。」

  慕竹运功未必,身子依旧是动弹不得,紧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望着眼前为
她奋不顾身的萧启唤道:「启儿,你退下吧。」

  萧启稍稍回了回头,看着慕竹的眼神已是带着微微泪痕,声音已然带了些哭
腔:「老师,启儿没用,不能保老师周全,但萧启此生受老师恩情太多,今日正
是以死相报之时。」

  「哼,看来我这好弟弟年纪不大倒是个痴情种子,」萧逸语气尖酸道:「原
本我还想带着你回南京让你继续做个傀儡皇帝,可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那今日,
你们一个都别想走。」言罢便是长剑高举,自天穹引出一道黑色魔龙,这黑龙不
似先前宁夜那般狂躁暴戾,而是静静立于高空,一动不动,忽然一声雷鸣电闪,
黑龙双眼突睁,生命之力骤然起势,迎头而下,直朝萧启与慕竹二人所在之地扑
来。

  「魔血觉醒,逆龙降世!」萧逸朝天一声狂喝,望着这眼前黑龙,心中甚是
得意,他入魔之后便已悟得逆龙血脉的真谛便是那源源不竭的生命之力,逆天而
行,周而复始,黑龙陨落数万年后,再一次的重临人间。

  「轰」的一声,逆龙俯冲而下,尽全身之力倾注于萧启体内,本以为是逆龙
破胸,萧启穿肠而死,可萧逸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萧启的身前竟是不自觉间又多
了一层金盾,竟是将黑龙拒之盾外,萧逸连忙提剑砍来,几道剑气划过,那金盾
却是不动分毫,完全没有了先前的脆弱,而更神奇的是,那金盾之中亦是隐有一
条小龙穿梭盘旋,随着萧逸的几道剑斩,小龙竟是越变越大,隐隐有破开金盾之
意。

  慕竹目睹着这一场面,双眼一亮,当即停下运功之力,双掌齐出,却是拍打
在萧启的背上,一股浩然真气借着掌背相连,迅速涌入萧启体内。萧启双目大睁,
一时间竟是气血充沛,一声猛喝,那周身小龙迅速膨胀,「嘭」的一声破盾而出,
生出一只与那黑龙一模一样的金色巨龙。

  「呜嗷!」双龙当空而立,于那夜孤山巅的高空之上盘旋相视,一时间同时
嚎叫一声,也无多余功法,便是直起身子,向着对方猛扑而去。

  「轰隆!」

  苍穹颤栗,夜孤倾塌,这一番神魔大战终是归于平静,硝烟被风吹起,散落
天边,却不知最终飘向何方。

           ***  ***  ***

  分割线

           ***  ***  ***

  南京城门,一匹瘦马缓缓向着城关驶来,马上却是两位女子共骑,琴桦驱马
在前,惊雪则是靠在琴桦背上,仍旧昏迷不醒。

  「惊雪姐姐,桦儿还记得当初第一次入这南京城时,便也如你一般昏迷不醒,
精神萎靡,姐姐带着我自燕京南下,一路飘摇,我当时也想着一死了之,可见了
小姐,渐渐的也就开始放下了,如今我修为已复,不照样活得好好的吗,我们姐
妹四人一起长大,如今这天下纷争也算好生游荡了一番,今后咱们还回烟波楼罢,
咱们四个一起,好生服侍小姐,想来也是不错的。」琴桦说着说着,满脑子都是
昔日琴枫护送自己南下时的样子,如今琴枫下落不明,而惊雪姐姐却也如同当年
的自己一样,叫人不胜唏嘘。她此番言语想来惊雪也听不见,就算听见以她此刻
神智也是无法理会,但琴桦却是一路说个不停:「是了,小姐也许不用我们服侍
了,有萧启陪着她,小姐迟早有一日也会陷入那情网之中,我瞧素月姐当时也曾
对萧驰太子念念不忘,要我说,这情情爱爱的好生烦人,都是乱人心境的魔障罢
了。」琴桦说着说着,心中却是不可自拔的想起那日寿春城下的青葱少年,不自
觉间,眼中已是泛出泪来。

  琴桦独自惆怅着前行,她居南京以来一直便待在烟波府中静养,而惊雪此刻
亦是趴在她身后轻装便衣,一路行来倒是无人认出,直至那烟波府门口,琴桦这
才下得马来,门卫倒是一眼认出,赶忙迎上前来接过马绳道:「桦小姐回来了。」

  「嗯,素月姐姐何在?」琴桦朝着这熟悉的府门打量了一眼,随口问道。

  「不瞒桦小姐,幸亏您回来了,素月小姐自十日前回府之后,便似乎失踪一
般,再也未曾现身了。」

  「什么?」琴桦眉头皱起,显是对这一现象极为震惊,素月一向沉稳有加,
若非遇上了棘手之事,想来也不会无辜失踪。

  「其他地方可曾寻过?」

  「都找遍了,城中各处挨家挨户的打听询问,宫里宫外都找了遍,均是一无
所获。」看那门卫说话也是十分着急,想来此事颇为棘手,琴桦心中更为沉重几
分。

  「知道了,你先安排人先将惊雪她安置在房中,我去找找。」

  「是!」那门卫领命照做,刚要上前扶起惊雪之时,却见得惊雪突然双目圆
睁,「啊」的一声暴喝,竟是长手伸出,一把捏住那门卫脖颈,吓得那门卫尖声
呼叫起来。

  「二姐!」琴桦高呼一声,身形一转便已至惊雪身前,右手一抬,便在惊雪
身上点了几处穴道,惊雪立时晕厥过去,复又躺倒在鞍马之上。

  「桦小姐,惊雪将军她这是?」那门卫被吓得面色惨白,不由得上前问道。

  「别问了,你将她安置于我房中便是。」琴桦自不耐烦,惊雪战兽之毒未除,
此刻却也只能靠着封穴手法暂时稳住,此番回来本就有这一桩大麻烦要解决,却
不料四姐妹之中的主心骨素月却是失了踪影,这倒是让琴桦颇为犯难,命人将惊
雪抬置于自己房中,准备好昔日为自己准备的浴桶与药水,便将惊雪扶入其中,
命人于门外守候,自己则是向着素月的书房行去。

  素月的书房维持着一片宁静祥和之气,琴桦入得其中,缓步向着书案行去,
稍稍翻动着书案之上的几封密信,不由得皱起眉来:「『月牙』密信也已近十日
未曾传递,看来大姐是真的出事了。」琴桦稍稍冥思片刻,却是始终猜不出个端
倪,稍稍向着房外撇了一眼,见四下无人,便小心翼翼的转动起书案之上的一只
砚台,接着又跑向书房另一侧的墙角书柜轻轻推动,直至将那书柜推开,这才显
出那书柜之后的墙面竟是有一块略有凸痕,琴桦伸出手来,在那凸痕墙面轻轻一
敲,那墙砖登时自上打开,从里头竟是飞出几封密信。琴桦将那密信拾起,将书
柜移至原位,复又走回书案上将书信一一拆开。

  这密信自是「月牙」的情报所获,一连十日,朝中动态,天下见闻,但凡与
烟波楼有关尽皆一一记录其中,琴桦一一翻看,却是找不到一条有关素月消失之
因,只有那位商承之商公子于五日前于「月字号」失踪的消息倒是令她颇为看重。

  「月字号?」琴桦小声嘀咕一声,难道他们去了密道?琴桦拿定注意,正要
起身朝着府外相邻那间「月字号」行去,可她抬首之际却是神色一凛,这素月书
房之中,不多时已是多了一个身影。

  「琴桦小姐看得入迷,在下倒是不敢打扰,故而擅自入内,失礼,失礼。」
吴越面目春风,笑意盈盈,倒是让琴桦甚是吃惊,需知以琴桦修为,能在她身前
不声不响靠近的,天下之间屈指可数,吴越她自是认得,此人虽是得过摩尼教传
授些技艺,但也资质有限,难成大器,可她却没想到如今的吴越竟是能轻而易举
的潜入烟波府,更是在自己眼前大摇大摆,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那日观素月小姐书案之上情报齐全,想来定是有着一处绝顶高明的情报组
织,可吴某却是没想到,这地方竟是一直坐落在这不起眼的书柜之后,若不是今
日琴桦小姐告之,吴某还不知要费多少神呢。」

  「你知道我大姐下落?」琴桦登时明白过来,这吴越定是早已潜伏在此,等
着自己揭开「月牙」密室所在,既然如此处心积虑对付烟波楼,那定要与素月的
失踪有着联系。

  「我当然知道,」吴越轻笑一声,朝前迈了一步:「我不但知道素月下落,
我还知道枫姑娘的下落,对了,我不但知道,我还要带琴桦小姐与她们一齐团聚
呢,」吴越越说越是得意,面上已是渐渐露出淫邪之色:「哦哦哦,我差点忘了,
与你一齐回来的还有惊雪将军,烟波楼四女相聚于我吴越的胯下,啧啧啧,这画
面想想就再美不过了。」

  「找死!」琴桦哪里容得他如此叫嚣,当即莲臂一挥,几道飞刀便向着吴越
掷来,吴越嘴角一翘,侧身一扭便向着屋外跑去。琴桦当即追出屋来,却见得这
屋外院子空无一人,不由心中一凛,一股不祥的预兆涌上心头。

  「叮」的一声琴音响起,琴桦猛地扭头,却是自那左侧琴房之中传来一声清
脆琴音,吴越有模有样的坐在「拾月」琴前,指尖横扫,那琴音便似肃杀寒霜一
般,不断向着院中的琴桦展露修为,琴桦连忙掷出几道暗器,可那暗器均是飞不
过几米便被那琴音所噬,还未靠近琴房便已落至地上,琴桦稍稍一愣,心知这吴
越有些邪门,当即扭头便撤,可她刚刚回头,却见得身后那一侧竟是自天而下一
道紫光,琴桦不由止住了脚步,那紫光她太过熟悉,不是姐姐的紫衣剑还能是谁,
可便在她面上露出缅怀之色时,紫衣剑至,持剑的非是那英俊冷傲的「紫衣少年」,
而是一名满目淫光面上魔气极重的淫邪小人。

  「怎么会?」琴桦还未完全反应过来,那紫衣剑便已飞至身前,琴桦受着琴
音影响,身法修为不知慢了多少,那紫衣天外一剑又是来势汹汹,琴桦情急之下
只得双脚一剁,使出那招「地遁」之术,可不料前脚刚刚深入地面,却是忽然双
脚一痛,自那地底里竟是炸出一具人影,一拳高举而上,竟是将琴桦整个身子击
飞于空。

  「嗷呜!」正值琴桦与吴越相斗正酣,却听得琴桦房中一声狼嚎传来,「轰」
的一声,惊雪破门而出,双手呈爪,双目通红,她朝着琴桦稍稍打量一眼,见得
琴桦如今正被吴越高举空中,面色不善,当即又是一声咆哮,一个猛冲便朝着吴
越扑去…

           ***  ***  ***

  分割线

           ***  ***  ***

  「咳咳…」萧启一阵急咳,却是自昏迷之中醒来,稍稍睁眼,却发现自己身
处燕京皇宫之中,四下无人,想要起身便觉浑身犹如散架了一般,骨骼松散,浑
身气血全无,别说运功,就连起身都是没有力气。

  「你醒了。」萧启正自疑惑,却听得老师的声音传来,慕竹手持一碗汤药,
自宫门款款步入,缓步靠近床侧,寻了个椅子坐下,对着萧启看了一眼。

  萧启目光所及自是一路跟着老师,见老师的双眼清澈,目光轻柔,不由得心
中一阵暖意,慕竹一身宫装白裙,早已恢复了先前的从容气质,见萧启一直盯着
自己,两腮之间不由得多了几分红润,慕竹端起汤药,用那勺子轻轻舀了一勺,
放在唇边微微吹拂,待稍稍凉润几分才朝着萧启递去。

  「老师、我…」萧启一时间却是有些错愕,慕竹老师何等身份,何时有过她
屈尊降贵服侍他人的时候,此番竟是对自己如此关切,萧启不由得鼻尖一酸,心
中倍感温暖,言语之间已是略微有了哭腔。

  「先把药喝了,」慕竹将那勺子向前一递,萧启顺从的张开小嘴,将那汤药
饮下,药石虽苦,可在萧启看来,却是这世间最甜的东西了。

  「你体内圣龙血脉消逝,恢复能力大不如前,今后更是得好生修养,以免落
下病根。」

  「消逝?」萧启有些懵懂,不解的望着老师。

  「那日与萧逸一战,你二人同时激出自身潜力,圣龙逆龙一战,终是落得个
同归于尽的下场,你们二人如今均是失去血脉,修为全失,不过这样也好,今后
他便不能再继续为恶,你也能安稳的待在宫里好好料理国事了。」慕竹言语说着
轻松,可语态之间却也流露出丝丝惋惜之色,当日为救自己,萧启不惜以命相搏,
催动出自身圣龙潜力,自己则推波助澜,以真气催动那圣龙生长,这才能将萧逸
击败,如今萧启伤势如此,今生莫说习武,这体质比起大多寻常百姓都有所不如。

  「是吗?」萧启嘴唇微微抿动,似是想到什么一般,轻笑道:「如此也好,
以往启儿总是倚仗功夫不错,三翻四次出宫胡闹,第一次去漠北害得鬼方南下破
了雁门关,这次又给老师添了不少麻烦,如今落得如此,正好约束启儿一心国事。」

  慕竹见他说得自然,却也明白他不过是安慰自己,心弦一动,却是主动拉过
萧启的手道:「待你身子好一些,我便陪你回南京,一边主持迁都事宜,一边想
想有什么法子…」

  「老师!」萧启却是出声打断了慕竹的话,眼神之中甚是期盼道:「启儿不
求恢复功法修为,只希望老师别走,我们一起回南京,将来无论是定都南京也好,
迁都燕京也罢,弟子只希望老师能留下来。」

  慕竹被他说得一愕,一时之间却又沉默起来,本是拉着萧启的手正欲抽回,
却是被萧启反手一握,萧启却也不知哪里生出的力气和胆魄,竟是将慕竹的小手
攒在手心,慕竹即便有再大神通,一时之间也是难以施展,只得任由萧启这样握
着,轻轻叹了口气道:「回去再说吧。」

  「老师,别走…」萧启见她语气松动,却是并未打算就此放过,再次苦苦哀
求着。

  慕竹朝他相视多时,已是稍稍恢复些从容,轻轻伸出另一只手,在萧启的手
背之上轻轻抚摸,这才让萧启小手松开,慕竹将手缓缓上移,攀至萧启双颊之处,
双眼一闭,嘴角翘动,终是苦笑出来:「好,那便依你的,不走了。」

  「当真?」萧启仿佛不敢相信,再度伸手捏住慕竹衣裙一角,甚是兴奋。

  慕竹轻笑一声,却是不再理会于他,且将他不安分的手放置回去,起身收拾
了下汤勺之物,就此转身离去。

  「哈哈,嘿嘿,喔,哈哈…」面对着慕竹的离去,萧启仿佛痴傻了一般,一
个劲儿的躺在床上傻笑起来,老师说过的话,那便是九天神魔也拉不回去的吧。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