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刀剑神域

第一文学城 2020-11-18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长门有希
作者:小鸟游家的次女 字数:8098 首发:Pixiv(id=13453532)   应约稿大佬的要求,全文发出……
作者:小鸟游家的次女
字数:8098
首发:Pixiv(id=13453532)


  应约稿大佬的要求,全文发出……

  结果还是没能赶在24点赶完啊……

  虽然承诺了周一更新,但也就晚了30多分钟,应该不算鸽的吧?

  这次终于有曹丕环节了……还有大佬特别要求的白丝足x刀剑是我的入宅作
之一,诗乃是我全刀剑最喜欢的女性角色没有之一,写起来莫名的有股背德感啊
www

                ——

  只有一个人居住的房间里,一位深褐色头发的眼睛娘正在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又做噩梦了……

  少女灰褐色的眼眸渐渐泛起一丝苦涩,还是摆脱不了啊。

  自从那一天,在混乱关头不小心枪杀了威胁自己母亲的歹徒之后,诗乃就一
直生活在阴影之中。

  「我用枪杀过人。」

  这样话语,不断地在折磨着少女的心智。

  救赎之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啊?

  为了那一天,她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缓缓地爬起身,努力的摆脱梦中的追魂,诗乃将睡衣团成一团扔了出去,用
窗帘挡住了自己诱人的娇躯。

  再次出现到餐桌面前的时候,她已经换上了一身标准的jk制服。

  少女的颜值非常出色,有一头清丽柔顺的灰褐色头发,只是虽然她用发卡束
着两簇可爱的双马尾,可中间那一缕突兀的略过眼眸的刘海,和适逢其会出现的
眼镜,却显得她有些精简干练。

  ——其实在心底,诗乃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可爱一点的吧?

  精致的小脸上没有丝毫瑕疵,粉色的娇唇因为噩梦的余韵而微微撅起,盈盈
一握的雪白酥胸,被完全的隐藏在了jk制服之下,给人以无尽的遐想。

  黑色的裙摆下,存在着一抹让人有些惊艳的绝对领域;弧度完美的紧致小腿
被白色的过膝袜安稳地包裹着;再往下,是将白嫩的小脚完美的容纳于其中的玛
丽珍鞋。

  真是一个,完美的少女啊……真的一个,完美的猎物啊……

  诗乃很喜欢玩游戏。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无论缘由如何,她都亲手杀过人,所以被同学
和邻居孤立,所以朋友寥寥无几……

  那就只好在虚拟的世界中慰藉自己了。

  品尝着自己亲手制作的早点,分量满满的三明治,再加上一杯热牛奶。

  诗乃渐渐地感受着现实的触感,以及温暖的回归。

  自己,好像还是有一个朋友来着?

  新川恭二就是她的朋友,诗乃和他的关系,可能就差比谁先告白了……

  想着自己唯一的朋友,那个总是笑眯眯的过来帮助自己的男生的身影,诗乃
的心情总归是好了起来。

  「听说最近出了一款名叫」GunGaleOnline「VRMMO游戏,
也许能够对你的枪械恐惧症有帮助呢?」

  周末放学的时候,新川恭二向自己推荐了这款fps游戏。

  将乳白色的液体一饮而尽,诗乃放下杯子向卧室走去。

  那里就放着一款名为AmuSphere的vr游戏头盔,诗乃这样想着,
也许应该试一试呢?就算没有效果,能和恭二君在游戏中见面的话,好像也不错
样子。

  慢慢的平躺下来,就在诗乃快要戴上游戏头盔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大手从床
下伸了出来,狠狠地卡住了少女纤细的脖子。

  窒息的痛苦,让诗乃忍不住别过了脖子。可是接下来,她却看到了一个自己
本以为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恭……恭二君?为什么会是你?」

  「是呀,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看着痛苦地挣扎着的诗乃,新川恭二微
笑着,收紧了关节,「大概就是果实快要成熟了,到了该采摘的时候了吧?」

  「诗乃同学,我喜欢你,自从得知你杀过人之后,就一直一直……不,这已
经可以说是『爱』了。」

  「诗乃,我爱你,比任何人都爱你,也比任何人都渴望占有你……」

  被勒颈脖子的诗乃唯有痛苦的扭动着,樱唇里发出苦闷的声音。

  「哈啊……唔呃……呃咳咳咳」

  见诗乃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新川恭二便微微放松了手掌。

  然后,刚刚还在着诉说爱意的新川恭二,一拳打了在少女娇嫩的脸颊上,眼
镜无力的摔在了地上,诗乃想要摸向手机的手,也颤抖着停止了。

  新川恭二狞笑着,捏住了少女的下巴:「小婊子!认清你现在的处境!」半
是身体上的痛苦,半是心理上的痛苦,泪水夺眶而出,流在了少女清丽的脸蛋上。

  新川恭二有些不耐烦拍了拍诗乃的小脸:「明明都是杀过人的人了,还有脸
在这哭哭哭,到底有什么好哭的,也不嫌自己虚伪?」

  「我没有……」

  「你没杀过人?」「杀……过……」

  「那不就行了。」

  说着,新川恭二一只手压住诗乃的柔弱的双手,一只手在伸进她的jk制服
中,在少女刚刚发育的青涩身体上乱摸起来。

  「唔……嗯……啊……哈啊……」

  少女的敏感部位被爱抚着,诗乃忍不住娇喘连连,但此时的诗乃,在意的却
早已不在意这个了,她的眼前,已经一阵阵发黑。

  「杀人……」

  「用枪杀过人……」

  「杀人……」

  「求求你了,不要再提我杀人好了吗?」

  「为什么不能提?明明是那么酷的事情。」

  新川恭二一脸的莫名其妙。

  无法沟通……感受着自己正在被侵犯的事实,少女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雪白的牙齿决绝的切在了自己的舌头上,就在她快要狠狠地咬下的时候——
耳边忽然响起了昔日友人幽幽地声音。

  「你确定,真的要这么做吗?」

  什么……什么?

  「诗乃酱,你猜,在你死了之后,你的母亲会遭遇什么呢?虽然她现在有些
讨厌你了,但毕竟,你可是为了她杀过人的哦?真的不多考虑一下吗?」

  闻言,诗乃的眼眸如死灰一般,她默默地张开了自己檀口,将自己的香舌露
了出来,表示自己绝无自杀的意思。

  「这就对了嘛,希望伯母没事那就乖乖听话,这样我还是可以扮演一下你温
柔的男朋友的哦。」

  说完,新川恭二便猛地吻上了诗乃香甜的樱唇,粗犷的舌头毫不犹豫的探入
诗乃的口腔,把自己的口水全盘渡入,再搜刮着少女唇齿间的香津细细品尝……
最后,不容拒绝得勾住了少女娇俏的小香舌抵死缠绵好一会儿,才猛地抬起头,
在两人的唇舌之间拉起了一道淫糜的银丝。

  「嗯嗯……哈啊……哈啊……」

  看着面色潮红,娇喘不已的诗乃,新川恭二冷笑着脱掉裤子坐到床沿上。

  将少女娇嫩的樱唇用力地按在了自己已经涨得通红的肉棒上,新川恭二命令
道:「给我舔。」

  屈辱的泪水一闪而过,诗乃还是听话的伸出了舌头。

  「唔嗯……呲溜……呲溜……」

  啧啧地水声在她的耳畔回响,腥臭的味道令少女一阵皱眉头,但诗乃也唯有
遵照着新川恭二的命令,用自己粉嫩的舌头舔舐着男人勃起的肉棒。

  少女的动作还很生疏,但新川恭二在不断的指示下,诗乃酥软湿润的小香舌
还是开始在鸡蛋一般圆润的龟头上打着圈,在龟头下方的冠状沟处痴缠着,在黝
黑的棒身和阴囊上来回舔舐着,留下了少女晶莹的唾液——也许还有泪水。

  只是这个刺激终究还是稍有不足,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新川恭二,伸出手
固定住诗乃的脑袋,然后猛地一挺腰,将自己肉棒插入到了诗乃娇嫩的小嘴中。

  「唔……啊……嗯姆姆……噗……」

  口中的异物令她一阵失神,少女只能被动地承受着男人的冲击。

  「哦哦,小诗乃,你的小嘴还真是紧啊。」

  将下体插入到同班同学——还是自己倾慕的女生嘴中的快感,让新川恭二满
足的眯了眯眼睛。

  「好好地吸,舌头也别停下。」他命令道。

  诗乃渐渐地回过神来,开始活动着自己粉嫩的香舌,用濡湿的娇唇,去侍奉
这个自己曾经喜爱,而今却感到害怕的男人。

  「呜呜……好难受……太大了……哈啊……」

  小嘴几乎被扩张到了极限,还被下达了吮吸的命令,诗乃渐渐地有些无以为
继。

  「什么太大了?」蓦然间,新川恭二问道,「是……」

  含着粗大的肉棒,诗乃的泪水慢慢地滴落。

  「说!」

  他在诗乃的嘴中用力挺了挺下体,「呵呵……伯母?」

  「是肉棒!是肉棒!恭一同学的肉棒实在是太大了!诗乃真的是吃不下了…
…」

  屈辱的泪水不甘的划过脸颊,但她也只能违心的迎合着。

  「是这样啊……」

  新川恭二微笑着,再次按住了诗乃的头。

  「诶?」

  不等诗乃反应过来,他便用力的向下按去。

  这一次,粗壮的肉棒突破了少女香软小舌的阻拦,直达温暖紧窄的喉咙深处。

  「呜呜……嗯姆姆……唔……呜!呜呜呜!!」

  直到最后,诗乃已经无法发出完整的音节,她的眼神,就像是死掉了一样。

  不过这样似乎也挺好的,新川恭二毫不在意的挺了挺下身,查看着诗乃纤细
的脖颈上突兀出现的圆柱体状物体——那里和自己的肉棒一模一样。

  感受了一会诗乃喉咙温暖湿润的触感,新川恭二便抓住了少女的脑侧两个辫
子,把诗乃的小嘴和喉咙当做是飞机杯,一下一下地套弄起来。

  -------------------------------------

  「唔……唔……唔……」

  奇异的感觉让诗乃重新清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平躺在了床上,
粗壮的肉棒依然挺立着在喉咙间进出,可是自己却好像已经能适应。

  硕大的子孙袋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诗乃小巧的琼鼻上,上面既有男性生殖器
腥臭的气味,也有少女曾经沾上去的口水。

  下半身却传来一阵阵快感,原本应是少女最隐秘部位的私处,此时却正被一
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拿捏着。

  新川恭二一只手撑着身子好让自己的肉棒能在诗乃的小嘴里进出,另一只手
却已经抚上了少女稚嫩的蜜壶,大拇指和食指轻拢慢捻地挑弄着诗乃敏感的小豆
豆,中指和无名指则是在深入到狭隘的小溪口内侧轻轻的刮弄着少女的处女膜。

  酥麻感、异物感、空虚感一起袭来,这是诗乃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呜呜……嗯嗯啊……哈啊……哈啊……」

  含混不清的娇哼声断断续续的从胯下传来……

  似是感受到了身下少女的动静,新川恭二好整以暇的回头看了一眼,感慨道:
「没想到还是你让赶上了啊。」

  诗乃一时间有些不明就以,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因为,她口中的肉棒,
突然又胀大了一圈。

  「你醒啦?准备好喝精液了吗?」

  「嗯啊……不要……呜呜……哈啊……」

  「这可由不得你。」

  新川恭二轻笑着,一边玩弄着少女的蜜壶,向下挺着腰,让龟头的马眼对准
了诗乃的喉咙深处,让硕大的子孙袋盖住了少女正发出娇哼的琼鼻。

  然后,诗乃感受到,压在自己口鼻上的子孙袋似乎缩小了一些……

  旋即,一股浓厚的精液灌满了少女纤细的喉咙。

  一波……两波……三波……足足在诗乃的小嘴中喷射了三次之后,新川恭二
的肉棒才变得安分了起来。

  「嗯啊啊啊……咳咳……咕噜……咕噜……」

  诗乃被精液呛的忍不住翻起了白眼,她那狭窄的食道自然无法同时容纳这么
多股浓厚的精液,很快便倒灌到了诗乃的小嘴里,甚至还有许多都满溢而出,透
过了诗乃樱红的唇瓣与男人黝黑肉棒的阻挡,从少女的嘴角一点点渗出,在脸颊
旁慢慢滑落……

  射精过后,新川恭二把肉棒放在诗乃的小嘴里温存了一会儿,又逼迫她用小
香舌为自己清理一番之后,便「啵」地一声将自己的下体抽出,带出了一大滩乳
白色的液体。

  ——当然,不只是上半身,从诗乃之前不同寻常地媚叫声就可以得知。

  新川恭二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指尖湿润的液体,本是死鱼似的眼睛中闪烁中
高兴的光芒,就是方才射精时,他也没有向现在这么兴奋过。

  他慢慢地俯下身子,逼问怀中娇小的少女:「诗乃,你刚刚……也高潮了?」

  诗乃通红着双脸,拼命地摇头否定着。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啊……」

  新川恭二开心将沾满少女蜜汁的中指塞到了诗乃的小嘴中,强迫她吮吸自己
的爱液,「诗乃同学,刚才在舔我的肉棒的时候,自己也兴奋潮吹了!哈哈好…
…」

  「不……不是的……明明是因为,你的手指……」「事到如今,你以为你还
能跑的掉吗?」

  望着慢慢蜷缩到墙角的诗乃,新川恭二冷笑着命令道,「把腿张开。」

  「只……只有那里不行……可以用其他地方替代吗?我会好好的含你的肉…
…肉棒的……所以……」

  已经退无可退的诗乃,靠坐在床脚,梨花带雨的请求着。

  「不行。」

  正想逼迫让少女听令的新川恭二,眼角却突然瞥到了诗乃那双包裹着白丝的
娇嫩腿足,一下一下地晃动着,看起来格外诱人。

  他忽然改了注意。

  「……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用你的小脚来替代。」

  「用我的……脚?」

  诗乃未免有些迷茫,她慢慢地把紧绷地小腿放了下来。

  新川恭二欺身上前,一把抓住了诗乃纤细的小腿,急吼吼的拖掉碍事的玛丽
珍鞋,迫不及待把少女两只包裹着白丝的粉足放到了自己的手中细细把玩,只觉
得入手纤细,不盈一握,心脏不由得猛地一跳。

  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脚,欲语含羞的躲藏在了洁白的丝袜之下,新川恭二忍不
住俯下头来,猛地吸一口气……

  一宿未洗的少女纤足,散发着淡淡地汗臭味。

  诗乃害羞的闭上了眼睛。

  可正是这股真实的气味,让新川恭二不由得兴奋了起来,他忘情地伸出舌头,
就像吃雪糕一样品尝着少女柔嫩的小脚。

  「诗乃的小脚丫,真的是百玩不腻啊……」

  新川恭二贪婪的舔舐着,眼眸中闪动着欲望的光芒。

  直到诗乃双足的每一处,从花瓣似的娇弱脚趾,到几乎隐秘不见的脚踝,全
都沾满了他口水,一双白丝全部被舔得湿漉漉的,透露出一点点肉色,他才善罢
甘休。

  此时,新川恭二的老二已经硬的有些生疼,他一屁股坐了下来,将诗乃的双
足合围之势包裹住了自己的擎天玉柱。

  少女的双足之间,黑与白交相辉映,而在黑白的顶端,是有些狰狞的紫红色
龟头,新川恭二不禁有些头晕目眩,他对诗乃发出了命令:「给我足交。」

  「……可是,我不会。」

  「想保住你的处女,就用你的脚让我的肉棒软下来,懂?」

  「那,我可以试试……」

  只是,诗乃在小脚触碰到肉棒的一瞬间,便惊讶弹跳了起来。

  「咿呀!?恭二同学的……好烫……」

  看着新川恭二似乎有些不耐烦的眼神,诗乃努力回想着自己之前舔舐肉棒的
记忆,小心翼翼地抬起青葱一般的玉足,试探两了下之后,便开始用一只白丝小
脚摩挲着伞状的龟头,另一只则扶住了挺立的棒身,慢慢地蠕动着,让肉棒在被
侍奉的时候不至于被推的东倒西歪。

  精致的足趾蜷曲而又伸展,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直到看到足下的阴茎上开
始出现了先走汁,诗乃才悄悄地松一口气,暗地里竟有些欢欣做舞。

  似乎能行?

  「呼啊……哈哈……哈哈……」

  新川恭二赞赏地拍了拍诗乃的小腿以示嘉奖。

  似有所悟的诗乃放松了自己的小脚,让两个脚掌形成一个凹槽,像飞机杯一
样握着肉棒前后推移着套弄起来。

  或许是因为先前涂抹了不少口水的缘故,新川恭二的阴茎在两条稚嫩的白丝
小脚间的活塞运动非常流畅,在诗乃紧贴的双足的刺激下,他渐渐的开始有了射
精的感觉。

  「把鞋子穿上。」

  新川恭二指示道。

  「呃,诶?」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正在专心致志的用足穴安慰肉棒的诗乃,只好一边继续活动着双腿,一边艰
难拿起棕色的玛丽珍鞋往自己的小脚套去。

  「啊,诗乃,你的小脚真的太棒了!」

  在鞋子即将穿好的一瞬间,早已等候多时肉棒一阵颤抖,在诗乃的脚板与鞋
底之间喷洒出一大股乳白色的精液。

  「嗯……啊啊……呃啊……」

  灼热的液体让诗乃不禁发出了不明就以的喘息。

  「唔,脚下黏糊糊的……」

  「终于,要结束了吗?」

  虽然现在鞋子里被灌满了精液有些难受,虽然曾经含着肉棒吮吸好了一会儿
以至于嘴里有股怪怪的味道——还被狠狠的口爆过,全身上下也被摸了个遍,但
至少,自己没有真正的损失什么,是吧?

  诗乃如此天真地想着,她重新捡起眼镜,擦拭了一下便戴了起来。

  正在诗乃思考着怎么开口送客的时候,却忽然感受到脚底的肉棒又重新硬了
起来。

  「……诶?」

  「把腿张开。」

  新川恭二的声音如期而至,仿佛催命符一般,砸在了少女的心间。

  「可……可是……你明明……」

  诗乃着急的想要反驳,却一时找不到措辞。

  「我是说过肉棒软了就放过你,可是我现在肉棒又硬了哦?」

  新川恭二微笑着的说道,一边慢慢地的逼近了自己的猎物。

  用力的抓住了诗乃的校服,随着的「撕拉」一声,少女大片雪白的肌肤便裸
露了出来,又是几回合下来,诗乃的身上便只剩下内衣。

  「剩下衣服,你是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重重的一拳打在了床板上,让床单也凹进去了几分,新川恭二慢条斯理的说
道。

  「新川同学……」

  「我只数到三,一……」

  泪水无声的划过,少女颤抖着,开始解自己的肩带。

  伴随着悉悉索索的拖医生,一只被剥得白白的小羊羔出现在了床上。

  望着还在可笑的用手挡着自己三点的少女,新川恭二冷笑着开口:「把手挪
开。」

  「……!!!」

  诗乃身体轻颤着咬着樱唇,绯红色晕满了脸颊,良久,她才回应。

  「明白了……」

  随着碍事的遮挡物全部消去,一具完美的胴体出现来了新川恭二眼下,还是
在触手可及、唾手可得的位置——这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女神。

  灰褐色的头发,倔强的表情,娇俏的樱唇——刚刚吮吸过我的肉棒,还喝过
我的精液,细嫩的脸蛋,圆润的双肩,修长的手臂——这双杀过人的小手,如果
能让她来套弄肉棒的话,那该是多么美妙的感觉啊……只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时间
了。

  向下看去,是还在成长中的蝴蝶骨和还在发育中的胸脯,看到这里,新川恭
二忍不住俯下身子,在雪白的锁骨上留下一道道吻痕,在虽不甚大却绵软挺巧的
椒乳上来回舔舐,最后又含住了诗乃的乳头,他用力的吮吸着,似乎想要将自己
肉棒被吸的部分还回来。

  「嗯嗯……啊……啊……」

  少女已被挑逗的双眼迷离,眉目含春。

  察觉到了这一点的新川恭二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剥开了诗乃无毛的嫩穴,把
涨得鼓鼓的龟头抵在少女粉红的花苞上,然猛地一用力,毫无怜惜之意的插了进
去。

  鲜活柔软的处女腔穴轻轻的缠绕着他的肉棒,仿佛有无数只小嘴在吸吮着他
的龟头,新川恭二感到一阵舒爽,开始用力的向下挺腰。

  只是身下却传来了一声悲鸣。

  「啊!!!」

  几滴鲜血慢慢的从肉棒和蜜壶的交合处低落。

  「咿呀!好痛!」阴道撕裂的痛苦让刚刚还处在温柔乡的诗乃惊醒了过来。

  「……这不是在做爱,这是在被强奸。」

  清泪无声的划过。

  「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诗乃抽泣着,请求道。

  「哈啊?你在说什么胡话?」

  新川恭二狞笑着,揪住了诗乃雪白的玉兔,开始用力的揉搓起来。

  他的下体粗暴的耸动着,在少女娇嫩的身体上打出富有节奏的啪啪声。

  ——如发情的公兽一般。

  「真爽啊,你的小穴……小诗乃,肏死你,哦哦,肏死你!」

  「嗯啊……嗯啊……呜呜……」

  诗乃苦闷地喘息着,她也尝试挣扎过,只是对于被压在身下的自己来说,诗
乃能做的反抗,也只有不断拍打男人的宽阔的背脊而已。

  粗壮的肉棒破开层层阻碍将阴道一点点撑大直达花径的最深处,从未被任何
东西踏足过的子宫口却在被男人的龟头肆意侵犯,刚刚被破处的诗乃忍不住一阵
阵失神。

  更令人感到有些悲哀的是,随着处女膜破碎的痛楚逐渐过去,在男人的抽插
下,诗乃竟然感受到了一丝快感。

  私处的肉棒愈发火热,诗乃的娇喘也愈发高昂。

  「咿呀……嗯啊……好大……好满……」

  在新川恭二的蹂躏下,诗乃原本雪白的双乳已经变得有些红肿,布满了密密
麻麻的手指印,男人也感到有些无趣,诗乃的处女小穴实在是紧窄非凡,竟然很
快就让他有了想要射精的冲动。

  新川恭二「啵」地一声将肉棒拔了出来,已经有了感觉的诗乃忍不住向他投
来了迷离的目光,不等诗乃反应过来,新川恭二便把她翻过身,摆成一副母狗交
媾的姿势,然后抱住诗乃雪白的翘臀,从后面再次将肉棒插了进去。

  「嗯……嘤……啊……」

  诗乃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娇吟。

  新川恭二很有情趣的拍了拍少女粉嫩的屁股,玩弄了一会儿同样狭窄的小屁
眼之后,便继续开始抽插了起来。

  望着诗乃全身到处布满红霞的模样,他不禁心中一荡:「你也感到爽了吗?
小诗乃……呵呵。」

  话音未落,新川恭一的脸色一变:「该死……」

  不等诗乃反应过来,汹涌的精液便在少女的子宫口翻浆倒滚开来。

  「咿呀……」

  灼热的精液刺激的诗乃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哀婉的喘息,乳白色的液体倒是混
杂了不少少女的爱液,在她的子宫中流淌……

  「会怀孕吗?」

  被抱在床上温存的诗乃平静的问道。

  「或许吧。」

  新川恭二因为在诗乃的身上射了三次精而显得有些萎靡。

  「真是可惜啊……」

  本来还想和你多缠绵一会的……

  就在这个时候,新川恭一忽然想起了一段对话。

 ------------------------------------
 -------------------------------------

  「人质对绑匪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需要多长时间才会生效?」

  「大概一周吧。」

  「一周……」望着在自己怀中乖巧无比的少女,新川恭二冷笑连连。

  目光无意间扫过诗乃粉嫩的菊花,他的下体忽然又硬了起来。

  「那先就肏你一周。」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