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无题】(09

第一文学城 2020-11-17 03:03 出处:网络 作者:max730
              第九话、来旁听   将他的后颈紧紧地圈住,感受他唇瓣正在一点一点啃咬着我,相互交缠的舌
              第九话、来旁听

  将他的后颈紧紧地圈住,感受他唇瓣正在一点一点啃咬着我,相互交缠的舌
头让我的呻吟声变得散乱,江把我的头朝他的方向压着,吸允着我的唇,灵巧的
舌尖挑逗着我的舌头。

  我从他的颈侧一路往下抚摸,就在我双手即将动手掀起他身上的酒红色上衣
时,一双大掌突然间阻止了我的动作,将我的双手手腕抓起,箝制在他的大掌内,
我把视线从他抓住着我的手往上移到他的脸庞,看着他对着我挑起了眉。

  「别想喊停。不准挡!」

  他给了我个警告,粗糙的手由上往下摸上我的牛仔短裤,滑入裤管中,探进
双腿间,隔着内裤滑弄爱抚着,逗弄着我最敏感的地方。

  「嗯啊……唔……嗯……」

  全身上下彷彿遭电流经过一番,难以克制的一直发出害臊的呻吟,反射性想
夹紧大腿,但这男人强而有力的手臂挡住了我阻止他的一切,我的双手依然被江
压制着。

  「啊……我们小兔都湿了呢……但外面可不方便把内裤脱掉哦……」

  江用了痞痞的口吻在我耳边说道;他的唇早已在我肩颈肌肤印下无数个印记,
凑近我耳边用他迷人的嗓音说道。

  「小兔,若你挣扎、反抗,我只会越兴奋,更想欺负你,把你吃乾抹净,脱
个精光……你现在其实很渴望我这么做,对吧?」

  「啊……」

  因为有段时间没做的关系,感觉到异物进入时,我本能的弓起身体,小穴内
也紧张的缩了起来……

  「放轻松,不然会弄痛你的;还有,这样我不能动。」

  他舔了舔唇,手指开始随着小穴的收缩频率抽动。

  「啊啊……哈啊……嗯……」

  双手环住他的颈,本能性的将身体弓起,配合他的动作。

  「这么飢渴?嗯?」

  江加快手指动作,换来的是连我自己听了都害臊的娇吟,他手指滑过一处软
肉,有股热流让小穴快速收缩起来,他似乎像发现新大陆般,察觉自己找到我的
敏感点,坏心眼的又压了那处。

  「嗯啊……啊……」

  「我才放了支手指头而已,为什么这么敏感?」

  他轻笑说道,之后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持续抽插着。

  「啊……!!」

  全身感到僵硬,为什么才两根手指就痛到不行?明明我们上次离现在才过几
个礼拜而已;江感受到我的紧绷,才意识到好像弄痛我了。

  「还可以吗?我太急了……抱歉……」

  不小心让他看见我露出痛苦的表情,瞬间停下所有动作,轻柔抚摸着我的头,
我点点头,收紧他刚刚松口的双臂。

  「那现在……快一点……拜託……主人……」

  只能要求他赶快完成前戏,身体慢慢使不上力,感受到他粗重的喘气声,江
让我的渴望逐渐吞噬理智,宛如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般。

  「……Oh……yeah……Iwantyou……」

  正准备进入下一阶段时,我们后面的草丛突然传来一阵阵的淫秽英文对话。

  「嘘!先不要说话喔!」

  江示意我把食指放在唇上,他从凉亭长椅背的空隙找寻声音的来源处。

  「欸欸欸,小兔你看他们也太夸张了吧!!」

  一对衣衫不整的男女躺在后方的草丛,偏头散发的女孩被压在一头金发的外
国男子身下,两人忘我的享受鱼水之欢。

  「我觉得我们还是离开这个地方好了……」

  我提议道,想不到这边除了我们,还有别的客人。

  「好啊,那我们回去吧!也不早了。」

  江看了下錶,已经凌晨3:40分,离散场时间不到半小时。

  我们一同回到夜店门口后,我拿出手机,萤幕显示''五通未接来电'',全都
是静静打过来的;我赶紧回拨电话给她。

  「喂!小兔喔,真是的你们跑去哪了啦!可娜她喝到快不行了,我们要出来
了。」

  电话另一头,除了听到电梯里播放电音舞曲和静静的声音外,貌似还有不少
酒客喝醉后呕吐和不舒服所发出的呻吟声。

  「先挂了我们要出电梯,在门口等我们。」

  看到人潮慢慢散去,夜店出口前有群眼熟的身影;小白和静静两人拿着可娜
的包包和外套走在前头,后面两位学弟们则是负责扶着喝到没办法站稳的可娜,
子豪和?丰扶着另一位醉到不醒人事的学弟,剩下的几位学弟帮忙背着大家的行
李。

  「哇哇哇!我才不在一下怎么就喝成这个样子?」

  江从?丰肩上把那位醉倒的学弟扶下来,和子豪一起把他抬到夜店门口的石
椅上让他坐着。

  「他说要和可娜拼酒,他们玩澳门拳和吹牛,结果一直输人家喝到变现在这
个样子。」

  ?丰摇摇头表示无奈;而可娜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小白和静静帮她整理一
下因为喝醉导致有点凌乱的仪容。

  「……我还要喝啦……给我酒……」

  可娜喝醉后开始胡言乱语,小白帮大家叫了几台计程车,?丰和其他学弟先
把那位醉倒的学弟抬上计程车,江帮我和静静先把可娜背到肩上,再扶她进入计
程车后座。

  「司机大哥不好意思我们要到xx区xx路……」

  小白坐在计程车前坐跟司机大哥报了我家地址,我和静静则是后座在照顾已
经快要不胜酒力的可娜。

  「你到家记得跟我说。」

  江敲了敲车窗,我把车窗摇下,他示意我到家跟他报个平安。

  「然后要记得我们今天晚上的事喔,虽然没让我得逞。」

  他在我耳边轻声说道,还偷咬了一下我的耳垂,我害臊的满脸通红直接推开
他。

  「嗯……知道啦!我们要走了。到家跟你说。」

  和江他们道别后回到我家,到家时也不忘和他报个平安,因为今晚玩得太累
了,我们四个一碰到床连妆都没卸直接倒头大睡,我也不管江之后有没有回覆我
的讯息。

  -----去完夜店后过了一个礼拜----

  今天是报告的日子,我比平常提早半小时起床梳化,穿了件简单秀气却不失
优雅感的黑色洋装配上肤色丝袜,这件可是昨天我花了不少时间在衣柜深处找到
的呢!随后挑了双之前去韩国玩时,小阿姨送我的黑色素面短跟鞋,最后擦上裸
色口红,希望今天的打扮可以看起来更有专业感。

  到学校后,先到便利商店买午餐,刚好遇到晴儿;看来她今天也为了报告精
心打扮自己,她穿了件淡蓝色贴身衬衫和黑色长裤,配了双黑色牛津鞋,这样的
穿着更衬托出她干练的气质。

  「小兔好巧喔,你要吃什么?我们等等可以一起去大厅那边吃,再一起去上
课。」

  「好啊!对了,你今天有跟小芸联络吗?我刚刚传讯息给她还没回。」

  我夹了颗竹笋肉包和鲑鱼三角饭糰,晴儿选了鸡腿便当和无糖绿茶。

  「喔喔,她早上跟我说她去接个人可能会晚点过来。」

  这时我和晴儿在教学大楼一楼大厅;今天的大厅人潮大概是平常的两倍,大
家都为了报告在这边快速解决午餐,而且大家也都比一般上课时穿着更为得体,
不久后,看到小芸远远的往我们这跑来。

  「呼,累死我了,你们今天好早喔,然后也穿的太漂亮了吧!我根本随便穿
就出门了。」

  其实小芸的打扮也不错,白色无袖衬衫配上鹅黄色薄针织小外套,和深灰色
高腰哈伦裤。

  「屁啦!小姐你哪里随便!感觉你就是一大早就起来准备,然后弄到差点来
不及才出门。」

  正和小芸开玩笑打闹时,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朝我们走来,等到接近我们一公
尺后,我才发现是江。

  「欸哈啰~~我今天要跟你们一起上课了,小芸这傢伙刚刚一直卢我来旁听。」

  他爽朗的笑着和我们打招呼,我一把抓着小芸抓拉旁边。

  「欸欸欸,为什么他今天会来啦!?」

  「因为老师之前有说报告这天破例让我们可以带朋友来旁听呀,结果我刚才
来学校的时候在系馆遇到他,想说他没事就拉他一起来上课啊!」

  我勾着小芸的肩往原来我们坐的餐桌走,晴儿和江看见我俩在一旁的窃窃私
语,面面相觑,尴尬的笑了笑。

  「走吧,我们先去教室准备一下报告,不然我怕再晚来不及用。」

  晴儿提议道,距离上课还有段时间足够我们做报告的最后准备。

  「好喔,那一起走吧!我觉得你们今天都穿的很好看,很有女人味喔!」

  小芸和晴儿走在我和江前头,江趁她们俩背对我们聊天之际,悄悄扶上我的
腰,看着我勾起一抹微笑。

           第十话、课堂上的惩罚(一)

  「不要烦我修报告,还有你靠太近了」

  进教室以后,我开起笔电,打开我们的报告档案做最后的检查;小芸和晴儿
坐在我前排的座位整理报告时要用的讲稿。

  江则和我坐在她们俩后面,我们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靠近角落位置,他趴在桌
上一直盯着我看。

  「我觉得这个标题可以再放大欸,不然投影机放出来会不太清楚喔!对你们
的成绩也会有小小影响。」

  这个学霸在一旁边玩着我的头发边看报告内容,其实我也没有想请他帮我们
修改的意思。

  「你都没有新的研究要做吗?或是自己要忙的事?」

  「研究用好了啊!等到开学才会有新的要用,所以现在很闲。」

  他瞇起眼笑看我,此刻又被这纯真却充满杀伤力的笑容射中红心,

  我试着让自己专注在修改报告上分散对他的注意力。

  「不要吵我!今天压力很大。如果报告搞砸就要你赔偿我!」

  我低声对他说道,距离上课时间不到5分钟,可是总觉得报告内容看来看去
都不太满意。

  「那怎么个补偿法?」

  江突然挑眉,勾出一抹痞痞的坏笑看着我,大概可以猜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我还没想到,准备上课了。」

  这时候上课钟声响起,老师今天特别准时的进教室,教室里的每组同学开始
纷纷准备今天报告的内容,看得出来上台发表让大家都很紧张。

  「PPT档案各组刚刚上课前都先上传到老师电脑里面的资料夹了吧?要先
从第一组开始了喔!每组报告时间5至10分钟,剩下三分钟的时候码錶会响,
那我们开始啰!第一组:xxx??,大家给他们一点掌声。」

  老师简单说明报告规则后,第一组的同学们打开档案开始解说报告内容;就
这样一组组接着上台报告,很快就到了中场下课,我们这组是后半堂才报告。

  「小兔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好吗?反正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

  这时江拖着我,不等我收拾好东西,往教室门口走去。

  「欸欸欸你要去哪啊?不要太晚回来我们这组等等要报告。」

  他抓着我爬上楼梯,到了暑期教室未开放的三楼,因为暑假未开放的缘故,
楼上没什么人;显得格外冷清。

  「小声一点,可能会有人来这偷情喔!」

  江带我走进女厕,到厕所后他从口袋拿出一个小袋子,他从袋子中拿出一颗
浅粉色的椭圆小球,我觉得这个东西看起来有点眼熟。

  「这是遥控型跳蛋,还可以用手机蓝芽连线操作喔!想知道这东西怎么用吗?」

  他贼笑道,突然把我拉进一间隔间女厕,将我双手反压制着,再用早已准备
好的领带绑住;接着他霸道的撕扯下我的丝袜,用那颗粉色小球在内裤上来回游
移。

  「……恩恩……唔………唔…………」

  嘴巴被他的大掌覆盖住,只能不断发出呻吟声,身体微微颤抖,江把我的内
裤脱下,让粉色小球直接滑入穴中。

  「你今天穿什么丝袜?有够骚的,想被别的男生看?告诉你,要穿也只能让
我看到而已。」

  洋装被卷到腰际,内裤也被他脱到小腿处,臀部在他眼前整个裸露出来,穴
里塞着震动的小球,这东西在我体内已经待了数分钟,流着蜜汁的小穴正配合它
一张一合。

  「是不是在这里很有感觉?还是怕不小心被人家听到?」

  江轻轻拍着我的臀瓣,再顺势把刚刚被入体内的跳蛋更往里面推;塞好跳蛋
之后,他帮我把内裤套上;此时从穴里传来一震一震的快感,我的分身分泌出透
明的体液。

  「等等上课的时候小心不要被发现啰~ 」

  他看到我坐立难安的样子很满意,倚在我耳边用气音边说边吹着热气,我的
身体不知道是因为跳蛋刺激而颤抖,还是因为他讲的那些话语使我颤抖。

------

  之后我们若无其事的走出厕所,其实方才在厕所时,让他发现了我担心被人
撞见的羞耻感,他的动作比平时更恶劣也更敏感;我们走下楼后没过几秒,上课
钟声响起。

  上课时,随时担心跳蛋被开启,但还好江一直没举动,我想这是江在羞辱我
的一种手法吧?他就是个会认真玩弄我的人!虽然跳蛋一直磨擦着阴道内壁,让
我很有感觉的微微流出一点淫水,可是久了也比较习惯这种异物感。

  「小兔你那边有备用讲稿吗?我太紧张了,忘记刚刚放哪。」

  这时小芸要跟我拿上台的讲稿,跳蛋忽然震了起来,害我忍不住的脚软了一
下。

  「恩……你等我一下喔,我找找……」

  我吓得弯下腰,拿起我的书包又翻又找,但就是没看到讲稿。

  「小芸你在找这个吗?哎唷!你自己放在课本下面都忘了。」

  江手中挥着一张写满字的纸,那正是小芸刚刚找很久的讲稿,再把稿纸递给
她。

  「真的欸,谢啦!我还在想说放哪了。不过小兔你怎么了,感觉你脸色不太
好,太紧张肚子不舒服吗?」

  「没事的,谢谢你……」

  小芸担心的拍了拍我的肩,我顺势坐下,跷起左脚,情况似乎有改善,马上
定回神,便和小芸道谢;但我绝对不敢跟她说出实话。

  「你还好吗?是不是太紧张了?」

  江假意关心的贴近扶着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但我知道他只是想要检查我
有没有乖乖听话把跳蛋夹好。

  「恩……再两组就换我们报告了对不对?」

  试着保持良好的状态回应他们,绝对不能因为这颗小东西和江的恶趣味毁了
我们用心准备的报告。

  「还是我跟晴儿上台就好,你身体不舒服不要勉强自己。」

  这时小芸的存在对我来说像天使一样,但不想让老师觉得我们这组不合群没
有团队精神,抑或是觉得我紧张怕上台台风不稳,我依然坚持要跟她们两个一起
上台报告。

  「没关系,我们三个一起。」

  「现在换xx、xx、xx这组喔!」

  老师喊到我们三个的名字,晴儿把报告纸本档案交给老师后,我们三个站在
投影幕前,小芸清了清嗓子开始介绍我们的主题。

  「各位同学好,我们是第十一组,今天我们的报告主题是怎么在学校用胶带
做的视觉错位装置艺术,地点在学校的某系馆一楼广场……」

  正当小芸解说我们的作品时,突然感到一股酸麻,双脚不其然夹住,那感觉
并没有中断,总觉得有东西在穴内震动,隐约刺激着阴道,使我浑身无力,双脚
一直紧夹着,看来我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了……

  望向坐在远处座位上的江,他带着挑逗的坏笑往我这看。

  这个臭流氓!!

          第十一话、课堂上的惩罚(二)

  「我们用红色胶带当底色,黄色和白色胶带来当字体……」

  小芸滔滔不绝的向台下同学们和老师讲解我们的报告主题,晴儿则盯着电脑
萤幕点着滑鼠配合小芸讲的每页段落的PPT;而我,只能站在讲台最角落,深
怕台下同学们发现我的异样。

  「你们这组的创作概念不错欸,可以听一下你们每一个人对作品的想法和收
穫吗?」

  我们报告终於到了尾声,老师让我们三个发表对这次作业的总结。

  「那晴儿你先开始。」

  「这次很开心能和她们一起共同完成这份作业……」

  一听到老师先点到晴儿,瞬间松了口气,可是坐在台下的江一直不断改变跳
蛋的强度,一下弱一下强,其实我已经羞耻到快要受不了。

  「以上是我对这次报告的感想,谢谢大家。」

  台下同学们都热烈的给予晴儿掌声,我心想老师应该会按照我们站的顺序点
到小芸吧!

  「现在换小兔啰。」

  突然听到老师点到我的名字,心里震了一下,只能硬着头皮面对台下,手中
捏着讲稿,还感觉到手汗把纸张给浸湿了。

  「这份作业给我一次很特别的机会,也很开心……能和……别校的学妹们…
…一起……恩……完成……」

  在全班的注视下,我双脚紧闭的发抖,忍耐并享受着跳蛋给下体带来的快感。

  「小兔你还好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声音好像怪怪的。」

  老师看出了我的不对劲,出声关心,我的焦点现在是模糊的,眼角渗出些许
泪水,全身也都在用力,维持一个很诡异的姿势。

  「老师没关系,我们继续,因为我刚刚喉咙有点卡到痰了。」

  我试着挤出微笑面对老师和同学们,继续发表我的感想,并看了台下的江一
眼,对他露出求助又害羞的表情;不过他怎么可能容易放过我,他再接再厉,把
跳蛋强度又调到了中阶。

  「在我自己的学校因为要升上大四了,忙着做毕业专题……嗯……,所以这
次的体验非常新鲜……」

  忍耐着不能叫出声的痛苦,江看得出来我已经快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却没有
降低跳蛋的强度,我喉咙依然发出不清楚的声音,左手压着洋装后方,万一跳蛋
嗡嗡嗡的声音被发现就糟了。

  「……这些是我的报告,谢谢大家,来换我们的压轴小芸……」

  终於结束我的部分,顿时松了口气,但感觉到自己双颊已经泛红,声音颤抖,
眼神应该正陷入迷矇涣散中吧?

  「好,最后一位欢迎小芸。」

  老师点到小芸,让我们的报告做个结尾,但我的站姿还是很怪异,双脚紧紧
夹着,脚尖内八字的碰在一起,两手扶着洋装后面,但根本不敢拉和碰阵阵传来
快感的下体,毕竟在教室里全班同学面前,小芸的报告也还没结束。

  「谢谢大家,暑假快乐~~~」

  最后小芸做了结尾,全班同学给了我们掌声,老师吩咐我们回座后,开始整
理分析大家报告的重点;回到座位时,我瞪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江,用力捏了一下
他的手臂。

  「很痛欸!还没下课,上课认真点!」

  他压低语调,却没有关掉手机蓝芽的连线,我往他的大腿再捏了一下。

  「好啦好啦我关,感觉它开这么久要快没电了。」

  「……小裤裤好像完全湿掉了,我没有带更换的,怎么办啦?」

  江关掉手机的蓝牙键,震动声终於停下,而我在笔记本写上这些字句,把笔
记本丢向坐在隔壁的他。

  「嗯?那要怎么办啊?」

  「等等下课可不可以去便利商店帮我买免洗裤?」

  「你要说拜託主人我才帮你买。」

  「请主人帮我买………免洗裤………」

  即使有千百个不愿意,目前我的状况没办法随意移动的,更不用说走到距离
教室有两栋建筑远的便利商店;这时江突然把脱下身上的牛仔外套丢。在我的腿
上。

  「先盖着吧!等等下课直接穿着,长度应该够遮住屁股吧?」

  「恩……好……」

  「那现在要不要把球球拿出来?」

  他把手伸上我盖着外套的大腿,又更往上方触摸,延着大腿内侧由下而上,
我只能左躲右闪的,双腿扭个不停。

  「有人跟说过你的皮肤很细嫩吗?其实之前就想说了,我从来没有摸过肤况
这么好的肌肤。」

  他用手指腹在我的大腿肌肤上像玩弄似的原地绕圈了起来,感觉到双腿间又
慢慢分泌出湿湿滑滑的液体。

  「谁叫你一直摸我那里吗?那里很有…感觉的……」

  「别动,这样我找不到,我想线应该是在内侧吧?从内侧应该比较容易摸到。」

  「笨蛋,你要拉那条前面的线才能拿出来啦!」

  江惊讶的看着我,把手伸进几乎被淫水浸湿的内裤,我急忙阻止他。

  「干嘛从这里拉?!这样出不来啊,你让我自己来啦!」

  「我怎么知道线在哪里?把洋装掀起来好了。」

  「不可以,不要啦……拜託……」

  我转换比较像小女生口气和他撒娇,他听到这样的语气,感觉也有点狠不下
心。

  「好啦!自己拿出来吧,我帮你把风,看一下旁边的状况。」

  江帮我确认座位附近情况是安全的之后,我便把取出小球,拿出小球时,全
身有种瞬间被释放的感觉,并感受到双腿间那股滑腻的触感,原来我已经流了这
么多的……

  「噹噹噹噹……」

  下课钟声响起,简单的用卫生把腿间纸擦拭乾净;我穿上江的牛仔外套,收
拾好书包,起身准备离开教室。

  「小兔,你们要走啰??」

  不等晴儿把话说完和她们道别,我就急忙拉着江走往教室门口。

  「对啊,我们晚点有事要先走了,再line你们,掰掰!」

  和江一起走出教学大楼后,他递了我一串钥匙到我手中。

  「这是我研究室的钥匙,记得在哪吧?先去那等我,我现在去便利商店帮你
买。」

  「就不能让好好的让我自己在厕所换吗?」

  「听话,我只说一次。」

  他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我只好乖乖认命的往他的系馆走去,毕竟也不想因
为这种事跟他争吵。

  其实还好今天我多带了一件oversize的长板T和短裤可以更换,但
就是不幸的没带到内裤。

  「累死我了,终於把暑修上完。」

  我全身放松,瘫软的躺在他研究室里的沙发上;脱下洋装和几乎被他扯破的
丝袜还有咬脚的根鞋,幸好洋装的长度刚好盖住丝袜破掉的部分。

  换上长板T,躺在沙发上滑着手机,但是内裤湿润的黏腻感弄得我很不舒服。

  「还是先把内裤脱下来好了?江应该蛮快就回来了吧?反正等等马上把新内
裤换上就好。」

  我心想,学校的便利商店离他的系馆慢走至少10分钟,实在没办法再穿着
沾了汗水混合着淫水的内裤。

  「好,脱吧!」

  把髒内裤脱掉放进换洗衣物的袋子里,湿黏的感觉终於没有换来了清爽,不
过下半身有点凉就是了。

  「叩!叩!叩!」

  这时研究室的门传来一阵敲门声,接着我的手机响起,看来是江买好东西回
来了。

  「外面热死了,这个给你喝。」

  他进门后朝我扔了一瓶绿茶,刚好被我接住。

  「我的新内裤呢?」

  「喔,忘记买了。」

  「什么!!你再说一次!!」

  「骗你的啦!在这里哈哈哈。」

  江边笑边说道,并从书包拿出刚刚买到的免洗内裤。

  「给我吧!我想去上厕所,有点急,赶快让我换。」

  我伸手要拿免洗裤,结果他把手中的免洗筷举高到我碰不到的高度。

  「我在这里帮你换就好。」

  这个死痞子露出坏笑,我只能抓着他,一边跳着想要夺回内裤,他却像小男
生一样,持续捉弄着我;因为只穿了一件上衣,真的很怕裙底会走光。

  「啊…别玩了……那样会有……有感觉的……快一点,我很急了,拜託……」

  「该不会趁我不在的时候把内裤脱掉了吧?嗯?」

  他抓着我的手腕,一把抱起我丢在沙发上,我赶紧往后一坐,但还来不急反
应,他的脸就凑了上来,双手压着我的肩膀,双脚跪在我的两腿之间。

  「干嘛啦???」

  「你知道吗?刚刚你转身弯腰拿包包的时候,被我看个精光了吗?」

  他把我的长板T掀起,将我的胸部从内衣里头翻出来,粗鲁的揉着,并贪婪
的大口吸吮着乳头及胸部,胸部被吸的又红又肿。

  我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好像在期待他的手似的,亦或是因为他正在玩弄那
接近最敏感的地带而紧张……

            第十二话、下课后的补偿

  「我想进去……」

  江解开了牛仔裤拉链,露出早就坚挺的分身;他让我趴在沙发边,我高高撅
起屁股,再将他硬邦邦的肉棒塞进小穴里。

  「啊……!这样插的好深喔……轻一点嘛……」

  他没理我,开始自顾自的一个劲抽插,一边挺进着,一边看着我圆润白皙的
屁股,竟然忍不住用手拍打了起来。

  「欸欸欸!!好痛喔!你干嘛打人家的屁股?不要!!!」

  虽然嘴里这样说,但是我屁股却渐渐越翘越高,像是在享受惩罚似的。

  「怎么?为什么不要?你的身体感觉没有不要啊??」

  他看着我渐渐被他拍红的屁股,肉棒一下比一下更有力的在我阴道深处进攻,
并加快抽插的速度和节奏。

  「哈……啊……给我……嗯……啊……」我开始放荡的呻吟,引得江淫性大
发,狠狠抽插了起来,只能拼命的挺着屁股叫着;接受他一阵一阵的猛攻。

  「你今天报告穿成这样是想让别的男生视奸吗……?骚货……」

  「……人家就……觉得穿这样比较专业嘛……啊…嗯……啊……为什么顶的
这么……深……?」

  「嗯?所以……就穿成这样来上课……?」

  突然江猛烈往上一顶,他一手环抱着我的腰,一手揉着我的胸部。

  「讨厌……会被人家听到啦………啊啊啊…好……好……舒服………」

  我趴跪在沙发上,手扶着沙发,江桥了一下姿势,就把整根肉棒插入穴中。

  「啊……啊……好痛……好深………啊啊……」

  被这突如其来的挺进,害我忍不住浪叫出来。

  「嘘,你叫这么大声……是要全系馆的人都听到你现在被我干吗?」

  他一边抽插边问道,继续环抱我揉着柔软的胸。

  「……刚刚插的…那么用力…人家受不了了……啊……嗯………」

  「哇……一定没人会想到你在台上有气质又干练报告的样子,私底下就是只
淫荡的小骚猫,在这边……被我………」

  「……唔嗯……啊……嗯……」

  我害羞的呻吟着,努力克制着不要叫出声来,深怕被走廊上路过的老师或同
学听到。

  「嗯……啊……会有人……轻一点…啊……」

  「那就让他们听到你被干到很爽的感觉吧……」

  「…不可以…啦……啊啊啊啊………」

  「你这小骚货!反正都被我看过听过了。」

  江更用力的抽插,我垂下的乳房剧烈的晃动。

  「啊……啊啊……你太大力了……」

  「就是这么用力啊……我要看你那淫乱的大奶被干到晃来晃去……」

  「嗯……啊………不要让它一直晃啦…啊啊啊……」

  「我偏不要!」

  他反而更尽全力的冲刺,屁股交合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当然我的乳房晃动的
更大力。

  「………你不要再那么用力了…………怎么可以…………」

  「小骚猫……好淫荡喔……」

  他边抽插边用手拍打我的翘臀,清脆的啪啪声在研究室中回响更显激情,胸
前的傲人依然被他粗暴的揉弄着。

  「唔……唔………嗯……不……不行……」

  我用力咬住下唇,任快感不停涌上,脑中一片空白,下体更是泛滥成灾,身
体渴望更多,曾未嚐过这么美味又剧烈欢爱的我,阴道内一阵阵的抽搐收缩。

  小穴湿滑淫荡的紧紧缠绕他粗暴进出的硕大,感到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垂
下的乳房一览无遗的曝露在外,他仍持续猛烈的抽插,我只能选择则毫无顾忌的
浪叫。

  他把我扶了起来,让我跨坐在他的身上,让那硬如铁的硕大在我的阴部抚弄
了几圈后,对准穴口,我再缓缓坐下去;感觉到我的小穴也是滚烫的,淫水沾满
我们俩的胯部。

  我放慢动作,享受着他的入侵,尤其是他把我屁股往上抬的时候,好怕肉棒
会掉出来一样,把龟头留在阴道里;而当我往下坐时,小穴一直压到他的阴茎根
部,不由自主地夹了一下。

  骑在他身上开始不停的上下动了几十下后,抖动胯部前后移动,动作的幅度
越来越大,他的阴茎被我的小穴越吸越紧,他只能搂住我的屁股,不让我再动了。

  似乎知道他的感受,於是我停了下来,亲咬了他脖子几口,在他的肩颈留下
了记号。

  「为什么不动了?嗯?」

  江开口问道,还不忘轻捏我的着乳头,没有停下挑逗;同时大手也直捣早已
泛滥成灾的阴部,轻抚几下阴蒂。

  「你……是不是要射了……」

  「有一点……但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他双手抱住我的肩膀,开始慢慢动起腰,阴茎充满力道的在阴部卖力进出,
每一次的抽动,随着淫水发出声响。

  「啊……嗯……啊……」

  我有些情绪高涨,仍紧闭着双眼,试着放松身体,他的动作更加强烈进攻,
并且不由得呻吟了起来。

  「…啊……啊啊…江……好……深喔……再……进去一点……」

  由於江猛力抽插的缘故,我已经无法抑制,只能说些淫声浪语,但讲起话来
也气如游丝的。

  「为什么……那么湿了……还是这么紧……?好爽……」

  「啊……啊嗯……人家……快要……高潮了……」

  我舒服到要虚脱了,他抽出3分之1的硕大后,再狠狠的一次全插进花心里。

  「啊……啊啊………我……要射了………」

  江重覆着同样的动作,持续一抽一插,速度越来越快,高潮使得我阴道再次
收缩;他的精液也冲出。

  他快速的把肉棒从穴中拔了出来,再把我拉起,让我含住他的肉棒,浓稠的
精液全流在我嘴里。

  他射了好多,等他拔出那已逐渐软化的肉棒,便累的躺在沙发上喘气,还有
点精液从我嘴边流出;躺在他旁边休息,看了墙上的时钟,时间已经过了快一个
多小时。

  「今天表现很棒喔……」

  江两肘撑起,陶醉的朝我凑近,为了怕我避开,很快压住我的手,并重重压
上我的唇,把舌头伸入我的口中。

  「你……每次都……这样犯规……」

  我转头背对他,害羞说道,每次都这样突然被这臭流氓欺负。

  「可是感觉你依然很喜欢。」

  江低下头亲吻我的额头,紧紧将我搂在了他的怀中;再把他的身体往下移,
和我平视躺在一起。

  「才……没有……呢……」

  「又再傲娇,那你说用完我快一半的卫生纸这怎么解释?」

  他抓起手边那包刚刚被我们拿来清理善后的卫生纸对我问道。

  「这个嘛……呃……不然你喜欢黏黏的喔……」

  他像孩子般的笑了,我顿时傻眼的看他,却也被感染到开心的笑着。

  「可爱鬼,这个弥补方式满意吗?」

  突然他的脸缓缓靠近我,低沉又迷人的浑厚嗓音把话带到我的耳边,再朝着
我露出暧昧又诡异的微笑。

  「差强人意啦……」

  我只能逃避的闭眼睛,忍不住的红了脸,把他推离我身边。

  「不够好的意思啰?那再来一次吧?」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