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望江靡情】(04)【作者:江安散人】

第一文学城 2020-10-01 03:03 出处:网络 作者:江安散人
                第四章   「张哥还在办贷款哇?上易贷网。。」车上电台播着烦人的广告,胡强正载
                第四章

  「张哥还在办贷款哇?上易贷网。。」车上电台播着烦人的广告,胡强正载
着何丽敏去参加她的同学聚会。晚高峰,街上堵得水泄不通。电瓶车,自行车混
杂在机动车道,整个路面混论不堪。

  「不好意思,小敏。下午睡着了。」胡强转头对何丽敏表示歉意。想着下午
看见的画面,小腹又热了一热,又赶快转过头。

  胡强眼光看着前方,但余光不受控制的又打量起自己的小侄女。一身浅蓝色
的连衣裙,包裹着少女凹凸有致的身体。裙子不长,何丽敏坐下的时候露出好大
一截白腿。

  「是个女人了。」胡强无法不去回想下午看到的画面。从前小敏在自己心中
不过是个远房小侄女,一个小女孩。今天下午,在胡强眼里,小敏变成了一个「
女人」。

  「没事的,强叔。不急,还早」何丽敏笑着说到。

  何丽敏自从叫醒了胡强就纠结着强叔下午到底有没有听到自己自慰的声音。
但看强叔的表情镇定,就放心了许多。一路上还和话不多的强叔搭着话。

  闻着车里小敏身上的香水味,胡强的下腹又骚动了起来。

  「妈的!一会得去找小骚货泻泻火。」胡强想着一会送完何丽敏变联系最近
泡到的小炮友。

  6分钟的路,开了30分钟。车听到了一个火锅店的门口。

  「谢谢强叔。那我走了」何丽敏拿起小包,准备下车。

  「晚上你完了给我打电话,去接你。」胡强沉稳地说到,一如往常。

  「没事,我打的回来,没关系的。你去忙吧。」何丽敏笑了笑下了车,还回
头对胡强挥了挥手,转手走进火锅店。

  胡强看着何丽敏慢慢走进火锅店,自己没意识到他盯着小敏身体的眼光有一
丝欲望的炙热。

  「哔!~~」

  胡强停在门口太久,被后面车哔了一声。把车开到前方的暂停区,胡强拿出
电话。

  「嘟~~~嘟~~~嘟~~~」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

  「嘟~~~嘟~~~嘟~~~」

  「对不起。。。」

  「嘟~~~嘟~~~嘟~~~」

  连打了3次,没人接电话。

  「操!」低吼一声,胡强把电话摔在副驾驶,一加油门,扬长而去。

  ***    ***    ***    ***

  极速健身房,晚上8,9点,人最多的时候。

  张阳正在力量区举铁,壮硕的身材吸引着一些少妇频频侧目。张阳下午本来
要和张琳约着吃饭,临到时间突然收到微信,

  「晚上不行了,有事。」

  看着短短的一句话,张阳笑了。「估计是男朋友来了。。。」张琳有男朋友
,异地恋。

  本来预估晚上有场「大战」。精力无处发泄的张阳只得吃了晚饭休息了会便
来到健身房。

  「小兄弟,能不能帮我做个保护」正在张阳组间休息的时候,听到不远处传
来浑厚中年男人的声音。一转头,不远处卧推架旁边的范文程站着望着张阳。

  「莫问题。」张阳笑着走过去。

  。。。

  「再来!。。。好的。。。最后一点」张阳站在范文程头旁边,护着杠铃缓
缓向上。

  「嗙」的一声,挂满了100多斤的杠铃杯范文程重重的放了回去。范文程
一跃坐了起来。

  「哈!爽!」范文程拉伸了下肌肉。「还是得有个人看着才能上大重量」范
文程起身让给张阳,准备给他保护。

  「对,平常我一个人练也不敢上太多。和教练上课的时候,才能上重一点的
。」张阳松弛了下肌肉,躺在椅子上。「范哥,我这次争取到8个」

  经过几十分钟的一起锻炼,张阳和范文程也熟识了起来。两人身材都装,也
都爱健身,很快也就热络了起来。

  「好!你放心做」范文程稳如泰山的站在张阳头旁边。

  「起!」张阳一声低吼,杠铃被问问推起,上半身的肌肉绷紧,显示出浓浓
的雄性荷尔蒙。

  张阳和范文程两人练的起劲,做了好几个动作。最后练到快10点半。这时
范文程的手机响了。

  「喂,老婆」范文程看到是老婆的来电

  「啊?。好。。」健身房很吵,范文程堵住了另一边的耳朵。「好滴。。马
上回来。今天练的有点晚」范文程陪笑着挂了电话。

  张阳看到范文程陪笑的样子,知道是嫂子的电话。经过一晚上的了解,张阳
知道范文程以前是练散打的,现在做刑警。结婚好多年了,但没有要孩子。年纪
比自己大不少,37。

  「怎么,嫂子催回家了」

  「哎,女人一天就管的紧。」

  「不过时间也确实不早了」张阳看看墙上的钟。

  「走,洗个澡撤!」范文程拍拍张阳的后背,两人往更衣间走去。

  男更衣间里,一般人都还是注重隐私,都是脱掉只剩内裤去隔间洗澡。当然
也有晃着鸟到处走的骚人。

  范文程和张阳穿着内裤走到隔间,路上范文程不时斜瞟张阳的下体。一条浅
灰色CK三角裤,前面一大包。

  「真tm大」范文程确定了上次眼没有花。张阳的确身怀重器。「家境条件
也还不错。。。」范文程通过刚才的交谈,大概知道张阳的情况。快速回想了一
遍,范文程出了口气,似乎是做了最后的决定。

  两人简单冲洗了一下,换了衣服除了健身房门口。

  「小张,加个微信,以后有机会一起练」范文程拿出手机打开

  「好的,范哥。」

  俩人加完微信有寒暄了几句,互相道别回家。

  走在停车场的路上,范文程想着回家怎么和老婆说。「这么优质的人选,老
婆应该会答应了吧。。。」想到可能会发生的事,范文程不禁下体一热,加快脚
步走向不远处停着的车。

  ***    ***    ***    ***

  永乐KTV量贩,包间323B……

  何丽敏和她的一大群高中同学们吃了火锅便来到这个以前大家经常来的地方
唱歌。

  众人唱的很high,而何丽敏一个人坐在沙发的拐角处和黄乐豪聊微信。
其他同学唱歌的唱歌,闲聊的闲聊。

  「小乖乖,什么时候回去,都好晚了」

  「我也想回去了,有点晕,晚上喝了点啤酒」何丽敏不喝酒,但是同学们感
情好,聚在一起喝了两杯

  「啊?!那你赶快回去吧,一般人你那些禽兽男同学趁你酒醉占你便宜」黄
乐豪有点担心女朋友,但想到女朋友被别人干,又有点兴奋。

  「不会的,都是很好的朋友。」何丽敏看到男朋友的回复笑了笑。感觉自己
头越来越重,何丽敏也觉得该回去了。「我现在准备回去了」

  「你怎么回去?」

  就在何丽敏要回复的时候,旁边窜出一个人头。

  「和男朋友聊啥呢,这么腻」何丽敏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高中最好的男生
朋友「李浩长」。

  「没有~~我有点累了,想回家」何丽敏笑笑地堆李浩长说。

  看见何丽敏酒后殷红的脸蛋,李浩长心跳都漏了一拍。自己喜欢好友多年,
本来打算大学找机会表白,却不想被别人捷足先登。每次想来都骂自己不够果断


  「你怎么不早说?我送你回去吧。」

  「没事~~我自己打个车」何丽敏从沙发里挺直身子,找到自己的小包准备
离开。

  「你一个女生危险,送你吧」李浩长说着也准备离开。

  何丽敏想了想也对,自己有点微醉。

  「那就谢谢啦」说完了给李浩长一个大大笑容。

  两人告别同学,来到街上拦了个的士。一上车,何丽敏告诉了地址后,和李
浩长说了几句话就有点昏沉,倒在座位上。

  而李浩长静静地看着暗恋多年的好友,一脸关爱。此刻,李浩长多么想上去
亲何丽敏一口。但速来有教养,温柔的他控制住了自己。撇过自己的头,强迫自
己看窗外的夜景,默默的享受和何丽敏在一起的时光。

  「叮」的一声。何丽敏的微信响了。

  李浩长转头看家何丽敏还在昏睡,手里的手机亮了起来。

  「叮」

  「叮」

  又是两声。

  看何丽敏没有反应,李浩长突然想看看时不时她男朋友发来的。于是轻轻地
从何丽敏手里拿出手机。手机拿在李浩长手里,他感觉到自己手里都是汗。

  「我这是在干嘛!?」李浩长心里心虚,却又按捺不住好奇的心,人大概就
是这样。

  何丽敏的手机还没有锁上,李浩长打开微信。一看讯息来自「老公」。看到
何丽敏的备注名,李浩长心抽了一下。

  「小乖乖到家了吗?」

  「回家了吗?。。。老公担心你」

  看着黄乐豪发的4,5条讯息,李浩长心里复杂。

  不知道如何回应,李浩长本想放回手机。但鬼使神差的想翻看何丽敏和男友
的聊天记录。

  「这样好吗?」听着自己蹦蹦跳的心,李浩长不知道合不合适。但手却已经
开始滑动。一入眼大部分都是情侣的日常聊天,卿卿我我,李浩长难受的都习惯
了。

  突然,李浩长瞳孔放大。看到黄乐豪和何丽敏的对话在讨论下午的视频性爱
。血液急速的冲到李浩长的脑袋,感觉嗡嗡的。

  他知道自己这一代人谈恋爱肯定是要做爱的,但亲眼看见自己暗恋的好友和
男友赤裸裸的讨论性爱,并且还做视频性爱这么大胆的事。李浩长感觉自己既伤
心,又有点兴奋。

  「到了」出租车司机的声音突然传来,吓了李浩长一跳。连忙把手机塞回何
丽敏小包里。

  「小敏,小敏,到你家了」李浩长轻轻地推着何丽敏。

  「啊~~到了~~到哪了」何丽敏慢慢醒过来,有点不知道在哪里。

  「你家到了」李浩长温柔的说着

  何丽敏看了看窗外,到了自己家大门外。

  快速的收拾了下,何丽敏开门下车。

  「谢谢你了~~浩长~~我们后面~~联络」何丽敏说话有点嘟囔,困极了


  「没事,早点休息。明天再联系你」李浩长想起刚才看到的对话,还不能平
静。也有点不敢面对何丽敏。

  「拜拜,浩长」

  「拜拜」

  看到出租车走远,何丽敏晃晃悠悠走到门口,按了门铃。按完后,困得不行
的她斜靠在门口。

  ***    ***    ***    ***

  「叮咚~~~叮咚~~~」

  「草!」胡强在自己房间骂人。此刻他面前的电脑屏幕里正播放着自己最爱
的女友主演的AV,右手正在上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

  晚上没有约到炮友的胡强在外面随便吃了点燃面就回来看电视了。酒足饭饱
歇息了会又想起下午的事情,就打开电脑准备撸一发。正在兴头上,却有人敲门


  胡强本想不理,他没想过会是小敏。小敏有钥匙,都是自己开门回来。

  「叮咚~~~叮咚~~~」

  又是门铃响。门外的何丽敏感觉门没开,本能的有按了几下

  「操他妈的」胡强把AV暂停,随便套上个短裤,来到门口

  「老子倒要看看谁大晚上来搞事。」

  门一开,胡强就看见何丽敏依靠在门框上。

  「小敏?」

  听到有人叫自己,何丽敏迷迷糊糊睁开眼

  「强叔~~」已经醉了的何丽敏说话有气无力的,配上红晕的脸蛋,足以让
每一个男人心动。

  何丽敏踉跄地走进门,重心不稳一下子扑倒胡强身上。此刻胡强还没反应过
来,就感到小敏的身子扑了上来,混杂了酒精的味道和少女的芳香。

  「小敏。。小敏?」胡强轻轻地拍打何丽敏的背,见其没反应。「哎。。小
女娃子不会酒就莫喝嘛」

  胡强扶着何丽敏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让她靠着。

  「你先休息会,我去给你弄杯茶」胡强以前也爱醉酒,也照顾过醉酒的朋友


  「嗯~~~~」何丽敏也不知道是不是明白,嘟囔了一声,歪歪斜斜的靠着
沙发背。

  胡强没有先去厨房而是回到自己房间,把短裤脱了,穿上了一条内裤。刚才
出去的急,只穿了短裤,连上衣也没穿。刚才何丽敏一下子扑上来,感觉自己还
没软下去的肉棒一下次顶在了小敏的下体。感觉很尴尬,当然,也很刺激。

  套上一条运动短裤,穿了个背心,胡强走到厨房烧水泡茶。等着烧水的时候
,胡强回想起刚才小敏扑倒自己身上的时候,下体又燃烧了起来。

  「操!」胡强感觉很烦,下午显示看到小侄女的裸体,本来想泄泻火,火没
泄成,晚上又被来了一出。

  「不知道小敏的小穴干起来什么感觉。。」胡强想起下午看到小侄女的小穴
,淫水流了一屁股。

  也许是夜深了,人容易放松。胡强没有管束自己的臆想,他自己也没有什么
负罪感。毕竟和何丽敏抡起血缘,基本上已经算是八竿子打不着了。此刻,胡强
心里,何丽敏是个美丽的小女人。

  「啪」水开了。

  胡强泡了杯袋茶,放了几个冰块,自己尝了尝水温。

  「还可以」端着茶,慢悠悠走到客厅,把茶杯放在茶几上。

  一抬头,看到何丽敏已经完全侧躺在沙发上,正对着胡强。一天蓝色连衣裙
经过已经有点皱了。何丽敏两个白晃晃的乳房,此刻因为侧睡更为明显,把连衣
裙的前面顶得鼓鼓的,一条深深的乳沟也清晰可见。肉色的文胸已经漏出了一部
分。

  「肉色的。」胡强看到肉色的文胸,心跳又加快了许多。肉色的文胸是胡强
最爱的。

  目光一扫,黄强看到何丽敏的短裙已经被她挤到了腰部,此刻何丽敏整个下
面都漏了出来。一条紫红色的蕾丝三角裤包裹着何丽敏的神秘地带。

  「干!」胡强咽了咽唾沫。任何男人在这样的处境下,都会有不好的想法。
胡强也不例外。

  此刻胡强慢慢坐到小敏脚边,轻轻拍了拍小腿。

  「小敏?。。醒醒。。小敏?」胡强轻声地叫了起来。何丽敏此刻已经完全
睡过去,没有一点反应。

  胡强静静地看着何丽敏,心里翻江倒海。「算求了,妈的干脆干她一炮,断
了念想」胡强今天一天的兽欲不断被挑起,却没有地方发泄。现在何丽敏昏倒在
沙发上的样子,几乎成了最后一根压垮理智的稻草。

  「反正也是个欠干的小骚货,男朋友那么远干不着还要视频。」胡强正在给
自己找理由,粗糙的右手已经覆盖到何丽敏的大腿上。

  「真他妈滑嫩。。」感觉到手掌传来的触感,胡强的气息也加粗了。

  下定了趁小敏昏睡奸污的觉醒,胡强忽然感觉如释重负,没有那么着急了。
转过身,脸贴近小侄女的左腿,伸出沾满唾液的舌头,轻轻地吸着,游荡在何丽
敏白皙的大腿上。

  「啊~~~真他妈嫩啊~~」胡强越来越用力的亲著何丽敏的大腿,右手也
没有歇着,捏着何丽敏不大却紧俏的臀部。

  客厅里的画面充满了淫旎的气息。花一般年纪的何丽敏昏睡在沙发上,正被
其远房叔叔快,40岁的胡强猥亵着。只有胡强唾液声和低沉的呻吟声回荡在客
厅。

  「叮叮」就在胡强准备脱下小侄女的内裤时,何丽敏的手机响了。

  胡强停了下来,用何丽敏的裙子擦了擦嘴上的口水。看到地上从包里滑落的
手机,捡了起来。

  「小敏,到家了吗??」

  「到家了吗??」

  看到小侄女男友发来的微信,胡强不知道从哪来的怒气。「妈的,一个毛头
小子就可以随便草小敏。老子今晚就给你带个大绿帽。」

  老练的胡强为了避免黄乐豪担心做出其他的举动,便快速的回了一条。「没
事,别担心。我是小敏的叔叔,她已经到家,平安睡下了。明天你可以联系她。


  在上海自己家的黄乐豪此刻正在和张阳连线dota,忽然看到之前联系不
上的女友回信了。急忙打开,一看原来小敏已经安全到家。

  「哦!原来是叔叔啊,听小敏说过你。。。那麻烦你了。明天我和她联系。
」发完微信,歇下了担忧,黄乐豪全力投入到游戏中。命运很多时候会和你开玩
笑,黄乐豪不知道自己下午视频性爱的举动会导致今晚娇嫩的女友被其40多岁
的叔叔凌辱。即使他知道,他还会那样做吗?会吗?

  看到黄乐豪的回信,胡强蔑笑一声,把手机放在桌子上。

  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年轻时做过号子的他更珍惜来之不易的平静生活和自
由。但对他来说,今晚这样奸污一个18、19岁的小女孩,而且是自己熟知的
小侄女,只算是一个「小菜」。他知道何丽敏这样的小女孩的性格,也知道以后
怎么能够控制后续结果。他唯一需要多想的是,怎么能好好享受老天今晚赐予的
大餐。

  他起身回屋,拿起电话给何国庆打过去。

  「嘟~~~嘟~~~ ,喂,强子啊,怎么了?这么晚」何国庆的声音有一
丝疲惫。

  「诶,哥。你那边处理如何了?明天需不需要接你?」

  「差不多了。明天晚上我约了县安监局的刘局长吃个饭,打个招呼。吃了饭
估计还有活动,回不去。后天再联系你把。」

  「那好,哥」

  「小敏怎么样了,在家吗?我刚给他打电话,没人接」

  听到何国庆谈到小敏,胡强没有一点惊慌。「她早睡了,好像晚上聚会喝了
点酒,有点晕」

  「傻女娃子。。那好吧,你也休息吧。挂了」

  「嗯,好的哥」

  挂了电话的胡强,静静地站了一分钟。最后挣扎着是不是要对自己有恩的大
哥的女儿下手。但哪一个男人又能抵挡得住近在眼前的美好肉体呢。

  「何哥。。。妈卖批。。。大不了以后替他挨刀子」胡强是有原则的人,他
的原则是对有恩的人掏心掏肺,还有一个原则是能上的女人一定要上。

  胡强暗自想着安慰自己良心的借口,走到了客厅。看到沙发上肉体横陈的小
敏,兽欲又慢慢积蓄了起来。想了想自己的计划。胡强费劲把何丽敏的连衣裙脱
了下来,拿上小包来到门口门厅。先把小包里的东西撒的到处都是,然后把连衣
裙丢在门厅地板上。

  做完这一切,胡强回到客厅,又把何丽敏身上的内裤和胸罩扒拉下来,期间
还趁机啃了口何丽敏的奶子。

  「真他妈软」

  把内裤和胸罩丢在厨房地板上,回到客厅,胡强抱着一丝不挂的小侄女,走
向自己的房间。

  「小敏,今晚让叔叔好好疼爱你。」胡强看着小敏乖巧的脸,狠狠地亲了口


  「啪」一声门响,又像是命运的回响,胡强抱着何丽敏回到自己的房间。而
远在上海此刻正打着DOTA的黄乐豪隐隐有一丝不安,却转瞬又被游戏吸引了
过去。

  ***    ***    ***    ***

  深夜11点半,都市里很多男男女女已经开始了活色生香的夜生活。

  而此刻胡强卧室里,他黝黑胖壮的身子正扑倒在一丝不挂的小侄女何丽敏的
身上。何丽敏白皙娇嫩的肌肤和胡强黝黑粗糙的身躯形成鲜明的对比。

  「唔~~~好软的奶子~~唔~~~唔~~奶子真他妈好吃」胡强两手握着
何丽敏白嫩嫩的双乳,用嘴来回吸着两个乳头。何丽敏粉红色的乳晕让胡强看的
眩晕。

  最敏感的乳头被疯狂刺激着,何丽敏的身体也起着反应。嘴唇微微张开,下
体不自禁地开始扭动。

  「真是个欠干的小骚货。」胡强看着小侄女身体的反应,鸡巴更被刺激的无
比坚硬。

  玩弄了会何丽敏的双乳,胡强再也无法忍受。起身脱掉自己的黑色三角裤。
双手分开小敏的双腿,右手伸到小穴洞口,想要抚摸一下阴帝,润滑一下,胡强
喜欢插进湿湿的小穴。

  结果一打开双腿,在卧室灯光的照射下,何丽敏下面已经湿的不像样子,亮
晶晶的阴毛粘成一团。

  「草~~这个小骚货原来敏感在乳头」身经百战的胡强岂不知这意味着什么


  「嘿嘿,那以后就好办多了。」此刻昏睡的何丽敏不知道自己性方面最大的
秘密就这么被强叔识破了。

  胡强扶着自己黑色的肉棒顶到了小侄女何丽敏的小穴口,轻轻一顶。

  「啊~~~爽」胡强感受到被少女小穴包裹的紧实感,低吼一声。这种感觉
去外面打付钱的炮得不来的,也就之前的小炮有可以有一比。

  「嗯~~~」此刻已经昏睡的何丽敏也本能的哼了一声。

  胡强此时早已按耐不住,扑在侄女身上,快速的抽动了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胡强身体重重的撞击着何丽敏的屁股,阴茎每一
次出来都带出何丽敏的淫水。

  「小敏~~~你下面~~真他妈~~真他妈紧~~~叔叔操着爽」胡强便说
着些淫言浪语。胡强插到动情,用舌头敲开何丽敏的牙关,两人接吻起来。

  此刻,因着胡强的凌辱,何丽敏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迷迷糊糊,感觉到身
体很舒服,身体热热的,小穴很舒服。隐隐约约眼前有个人脸。何丽敏迷迷糊糊
间,也没有意识,下意识便和胡强接吻起来。

  「唔~~~~唔~~~」胡强的舌头在何丽敏小嘴里肆意扰动,让何丽敏痒
痒的,两人吸得更紧。

  此刻何丽敏双腿本能地夹紧,想要更多冲击。

  「啊!!你个小骚货~~~」胡强感受到下面跟紧的小穴,更用力的抽查起
来。

  胡强直起上半身,双手抓着小侄女白花花的双乳,更加用力的抽查着。

  「啊~~小敏~~叔叔真想~~~真想~~一直~~一直干你!」看着身下
被自己疯狂抽插的小女孩,胡强的占有欲也慢慢被勾起。

  「啊~~~」何丽敏此时也慢慢的发出呻吟。

  快速抽插了10分钟,胡强感觉要快射精

  「~~~太爽了~~老子要射到你里面!」

  「啊 ~~~嗯~~~啊~~」何丽敏无意识的回应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胡强开始了最后的冲刺,而何
丽敏下面早已是洪水泛滥。

  「啊!!啊!」胡强全身绷紧,一股精华全力射入了何丽敏的小穴内。约莫
过了半分钟,胡强感觉到自己精液射完了。慢慢拔出了阴茎。紧跟着,乳白色的
精华就从小侄女的穴口慢慢留了出来,并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上。

  胡强喘着粗气起身,来到卧室角落,拿起开始放着的手机,按下了停止录像
按钮。快速的回看了之前做爱的场景,又放回原处。

  胡强走回床边,坐在床沿,看着小侄女美好的肉体。亲了亲小侄女的额头。
「今晚的夜还长。。。」

  ***    ***    ***    ***

  川大新南村,凌晨深夜,整个小区非常安静。只有一些发情的野猫在乱叫。

  二楼的一间卧室,如果有人能爬窗户,贴近点,就能看到和听到里面正有人
在「激战」:女的身形娇小,却有一双巨乳在晃荡。男的身材健壮高大,申请享
受又严肃,正在后入女的。

  「啊~~~嗯~~哥~~哥哥~~~嗯~~干我~~」此刻罗贝琳正像个母
狗一样用手脚撑着,爬在床上。两个D罩杯的纺锤型大奶子,随着后面男人的抽
插,前后摇晃着。

  「吱呀~~吱呀~~」后面男人用力太大,让人以为床都会垮掉。

  「嗯!~~~嗯~~~」罗向文赤裸着他健壮的上半身,硕大粗壮的肉棒从
还没脱下的内裤边缘漏出来,一刻不停的抽查着妹妹极品的蝴蝶小逼。他没有回
应妹妹的言语,只是加大了抽插的频率。

  罗向文喜欢后入,有种非常淫荡的感觉。更不用说干的人是自己的妹妹。他
的两只大手,紧紧的抓着妹妹的屁股,用力太大,都捏出了印子。

  「啊~~~哥~~哥~~你好~~嗯~~你好强~嗯~~」罗贝琳感觉得到
各个明显加快的抽查速度。

  罗贝琳此刻全身都是汗水,下体更是一片泥泞。哥哥接近16里面长的阴茎
让自己下面满满的鼓胀感,长时间的抽查快要欲仙欲死。

  罗向文听到妹妹的赞许,更感觉到舒服。罗向文也的确有自豪的本钱,持久
力异常强大的他,已经差不多干了妹妹快40分钟。硕大的龟头即使带着安全套
,也能让罗贝琳明显感觉到龟头的形状。

  「嗯~~!!嗯~~~妹妹~~~哥哥要来了~~嗯!!」罗向文怕妹妹太
累,准备加速冲刺。

  「啊~~~哥哥~~~你~~你要干死我吗~~~」 正在罗贝琳说话间,
罗向文一双长手覆盖再其两个D杯纺锤奶上,使劲的揉搓着。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哥~~哥哥」

  「啊!!!啊!!!啊!!」

  随着罗向文一声低吼,阴茎开始抽搐着,而妹妹此刻也早已无力,瘫软在床
上 。

  罗向文,下床丢掉避孕套,擦了擦自己的阴茎,又帮妹妹擦了擦下体,两人
并肩躺在床上,说些体己的话。聊了一会,罗贝琳测过身子,靠在哥哥身上,累
极了的她静静的休息着,还想和哥哥说会话,但没过一会就睡着了。

  感受到怀里的妹妹,罗向文思绪万千。

  回想起前天深夜,妹妹穿着内衣爬到自己床上。泪眼朦朦的说:「我也想和
哥哥做爱。。。别躲着我好吗」罗向文当时看着可怜楚楚的妹妹,情不自禁的吻
了上去,两人干柴烈火狠狠地做了一晚上的爱。

  那天以前,自从上周从张阳家回来,舔了妹妹小穴自慰。之后几天都早出晚
归,躲着妹妹不敢见。

  前天深夜,没想到自己刚回家躺下,妹妹就从屋里出来,扑倒自己床上。那
时候,罗向文才知道,妹妹在之前那晚也醒着。

  从小相依为命的兄妹此刻解开了心扉,也跑开了世俗的禁锢,放肆的结合在
一起。那天晚上,罗向文对妹妹发誓,会一生一世好好照顾她。

  罗向文又看了看躺在怀里的妹妹,轻轻捏了捏大奶子。

  「也不能一直和妹妹这样。。。。以后还是得慢慢让她走正常的人生。。」
怀揣着各种思想,两人都沉沉睡去。

  ***    ***    ***    ***

  凌晨2点。

  胡强卧室里,何丽敏正趴在床上,身上到处都是汗水、淫液和胡强精液的混
合物。连续干了3次,换了不同姿势。胡强也疲累了,抽着烟,躺在小敏旁边。

  把晚上录得影片导入到电脑里。胡强上了床,把小敏翻身抱在怀里。

  「小敏宝贝~~明天醒来~~~你可别做过激的事啊」怀揣着凌辱何丽敏的
满足以及些许担忧,胡强肥壮的身躯抱着娇嫩的少女也慢慢睡去。

  仲夏的夜依然所有喧嚣慢慢归于平静,而每个人的生活也都会有新的开始。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