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二蛋的少年往事】(01)【作者:穿过秀发的钢枪】

第一文学城 2020-09-30 03:03 出处:网络 作者:穿过秀发的钢枪
             第一章15岁的二蛋   二蛋在过几天就15岁了,回想自己这将近15年的生命,二蛋觉得自己活

             第一章15岁的二蛋

  二蛋在过几天就15岁了,回想自己这将近15年的生命,二蛋觉得自己活
得挺幸福。虽然亲生父亲在二蛋7岁的时候就已经被病魔夺走了生命,但是好在
爸爸的好朋友吴明财可怜二蛋,把二蛋过继到自己家做乾儿子。

  说到二蛋的继父吴明财,二蛋心里就充满的感激和钦佩,因为他,二蛋财免
于流落街头,吴明财人称吴老大,中等身高1米7左右,胖胖的身材,为人比较
大方,喜欢交朋友,和镇子上得人都相处的比较融洽,这个人没啥爱好就喜欢赌
博,因为家里有着几间平房就开了间棋牌室,平时邀三和五的找朋友打打牌什么
的,交际面非常广,哪家做个红白喜事什么的,都会去他家开赌局,这一来二去
也赚了一些钱,家里的日子过得还算殷实。

  但是吴老大一直有件心事无法释怀,就是自己老婆不能生育,俗话说无后为
不孝,为此吴老大也没少和自己的老婆高翠花吵架,但是吴老大和自己老婆高翠
花的关系还是比较恩爱的,自己老婆平时为自己把持家里也这么辛苦,总不能因
为这个就把老婆扫地出门吧,后来自己的一个朋友因为得病去世了,老婆丢下7
岁的儿子跟人跑了,他一寻思,乾脆把这可怜的孩子接过来当自己儿子养,将来
老了有个乾儿子也照样能养老送终。於是二蛋就被吴老大过继过来。

  二蛋因为亲爹死得早,自己亲娘又在很小的时候就跟别人跑了,身世颇为可
怜,也因此从小就比较懂事,读书也还算挺聪明,深的吴老大和他老婆的喜爱,
都把他当亲儿子看,恨不得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给二蛋,就这样二蛋在养父
母的溺爱下幸福的成长,一晃就快15岁了。

  这一天,二蛋放学5点还不到早早就回了家,要是平时二蛋怎么也得快7点
的时候才会晃荡晃荡的回家,今天不行,因为今天自己的那些小夥伴都被可恶的
老师给留堂了,他在外面等了一会看他们一时半会还不能放学,乾脆自己先回家
了,二蛋心里郁闷的想着自己回家这么无聊,估计只能看看动画片了。

  这样一边想着一边就走到了家门口,二蛋的家在小镇子的一条老街上,街道
比较窄,二蛋的家在东边,门脸比较大,平时卖卖零食什么的给过往的学生,对
门的两个房子是二蛋的养父吴名财租下来做棋牌室的,现在还听见棋牌室里,大
爷大妈,叔叔阿姨门推麻将,码麻将的声音,吴老大一般这时候都是在棋牌室看
场子,赌钱。

  二蛋一听这声响就知道今晚养父怎么也得要十一二点才能回来睡觉,「唉」

  二蛋轻歎一口气,摇摇头,低头进门。

  走过卖零食商品的前屋,快到中院的时候隐隐问道一股异样而又熟悉的香味,
这种香味不是花香那么清淡宜人,但是却撩人心魄,二蛋心里一紧,知道肯定是
自己的二妈高翠花在洗头(二蛋一直管吴明才叫二爹,管高翠花叫二妈),这是
她最喜欢的飘香牌洗发水的香味。

  说起二蛋的二妈高翠花,二蛋不禁心驰神往,高翠花的大概有1米72的大
高个,丰满的身材,因为在家不做什么重体力活,皮肤保养得非常好,鹅蛋型的
脸盘上一双有神的媚眼,还算新秀的容貌,白净的皮肤,不算太漂亮,但是有一
点成熟女人的风韵,如果把脸作为性感与不性感的区分标准的话,高翠华只能算
是介於中间吧,但是二蛋评判一个女人性感与否的首要标准就是女人的头发,而
二蛋的后妈,高翠花恰恰有着一头无可挑剔的长发。

  二蛋一直认为电视洗发水广告上美女的长头发,都不如自己的二妈的头发漂
亮,二妈的长头发是那么的好看,浓密如春日的野草,漆黑如夏日的深夜,柔的
像丝绸,滑的像流水,髪长及腰,远看如黑色瀑布,笔直的倾泻下来,近看如绸
缎,让人不禁想伸手触摸。

  二蛋想到这里抬头一看果不其然,二妈正弯着腰低头背对着自己洗头,双手
在头上来回的搓揉,这香味就是二妈洗头的香味,二蛋站住脚步盯着二妈洗头的
背影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洗发水的香味。

  「真是香啊!」二蛋心里想着,「这辈子如果能和二妈的长发发生点什么激
动人心的事,就算自己立刻去和马克思见面也愿意。」

  「是二蛋吗?」高翠花问道。

  「嗯,是的,二妈!我放学了。」二蛋答道。

  「二蛋,快点,来帮二妈打点水,把头发浇浇,我这低着头看不见,不太方
便。」高翠花说道。

  「哦!」二蛋假装不乐意的回道,其实二蛋看到高翠花洗头的时候,就想找
个藉口在旁边仔细欣赏欣赏这刺激的画面,听到高翠花主动给出了机会,当然不
能错过。

  二蛋放下书包,小跑着走到了高翠花的跟前,看着高翠花的头已经低到了脸
盆里,露出雪白的脖子和乌黑的后脑勺,头发上浸满了白色的香泡沫,二蛋看着
这样的姿势不禁有些邪念,好像自己的二妈,这样一个35岁的成熟的妇人已经
被年仅15岁的自己征服了,正低头表示自己的诚服。想到这里,二蛋的下体不
禁有点肿胀,二蛋用手搓了一下自己的棒子,拿起水壶去边上打了慢慢一水壶的
水,然后走到高翠花的跟前很近的地方,大概离高翠花洗头的脸盆只有五公分左
右的地方,二蛋笔直的站着,右手拿着水壶对着高翠花的头浇起水来。

  高翠花一边搓揉头发一边说道:「二蛋啊,别急哦,慢点浇,别把我衣服给
弄湿了!」

  二蛋这时候看着高翠花低头搓头发的姿态,想像这个水壶嘴就是自己的鸡巴,
正对着二妈的头发不停地喷尿。而二妈正享受着自己儿子尿液浇灌自己的长发。

  二蛋:「二妈,我这水浇得舒不舒服啊?」(内心独白:翠花啊,我尿的你
舒服不)

  高翠花:「舒服舒服,二蛋真听话,来多浇点水。」(二蛋想像:舒服舒服,
二蛋多尿点给妈的头发上)

  「嗯。」二蛋回道,手上不停的浇水,二蛋心里却越发的痒痒。对於自己的
养母高翠花,他心动的不是一次两次了,自从7岁接到养父母家里的时候,年幼
的二蛋,就对成熟妩媚的高翠花有了深刻的印象,第一次有了对於女性的直观感
受。

  从那以后,二蛋心里一直有着这样的念头,要是能把高翠花这样的散发着浓
郁女性气质的熟妇骑在自己的胯下玩弄,让这样的女性诚服在自己的胯下是怎样
一件美事。

  但是心动归心动,对於养母,二蛋还是比较尊重的,起码表面上如此。况且
养父吴明财对自己一直都是视如己出,自己更是不能对养母有什么过分的动作。

  饶是如此,二蛋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命根子,裤子里的小鸡吧还是在如此香
艳场景的刺激下,慢慢地变大了,二蛋盯着高翠花的后脑勺,开始心驰神往,幻
想者要是自己把鸡巴整条的放到她得后脑勺上摩擦会是怎样舒爽的感觉。只要不
碰到就行了,看着高翠花依然在漂洗头发,二蛋一边缓慢的浇水,一边偷偷的用
另一只空闲的手把裤子往下拽了拽,露出刚刚发育的鸡巴,二蛋一边看着高翠花
搓头发的样子,一边搓揉者自己的小鸡巴,从远处看仿佛一个身材高挑丰满的熟
女低着头,正接收着一个小男孩尿液尿在自己的秀发上,何其的淫荡!

  二蛋一边看着高翠花的后脑勺,一边想像着高翠花盘的发髻,一边搓揉着自
己的鸡巴,那是二蛋最喜欢的发型,二妈的头发又黑又多,所有的长发都收在一
起,发髻乌黑柔亮,摸起来肯定柔软,后脑勺的头发肯定也梳很紧,很整齐,在
光线的照耀下会有完美的光泽,如果让鸡巴在上面蹭蹭,那感觉肯定能让自己上
天,二蛋想,就算吸毒估计也没有这么舒服的感觉。如果让高翠花梳成妩媚的马
尾辫,那估计可以把马尾辫饶在自己的鸡巴上,反复的搓揉,自己的龟头可以顺
着高翠花的头顶青白分明的中分线一直滑到高翠花的马尾,那肯定比自己光着身
子跳进大河里洗澡都舒服,那是怎样的令人陶醉沉迷……

  「翠花啊,饭菜烧好了吗,赶紧烧,今晚来几个朋友在这吃饭!」

  忽然门口响起了养父吴财明的声音,吴财明是出了名的大嗓门,老远就能听
见声音,二蛋忽然从沉迷的状态醒来,一听是二爹的声音,吓得赶紧把裤子往上
提,慌乱之中自己的一根阴毛还被裤子给夹道了,疼得二蛋直龇牙咧嘴吐舌头,
好在高翠花低头看不见,不然还以为二蛋要变身狗带了。

  二蛋这边刚把裤子提上来,那边吴明财挺着啤酒肚就进来了,看见二蛋在,
吴明财乐呵呵的走过来。

  「二蛋啊,回来啦!今天放学挺早得嘛。」

  「恩,今天老师家里有事,我们就先放了!」二蛋回到道。

  这时候高翠花也洗好了头发,从旁边拿起毛巾擦了擦就把头发给包起来了,
起身对吴明财说:「哪些人今晚吃饭啊,我就把中午的菜热一热,行不?」

  「那菜太少了,多加几个菜,二蛋呐,来,二爹给你100块钱,你去街头
小四那给我切三十块钱鹵鸭,10块钱花生米,还有20块钱鸭脖,和5块钱鹵
乾。」吴财明说着顺手从口袋里抽出一张一百的大钞给二蛋。

  「唉!」二蛋接过钱,毫不犹豫准备拔腿就跑,

  二蛋是最喜欢干跑腿的事了,每次跑腿都能挣点跑腿费,所以接到钱后从不
犹豫。吴明财给二蛋逗乐了,大巴掌朝着二蛋的屁股蛋子扇了过去,幸亏二蛋跑
得快,不然二蛋这小身板不用跑就能飞出去五米了。

  「二蛋小心点,看着点车子啊!」高翠花不忘叮嘱到,二蛋却早就不见了踪
影。

  当晚吴明财家有是热闹非凡,作为赌博场地的老闆,就是需要广结赌徒,这
点二蛋的养父吴明财可谓深谙其中道理,因此家里隔三差五就是小酒搓着,也经
常会有朋友来家里吃饭喝酒吹牛皮。

  我们的主人公二蛋却早早就困了,在吵闹的划拳声中,二蛋渐渐的进入了梦
乡,梦里二蛋仿佛又看到了高翠花,高翠花穿着电视模特才会穿着的三点式,盘
着自己最喜欢的发髻,发髻依然梳的紧致,阳光下仿佛头顶上顶着柔亮的光环,
发质感人。

  「二妈你这么穿真美。」二蛋说,高翠花没回复他,而是扭着肥臀朝带着挑
逗的眼神,迈着猫步慢慢走过来。

  走到自己的跟前,高翠花潇洒的一扬手拿掉发夹,让及腰长发飘散开来,盘
起来的头发在一瞬间散开,像兰花一样绽放,然后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慢慢坠落,
坠到尽头再在反作用力下悠然弹起,如落花一般。

  二蛋其实还想多看看二妈的发髻,最好是把鼻子贴在发髻上好好闻闻,吸出
那淡淡的发香味,但是高翠花已然没有给他这个得逞的机会。

  高翠花像猫一样趴在二蛋的跟前,眼神勾人魂魄,二蛋想动却发现自己动不
了,但是这不重要,二蛋此时早已赤裸全身,小鸡吧此时也直挺挺的,雄赳赳气
昂昂的对着高翠花的秀丽的脸,高翠花宛然一笑,二蛋看呆了。

  高翠花也没闲着,悠然的蹲在二蛋的跟前,在二蛋的胯下不停的前后甩着自
己的及腰长发,在二蛋的胯下划出了美妙的弧线,高翠花的长发犹如翻动的绸缎,
不停的扇打在二蛋的鸡巴上,二蛋不但不疼,反而舒服的要命,「快点快点!」

  二蛋要求道。

  高翠花的头仿佛机器一样,反复的上下点头,长发也犹如翻滚的江浪,前后
不停的拍打二蛋的鸡巴和二蛋的两个小二蛋,喔,翠花,你的长发犹如黑色的泉
水,犹如丝滑的绸带,犹如冰凉的微风。

  今夜,二蛋註定梦遗。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