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淫母

第一文学城 2020-09-26 10:04 出处:网络 作者:kiang1105
              淫母-朋美篇   三船来到洲和住的地方,新的淫乐飨宴正要开始。
              淫母-朋美篇

  三船来到洲和住的地方,新的淫乐飨宴正要开始。

  「三船,我在上面给你准备了一个好礼物。」

  洲和打开门,把三船迎进去,里头一个头上戴着面罩的丰满女人被反绑在椅
子上,大腿和小腿被折迭起来,绑在椅子的两个扶手上,形成一个大写的M状,
下体的女性器官一览无遗。

  「啊!!这是…………」

  「为你准备的,这里只有你跟我,拓也他们都不在的,你想怎么玩这个女人
都可以的。」

  让三船感到热血沸腾的是,那女人的肉洞跟肛门里,各有一粗一细两根电动
按摩棒插着,按摩棒在那女人的身体里嗡嗡地扭动,同时刺激着那女人和两个少
年的性欲,三船的肉棍不觉已竖了起来。

  那女人嘴里堵着什么东西,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她看到三船一直盯着她
的下体,不安地想把双腿并拢起来,可是被绑成这个样子,任凭她怎么努力也只
能无奈地接受被人尽情观赏的结局。

  正当三船陶醉在这淫荡的一幕中的时候,无意中扫到那个女人泪汪汪的双眼,
充满了令人同情的乞怜。

  「可以干吗?这女人好像在哭」

  洲和淫笑着

  「拓也的妈妈哭成这样,你还不是很努力干她。」

  「这女人哪里来的?这肉体感觉很熟悉呢………」

  「嘿嘿,我们应该都认识,是个身体成熟的美丽妇人,年纪跟拓也他妈差不
多吧。」

  三船看着裸体被绑的女人,身材保养的非常好,不像是35- 36岁的身材
走样的感觉,但是总觉得不妥……

  「我们都认识………………」

  三船感觉很熟悉………

  「别想那么多吧,放着这肉体不干她吗?你看这个女的下体湿成这样……… 」

  三船哪里知道,这个赤裸被绑又带着头套的,其实是他的生母朋美!!!

  (为什么?为什么儿子会在这里?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虽然戴着头套,遮住朋美的脸孔,却遮不住朋美内心的羞耻、难堪的感觉。

  (呜呜呜………………三船………………不要看………)

  朋美是在路上被拓也这群少年强行抓走的,拓也告诉这美丽的妇人,说她的
宝贝儿子强暴了拓也敬爱的母亲,拓也要处罚她报复。

  如同绘里的遭遇,朋美整整被这群恶魔少年轮奸了2天,之后,被迫用戴头
罩的方式与儿子见面。

  洲和见三船还是很犹豫,干脆就说:「这样吧,干脆我解开她的手脚,她想
走就走,想留就留。」

  (我认识的女人?是学校女老师吗?……还是哪个邻居?)

  洲和缓慢走向成熟美妇,从正面捏弄女人的乳房,嘴吧在他耳边呢喃

  『』阿姨啊,你要让你儿子干你啊,不然的话,我跟拓也会让你跟公狗性交
的『』

  (呜呜呜呜呜………不可以的……)

  女人哭泣着摇着头,被洲和从椅子上解了下来,那女人第一个举动就是拔出
下体那两根恼人的按摩棒,然后摀住自己的肉洞站在那里。

  洲和对她说:「你穿上衣服走吧,摘下头套走啊。」

  「让你走还不走,快啊!」

  那女人迟迟不肯摘下头套,洲和装做发怒的样子

  「贱货,叫你走还不走。」

  只见那女人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洲和的腿呜呜呜地摇着头。

  洲和回过头看着三船

  「三船,你看到了,不是我不让她走啊。」

  「那她想怎么样呢?」

  「这个贱货是想给你干吧。」

  看着面前这个美肉,三船的欲望逐渐在於理智的斗争中佔得了上风。

  这个女人的体形很熟悉,高约165,丰满的乳房起伏着,向水滴的乳头往
上勃起。

  突然三船想起了在家里的妈妈朋美。

  洲和看见三船在沉思着,知道机会到了,於是就对着那女人大声命令

  「你这性奴,快把你的肉洞给我朋友看看。」

  那女人楞了一下,但看到洲和那恶狠狠的样子,只好乖乖地走到三船面前,
慢慢的在三船面前跪了下去,跪着的女人颤抖着把双腿张到极限,最隐秘的部分
完全暴露男孩们面前。

  由於刚才按摩器的玩弄,那两个女性器官湿漉漉的,淫水从洞里淌出,顺着
股沟大腿流到地上。

  这么近距离地看着这个淫荡的肉洞,三船有点按捺不住了。

  (啊………这女人………会不会是我妈妈朋美啊!!)

  (呜啊………好羞辱……我竟然在儿子面前裸露性器官……三船!!怎么办??)

  洲和还在一旁煽风点火

  「不要客气,这个肉洞是你的,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一定是的!!一定不会错的!!妈妈两天没回家了!!一定是被拓也这群恶
少绑走强暴了!!

  看着眼前这个赤裸的尤物,三船内心澎湃汹涌,身体也不住的发抖。

  这个悲惨的女人很可能是自己的母亲,现在她正跪在自己儿子面前,要亲生
儿子征服她。

  (如果真的是母亲……不知道拓也他们是怎么凌辱她的…………)

  想到拓也对生母绘理都能惨忍的性虐,这个女人一定是被尤如地狱般的性爱
玩弄着。

  三船的母亲朋美是很美丽的女人,空姐出身的她有着完美的比例和高贵的气
质。

  三船很自豪有美丽的母亲,但从没想过跟母亲朋美发生乱伦关系。

  但如果现在裸体跪着的真的是母亲的话……

  拓也说的话在三船耳边响起……

  女人啊~ 潜意识里有着被虐的倾向,有着娼妇的情结,就算成了母亲也是…
……

  每个母亲的身体里藏着淫荡又淫乱的魔鬼,魔鬼让母亲想和亲生儿子乱伦淫
媾,来个母子交尾;也想像娼妓般地当儿子的肉便器………

  洲和拍拍三船:「你不干她我可是要干喔!!」

  (如果拓也能让自己的母亲变成性玩具,那我也一定可以!!!)

  (这女人真的像是我的母亲啊!!)

  (当作不知道好了!就让妈妈变成我的性奴吧………)

  当邪恶少年内心决定那一刻,就註定了母亲朋美性奴的悲惨命运!!

  於是,三船缓缓的说出无可挽回的话:「这里有什么变态的工具可以用吗?」

  听到儿子想用残忍变态的工具征服自己,朋美快要崩溃。

  (呜呜呜……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吧)

  朋美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她根本无法冷静。

  在亲生儿子面前裸体被按摩棒玩弄,任由儿子观看母亲的身体,三船今晚的
身分是主人,母亲只是儿子的性奴。

  问题是……怎么可以跟儿子性交!

  洲和哈哈一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兄弟还不知道你的习惯吗?」说罢踢
了那女人一脚:「去把工具拿过来。」

  女人彷彿知道那些工具都会用在自己身上,但是洲和的话对她好像是不可抗
拒的一样,发抖地走到里间,端出来一个黑箱子。

  三船打开一看,嘿,乖乖,里面什么大小肛门塞,灌肠器,阴道扩张肛门扩
张器……应有尽有,洲和这小子还真有心。

  女人很怕三船的目光,始终不敢看着三船,红着眼睛含泪跪在俩个男孩前面。

  而看着女人躲避的眼神,三船愈来愈肯定这个身材美好的奴隶,是自己的母
亲。

  「既然这个女人这么贱,要我玩她的肉体,我当然没理由拒绝。」

  女人显然是听到了,丰满的身躯微微地颤抖着。

  三船端详着这位成熟高挑跪在自己面前的玩具,丰满坚挺的乳房彷彿分泌着
甘美的乳汁。

  女人头罩下神色迷惘的凝视着男孩,三船再也忍不住,身体压在跪着的女人
身上,捏着那对坚挺、有弹性的乳房。

  (呜呜呜呜~ 被儿子色情的捏弄了!!)

  女人飙泪哭泣摇着头,男孩无情的找上深红色的乳头用力拉扯。

  朋美发出歎息声。这是儿子开始吸允乳房。

  把硬起来的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尖拨弄,同时用一只手在朋美最敏感的地方抚
摸。

  用手抚摸柔软阴毛的时候,也抚摸阴唇,把花瓣分开。

  「不管你多么讨厌,还是会流出淫水……对不对?」

  「呜呜!」

  「你这性奴……你的身体就是为了让男人骑而存在的啊!!」

  三船在女人耳边轻轻说着,舌头舔在女人的后颈上滑行,捏弄乳头的手指迫
不及待的往女人的肉洞探索

  (呜呜呜呜呜~ 不行的……三船~ 快住手!我是妈妈啊!)

  哭泣声愈来愈大,女人几乎要起来反抗时,早已脱光的洲和冲上来给了两巴
掌!

  啪啪!!!

  「哭什么!!再反抗就让你跟公狗做爱!!」

  「呜呜…………………」

  女人立刻屈服在暴力之下,跪着任由三船玩弄自己的肉洞…………

  看着至亲被打,三船有些不忍,但男孩的兽性早已淹没了理智,更加惨忍的
玩弄女人的下体……………

  「还有这里也硬起来了。」

  三船的手指找到了阴核,就开始搓揉。

  刹那间朋美有了反应,停止呼吸后深深的歎一口气。

  (被儿子……被儿子玩弄耻辱的地方了。)

  (她……绝对有变态的性欲。)

  从之前强暴拓也母亲的经验,三船做了这样的结论。最好的证据就是愈对她
说淫邪的话,和不愉快的态度是相反的,呼吸或扭动身体的样子愈亢奋。

  「我说这女人有这么好的名器!不做性奴就实在太浪费了!」

  「呜……呜呜呜!」

  「你的肉洞太棒了!」

  「啊……呜呜呜呜!」

  「想不到可以调教这么棒的身体!真是太棒啦!」

  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就是母亲朋美,三船对温暖的肉体毫不放过,面对即将
乱伦的情况整个兴奋起来。

  母亲的肉体逐渐被侵蚀。

  (三船,我是你妈妈,不要……)

  朋美掉入一个轮回的劫难,竟是由儿子来亲手执行。

  可怜的母亲跪趴在地上任由男孩玩弄,她被要求屁股要翘高,好让儿子贪欲
的手指能轻松玩弄自己的洞穴。

  「我说三船,你还穿着裤子干麻?我都脱的光光的了。」

  「这女人肉洞湿到滴水了,铁定要你干她的!」

  洲和一边催促着三船脱裤子,一边拿起地上的按摩棒,往蒙面女人的肛门穿
刺着。

  「呜呜呜……」

  当看到儿子挺立的肉棍竖立在眼前,可怜的母亲挣扎得更剧烈了。

  「很好,湿透了,在等待主人的肉棒吗?」三船用手扶着他的肉棒问着

  (妈妈……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心爱的儿子奸淫呢?)

  「呜呜呜……」

  (啊……不能碰……我是你的母亲……这种事是不可以的……)

  成熟女人的哭声及挣扎再度触动了三船紊乱的心情,但少年又怎么可能让温
暖的肉体离开自己,只有紧紧握着乳房不让母亲离开自己,挣扎间彼此的身体更
为贴近。

  在儿子强壮的身体下,准备以狗爬姿势从后面被插入,不断地发出呜噎声的
朋美,意识到自己快被儿子强暴了。

  三船的右手握着肉棒,触碰着母亲的敏感点,母亲开始摇着头,她的淫穴已
经湿透了。

  此时的三船已经顾不上什么母子情了,他们就是一对男女,男主与女奴,主
人赏赐的肉棒对奴隶来说是天大一般的恩赐,朋美无法拒绝,也只能欢迎肉棒的
插入。

  「啊啊!我要插进去了!」

  彷彿是告知母亲朋美终於要乱伦,16岁的三船在37岁的女人的耳边呢喃
着。

  凶器的前端碰到女人没有东西掩盖的秘洞口。女人都发出哼声,赤裸的身体
开始颤抖。

  阴道感觉到一股灼热,朋美扭动身子想要逃离,不久还是被身后的男孩刺穿
了进去。

  「呜……」

  阴唇被缓缓撑开了,温热的、粗大的、儿子的肉棒,插入朋美早已经湿透的
私处,少年熟练的立刻插入不用帮忙引导,他似乎很瞭解女人,也很知道女人的
身体一样,总是知道女人的敏感带。

  (呜啊………被儿子插入了!!)

  (哼,我干到母亲了吗?)

  就这样慢慢深入时,三船的心里充满胜利的快感。朋美愈是挣扎,三船的虐
待欲望也更强烈。

  「你这母狗,我们现在连成一体了,哈哈哈。」

  完成和母亲朋美身体连成一体,有经验的的三船也不会一下子就把肉棒插入
到根部。插到肉洞的一半时,就让巨大的肉棒来回移动,同时抚摸有弹性的美丽
乳房,爱抚充满性感的细腰,欣赏女人对羞辱的反应。

  虽然用了不少力气,可是一旦插入后,湿淋淋的黏膜,和女人的意志相反的,
温柔的包住肉棒。

  啊,有颗粒的底部,在抽插时无比的刺激男孩的性感。

  「啊,太好了,我感动极了……」

  一面轻轻摇动屁股,一面无比感慨的说。

  「呜呜呜……呜呜……」

  完全被儿子插入,肉洞里也塞满时,朋美终於开始哭泣,气愤、悲伤、倒错
的喜悦,这些感情混在一起朋美只有不停的哭泣。

  虽然是带着头套,但是三船认为和这个身分应该是母亲的女人结合的刹那,
就是自己在一生中最感动的时刻。

  这样的欢乐远超过性交的最后,射精时带来的快感。

  现在,年轻的淫兽在他16岁的生涯中正在享受最美妙的瞬间。把美丽的母
亲朋美肉洞的美妙感觉,用三船自己的身体确实记忆。

  洲和望着无助的母亲在被儿子插进肉棒后迅速失去抵抗力,母子乱伦交沟的
画面再次上演。

  喘息之中感觉到男孩那根真是硕大,阴道被撑开得彷彿要裂开似的。

  「怎么样啊?很爽吧!」

  「呜呜呜」

  像这样母狗的姿势,被儿子从后面进入的做爱方式,对做为母亲的朋美实在
是澈底的羞辱。她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羞得无地自容。

  「呜……呜……」

  少年的肉茎已进入了无助母亲的身体内,只留下四份之一的肉茎露在肉洞外。
这时儿子在徬徨的母亲耳边说了一番耳语,瞬间成热的女体又开始挣扎起来,惟
身体已被征服,看来挣扎也是徒然。

  「嘿嘿,你到底是谁,等会干完你后就把你头套拿下来!」

  「你的身体好熟悉啊,又好淫荡啊!我们认识吧!」

  「你的乳房好有弹性啊!你是我邻居阿姨吗?你的肉洞好紧………」

  在耳边不断的听到儿子对自己说淫邪的话,身为母亲的朋美快要疯狂。

  只见女人头套里带着泪光向左右两边摇拂着,雪白而又湿滑的硕大乳房亦随
着挣扎如波浪般的汹涌着,但怎也摆脱不了儿子的阳具留在自己身体内的命运。
这时那儿子的双手又回到母亲的乳房处,同时下体亦开始抽送留在母亲身体深处
的阳茎。

  (三船有拓也的风格……)一旁的洲和不禁从心中讚叹起来。

  只见误堕淫网的可怜母亲,口中不停发出的呜噎声,像是悲惨的的淒声喊叫,
却又无法发声求饶哀鸣。

  「你这母狗,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三船在虐待狂的兴奋里,对朋美说。

  「现在已经完全是我的性奴了,对不对?」

  「呜喔!呜呜呜」

  嘴巴被堵住,女人只能疯狂哭泣,但明显从口角流出哼声。

  「如何?三船?这女人你满意吗?嘿嘿嘿!」

  「啊……超棒的~ 这贱货的肉体超适合当性奴的……啊………好舒服~ 」

  「呜呜………呜呜……」

  听到儿子的言语污辱,加上阴茎的快速抽动,朋美痛不欲生。

  (三船……呜………我是妈妈啊………………)

  「哭个什么劲啊~ 明明适合当母猪的……」

  这哭的声音怎么听都确定是自己的母亲,三船不仅没有愧疚,反而兴奋到了
极点。

  已经长大的整根大阳具插回母亲十六年前生育自己的阴道里面交媾,朋美头
套下已经红了脸,以母狗的姿势接纳儿子的兽性蹂躏。

  当年儿子从她这里分娩出来。

  现在母子的性器紧密地交合在一起相互磨擦。做为一个母亲没有比被自己生
养的亲生儿子奸污更使她感到羞耻的事了。

  「……呜呜呜……」

  带着头套的女人犹如溺水者要找寻氧气似的,不断仰头喘着气,她觉得如果
不这样做,彷彿就要喘不过气来似的。

  「从后面插入阴道来侮辱你,让你受不了吧……这样如何?」

  三船更残忍地撞击女人的子宫,女人感觉到身体的内部有个很大的龟头在作
动着,同时三船边揉搓着她的乳房,以及女人的阴蒂,女人的身体官能被刺激到
极点。

  「呜……喔……」朋美开始感觉到有一股彷彿要昇天的快感直往身体冲,她
只觉脑子的思考力越来越薄弱,一片茫茫然。

  刚开始碰到儿子的肉体,朋美就发出害怕的哭声,可是经过不断的性器撞击,
发生微妙的变化。发出来的声音变成鼻音,这时候偶尔还会听到甜美的音色。

  朋美怕对方发觉这种情形,头向左右摇摆,挺动裸体克制自己的声音。可是
随着结合的时间持久,好像忍不住发出性感的歎息。

  「啊……嗯……唔……」

  「这样干你怎么样啊?」

  整个乳房抓在少年的手里,赤裸的肉体被他摇动。这样不停的动作,朋美不
由得发出刺激儿子性感的恼人啜泣声。

  「噢……美妙的肉洞,比我想像的还要好。」

  从脑顶到脚尖都产生甜美的麻痺感。母亲的肉体一点也不像三十七岁,充满
新鲜和狭窄感。经过肉棒摩擦时,肉洞里就会有反应。

  (妈妈一定是个完美的性奴啊……)

  女人的身体不停的受到冲击,男孩的手从后面伸过来用力揉搓乳房。

  另一只手伸到下腹部,找到已经充血的阴核捏来捏去。

  「你的阴核已经这样膨胀了。」

  「唔……」

  朋美想夹紧双腿,但却被儿子的腿缠住,手指在阴核以及插入肉棒的阴唇上
来回抚摸。

  「好吗?真的好吗?」

  三船发出很兴奋的声音。

  儿子的舌尖在母亲耳朵上舔,在雪白的脖子上蠕动,可是朋美已经没有办法
抵抗。

  「呜呜……喔……」

  (以这种难看的样子被三船任意玩弄……)

  流出伤心的眼泪,自己实在太惨。但这种悲伤感反而引来奇妙的兴奋。

  连她自己都感觉出子宫异常的骚痒,分泌出来的淫水也增加浓度。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朋美感到困惑,因为现在强暴自己的,是亲生儿子,明明是乱伦却产生陶醉
感。

  朋美咬紧牙关,拚命的防止将要崩溃的理智。和亲生儿子的性交时绝不可以
达到高潮。

  「嘿嘿嘿!该用道具了~ 来啊~ 」

  虽然看不到脸,但是那哭泣的声音,那流着泪的眼神,很确认现在正在享用
的肉体就是自己的母亲朋美。

  能跟拓也一样跟自己的母亲性交,三船当然不放过性虐母亲的机会。

  「嘿嘿嘿!你这性奴!套上性奴专用的鼻勾吧!」

  「呜……喔……」

  三船用狗性交的方式驾驭着成熟美丽的女人,性交的同时,赤裸的洲和则替
女人戴上了性奴专属的鼻勾。就这样,两个少年变态的玩弄悲惨的女人。

  「嗯……嗯呜……」

  戴着头套与鼻勾的朋美无意识的呻吟着,没有疼痛。就像一个美丽的洋娃娃,
任凭儿子在自己美艳的肉体上为所欲为。三船跨上母亲的身上,像一匹野兽一样
奸淫着妈妈,空气中瀰漫着激情。

  这样跪着的姿势,被儿子从后面搏入的做爱方式,对朋美而言是非常刺激。
她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羞得无地自容。

  「呜……呜……」脸抬了起来的朋美不自觉地呻吟了起来。

  (这才是三船真正的样子吗?)

  她感觉儿子那根就像铁板那样硕大、灼热而硬。

  (……好苦…… )

  被鼻勾勾住鼻子,女人摇动的肉体感觉快要昏过去。

  但同时身体深处像是感到一阵阵窜过背脊甜美快感,更令她没有办法克制!

  由於眼睛不到,所以身体的感觉全集中到性器官来了。阴部的蜜汁不断地分
泌出来滋润了整个下体,粗大阴茎和着体液上下作动着,朋美感到前所未有的快
感。

  「啊……啊啊……呜呜……」被儿子侵犯,她竟感觉到一股不知所措的快感
一阵阵流遍全身,她不由得狂哭了起来。

  「呜呜……呜……」

  儿子抚弄着母亲的阴蒂,阴蒂那里已充血而且变得相当敏感,儿子的技巧十
分灵活而熟练。

  「等会干完你这畜牲就把你头套拿下来!我要好好确认你是谁!!」

  朋美激动得扭动着,大量的蜜汁不断地分泌出来,硕大的龟头不断地突击子
宫,令朋美感觉像要麻痺了似的。

  朋美的声音哽咽着,她忍耐不住那股已冲上来的快感直逼而来。

  (虽然被侮辱,却这样舒服……)

  「怎么样呢?你大概快达高潮了吧?别客气,尽情享受吧!」

  男孩似乎能掌握朋美的身体的状态,总是恰到好处地揉弄得朋美魂飞欲醉。
男孩揉搓她的阴核,还一次次往朋美身上攻击,她开始不断地颤抖。

  「鸣……鸣……」

  「原来你这么的淫荡……你一定是她……」

  只觉耗尽精力,全身都快瘫掉的朋美,听到儿子低沉的喃喃自语。

  纤细的腰,有点沉重的乳房,带着头套的女人正在男孩的胯下擅抖。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