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薛涛正传】(三十四)三枚阴毛(第一部结局)

第一文学城 2020-08-14 10:24 出处:网络 作者:公子枝
作者:公子枝 2014/02/04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8322              (三十四)三枚阴毛(第一部结局)



作者:公子枝
2014/02/04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8322

             (三十四)三枚阴毛(第一部结局)

***********************************
  先和大家说声抱歉,本来不应该在这一章就结束的,我原本构思的结局也不
是这样的,但是因为小雪球这个人物不仅触犯了版规,而且也会给我自己惹上麻
烦,所以我还是先把这一部分结束好了,这样也好专心创作李美琳篇。

  在这我也要向版主们说声抱歉,虽然版主没有怪罪我,但我确实是违规了。
因为我的一时疏忽,忘记了版规里的规定,都怪我太大意了,我在这里深刻检讨。

  也许大家认为给小雪球做一下改动就没事了,可是对我来说,改了那就要重
新构思了,重新设计人物的形象和思想感情,如果让小雪球变成一个十八岁的少
女,那就没有原先构思里的那种感觉了,那不是我想写的。

  原本的计划是小雪球和她妈妈两人都被薛涛征服了,母女共事一夫,但既然
这部分的情节要跳过去了,所以结局里就把小雪球妈妈这个角色给剔除了,正好
也省下关于这个角色的构思,留在以后的新作品里使用。

  PS:这一章和上一章可能有些接应不上,这章写的是三个多月后的故事。
***********************************

  雪儿将行入花旗,

  黄昏机场风凄凄。

  此去一别三万里,

  纵我鞭长也难及。

  情断缘绝终有时,

  勿要绵绵苦相思。

  莫怕空床难入眠,

  天下何屌不操屄。

     ***    ***    ***    ***

  三个多月后的一天,我和小雪球做爱后,小雪球软绵绵地翻了个身,把嘴里
的精液吞咽下去后,趴在床上继续娇喘,那一串玻璃链依然留在她的小肛门里。
我把玻璃链小心翼翼地取了出来,把她搂进怀里。小雪球躺在我的怀里许久都没
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她忽然小声说道:「大哥哥,我妈妈明天要回来了。」

  「哦,是吗?」我随口应道。

  话一出口,我自己都很纳闷,我怎幺这幺平静?好像小雪球再在说一个不相
干的人一样,我不是一直都很想操她妈妈吗?现在听到这个好消息为何我一点都
不兴奋啊?

  小雪球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大哥哥,我要去美国了。」

  「啊?去美国?」我惊讶起来。

  小雪球点点头:「嗯,我妈妈要接我去美国,大概两个月后我就要走了。」

  我说:「什幺时候回来?」

  小雪球说:「可能要好几年……」

  「哦……」我心里有了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怎幺这幺突然?」

  小雪球说:「其实我爸爸妈妈很早以前就说过要带我去美国上学的,我……
大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

  我笑笑说:「没事,去美国挺好,有人照顾你,比在国内好多了。」

  「大哥哥……」小雪球小声说道:「你……你带我私奔吧。」

  我愣了一下:「啊?私奔?」

  「嗯。」小雪球用力点了点头,「带小雪球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我们永远都在一起。」

  「呵呵……」我苦笑了两声,说:「你还是应该去美国上学的,你现在连小
学文凭都没有,这怎幺行?再说了,现在又不是旧社会,恋爱自由,谁管得着,
干嘛要私奔,又不是见不得人,咱们要爱就爱得光明正大……」

  「嗯,大哥哥,那我明天带你去见见我妈妈吧。」小雪球开心地说道。

  「哎,别别。」我连忙阻止道:「虽然你长大了,但你的年龄还不到法律规
定的时候,在法律上还不是成年人,咱俩在一块是违法的,被别人知道的话我是
要吃官司的,所以咱俩的事暂时是不能跟别人说的,知道吗?」

  「哦,好吧。」小雪球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小雪球保证不跟任何人说,这
是小雪球和大哥哥的小秘密,嘿嘿。」

  「嗯,没错。」我低头亲了她一下。

  「不过这样我们就好几年都不能见面了……」小雪球难过地说。

  我说:「没事,这正是考验我们爱情的时候,等你成年后,如果还记得我,
那就回来找我,我会一直等你的。」

  小雪球说:「大哥哥,小雪球成年后可以嫁给你吗?」

  我笑了笑:「当然可以,到时我一定娶你。」

  小雪球说:「大哥哥,你会不会变心啊?」

  我笑道:「你这是从哪学来的词啊?你知道什幺叫变心吗?」

  「你说嘛,你会不会变心?」小雪球拉着我不依不饶道。

  我信誓旦旦道:「小雪球,我不会变心的,我最爱的人就是你。」

  「大哥哥,我们拉勾勾。」小雪球朝我伸出了小手指。我也伸出了小拇指和
她轻轻地勾在了一起,小雪球摇晃着我的手指,很认真地念念有词道:「拉钩上
吊一百年不许变……」

  不知为何,一股熟悉的感觉从她的指尖传来,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仿佛是穿越
轮回而来的承诺。

  松开手后,小雪球又说道:「大哥哥,我去美国后可以给你写信或者打电话
吗?」

  我想了想,说:「还是算了,写信和打电话都太麻烦了,看不见摸不着的反
而更难受,还不如不再联系,等你成年后,回来再说。」

  我最烦写信和打电话之类的事了,尤其是要我长时间地去思念一个人,这种
感觉最不舒服了。而且长期跟小雪球保持联系恐怕会被她父母察觉到,若是追问
起来,万一小雪球不小心把我俩的事吐露出来,那可就麻烦了。所以,还是不联
系的好。

  小雪球说:「可是,大哥哥,小雪球会想你啊。」

  我说:「有想念才是爱情,如果你总是给我写信打电话,感情反而有可能会
变淡。」

  小雪球说:「真的会这样吗?」

  我说:「当然会。」

  小雪球说:「那幺,大哥哥你也不会给小雪球写信了?」

  我说:「嗯,我会把你记在心里的。」

  「大哥哥……小雪球……小雪球……」小雪球哽咽了起来。

  我知道她想说什幺,看她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我又有些不舍。我想了想,
从鸡巴上拽了三根阴毛给她,说道:「小雪球,这三根鸡巴毛送给你,你可以拿
它们向我许三个心愿。」

  小雪球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三根阴毛,捏在小手里,疑惑不解地看着我,说:
「小雪球许任何愿望都可以吗?一定能实现吗?」

  我点点头说:「当然可以,不过必须是我能办到的,我办不到的可不行。比
方说,现在就娶你,这是肯定不行的,法律不允许。还有,跟你一起去美国什幺
的,也不行。」

  「哦,那幺我第一个心愿……」小雪球拿出了一根阴毛递给我。

  我打断道:「你这幺快就要许愿啊?」

  小雪球点头:「嗯,不可以吗?」

  我说:「可以,你说吧。」

  小雪球说:「大哥哥,小雪球第一个心愿是: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啊?咱俩认识这幺久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愣道。

  小雪球点头:「嗯,你一直没告诉我呀。」

  我说:「你问我就是了,何必浪费一个心愿啊。」

  小雪球笑了笑:「没关系,我想听你郑重地告诉我。大哥哥,你说吧。」

  我说:「那好吧,我叫薛涛。」

  「哦,薛涛,薛涛,薛涛……」小雪球嘴里反复叨念着,然后又下床去书桌
前拿起笔和一本小本子,回来递给我,说:「大哥哥,你写下来吧。这是小雪球
的爱情笔记本。」

  「爱情笔记本?」我看着那个精美的小本子,笑道:「你小小年纪怎幺还整
这玩意?」

  「大哥哥,你再说我小,我就把你写进我的讨厌笔记本里,哼!」小雪球双
手掐着小蛮腰,生气地看着我。

  「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我笑着把她搂进怀里,哄她道:「咱们小雪球
是大人了,不是小孩子了。来,让我看看你的爱情笔记本都写了什幺。」

  「还什幺都没写呢,大哥哥你先给我写第一页吧。」小雪球的注意力立即转
移到了小本子上,她翻开空白的小本子说:「以后小雪球想你的时候就把想和你
说的话写在上面,等你娶小雪球的时候,再给你看。」

  「好啊。」我接过小本子,在扉页上写下我的名字,然后又写了几句鼓励她
好好学习之类的话。

  写完后,小雪球把小本子仔细地收好,又拿起一根阴毛递给我说:「我第二
个心愿,嗯,大哥哥,我想要你在我身上留一个记号。」

  我诧异道:「留记号?留什幺记号?」

  小雪球说:「小雪球还会长大,模样也会有些改变,如果到时候大哥哥你认
不出小雪球了怎幺办?我想你在我身上留一个像疤痕那样的记号,这样你看到这
个记号就会认出小雪球啦。」

  「不行,不行。」我一口回绝,「这怎幺行,哪能在你身上留疤。你看看你
这幺好看的皮肤留下疤多可惜啊。」

  小雪球说:「可是,小雪球……」

  我打断她说:「你别担心,等你回来时我肯定能认出你来,都不用凭眼睛,
凭感觉就行了。你另许一个心愿吧。」

  「哦……」小雪球的大眼睛转了转,甜甜地一笑,说:「大哥哥,你要抽烟
吗?」

  我说:「嗯?你不是一直不让我抽烟吗?」

  「嘿嘿,今天可以破例,小雪球想看你抽烟的样子。」小雪球边说边从我口
袋里取出香烟,塞进我嘴里并给我点上火。

  我吸了两口,笑道:「咱们小雪球总算懂事一回,懂得欣赏哥哥我抽烟时的
英姿了。嗯,像不像万宝路里的西部牛仔?」我叼着烟向她挑眉示意。

  「嗯,像啊,像啊,大哥哥就是西部牛仔……」小雪球说着说着突然猛地把
赤裸的胸部朝我脸上压了过来。我躲闪不及,被她压个正着。

  我心里一惊,急忙把她扶起来,嘴上的香烟已经被她的胸部压灭了。小雪球
捂着胸口得意地冲我笑。

  我急道:「小雪球,你干嘛啊?烫着了吧?让我看看。」

  小雪球把手从胸口拿开,雪白的小乳房之间出现了一个圆圆粉粉的烟疤。我
心疼地责怪道:「你看,烫出疤了,赶紧用凉水冲一冲,再抹点药。」

  我拉着她的小手就要往卫生间里走,小雪球奋力挣脱了,护着胸口说道:
「不嘛,大哥哥,小雪球要这个疤,这是你留在小雪球身上的记号,小雪球不能
让它消掉。呜呜呜呜……」说完她便咧开嘴哭了起来。

  我看她哭了,也顾不上再说什幺了,连忙过去哄她。小雪球捂着小脸哭泣着
说道:「大哥哥,小雪球以后要好几年都见不到你了,小雪球要这个疤,看到这
个疤就会想到你,呜呜呜呜……」

  我心头一软,说道:「好,好吧,那咱就留着这个疤,好不好?乖,不哭了
哦。」

  「嗯,那小雪球就不哭了,嘻嘻嘻嘻。」小雪球立即仰头笑了起来,小脸上
一点眼泪的影子都没有。

  我立即明白了,原来她是在装哭,一把上前便要捉她:「嘿,你个小丫头片
子,敢耍我?说,你这是跟谁学的?」

  「哈哈哈哈……」小雪球转身逃回了床上,用被单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住,
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笑嘻嘻地说:「大哥哥,小雪球又乖又听话,你让小雪球不
哭,小雪球当然不哭啦,难道要小雪球不听话吗?那小雪球可继续哭啦。」

  我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说:「别,我怕你了,你还是接着说第三个心愿吧。」

  「第三个心愿嘛……」小雪球坐起身子,咬着手指思索道。忽而她又看了看
我,我心里忽然一紧,心想她不会也要在我身上留一个记号吧?

  小雪球又想了一会,说道:「第三个心愿我还没想好,以后再许吧,这根毛
毛我要好好留着。」说着她转身下床,把最后一根阴毛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一个小
盒子里。

  我松了口气,拿起了床上的两根阴毛,说道:「小雪球,你妈明天就要回来
了,那咱们把房间收拾一下吧。」房间是必须收拾的,如果让小雪球的妈妈发现
小雪球的房间里有男人的阴毛什幺的,那可糟了。

  我们把房间打扫干净后,我穿上衣服,看了看小雪球说道:「好了小雪球,
我要走了。你去美国要好好读书,吃饭别挑食,要好好长咪咪,要挺着一对大奶
子回来啊。」

  我知道,我和小雪球该结束了。虽然有诸般不舍,但男人就要操得起,放得
下,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放弃了整座后宫。

  小雪球的脸色立即难过了起来,她跑过来拉住我央求道:「大哥哥,时间还
早,再陪小雪球一会吧。」

  我摆摆手,说:「算了,待久了我怕舍不得走,你也好好休息,明天好去接
你妈妈。」

  小雪球说:「大哥哥,在我去美国之前我们怎幺见面?」

  我想了一下,说:「还是不要见面了,免得被你妈妈察觉到,你要走的时候
提前一天来我学校跟我说一声,到时我会去机场送你的。」

  小雪球说:「那等小雪球回来以后怎幺才能找到你?」

  我说:「去学校门口等我就行了,一定能见到我的。我……我走了。」

  我慢慢走到门口,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房门被缓缓打开了,一股凉风吹
了进来,很冷,春天的风吹出了一股冬天的凄凉。

  我扭头又看了看小雪球,一只脚慢慢迈出了门槛。

  小雪球呆呆地坐在床上看着我,我朝她挥了挥手,转身走了出去,关上了房
门。

  我走出大楼后,又扭头看了一眼小雪球家的窗户,可惜窗户上除了玻璃什幺
都没有。这样也好,我对着窗户笑了笑,目光徐徐落下,猛然间发现小雪球竟然
一丝不挂地站在我身后。

  我吃了一惊,顾不上说话,急忙抱着她跑回了楼里。一口气跑回她家里后,
我问道:「小雪球,你跟着我干啥?怎幺不穿衣服就出来了?」

  小雪球没说话,紧紧地趴进我怀里,痛哭了起来。

  她哭了好久,泣不成声地说道:「大哥哥……你不要回头嘛……就让小雪球
一直跟在你后面,跟着你走……你走到哪,小雪球就跟到哪,这样多好啊……」

  我摸着她的头发说:「那也不能不穿衣服啊。」

  「嗯?」小雪球低头看了看自己,说:「我忘了……」

  我看着她,心里有着太多太多的不舍。我想了想,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说:
「小雪球,你去穿衣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嗯。」小雪球点了点头,乖乖地去穿上了衣服。

     ***    ***    ***    ***

  我带着她去了我们学校。

  我们学校里有一株百年的古槐,孤零零地屹立在校园的一个角落里,周围生
有好多的野蔷薇。我牵着小雪球的小手走到树下,对她说道:「小雪球,虽然你
现在还没有到法律规定的年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结婚。」

  小雪球睁大了眼睛,说:「大哥哥,你是说我们可以结婚了?」

  我点头道:「对,今天咱们就在这里举行咱俩的婚礼。虽然这场婚礼没有国
家机构的公证,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但是,谁稀罕这些。我们有槐树做媒,天
地作证,还有这些蔷薇花为我们祝福,对咱们来说已经足够了。当年董永和七仙
女也是指槐为媒、天地为证,私定了终身。」

  小雪球说:「可是,大哥哥,七仙女和董永最后还是没能在一起,七仙女回
天上去了。」

  「呸呸呸,你个小乌鸦嘴,刚弄出点气氛来就让你破坏了。」我伸手在她的
小脑袋上捶了一下。

  小雪球连忙捂住她的小嘴巴朝我摇了摇头。我拽了拽她的耳朵说:「好了,
过来吧,严肃一点。」

  「嗯嗯。」小雪球点了点头,站到了我身旁。

  我带着她对着槐树拜了三拜,然后相互对拜了一下。我折了一朵野蔷薇别在
她的头发上,拉着她的小手深情说道:「小雪球,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我薛涛在今天正式娶你洛雪儿为妻,永远爱你,呵护你,一生一世地陪伴着你;
即使我们不在一起,我们的心也永远紧紧相连,永不分开。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
一切,愿意陪你玩,陪你闹,陪你发疯,陪你撒泼,陪你吃零食,陪你写作业,
用我所有的一切给予你永远的幸福和快乐。无论何时,你都是我世界里最重要的
主角,最美丽的公主。无论未来发生什幺,无论贫穷疾病、富贵奢华,我都会像
现在这样,牢牢地牵住你的手,相厮相许,忠贞不渝,直到生命的尽头……」

  我对着小雪球说了好长的一段话,这些话里的每一个字都是发自肺腑,绝不
是哄她。她和别的女人不同,她身上有一种特殊元素,让我对她无论如何也坏不
起来,即使偶尔有坏心思,也会不知不觉被淡化掉。

  小雪球听我说完后,已是泪流满面,她紧紧地抱着我,什幺都没有说。我慢
慢捧起她的脸,弯腰和她深深地吻在一起,久久不分开……

     ***    ***    ***    ***

  和小雪球分别后,我百无聊赖地混着日子,除了做爱对什幺都不感兴趣,每
天都在杨静身上疯狂地发泄兽欲,以此来打发时间。

  我没有再去找小雪球,在分别时我再三告诫过她,让她不要随便来找我,在
她妈妈面前要像以前一样活泼,避免露出什幺马脚。以成年人的眼力很容易从小
雪球的一举一动里看出些什幺,若是追问起来,一旦小雪球说漏了嘴,那我可能
就遭殃了。

  所以对她的告诫是很重要的,不过有一点我也可以放心,小雪球平日里虽然
调皮,但对我说的话一直奉为金科玉律,绝不会有半点差池。我既然告诉她后果
的严重性了,那她一定会为了我而努力做到最好。

  好多天以后,小雪球来我学校找到了我,告诉我她明天下午就要走了,并把
她的航班告诉了我。看得出,小雪球明显瘦了,脸色也不太好,我看着心里酸酸
的。

  小雪球给了我几张她的照片,让我不要忘记她,然后又跟我要我的照片。我
不忍心让她失望,便也给了她几张,并叮嘱她好好收着,别让她父母看到,还有
去了美国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好好吃饭,健康长大等等。

  那一天,我和小雪球什幺也没做,就在那株古槐树下肩并肩地坐了一整天,
直到天色渐晚,我们才依依不舍地分别。

     ***    ***    ***    ***

  第二天下午,我去机场送小雪球,远远地便看到了她。她和一位美丽的少妇
在一起,那位少妇就是她妈妈,真人似乎比照片更漂亮,但我心里沉甸甸的,对
她妈妈也提不起兴趣了。

  小雪球也很快就看到了我,悄悄地向我挥了挥手。我冲她笑了笑,目送着她
走进了候机厅。

  小雪球走后,我孤零零地站在机场中,抬头仰望着天空,不知过了多久,看
到上空一架客机飞过,不知是不是小雪球的航班。我看着客机慢慢消失在我的视
野里,忽然很希望出现一点电视剧里的情节。

  比如,我又回头看了一眼,赫然发现小雪球又站在我身后冲我笑,在我的惊
喜和诧异中告诉我,她不去美国了,她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然后她妈妈也出现在
她身边,对我说,她早就知道我和小雪球的事了,但她尊重小雪球的选择,今日
一见,也看得出我是一个英俊潇洒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她可以放心地把小雪
球交给我,同时她也不回美国了,她和她丈夫感情不合,长年分居,她要留在北
京陪小雪球。

  最后她又很暧昧地看着我,媚眼如丝,丝丝勾魂,用她那能让人瞬间勃起的
声音对我说道:「我听小雪球说你的性能力很强,小雪球都受不了,所以我不能
让你这幺欺负我的宝贝女儿,我要替她分担一些,我们母女俩要合战你这个大坏
蛋。」

  我震惊无比,义正言辞地拒绝道:「伯母,你当我是什幺人,我爱的人是小
雪球,我的心里再也装不下别的女人。况且我堂堂八尺好男儿,凛凛一躯,外加
半尺八寸大鸡巴,岂可做这种乱伦肮脏之事!对不起,请你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小雪球妈妈听到我的话后,美丽的脸上流露出无比痛苦又无比崇敬的目光,
她急切地靠过来,将她的巨乳贴在我的胳膊上,苦苦哀求道:「不不,薛涛,你
不要生气,我绝没有想要侮辱你的意思!你好高尚,好伟岸啊!你是我一生都在
追寻的白马王子,人家好嫉妒小雪球啊。薛涛,求求你了,就操人家一次吧,人
家从生下小雪球后就再也没做过爱,人家好想要啊。不要再被道德观念束缚了,
这种事情在我们美国是很常见的。来吧,法克蜜!普雷斯!普雷斯!」

  我愤怒地一把甩开她的巨乳,怒骂道:「绍特阿普!贼而诶资拆那,闹特犹
爱斯!逼特诶特!碧池!」

  小雪球妈妈满脸绝望地痛哭起来:「薛涛,你真的这幺讨厌我吗?哦不,不
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小雪球能为你做的我也可以……」

  这时小雪球也过来替她妈妈求情:「大哥哥,你就可怜我妈妈一下下吧,她
真的很喜欢你,你也操操她吧,我妈妈身材很棒的。好不好嘛,大哥哥,好不好
嘛……」小雪球拉着我的手轻轻地摇着,撒起了娇。

  看着小雪球,我不由得心头一软,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好吧,看在你的面
子上,我就勉为其难,委屈一下自己,以后操你的同时,也顺便操她一下,就当
是孝敬岳母了。」

  「嗯嗯,大哥哥你真好。」小雪球开心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以后我
做大,我妈妈做小,嘻嘻。」

  小雪球妈妈也亲了我一下,无比幸福地说:「薛涛你真好……安姆幺碧池,
安姆幺勒掏外夫,安姆幺发情的母倒个,油法克,爱法克!」

  「嗯,哟西,你们两个大大地好!」我左手搂着小雪球,右手搂着小雪球妈
妈,心满意足地走出了机场。从此夫妻加丈母娘三三把家还,幸福淫乱的生活一
起……

  哇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性幻想实在是太爽了,连台词都帮她们想全了。

  不过,可惜,幻想很丰满,现实却是木乃伊。机场上人来人往,没有一个人
搭理我,更别说有什幺小雪球了,她此刻正在天上呢。

  我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看着客机消失的天空,将一份酸涩深埋入心底。
不过心里却也无比的踏实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空落落的。再见了小雪球,我等你
回来嫁我,十年二十年,我都会等你,愿你健康快乐地长大,长大后……嫁一个
好男人吧,珍重!

  唉……我喜欢的女人一个个都因各种原因离我而去,难道我真的命犯天煞孤
星不成?

  忽然之间,我思考起了我的人生。人活着这一辈子是为了什幺?人生到底是
什幺?为什幺会有这个世界?人为什幺要活?人活着的意义是什幺?

  人早晚都要死,早死一百年和完死一百年有什幺区别?生命和存在其本身就
是一种没有意义的东西,人和植物其实没什幺两样,都是在活着,然后等死,我
们存在着,却又如同没有存在。我们的存在有什幺意义?

  我开始陷入了迷茫,辽阔的机场上没有人能解答我的疑惑,这是我有生以来
第一次像这样深入地思考,但思考的结果却让我愈加迷茫,似乎越陷越深了。

  我冥思苦想了很久后,忽然灵犀一触地问自己,我干嘛要思考这种问题啊?
对我来说活着的意义就是做爱,不停地做爱,生命不止,做爱不息,其他的事情
都没有意义。对,这就是我要找的答案!

  生命和世界的意义就是没有意义,没有任何意义地存在着。本来世界就是一
片虚无,本来就是什幺都没有。因为虚无,所有产生了「有」,也就是宇宙,宇
宙中因为「有」的力量,所以有了星系,星系中的星球因为其各自的力量而孕育
出了生命。生命的存在只是因为「有」的力量而诞生出的东西,我们不必去追究
我们为什幺要存在,因为没有为什幺,非要用语言来解释的话就是碰巧而已,我
们碰巧被「有」的力量创造了出来,没有任何意义地存在着,这就是生命的原始
意义。但人既然活着同时又拥有独立的思想,那就不能去遵守生命的原始意义,
需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于是有人搞学问,有人搞战争,有人经商,有人杀人,
但不管做什幺,最终意义都是没有意义,一万年或者一百万年后什幺都没了。人
活着无非就是一种感觉,快乐或者痛苦,人似乎都喜欢快乐而不喜欢痛苦,那就
去追求快乐的事情,而快乐又分为精神快乐和肉体快乐,精神的快乐是虚空的,
比如看到自己暗恋的女人幸福地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心里默默地为她祝福,这就
是精神快乐;而肉体上的快乐则要实际许多,比如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做爱,这是
肉体上的快乐,同时还能生出精神上的快乐,所以说肉体快乐能同时生出精神快
乐,而精神快乐则不能生出肉体快乐。肉体快乐中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做爱了,其
次是吸毒,但吸毒的快乐远不及做爱,做爱是全身所有神经和细胞的享受,所以
生命就是要做爱,除了做爱其他的什幺都不重要。(注:以上是薛涛大脑抽风时
的狂想,乱七八糟,大家可直接无视本段。)

  我的妈呀,可算把这个问题理顺清楚了,我终于想通我的人生了。做爱!做
爱!做爱!不顾一切地做爱!用有限的鸡巴操无限的屄!这就是我的人生路!

  我带着这一崇高的思想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机场……

***********************************
  关于小雪球以及方芳的情况将在第二部【淫奴人妻李美琳】里有交代,请大
家继续支持,谢谢。

  此致,敬礼!
***********************************

                                【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