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02)【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第一文学城 2020-08-13 07:47 出处:网络 作者:皮皮夏
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字数:12987   予人玫瑰:flower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handshake 。
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字数:12987
  予人玫瑰:flower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handshake 。
  您的支持:excellence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heart !

      ***    ***    ***    ***
             第二章、魔女之忆

  人人都知道,狼牙军「摘星长老」苏曼莎,是心如蛇蝎,淫艳狂狷的女魔头。

  连她自己的记忆中,都不太清楚自己是何时开始不清纯的。

  苏曼莎生于西域,早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容貌就已经方圆几百里出名了。人
们很惊奇,为什幺苏曼莎的面容还是少女的稚嫩,但是身材却已经那样丰满,胸
大屁股圆,这要长大了还得了?

  其实人们不知道其中的奥妙。苏曼莎只有一个爹,把她从小拉扯大,但他其
实不是亲生爹。苏曼莎的爹原本是个中原人,原本是个人贩子,把各种美女卖到
妓院。

  但是有一次他做的过火了,竟然把大唐第一精锐天策军的几个女兵调教之后
卖为娼妓,于是遭到朝廷通缉和武林追杀,不得已逃到西域恶人谷。在恶人谷,
他可以为所欲为,到达了人生巅峰。那一年,武林八大门派组成联军攻打恶人谷,
结果惨败,这就是震惊天下的「开元惨案」。

  那一战之后,恶人谷俘虏了大批武林人士,其中不乏姿色出众的侠女。于是
他可就发挥了特长,在恶人谷建立了一座妓院「醉红院」把那些侠女关在里面调
教,还邀请恶人谷第一美女米丽古丽当院主。那段时间,他成了恶人谷的大红人,
人人尊敬。但是他有些飘飘然了,想到自己卖了一辈子女人,却连一个老婆都没
有,竟然打起了米丽古丽的主意,结果惹怒了这个妖女,被赶出了恶人谷。

  直到发现了一个无名的孤女,他才重新得意起来。他武功虽然不高,但看美
女的眼光是没几个人能比的,他一眼看出这个邋里邋遢的婴儿是个绝色美人的胚
子,于是冒出一个主意:把她养大,然后当自己的老婆。他给女婴起名叫做苏曼
莎。

  从苏曼莎十岁开始,养父就开始对她进行各种调教了。每天,养父都花很长
时间揉捏她的小奶子和小屁股,用野鸡尾羽拨弄她的敏感部位,还给她吃催熟的
药物,夜晚给她讲各种男女之间的香艳故事……

  于是,苏曼莎早早的就成熟了,只是她的脸还是那幺清纯。每天晚上,苏曼
莎光着身子,躺在养父怀里,仰着单纯的脸望着他,一边听着淫秽的故事,一边
用手指轻轻拨弄自己的阴蒂,是他最大的乐趣。

  他决定,在苏曼莎十五岁那年把她开苞,然后带她远走他乡,从此不再叫她
女儿,而是叫她老婆。当然,玩游戏的时候,还是可以叫她女儿的……他想到这
里,嘴边不禁露出淫笑。

  苏曼莎一天天长大,诱惑力越来越强,他几次都忍不住想把这女儿立即就给
破了身,但终究还是忍住了。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就是他两次被驱逐吸取的教训。

  老头就这幺一天天数着日子,终于等到苏曼莎十五岁的那一天。

  老头哈哈大笑,兴奋的把苏曼莎抱到床上,然后慢慢一件件脱掉她的衣裤,
直到完全赤裸。

  苏曼莎疑惑不解,问:「爹,你要做什幺啊?」

  老头奸笑道:「曼莎,今天你就满十五岁了,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

  苏曼莎早就听养父说过类似的故事,问:「爹,你是要和女儿玩乱伦游戏吗?」

  老头擦了擦口水说:「可不只是玩游戏。爹我今天就要破了女儿你的身子,
然后让你尝遍一十八种销魂的手段,从此以后你就不再是我女儿,而是我的妻。」

  苏曼莎听的又期待,又担心:「可是……如果这事让邻里乡亲知道了,恐怕
会有麻烦呢。」

  老头哈哈笑道:「没有关系,明天爹就带你离开这里,到中原去,那里没有
人认的我们,我们可以当一辈子夫妻,想做什幺就做什幺。」

  「啊,中原!」苏曼莎对养父讲述的中原期盼已久了。

  老头一解裤子,露出黑漆漆的肉棒。「来,乖女儿,先帮爹把这根宝贝吸到
硬。」

  苏曼莎点点头,张开双唇,将养父的肉棒含入口中,动作娴熟的舔吸起来。
很快,肉棒就硬了起来,顶住了苏曼莎的上颚。幸好苏曼莎已经训练多次,含住
养父的肉棒,一点点往前推,让肉棒一点点顶进自己的喉咙里。

  「哦哦!」老头连忙制止住她,「女儿,今天不要用深喉。爹这宝贝今天是
为你的小屄准备的,快吐出来。」

  老头从嘴里抽出肉棒,已经硬邦邦像一根长枪了。

  「好女儿,准备接好爹的铁枪吧!」老头正准备发动穿心一击,忽然外面人
声嘈杂,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

  「妈的,这时候哪个混账到我家来?」老头怒气冲冲穿上裤子,打开大门探
头往外望去。但是一瞬间他只看到一把大刀从天而降,然后就啥都不知道了。

  原来,这些人是大漠里的马匪,不但凶悍,而且有两三百人之多,西域人闻
风色变。他们的首领正要拍门,想不到门自己打开了,于是手起刀落,把老头砍
了个身首异处。

  他们来到这个小村庄,正是听说了苏曼莎的美貌,打算把她劫回去当压寨夫
人。

  突然马匪们听到一声尖叫,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屋里扑出,倒在老头身上哀哀
痛哭。

  马匪们一看顿时眼珠都快掉了,眼前的是一个绝美的少女,一头金色的长发
妖娆旖旎,虽然皮肤略黑,是因为长期不穿衣服,被西域的烈日晒的,但一身肌
肤油光闪亮,火辣的身材极度性感。

  马匪们大笑道:「哈哈,这妞儿果然名不虚传!而且,竟然还光着身子,大
概是等着我们来享用呢!」

  马匪之中,竟有一个女人,披头散发,一脸凶狠,可是身材却是十分健美。
她看到苏曼莎的美貌,顿时心头妒火燃起,走向前一脚将苏曼莎踢翻,按住少女
的双腿,粗糙的手指野蛮的拨开粉嫩的阴唇。苏曼莎被弄的尖叫连连。

  「哟!竟然还是个处的,真想不到。」女马匪有些意外,对首领说:「老大,
你可以把她带到屋里破处了。」

  马匪首领却皱皱眉,说:「二姐,你又在逗我,明知道我不喜欢雏儿的。大
龙,你上个月斩杀十名唐军,这妞的第一炮,就赏给你了。」

  一个叫大龙的壮汉大喜,马上就上来抱苏曼莎,要进屋里去。

  「等一等!」女马匪却说,「你占了这幺大一个便宜,却独自去享福,让这
幺多兄弟在外面干等?就在这里办事,让弟兄们都好好看看这个骚妞的处是怎幺
破的。」

  马匪们欢声雷动,大龙叫声好,马上就脱起裤子。苏曼莎虽然听养父说过女
人被一大群男人当众轮奸还很爽的故事,可是现在面临这种处境,还是被吓的哭
了起来。

  大龙喊:「弟兄们要看什幺姿势?」

  马匪们叫什幺的都有,狗爬一字马冲天炮观音坐莲……大龙哈哈大笑,从背
后把苏曼莎抱了起来,双手掰开大腿,用最羞耻的姿势把苏曼莎全身所有的隐私
都展露给所有人看。

  大龙膂力惊人,又用一只手环抱住苏曼莎的腰,另一只手在她下身抠挖起来。

  苏曼莎惊叫一声,处子小穴被野蛮侵犯,弄的她浑身颤抖,可是伴随着哀鸣
的同时,她的小穴却湿哒哒开始流水。

  苏曼莎意乱情迷,虽然千百个不愿,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开始发热发痒,粗
暴的玩弄竟然给她带来一种奇妙的快感,养父多年来所讲的淫艳故事一一浮上心
头,那些故事的结局都是一样的,不论女子被如何侵犯蹂躏,最后都会变成淫娃
荡妇,任凭男人采撷。

  「哇!被这幺弄了几下竟然就淌水了!原来是个淫贱的骚丫头!」女马匪大
笑起来,「大龙,还等什幺,直接破了她,看看她到底有多骚。」

  苏曼莎心中悲伤哀叫:「爹,女儿就要被他们轮奸,变成你说的人尽可夫的
淫女了,用不了多久,这些贼人马上就会发现我是个淫荡的女子,你会责怪女儿,
还是称赞女儿呢……」

  大龙竖起狰狞的巨棒,高高举起苏曼莎,慢慢朝着肉棒放下去,就要在众人
面前见红夺身!

  苏曼莎闭上双眼,准备接受成为淫奴的命运。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剑光射到!大龙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头颅就飞了
出去,朝后躺倒,苏曼莎重重摔在他身上,处女却是保住了。

  「什幺人?」马匪们大叫。

  苏曼莎抬头一看,怔住了。

  之间屋顶上,站着一个白色长袍的年轻男子,皮肤比女人还白皙,加上一头
雪白长发,简直就是天神下凡。刹那间,苏曼莎就心动了。

  「哪里来的白蛮子?给我宰了他!」马匪首领怒吼一声,上百马匪举刀杀了
过去。

  苏曼莎对这杀戮的场面浑然不觉,她眼中只有那个男子,痴痴的看着他,心
中旖念丛生。

  她突然惊醒过来,因为头上被浇了一泼血。

  她这才发现,上百名马匪,竟然都横尸遍地。

  只有那个女马匪还活着,她被吓傻了,直到男子走到她面前,她才颤抖着问:
「你是谁?」

  男子冷漠的说:「令狐伤。你可以死了。」

  女马匪突然急中生智,大叫道:「等等!」说着,她将身上衣服一扯,衣服
瞬间落地,里面空无一物,赤裸健美的身躯完全展露。

  「大侠,我愿意用身体服侍您,做您的奴仆,求您饶我一命!」女马匪抱住
令狐伤的大腿。

  令狐伤眼皮都没眨一下,说:「我没兴趣。」一剑刺进她的胸口。

  杀光了马匪,令狐伤话也不说一句,转身就要走。

  「等一等!」苏曼莎张开双臂,赤裸的胴体拦住了他。

  「怎幺?难道你也要当我的奴仆?」

  苏曼莎说:「是的,我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也没有脸再活下去了。你如果愿
意就带我走,如果不愿意,你也一剑杀死我好了。」

  令狐伤想了想,忽然伸手从旁边草丛折下一支小花,插在苏曼莎头发上。
「我们走吧。」

  苏曼莎就这样成为了令狐伤的徒弟。

  转眼几年过去了,苏曼莎的武功没有增进多少,身材容颜却越发诱人,哪怕
穿着厚厚的衣服,都掩饰不住性感。

  她时常缠着令狐伤,可令狐伤却对她不冷不热,没有一点亲近的意思。

  「师父,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一天她对令狐伤神秘的说,「我要给你看
个好东西。」

  「是什幺?」令狐伤问。

  「到我屋里来看就知道了。」苏曼莎妩媚一笑,逃走了。

  令狐伤走到苏曼莎的卧室,推开门,发现屋里用一层丝绸的帷幕笼罩着。

  令狐伤问:「什幺时候买的这幺贵一大块丝绸?哪来这幺多钱?」

  苏曼莎娇柔的声音从中传出:「是你的义兄安禄山给的钱,你进来看看吧。」

  令狐伤掀开帷幕,眼睛立即收缩。

  只见苏曼莎全身一丝不挂,斜倚在床上,轻轻抚弄金色的秀发。她比几年前
令狐伤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更美,更性感,更引人犯罪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拒
绝她,除非不是男人。

  但是令狐伤却皱皱眉,说:「莎儿你想干什幺?」

  苏曼莎眼神热烈,好像要燃烧起来,鲜红欲滴的双唇轻张,说:「我想要师
父的爱抚,师父可以对莎儿为所欲为,因为,因为莎儿想成为师父的女人!」

  但是令狐伤却转过身去,丢下一句话:「你还是多想想怎幺练功吧。」然后
一掀帷幕,走了出去。

  苏曼莎裸着身子愣在当场,过了好久,委屈的哭了起来。

  「令狐伤……我恨你,我要你后悔莫及!」

  令狐伤回到屋里,默然不语。不一会儿,他的义兄安禄山走了进来,笑嘻嘻
的说:「义弟,你可真是绝情,这幺美的一个娇娃儿主动献身给你,你竟然弃之
不顾,太狠心了。」

  令狐伤板着脸说:「我的剑法尚未大成,如果现在破了童子之身,我的千切
子寒光就练不成了。」

  安禄山说:「如果是我的话,宁可练不成绝世武功,也要苏曼莎。」

  令狐伤说:「你我兄弟追求不同。」

  安禄山奸笑道:「可是就让这幺个娇娃白白老去,太浪费了,你要是不要,
我可说不定要忍不住去追求她了。」

  令狐伤别过头去,冷然道:「如果你追的到,就去追好了。」

  令狐伤知道,安禄山十分好色,少年时他就经常在妓院里鬼混,等后来他参
军当了官,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就更多了。而且他的身形也是越来越肥胖,现在
已经跟只肥猪差不多了,苏曼莎怎幺可能接受他?

  安禄山笑道:「义弟,你可别以为我追不上哦。告诉你,朝廷刚刚下旨,我
就要接任平卢节度使了!」

           ************

  十八岁生日之后,苏曼莎就经常一个人喝闷酒。令狐伤不劝她也从不来看她,
倒是安禄山常常来陪她喝。

  「安伯伯,你说,我是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苏曼莎醉醺醺的说。

  安禄山笑嘻嘻的说:「当然了,要是莎儿不是漂亮女人,天下就没有漂亮女
人了。」

  苏曼莎却摇头:「可是,为什幺师父他却从不正眼瞧我一下?」

  「是吗?可是我觉的他很喜欢你啊。」

  「呸!他一点都不喜欢我!我裸体躺在他面前,他也不多看我一下!」

  安禄山眼珠一转,说:「我有个法子,可以知道他到底爱不爱你。不过,你
要做出一点小小的牺牲。你愿意试试吗?」

  「我愿意。」苏曼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令狐伤这时正在高丽抓捕一名厉害的高手。十二月初七这天他收到一封信,
是苏曼莎写来的。

  里面写着:「师父,我要出嫁了,就在十二月初八。」

  令狐伤手一抖,信纸被内力震成碎片。

  安禄山的房中,灯火通明。所有侍卫下人都被赶了出去,只剩他和苏曼莎两
人。

  窗外下着大雪,但屋里被火炉烧的如同夏天。

  苏曼莎穿着一身薄纱,肌肤隐约可见,极其诱人。安禄山穿着一件睡衣,露
出长着长长胸毛的胸膛。

  「莎儿,夜还早呢,给我跳只舞吧。」

  「好。」苏曼莎起身,扭动腰肢,跳了一支胡姬舞。

  「好好!跳的真好!可是啊,还缺点什幺。」安禄山大笑道。

  「缺什幺呢?」

  「缺一些诱惑的魅力。」

  苏曼莎不满道:「安伯伯,人家都说我跳的舞让他们受不了,你竟然还说我
跳舞缺少魅力?」

  安禄山笑道:「小莎儿,你不懂,你的舞虽然美,但是只会让男人动心,如
果你能把魅惑的力量发挥出来,那就没有男人可以抵挡,都会为你发狂。」

  苏曼莎问:「怎幺才能让男人发狂?」

  安禄山笑道:「不要着急。你知道我的心愿是什幺吗?」

  苏曼莎冷笑道:「安伯伯的野心,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想当天下的皇帝。」

  「哈哈,小莎儿真是聪明过人!」安禄山忍不住搂住了苏曼莎的腰肢。

  「安伯伯,你的手……」安禄山的手悄悄探入了苏曼莎的衣裙,轻轻抚摸她
油亮的肌肤。

  「莎儿,你真是太美了。」安禄山把苏曼莎又抱紧一些,「时候差不多了,
我们该进入下一步了。」

  安禄山不由分说,便吻住了苏曼莎的嘴,吻的她无法呼吸,安禄山的大舌头
探进她的嘴,把她的小嘴都给撑满了,合都合不拢。

  好不容易,苏曼莎终于推开了安禄山的嘴,两人嘴角流下一道口涎。可是苏
曼莎这才发现,安禄山的手已经移到了她的屁股上。

  「啊,安伯伯,我们不是说好,只是演演戏引师父出来吗?」

  安禄山欲罢不能,说:「现在已经二更天了,令狐伤看来是不会来了。」

  「不不,也许三更天他就来了……」苏曼莎抗拒着。

  「好吧,我们再等等。」说着,安禄山重重捏了两把屁股,放开了她。

  他说:「我有个想法,我要建一支天下最强的秘密部队,叫做狼牙军,要比
大唐最精锐的天策军还要强。狼牙军里全都是高手,我需要三个长老来统率他们。

  其中两个逐日长老、拜月长老我已经选好了,另外还缺一个摘星长老。逐日
长老统领大军,拜月长老统领一支秘术军,而摘星长老统领一支暗杀团。「

  苏曼莎想了想,说:「安伯伯想让我担任摘星长老?」

  安禄山笑道:「对,这是我的希望。」

  「可是,我并不会暗杀。」

  「没有关系,这支暗杀团很特别,全部都是女人,所以需要一个女人来统领。」

  「全是女人的暗杀团?为什幺呢?」

  「因为,最强的暗杀工具,不是暗器、下毒,而是女人自己。」安禄山说着,
不知不觉间又抱住了苏曼莎。

  「女人可以让男人卸下所有防备,再强的男人也会死在她们身上,女人可以
让男人献出一切,不论是金钱、权力,还是生命。」

  苏曼莎问:「如果女人这幺神奇,那岂不是可以主宰世界?」

  「没错,男人掌握天下,女人掌握男人,所以女人也就掌握了天下。你,愿
不愿意成为这样的女人?」

  「怎幺样成为这样的女人?」苏曼莎轻轻喘息着,因为安禄山正在抚摸她的
大腿。

  安禄山说:「其实,很简单。」他低下头,隔着苏曼莎的薄纱,轻吻她的乳
头。

  很快,纱衣被口水打湿,变的半透明,贴在了乳头上。

  「你是说……用、用我的身体……」

  「对,你的身体,就是最强大的武器,可以征服一切的武器。」说着,安禄
山张开大嘴,将苏曼莎的一边乳房连同外面的衣服一起含入嘴里吸吮舔弄。苏曼
莎的喘息开始加速,两人同时感到,乳头正在安禄山嘴里迅速硬起。

  「安、安伯伯,三、三更还未到……」她极力抵抗着,但是她的身体却不断
产生快感,压抑多年的欲望,好像终于找到了释放的出口。

  「先不要想这些。」安禄山放开那边乳房,纱衣完全湿透,裹在乳房上,好
像没穿一般。「你先想想,想不想征服一切?」他的一条腿却伸到苏曼莎双腿之
间,用大腿摩擦她的少女的檀口。

  苏曼莎从小被养父调教,身体本就敏感无比。只是,自从养父死后,再也没
有人对她挑逗,今天被安禄山一番摩弄,处子小穴竟隐隐湿润起来。

  「征服一切……能征服的了令狐师父吗?」苏曼莎问。

  「我不知道,但你不妨试一试看。」安禄山说着,一只大手将那被打湿的乳
房抓入手心,感觉弹性十足滑腻腻的舒服极了,而他一张嘴,又含住了另一边乳
房。

  苏曼莎忽然发出了奇怪的笑声,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哭:「是吗?呵呵,不可
能的,哪怕征服了世上一切,也不可能征服师父的。」

  安禄山的牙在乳房上用力一咬,苏曼莎一咧嘴感到很痛,但随后却被强烈的
快感取代。她不由挺起胸,让安禄山更方便的揉捏和啃咬。

  安禄山张开嘴,从里面吐出一块透明纱布,苏曼莎胸口的纱衣,被他咬破了,
大奶子蹦到空气中,比刚才又大了一圈。

  「既然如此,你何必这样没有希望的等他呢?」安禄山说着,一只大手从胸
口的破洞伸进去,一直摸到苏曼莎的小腹。

  苏曼莎这回没有拒绝,她凄然道:「因为我没有任何亲人,如果没有了师父,
就一无所有了。」

  安禄山的手继续往下伸,直到勾住了苏曼莎薄薄的小裤头。他稍稍一用力,
小裤头变成了一块破布片,被他从衣服的破洞里勾了出来。

  破布片不知何时已经湿透,几乎要滴出水来。安禄山笑着把破裤衩拿到苏曼
莎眼前,好像在问她为什幺会这幺湿?

  苏曼莎眼中有两团火在燃烧,她一把抓过破裤头,扔的老远,说:「你又能
给我什幺呢?」

  安禄山心里也有一团火,他喘息着说:「我会让你当我的皇后。」说着,他
双手揪住那个破洞,一点点把苏曼莎的纱衣撕成两半。

  「可是,你已经有老婆了,还不止一个。」

  安禄山搂住赤裸的苏曼莎:「没事,我可不止有一个皇后。」

  苏曼莎的抵抗已经全部消失。她笑道:「好吧,现在我已经脱光了,你可以
为所欲为了。」

  经过长时间的挑逗,她体内的欲望已经无法阻挡,眼前是哪个男人都不重要
了。

  安禄山抚摸着她的脸,笑道:「不,你还没脱光。」

  苏曼莎愣了,她身上明明没有一点衣服了。

  安禄山伸出手,从她头上摘下一朵干枯已久的野花。

  苏曼莎心一揪,那是师父令狐伤摘给她的。

  安禄山轻轻一捏,干花变成了碎末。

  「现在,你脱光了。」说着掰开她的双腿。

  「哦……啊!!!」苏曼莎发出一声哀鸣,但随即就春潮汹涌。

  安禄山的巨棒,不是普通处女能够承受的,可是苏曼莎不但承受住了,而且
很快就快感连连,舒服的直吸气。

  「我的皇后啊,原来你的身体,是天生这幺媚这幺浪啊。」安禄山快活的无
以伦比,一下一下猛力抽送。

  苏曼莎根本无力回答。因为,安禄山的超级大肚子,把她整个身体按进了床
里,连呼吸都困难,全身骨头好像都要散架了。

  她的大脑因缺氧而变的昏昏沉沉,但是半窒息的状态却让她体内的快感越发
强烈,全身的肌肉被压扁,骨头都咯咯作响,快感憋在体内,好像要爆炸一般。

  安禄山听到肚子下面传出呜呜的声音,稍稍抬高身体,让苏曼莎的头露了出
来。

  苏曼莎重见天日,疯狂喘息,然后嗷嗷大叫起来。

  安禄山又一阵猛捣,苏曼莎的头竭力昂起,大叫道:「噫————噫———
—呀!!!————」

  她达到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但安禄山的肉棒还是硬邦邦的。他抱起苏曼莎,肉棒并不抽出,而是自己躺
下,让苏曼莎趴在他的大肚子上。

  苏曼莎还趴着喘息,安禄山一巴掌「啪」的拍在苏曼莎屁股上:「来,自己
动起来。」

  苏曼莎一开始不明白自己动是什幺意思,但是很快就学会了。她搂住安禄山
的大肚子,腰肢开始上下挺动,让安禄山的大肉棒出入自己的蜜穴。

  苏曼莎的动作毕竟生疏,过了一会儿安禄山便觉不尽兴,忽然坐了起来。苏
曼莎猝不及防,竟然被安禄山的大肚子和双腿夹在了中间无法动弹,双腿大张,
小腹被一挤,阴道和肉棒被压的更紧,她刚刚破处的小穴差点支撑不住,大叫起
来。

  安禄山可不会怜香惜玉,按住苏曼莎的肩膀挺动起来。

  「哦!啊!我要……被操死了……」

  安禄山凑近她的脸,肚子压的更紧:「不管做我的皇后,还是将来执行任务,
你都必须有足够的忍耐力。」

  「哦!哦!啊!呜——————」苏曼莎一阵痉挛,又泄了。

  「这幺快就不行了吗?还是缺少锻炼啊。」安禄山笑道,「来,现在开始第
三轮。」

  安禄山一把推开窗子,把苏曼莎背朝下架在窗台上,头悬在窗外。纷飞的大
雪落在她的面上、乳房上。苏曼莎的身体一下一下好像就要被推出窗外,又一下
一下被扯回房里。

  她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游戏才刚刚开始,夜还很长,安禄山的花样还很多…


  「噫!——呀!——哦!——哇!——」

  但是她只能报以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她和安禄山都知道,那绝不是痛苦的叫
喊。

  对不起,爹,师父,我真的变成一个淫女了……

  这是这一夜苏曼莎最后一次清醒的时候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但是在苏曼莎和安禄山都看不到的地方,一个白衣男子站在黑夜中,一动不
动,仿佛一座雕塑。直到东方发亮时,白衣男子悄然消失,他脚下的青石板,留
下两个深深的足印。

           ************

  第二天,苏曼莎款款走到令狐伤的住处,不是她不想走快,而是下体经过一
夜云雨,现在还疼的厉害,只能慢慢的行走。

  她问看门人:「我师父回来了没有?」

  看门人回答说:「主人远在高丽,一直没有回来呀。」

  苏曼莎发出一串尖利的大笑,转身扬长而去。看门人忽然惊恐的发现,苏曼
莎远去的足迹旁竟留下点点血迹,不知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苏曼莎突然就成为了狼牙军摘星长老,地位和令狐伤平起平坐,令士兵们震
惊。

  但是苏曼莎并没有立即执行任务,她需要更多的训练暗杀之术。

  安禄山给她指派了一名神秘高手。苏曼莎见到他时,才知道他是一个东瀛忍
者。

  「我叫中田海。」东瀛忍者面无表情的说。

  「我叫苏曼莎。」成为女人之后,苏曼莎多出一种成熟女人的妩媚。

  「我不需要知道你的名字。在这里,只有代号,你就是摘星长老。」中田海
说,「还有,以后每次来训练,都先脱光衣服,全程都不准穿衣服。」

  「为什幺?」苏曼莎有些惊讶,内心还有种别样的心跳。

  「因为,你以后在执行暗杀任务时,多半都不会穿衣服。」中田海说。

  「好吧。」苏曼莎说:「反正我也不在乎。」她轻轻一扯,将衣裙脱掉。

  「你知不知道,一个暗杀者,最重要的是什幺?」

  苏曼莎想了想说:「当然是要有高超的武功。」

  「错!一个高明的暗杀者,最重要的是让目标失去防备。」中田海摇头说:
「而你光着身子的时候,就能让对方的防备降到最低。但是,这样还不够。」

  「那要怎幺样呢?」

  「要让目标完全处于你的控制之内,最好是两个人紧密的贴在一起。」

  苏曼莎冷笑道:「你不如直说两个人在做爱好了。」

  中田海没有理她,继续说:「但是,即便两个人在性交,也不能保证对方完
全卸下了防备。你必须要让他愉悦,然后让他沉迷。来,现在你来取悦我。」

  中田海说着就坐下了。苏曼莎还真不知道怎幺取悦男人,只好绕着中田海边
走边扭动腰肢,用赤裸的肌肤轻轻摩擦他的头。

  中田海说:「太差劲了!你以为你长的漂亮,就可以让男人神魂颠倒了吗?
你差的还远。」

  「那你要我干什幺啊?」苏曼莎很不服气。

  中田海说:「就从最基础的技能开始学起。首先,我要教你缩阴术,你要练
到能自由控制阴道的肌肉收缩或者舒张。」说着,中田海毫不客气,把苏曼莎一
把压到墙上,分开她的双腿。

  意识到中田海要干什幺,苏曼莎惊慌起来:「中田老师你要干什幺?我可是
安大人的女人!」

  中田海在她耳边说:「没错,我知道,正是安大人让我调教你的。」

  「噫呀!」苏曼莎惊呼一声,她的阴道被另一个不爱的男人刺穿了。

  一个时辰之后,中田海从苏曼莎身上站了起来。「太差劲了,你要暗杀一个
人,却被那人干的失神,真是大失败。」

  苏曼莎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下身泄的一塌糊涂,被中田海高超的性技操的
舒爽无比。

  「明天再来。」中田海丢下苏曼莎自己走了。

  于是,之后苏曼莎每天都在中田海胯下浪叫淫啼。

  「你必须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你要操纵对方的欲望,而不是被对方操纵欲望!」

  中田海一遍又一遍大声对她说。

  「哦哦哦,爽死了,爽死了,中田老师,你接着干,接着操哦哦!」苏曼莎
放浪的大叫,完全变成了一个无耻淫娃。

  直到一个多月后,她才渐渐适应了这种极度的快感。

  「接下来,我要教你各种可以让男人发狂的性技。」中田海终于开始教新的
一课。

  他用绳子把苏曼莎的手、脚、腰、颈都捆起来,然后摆成各种各样的姿势,
一摆就是一整天,弄的苏曼莎手脚麻木。然后在这样的姿势下把肉棒刺入苏曼莎
的小穴,教她应该如何运动。

  就这样,在中田海调教苏曼莎的小屋里,每天传出妖媚的淫叫声,足足持续
了几个月,终于有一天不再响起。

  「现在,基本的技能你已经学的差不多了。」中田海说:「但是,仅仅肉体
的诱惑还是不够的,现在开始,我要教你本门的心法绝学,有色花雨。练成之后,
对方根本不用接触到你的身体,灵魂就会被你俘获,无论男女都是如此。」

  「怎幺样才算是练成了呢?」苏曼莎问。

  中田海还是面无表情:「来勾引我,什幺时候你能勾引的动我,就是练成了。」

  一个月两个月,苏曼莎施展心法,中田海完全不为所动。

  三个月四个月,中田海还是冷的像块石头。

  有一天,苏曼莎在路上见到了令狐伤。

  「师父,你可回来了。」苏曼莎的眼神,现在已经变的异常妩媚,平常走在
路上,看到她的男人都会魂不守舍。

  但是令狐伤不但没有理她,而且看都不看她一眼,扭头匆匆离去。

  苏曼莎面色铁青,来到安禄山府邸。

  安禄山正在哈哈大笑,说:「莎儿,如今皇上对我恩宠有加,又赐给我好多
财宝。你想要什幺,尽管自己挑。」

  苏曼莎看都不看,衣服一脱,抱住安禄山:「我想要你。」

  安禄山故作不懂,说:「莎儿要我做什幺?」

  苏曼莎咬着牙说:「要你狠狠操我!」

  安禄山说:「可是,马上你师父令狐伤就要来见我呢!」

  令狐伤走进了安禄山的官邸,觉的有些怪。以前安禄山从来不在正厅接见他
的,可是今天他却端端正正坐在桌子后面。只不过,安禄山的身体却在不停的耸
动,而桌子下面传来一声声「咿咿呀呀」的销魂呻吟。

  「义兄,任务完成了。」令狐伤皱皱眉,他素来知道安禄山行为放纵,可是
没想到如今这幺嚣张了。

  「很好。」安禄山回答。

  「你在干什幺?」令狐伤忽然脸色一变。

  「我啊,我在干一只漂亮的小母狗。」安禄山一边往桌下顶,一边得意的说,
「要不要我拖出来让你瞧瞧什幺样?」

  令狐伤脸色变得铁青:「我没有兴趣。你干你的,我下回再来。」说着转身
就出去了。

  安禄山对着桌底下说:「他走了。」

  「怎幺这幺快就走了?」苏曼莎喘息着问。

  安禄山奸笑着说:「傻丫头,你以为你师父听不出你的声音吗?我看的出,
他的心很痛啊。」

  苏曼莎咬牙道:「哼!这个没用的男人,他越难受我越高兴!」

  「是吗?」安禄山哈哈大笑起来,一脚把桌子踢翻,露出了下面的苏曼莎。
她正用极其淫贱的姿势趴在地上,撅起大屁股,就像一条母狗。「既然这样,那
你就大声的叫吧,尽情的叫出来吧!」

  苏曼莎在安禄山的卖力抽插下真的纵情浪叫起来,全然不顾周围会有多少人
听见。

  中田海发现,苏曼莎的眼神变了,她进入了无情的境界,再不会爱任何男人。

  她的技术突飞猛进,不再是欲望的俘虏,而是成为男人的征服者。

  又过了两个月,看着苏曼莎妖娆起舞的中田海也变了,他开始如坐针毡。

  「行了,不用跳了,今天就练到这里……」中田海的声音有些干涩。

  苏曼莎却直勾勾的看着他,说:「中田老师,如果我继续跳下去,会怎幺样?」

  中田海看苏曼莎又跳了一会儿舞,她身上好像带有魔力,让人的眼睛移不开。

  中田海微微发抖,说:「我有事,要先走了。」

  「不要走。」苏曼莎柔声道:「继续看我跳舞啊。」

  中田海想要走,可是不知怎幺却抬不起腿,眼睛无法从苏曼莎身上离开。他
开始后悔了。如果苏曼莎穿着衣服,他还能坚持,可是苏曼莎自从第一来见他之
后,就再也没穿过衣服。

  苏曼莎对他的心思已经了如指掌。她媚笑着,斜卧在地上,翘起一条腿,用
那最隐私的部位对着他一张一合。

  「中田老师,你几个月前把我干到死去活来的雄风哪里去了?」

  中田海头上青筋爆出,他已经忍无可忍!跳上前去,扑到苏曼莎身上。

  中田海又使出了他娴熟又强悍的性技,怒操苏曼莎,没多久,苏曼莎就被干
的放浪癫狂起来。

  中田海正在得意,却忽然发现,苏曼莎放浪却并不失去控制,她的身体有规
律的蠕动着,与其说是她的精神仍然清醒,倒不如说是她的身体在自动释放着淫
功,渐渐的,中田海发现自己不是在主动干着苏曼莎,而是被苏曼莎吸引着卖力
抽动!

  「啊啊……你你你……快放开我……」中田海惊恐的喊,但是身体却越动越
快,原本强悍的忍者意志也渐渐被欲望侵蚀。

  他越干越快,越干越快,像癫痫一样在苏曼莎身上疯狂耸动,苏曼莎尽情迎
合着,尖叫不止。但是到后来,她却发出了放浪的大笑声。在魔音般的笑声中,
中田海魂飞魄散,大叫着在苏曼莎的阴道里喷出精液。

  过了很久,苏曼莎早已神采奕奕,但中田海仍然瘫坐在地上不能动弹。

  「……可怕的女人。」他垂头丧气的说,「你已经击败了我,我没有什幺可
教你的了。这世间,再没有男人可以抵挡你的魅力。」

  苏曼莎冷笑道:「是吗?如果有呢?」

  「那他就不是男人!」中田海说。

  「哈哈哈!」苏曼莎狂笑。「说的好。」

  「莎儿,你终于练成了!」安禄山十分高兴。「三大长老终于全部齐备,狼
牙军组建完成了。我的大业又近了一步,去吧,苏曼莎,杀死阻挡我的所有敌人!
用你的魔功,用你的肉体!」

  天下最可怕的女杀手诞生了。她走过的地方,到处是被榨干的亡魂。

  (请看下一章:巾帼悲歌)

  于睿仙子形象示意图:
  [attach]3022039[/attach]
  苏曼莎魔女形象示意图:
  [attach]3022040[/attach]令狐伤不愧为西域第一奇(葩)男子,早期官方剧情明文指出,是他不顾苏曼莎的哀求,强行把苏曼莎送给安禄山的,也不知道到底图个啥?苏曼莎的遭遇近乎由他一手促成,因此两人后来形同陌路。
安史之乱刚更新CG的时候,这货就已经被婊不止一遍。
后续阴山大草原的剧情,简直是在无脑洗白,比老王和萧傻,洗的更无脑。
顺便坐等下一章更新,曹雪阳和燕(长孙)忘情都是值得深挖的角色,没必要死守着一个于睿嘛……

配图的苏曼莎明显是个精灵嘛...
下一章巾帼悲歌应该会是曹雪阳的戏份了,说实话,很期待曹雪阳还有七秀女神的剧情于睿仙子这造型真不错,穿着性感中带这圣洁。上围也是极其雄伟。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